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710章 篁儿真容显露

第710章 篁儿真容显露

        篁儿的悟性和天赋,却是远超了江尘的想象。

        其炼化金蝉血脉的速度之快,让得江尘看过之后,也是瞠目结舌。

        要知道,江尘炼化金蝉血脉,花了不少时间。

        而篁儿,竟然在几个时辰之内,便搞定了。而且江尘观察了一下,篁儿的融合度,丝毫不差。

        “篁儿姑娘,江某不是八卦之人,不过有时候还真是好奇,神渊大陆哪一方水土,才能孕育出你这般灵毓天资?”

        江尘这话,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真心觉得奇怪,甚至是惊艳。

        篁儿的这种气度,这种气质,这种天资,别说是万象疆域,就算是上八域那些一品宗门,也根本培养不出来。

        一品宗门的弟子,江尘也见过不少。

        比如说曹晋,比如宫奇。

        宫奇是少年人暂且不谈,曹晋的气度虽然不错,也不会像万象疆域那些天才一般轻浮。

        但看人看气质,江尘觉得,曹晋身``上的气质,和篁儿还是有极大差距的。

        这种差距,就好像万象疆域天才汪寒和曹晋之间的差距一样。差了好几个台阶。

        篁儿见说,神情微微一顿,那明眸之中,却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伤感之色。这一抹伤感一闪而过,但江尘却正好看在眼里。

        心中不免一怔,心中有些懊悔。自己这个问题也许问的过于唐突了,让得人家不好回答。

        长时间的相处,江尘对篁儿的性格和为人,都是非常欣赏的。尤其是两人之间琴箫配合,更让他有隐隐之中有些知音之感。

        这种知音之感,却是在其他任何女子身上,都不曾有过。

        这段时间,江尘几乎忘了篁儿的出身,忘了篁儿的容貌,大有物我两忘的境界。

        陡然间,篁儿轻叹一声。

        “江公子,有件事,篁儿一直很抱歉。因为一开始的一个傻念头,让得篁儿一直隐瞒至今……”

        篁儿明眸抬起,充满真诚意味,在面前一抹。

        陡然间,一张绝美如画般的容颜,出现在了江尘面前。

        一瞬间,江尘惊呆了。

        江尘脑子里闪过无数形容美女的词语,但在这一刻,都显得那么贫乏,那么枯燥。

        在这一刻,江尘真有一种词穷之感。只觉得世间任何言语,也不足以形容他此时此刻的惊艳心情。

        到底是何等造化之力,竟然能生出这般完美无瑕的人间精灵?

        肌如凝脂,气若幽兰,烟笼芍药,般般入画。

        便是前世诸天的美女落入人间,恐怕此时此刻,亦要自惭形秽。

        “江公子,当初舜老要带我治病,篁儿也是小女儿家的心态,担心遇到登徒子,所以故意改变了下容貌。却没想到江公子这般坦诚君子,倒是篁儿有些落入下乘了。还请江公子包涵一二。”

        江尘如梦初醒,轻叹一声:“当真是想不到,想不到。篁儿姑娘如此绝世容颜,稍作掩藏,也是常理。否则的话,走到哪,都太吸引人注意了。”

        这种夸赞的话,篁儿自长成后,不知道听了多少。但从没有哪一次,能像今天这般受用。

        赞美的话,从讨厌的人嘴里说出,却是一种折磨。

        而从喜欢的人嘴里说出,才是真正的愉悦。

        江尘倒是洒脱之人,虽然略有些惊愕,倒但没有失态,气氛也慢慢回到了正常状态。

        “江公子,不是篁儿有意不说。篁儿的身世来历,牵涉太多。一旦说出来,反而有可能连累你。”

        这种话,如果是一般人说出来,多半是矜持的敷衍。但是江尘却知道,篁儿绝非那种敷衍之人。

        尤其是篁儿那清澈如甘泉般的双眸,充满真诚意味。那种干净和清澈,根本不可能容得下谎言。

        江尘前世今生,从未见过如此清澈干净的眼睛。

        点了点头,江尘也没有追问,而是豁达一笑:“篁儿姑娘,刚才我也是有感而发,却不是故意想探问你的身世。”

        “嗯,篁儿知道的。”篁儿微微一笑。

        “哈哈,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发了。”江尘站了起来,眼中却是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相信,那些人也差不多快追上来了。”

        “哦?”篁儿忽然一怔,随即轻笑起来,“我一直以为江公子没有察觉,这么说,江公子已经察觉到了?”

