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手忙又脚乱

第一百九十二章 手忙又脚乱

        单香和单明跑得飞快,单雅也跟着他们一起跑了起来,心里暗自疑惑着,好好的,单吝怎么会被人打了呢?他可是从来不肯吃亏的呀?

        她这般想着,便跟着单明和单香来到了院子门口。

        有人远远地见单明和单香来了,忙大声喊道:“都让让了,香丫头和明子回来了,快让开,让人家进去。”

        众人听了,立马往两旁儿让出了一条道。

        单雅立马跟着单明和单香走了进去。

        走到院门的时候,她就听到单张氏的哭声,此时的哭声倒更清晰了。

        待他们进到屋子里才发现,罗郎中竟也刚到。

        此时,他已经坐了下来,正按着单吝的脉搏在诊脉,遂忙屏息了声音。

        单张氏的哭声也戛然而止,屋子里瞬间变得静悄悄的。

        罗郎中闭着眼睛按完了脉搏,又站起身要仔细检查一下单吝的身上。

        单雅见了,敢忙出来,到了堂屋。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听到罗郎中叹息着说道:“单家的,我尽力一试吧?他的脉搏太弱了,几乎摸不到,身上的伤痕也到处都是,只怕流了不少血,一条腿被打断了,腹部又是一片淤青,只怕还伤了内脏啊,头部也伤得不轻。”

        单雅闻言,不由一怔,暗自在心里嘀咕着,竟然被打得这么厉害,还伤了内脏跟头部?只不知道是为什么而起的?

        单雅抬起头,见院子里还站着两个人,不时地探头看看,遂疑惑地思索着,难不成就是这两个人把他送回来的?

        就在这时候,罗郎中走了出来,见单雅也来了,忙看着她点了点头。

        单雅见了,知道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便也看着他点了点头。

        罗郎中拿出自己带得东西,飞快地写了一个方子,随后便递给单明说道:“你立马去我家找柏志,把方子交给他,他一看就知道了,然后你立马带回来,你爹不仅外伤重,内伤也不轻的,快去吧。”

        单明闻言,接过方子立马便奔了出去。

        单张氏愁闷地看着罗郎中。

        罗郎中见了,便看着跟出来的单张氏低声安慰地说道:“单家的,我还是那句话,尽力,希望他能支撑下来。”

        他说着,又看着单张氏继续交代说道:“外伤我方才都给他包扎过了,等单明把药拿回来,立马煎了给他灌下去,若是明天他能醒过来,还有一线希望,这两个药膏你拿着。”

        他说着,便自药箱中拿出两个不大的小罐子,继续解释说道:“这两个药膏你各挖一勺,用温水化开,然后给他灌下去,一会儿我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单张氏闻言,立马接了过来,照着罗郎中说得忙活起来。

        待她把化开的药汁给单吝灌下去后,见单吝没有任何反应,心里火烧火燎的。

        虽然她为了孩子一心想跟单吝和离,可此时见他被人打得这般模样,心里却又软了,唉,谁让他是孩子的爹呢?

        罗郎中则仔细地观察着单吝,见他并没有强烈地不良反应,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看着单张氏嘱咐说道:“单家的,若是这般,就说明他吸收的极好,若是有什么反应,你回头再让他们去喊我。”

        他说着,便飞快地收拾起药箱里的东西来。

        单张氏听了,敢忙看着罗郎中点了点头。

        罗郎中收拾妥当,准备走得时候,忽然停了下来,瞅着单张氏沉吟地低声说道:“单家的,咱们都是一个村的,有些儿话我也就不避讳了,这打人的好似不想给他留活路了,处处都往致命处打,下手可真狠,唉,也不知道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你们也警醒点儿吧,以免他们在找到这里来。”

        单张氏听了,唬了一跳,随后便明白这是罗郎中在好心提醒自己的,遂忙看着他点了点头应了,并道了谢。

        由于银子不凑手,单张氏倒有些儿不好意思起来,尴尬地看着罗郎中欲语还休。

        罗郎中见了,正要开口说不急,却见单雅拿着银子递了过来。

        单雅一边儿递过来,一边真诚地低声说道:“叔,你拿着,毕竟你们家也要生活的,三丫替二婶他们付了。”

        单张氏见了,叹了一口气,同时她看着单雅想说点儿什么。

        单雅见了,忙看着她安慰地低声说道:“二婶,全当是香姐姐和娟姐姐心疼你吧,别谦让了。”

        她说着,便送了罗郎中离开。

        单香见了,心里感到一阵漏贴、暖融融的。

        方才出来的太急,她竟没有想到要拿银子。

        单张氏低低叹了一口气,看着单雅点了点头,心里话,还是自家人亲啊。

        单香和单娟都被单雅给救了,害她们的竟然是她们的爹,如今单吝被人打伤了,帮着付银子的,又是单雅。

        想着单吝,她恨得不行,对他的为人又岂能不了解?

