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三十六章 赔礼

第三十六章 赔礼

        陆英不敢去看望病中的茵陈,惊慌失措的跑回了家。此时周氏正坐在檐下,看花匠们搬弄些花盆进院子。却突然见陆英一头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周氏轻斥道:“英哥儿,你这么冒失做什么?”

        陆英喊了句:“娘,不好了。我惹了大祸。”说着便扑向了周氏的怀里。周氏一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又温和的抚摸着他的背脊说道:“出了什么事?”

        “娘,我害了徐大夫家的女儿,只怕她是活不成了。都怨我,这可怎么办呀。”

        周氏大惊,板正了陆英的脸,询问道:“糊里糊涂的我也听不明白,你好好说。”

        陆英便将去徐家的事一一说了。

        周氏更是诧异不已,没想到出了这等人命关天的事,眼下有些慌乱,很快又镇定下来:“倘或真是因你所致,那和我一道去他们家看看,也得赔个礼道个歉。再有那徐大夫医术好,一定能救那小姑娘一命的,你也别胡乱嚷嚷。”

        陆英听着母亲的话,似乎安静了些。

        这里周氏忙吩咐旁边人:“快去准备准备,我要去看看。”

        周氏带着儿子,坐了竹轿,陆英在跟在身前。一路往那徐家而去。

        路上的人见是陆家的人出来了,也都远远的看着,私下议论一番。

        景天正在家翻晒采来的草药,突然见陆家的这些人来了,一惊。忙走出篱笆墙来迎接:“夫人怎么突然降临呢?有什么吩咐吗?”

        周氏神色慌张道:“徐大夫,听说那小姑娘中了毒,可要不要紧?”

        景天忙道:“她正养着呢,没想到惊动了夫人。”

        周氏赶紧说道:“在什么地方,烦请徐大夫领我去看看。”

        景天想到家里窘迫,也怕腌臜了这位贵妇人,可是人都上门来了,又专程来瞧茵陈,自然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没有不让见的道理,便道:“请夫人随我来。”

        周氏牵着儿子,进了徐家的屋子,此刻她哪里有心情去关注徐家的房子够不够好,能不能住人什么的。

        直到了茵陈的房里,却见茵陈半靠在床上,手里正做着针线。

        茵陈突然见了这些人,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惊忙要下床来。

        周氏却上前一把按住了她,细细打量了茵陈一番,脸色不大好,但精神看上去似乎还好,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和蔼的说道:“好姑娘,你觉得怎样?”

        茵陈含笑道:“夫人是来瞧我的么,我已经好多了。有劳你们跑这一趟。”

        周氏这才扭头和身后的景天道:“都是英哥儿冒冒失失的,可把我吓坏了。倘或徐姑娘真有个什么好歹,我如何赔得起呢。”

        景天忙道:“不妨事的,茵陈她已经好很多了,只要再休息一两日就痊愈了。”

        周氏又让跟随的人将一盒东西拿了过来,一脸歉然道:“说来也是英哥儿闯了祸,来得慌忙,没有备什么致歉的东西。这些给徐姑娘吧。”说着便将那个盒子放到了一旁的小矮桌上。

        景天见那盒子两尺见方,不知是什么木料做成,但见黑漆描着红花,倒也还算雅致,忙推辞说:“这事说起来不能赖陆少爷,何必这么客气呢。”

        周氏一笑:“这也是该有的礼数。算是我们陆家的赔罪,英哥儿他不懂事,闹出了这么大的祸端,我心里过意不去。也不知如何补偿,这个还请收下吧。”又去看茵陈放在一旁的针线,拿来一瞧,只见正绣着一方帕子,几缕碧绿的垂柳,中间两只黄莺穿过,只是这黄莺还未绣完,看罢便笑了:“你年纪小小的,没想到做出了东西却这般雅致好看。针线上的功夫也扎实。”

        茵陈被这么一夸倒不好意思起来,微红了脸:“夫人太赞了。随便做来的,倒让夫人见笑了。”

        周氏见茵陈没什么事,这才放心。便起身要告辞。

        景天忙去相送。

        走到外面,周氏便将儿子斥责了一番:“不管遇见什么事都这样慌慌张张的,一个男人竟不似徐姑娘稳重。好在没出什么事,若真有个好歹我看你怎么办。”

        陆英脸一红,低了头不敢说话。

        景天忙道:“家里拿不出什么东西来招呼夫人,也不敢多留。”

        周夫人微微一笑:“徐大夫客气什么。只怕以后两家还要相互照应。等到她大好了,让她到我们那边玩玩吧。我只生了这么个儿子却淘气得紧,哪里有女儿贴心的。”

        景天应了个是。

        周氏上了竹轿,一行人便回去了。景天才又回到茵陈的房里,只见她依旧低头绣着帕子,皱眉道:“这屋里又不是很光亮,别弄坏了眼睛。”

        茵陈闻言连忙将针线放下,甜甜一笑:“大爷教训得对,我不做了便是。”

        景天见那方盒子,伸手打开了它。只见里面整整齐齐的叠着两色布料。一色银红,一色天青,景天又将盒子递给了茵陈。

        茵陈往盒子里看了一眼。将两块布料抖开来瞧,又细细的摩挲着,仰脸对景天粲然一笑:“大爷,这布可真是滑不留手,感觉真舒服。”

        这是块杭绸料子,不过茵陈哪里认得什么杭绸、宁绸的。只觉得是好东西。

        景天便问茵陈:“你觉得我们该收这礼么?”

        茵陈想了想又道:“我们寻常人家,这样好的衣料裁了衣裳也穿不出去,毕竟又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只怕别人眼红。”

        景天心想茵陈跟着自己几年,清苦惯了,实在没有享用过什么好东西,倒有些对不住他,想了想方说:“他们特意送上门来,又是一片心意。我再退还回去似乎让人误以为瞧不上人家的东西,也是不妥。我看不如暂时收下,等以后再还礼。”

        茵陈点点头。

        景天便就作罢了,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似乎已经没那么烫了,又放了些心。

        “都是我自己胡闹,惹出这么大事来。麻烦了大爷,大爷也没睡好,不如趁此去睡一觉吧。”

        景天却说:“不碍事的,我熬夜也是习惯了的。给你熬了粥,你若想吃我给你端来。”

        茵陈忙说:“我自己能下地的,就不敢再劳烦大爷。”

        景天道:“照顾你正该的事,你还要和我客气?”说着转身出去了,准备给茵陈盛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4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