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独尊 > 第817章 诸天慧眼

第817章 诸天慧眼

        一时间,江尘有些狐疑不定,看着孔雀大帝的目光,也是多出了几分凝重,如果孔雀大帝当真可以打开诸天慧眼,那孔雀大帝就太可怕了。这种人,绝对不应该只是在一个世俗位面里厮混的!

        孔雀大帝一直在观察江尘,见他反应激烈,孔雀大帝心中也是惊讶之极。他作为一方大帝,从未和年轻人谈过什么气运。

        有时候,就算和关系密切的大帝讨论气运之说,大部分大帝好友,都是将信将疑的。

        或者说,大部分根本就对他这一套不以为然。

        在大多数人看来,气运便如天机,根本无法推测。

        孔雀大帝虽然心如明镜,但也不会强行向别人灌输自己的这一套。可是,经过孔雀大帝千年摸索,他的确总结出了一套气运的观摩术。

        虽然,孔雀大帝觉得自己这方面的能力,也只是半桶水,似通非通。可是,他私底下以此观摩一些气运深厚的人,却几乎没有出错过。

        而江尘,虽然+  是万象疆域的人,孔雀大帝暗中却是收集了许多资料,印证出江尘是有大气运之人。

        好多次,孔雀大帝想去万象疆域亲自看看,但又担心自己破坏了江尘的命运,一直隐忍不出。

        直到不灭天都发出通缉令,说江尘在逃往琉璃王城的路上。

        这让孔雀大帝心中没来由一阵高兴,更加相信一切自有天意。所以,他一直在等。

        等待这个集天地大气运于一身的天才出现。

        直到那一天,江尘进入琉璃王城。

        而那一天,正好是樊少主出殡的日子。

        这又是一个预示,送旧迎新。

        而江尘进城,携带的那种强大气运,也对孔雀大帝形成了极大的冲击。让他终于确信自己的这一套理论。

        最让孔雀大帝吃惊的是,自己提到气运之说,江尘露出的表情,竟然不是不信,而是问他懂得观看气运?

        这么说,难道这江尘,竟然信奉这气运一说?

        孔雀大帝叹道:“我一直修炼瞳术,一千多年前,瞳术忽然开窍,朦朦胧胧形成了一种观看术。一开始并不知真假,观摩千年,虽没有成一套体系,但用来观看气运,却是少有失手。而你进城后,那强大的气运,却是我生平从未见过。这等气运,和当初万象疆域那冲天而起,势动云霄的气运,也暗暗吻合。因此,老夫几乎当场断定,你就是那个从万象疆域来的少年。你就是不灭天都拼命追杀,却始终不得的江尘。”

        瞳术?

        江尘不由得朝孔雀大帝双目望去。

        却见孔雀大帝双目如深潭,如星空,深邃而不可探。时而一汪碧绿,时而一片蔚蓝,给人一种极为奇特的视觉冲击感。

        “江尘,没看错的话,你也修炼瞳术。而且是极为高明的瞳术!”

        孔雀大帝笑道。

        江尘也不否认,点点头:“陛下法眼如炬,真是什么都瞒不了陛下啊。可笑我还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幸好我没有在陛下的地盘兴风作浪,不然陛下直接一巴掌拍死我算了。”

        “哈哈哈。”孔雀大帝爽朗大笑,“要说你没有兴风作浪,那也不全是。不过,你没有主动作恶,这倒是真的。你若是有过主动作恶之事,心术不正。那么我也不会有今日之行。”

        江尘冷汗直冒,心想这孔雀大帝太厉害了。明明没有活着他眼皮底下,可是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陛下,你不会在我生活的圈子周围,寄宿了一道神念吧?”江尘哭笑不得。

        “哈哈,本帝是那种喜欢窥私之人么?”孔雀大帝也被江尘这些话说的哭笑不得。

        这孔雀大帝,江尘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至少,这孔雀大帝的气度和胸怀,绝对不是一般的那种枭雄霸主可以比拟的。

        从这孔雀大帝的言谈中,江尘也可以分析出来,孔雀大帝对自己了解这么多,其实还是从大方面观察,并不是靠那种细节上的窥视。

        如果真的是细节上的窥视,江尘肯定想都不用想,马上离开琉璃王城。

        毕竟,谁都不希望,一直有那么一双眼睛,时时刻刻盯着自己的每一个生活细节。

        那样的话,简直就是一种变态的折磨。

        “陛下,这么说来,我在琉璃王城做的每一件事,你都了如指掌?”

        “未必。大方向的事,都能掌握。比如,这次砸神农街市那些丹药铺的场子,应该是你所为吧?”