        江尘微笑点头:“他们那点小把戏,虽然隐秘,但还瞒不住我。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也无法阻拦他们施加印记。”

        “嗯,我刚才也研究了一下这印记,比较费事。恐怕没有三天时间,很难消磨这个印记。”篁儿黛眉轻蹙。

        “嘿嘿,消磨这个印记,确实不容易。但是,我自有办法屏蔽这个印记。只不过,现在没这个必要。”

        这种追踪印记,江尘前世怎么会不知道?比这高明十倍百倍的追踪印记,江尘都见识过。

        他只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

        当时他们上千个散修,因为都是两人一组,所以被不灭天都单独揪出来。在那时,他们身上就被种下了不灭天都的独家追踪印记。

        江尘和其他散修不同,他自然心知肚明。

        只不过,那种时候,他根本无法阻止。一旦阻止,就等于暴露身份。

        上千人都种下印记,一时三刻也查不到自己头上,所以江尘一直隐忍不发。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灭天都不断排除,差不多也该锁定到自己身上了。

        更何况,江尘一路徐徐而行,也留下了许多破绽,其实也是故意引他们来追自己。

        因为,他有个新的计划。

        两人从地底出来,彼此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因为篁儿显露容颜而出现裂痕,一切都如以往一样。

        只是,篁儿心中,却是坦然多了。她心中,也不用再背负那些自责和内疚,也不用为这件事而烦恼了。

        至于江尘决定去哪里,她根本不问。她只觉得,这样的冒险旅程,和江尘相处,是她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最幸福,也最愉快的经历。

        两人一路潜行,一天后,却来到了一片幽深谷地。这一片幽谷,黑压压的,也不知道绵延多少里。

        站在外围往里一看,便如从人间望向地狱,充满阴森之感。

        “这是什么地方?”篁儿好奇。

        “婴泣谷。”江尘冷静答道。

        光听这名字,便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

        在离婴泣谷大约五六百里外,宫无极率领的追踪大军,出现在了一处空旷的原野上。

        这原野极为宽阔,四通八达的道路绵延向各个方向。

        “宫大人,往琉璃王城方向的七对散修,有四对已经被追踪到,都已经不断往这边送来。还有两对,已经进入另外一座城市,也已经基本被锁定。剩下一对,去了西北方向,去琉璃王城的路线,微微有些偏离,但偏僻不多。”

        各方面的信息,也不断汇总过来。

        宫无极摊开地图,看了片刻,下令道:“进入城市的那两对,联系当地的势力,多布置人手,将他们控制!”

        “宫大人,我们不过去吗?”

        “我们去西北方向,宫某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西北方向这一对,才是大鱼!”宫无极狞笑起来。

        宫无极指着地图,在那上面不断搜索,手指在某处一点:“这里,他们无论怎么逃,也绝不会绕得过这婴泣谷!”

        听到“婴泣谷”这三个字,有人面色微微一动。

        “宫大人,听说那婴泣谷,阴气极重,那地方,他们本地人,一般都不怎么去?只有一些灵药师,特别喜欢那里。”

        宫无极冷冷一笑:“本地人?我辈武修,还有什么不敢去的地方么?如果连那江尘都敢去,我们有什么不敢去?”

        江尘如今已经成了宫无极的心魔,不管是出于复仇的原因,还是万象极境的原因,宫无极都必须抓到江尘。

        他已经厌倦了这种无止境的拉锯战。

        这一次,哪怕是不惜动用一切手段,也要将江尘留下!

        “你们当中,谁不敢去,可以站出来!”宫无极目光冷峻,从所有人面前扫过。

        他们的队伍极为强大,除了不灭天都大批人马外,还有赤鼎中域的大批宗门势力,足足有二三千人。都是各宗各派的精英。

        武修之人,有哪个愿意承认自己贪生怕死?尤其是在宫无极面前,赤鼎中域的人,更是恨不得将一腔热血剖开给宫无极看。

        这种极好的拍马屁机会,岂能错过?

        一个个纷纷叫道:“有什么好怕的,愿追随法王大人,早日格杀江尘小贼!”

        “听法王的,干他娘的。不抓住江尘小贼,就算苟且偷生,又有什么趣味?”

        “没错,不抓到这小子,我是吃也吃不香,睡也睡不好!”

        “去,都去都去!谁不去,谁就是孬种!”

        宫无极冷峻的脸上,总算浮出了一丝笑意,点点头:“好,本座的话也放在这里,这次大家都出了力,宫某也看在眼里。真抓到了江尘,宫某欠你们一个人情。他日你们各宗遇到什么事,宫某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宫无极这般说,赤鼎中域各宗,更是热血沸腾。不灭天都法王的一个人情,对于他们这些四品宗门而言,那无疑就是找到了一座靠山!

        (感谢书友冷夜孤独的50000书币打赏,老牛非常非常非常感动。)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9610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