        这件事,江尘也知道瞒不过明眼人。

        笑道:“我这也是被逼无奈,谁让他们欺人太甚。说起来,这也是为陛下您分忧啊。”

        韦家是蟠龙大阀的人,而蟠龙大阀又是孔雀大帝的势力,间接来说,的确是为孔雀大帝分忧。

        孔雀大帝悠然一笑,却是不置可否。

        过了片刻,才缓缓道:“琉璃王城的局势,一切尽在老夫眼皮底下。王庭大阀的挑衅,修罗大帝的试探,以及他们对琉璃王塔会的期待,对我第一大帝位置的虎视眈眈……这一切,连下面的人都瞒不住,又如何瞒得过我?”

        江尘倒是一愣:“陛下早就知道?”

        “没错。”孔雀大帝露出一丝笑意,“换句话说,哪怕是修罗大帝,那能够弄出这般声势,壮大到这个级别,以至于外界认为他已经有资格取代我了。这一切,都在老夫的料算之中。或者进一步说,是老夫暗中推动。”

        “什么?”江尘一下子有些绕不过弯来,“你的意思,你是故意养虎为患?”

        “养虎是养虎,但未必是为患。”

        孔雀大帝笑容深邃:“我只怕他壮大的太慢。”

        “此话怎讲?”江尘眉头一皱,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一千多年前,老夫朦朦胧胧开启了慧眼,隐隐感悟到天道,捕捉到天地规则的蛛丝马迹。”

        “你要突破了?”江尘陡然抓到了一点什么,脑子里灵光一现。

        “对的,我已经压制了一千多年,迟迟没有去深入把握。这些年,我感觉已经有些压制不住。恐怕,不出百年,我定要离开琉璃王城。到时候,这偌大摊子,总需有一个虎狼之士,才能镇得住。内忧外患,非常人所能胜任。”

        孔雀大帝轻叹一声,语气也微微有些萧索。

        “陛下,恕我直言。多少人无法感悟天道,得不到天道认可。陛下既然感悟到天道妙理,为何反而刻意压制?”江尘真的有点无法理解。

        “老夫如果说是为了监视魔族动静,你信么?”孔雀大帝忽然露出一个自嘲般的笑容。

        江尘心中陡然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孔雀大帝。不知道为何,他竟然怀疑,因为,在孔雀大帝的脸上,江尘看到了一丝真正的忧虑。那是一种悲天怜人的大慈悲,大智慧。

        这种表情,江尘当初在叶重楼和丹池宫主脸上,都曾看到过。

        只是,叶重楼老爷子纯粹只是担心,他对大局没有深刻的认识,也不知道魔族的危害到底有多大。

        而丹池宫主,虽然比叶重楼老爷子更深入一些,但他的出发点,更多是站在宗门的立场上。

        唯有这个孔雀大帝,江尘不但看到了慈悲,还看到了智慧。那是一种曲高和寡的智慧。

        是真正的先天下之忧而忧,没有半分私心。

        江尘恍然,随即也便理解了。

        以孔雀大帝的修为,既然都已经感悟到天道了,世俗的这些争斗,这些权力纷争,对他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他看世界的角度,早就已经超越了琉璃王城的视角,超越琉璃王城所有人的视角。

        只是,他的视角太高,太远。

        以至于其他人根本跟不上他,也就根本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他的这番心情了。

        魔族?

        对于普通修士而言,不是真正魔劫爆发,他们哪有时间,哪有兴趣去考虑这些?

        千劫万劫,终究不如自己提升实力那么实在。

        也正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是这般麻木,这般得过且过,为自己着想,无人在意大局。

        所以,才会有孔雀大帝这种曲高和寡的孤独。

        他的悲天怜人,他的担忧,反而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忽然间,江尘觉得心里有点堵得慌。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前世的父亲。

        父亲也是这样一个人,居于诸天天帝的高位,却常常苦无知音。

        为太渊诸天大世界操碎了心,到头来,却终究还是阻挡诸天破碎的浩劫。

        这种人,或许可以称为英雄,称为先驱。

        可是,他们的命运,却大多数不尽如意。

        相比之下,江尘觉得,自己这一世活得太卑微。若是前世的天帝父亲看到自己如今这样,恐怕心里也不会高兴吧?

        想到这里,江尘心中惭愧之余,也是涌起了一股热血:“陛下立意高远,江尘佩服之极。或许我做不到像陛下一样伟大。但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定会为神渊大陆出一份力量。”

        虽然没有明确承诺什么,但是江尘心中也有了决定。

        自己以前,活的那么谨慎,最终结果又怎样?还不是宗门破碎,无家可归?

        既然如此,又何必活的那么压抑,何必处处拘束?为什么不放开手脚,肆意地活一次?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90/9612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