        她想着方才罗郎中的话,知道单吝定然是把人得罪得狠了,人家才下死手来打他,只不知道打他的人是谁?若是累及到孩子,那可就惨了,遂便后悔起让单明叫单香回来了,忙催着单香,想让她快点儿离开。

        单香此时又怎能忍心离去呢?便看着单张氏安慰地低声说道:”娘,等单明拿了药回来再说吧,你一个人在家,我会担心的。”

        单张氏想了片刻,便没有再勉强她。

        单香看着家里的冷锅冷灶,便敢忙忙着烧水准备做起饭来。

        这才到朝食,单张氏一大早便带着单明去地里捡麦穗了,回来娘两个正准备生火做饭的,便见有人背着单吝急匆匆地回来了。

        单张氏此时才想起来外面还站着两个人,忙走了出来,再次拜谢,随后便询问起当时的情况。

        那两个人是邻县的,摇了摇头说并不知晓单吝到底跟谁打架。

        他们是在去县城的路上碰到单吝的,见他全身都是血,身后还托了一条长长的血痕,却依然坚持往前爬,不由动了恻隐之心,便上前问了他的情况,这才知道他是上河村的。

        两人中有一人的岳家正好是上河村的,说起来见都认识,便好心地大老远把单吝送了回来,刚才见他们一家人一阵忙活,也没有说话,本想离开的,又怕他们有事询问,这才留了下来。

        单张氏见了,敢忙躬身道谢。

        那两人见了,忙拱了拱手说只要人平安就好,家里还忙着的,就要告辞离开。

        单张氏见了,哪能让他们就这样走啊?遂忙笑着问他们家是哪里的?

        两人中的其中一人见了,笑着说自己的岳家就在这里。

        单张氏忙问了是谁,这才送他们走了。

        她想着过几日,自己不忙了,做点儿绣活换回铜板,好好地谢谢人家。

        不一会儿,单明便拿着几包草药回来了,单香立马煎药。

        单雅见他们兄妹二人忙活着,自己又插不上手,遂便拿出了一两银子递给单张氏说道:“二婶,想着你这几日要用银子,这个你先拿着吧,若是不够,再跟三丫说就是。”

        单张氏闻言,眼睛登时便湿润了,瞅着单雅便要推辞。

        单雅见了,忙拦住她低语着说道:“二婶,这段日子你怕是更忙了,拿着吧,全当是娟姐姐和香姐姐孝顺你的。”

        单张氏见了,感动的同时,更是在心里把单吝骂了千百遍。

        单雅告辞离开了,又回到了铺子,跟单娟说了单吝被人打了的事儿。

        单娟听了,嘴里虽然愤怒地说着单吝是自找的、活该,却依然忙忙地收拾了,快步回去了,毕竟那是她的亲爹呀。

        单雅便留下来帮着忙活铺子里的事儿。

        待到忙过这一阵,单雅见铺子没那么忙了,便看着杨婶子和二丫、杨大牛说道:“家里就剩下秀儿了,怕她忙不过来,我回去帮她了。”

        杨婶子听了,立马点了点头说道:“你回去吧,这里现在没多少事儿了。”

        杨大牛见了,忙看着单雅说道:“你回去吧,跟秀儿说,让她下午也留下忙吧,我娘的身体已经好多了,再说了,二牛今儿还在家里的。”

        单雅闻言,忙看着她点了点头。

        待二丫又嘱咐了几句,单雅这才忙忙地朝着家里走去。

        到得晚上,单娟回来了,眼圈儿红红的。

        单雅和杨婶子、二丫见了,忙看着她问那边儿的情况。

        单娟无语地摇了摇头,咬了咬嘴唇儿,随后又落下泪来。

        单雅见了,想着她本是要强的性子,今儿怎的倒跟单香一样了,正想继续劝她几句,就听到单娟开口愤怒地说道:“还不是他自作自受,却又带累到我们身上。”

        单娟说着,便接过了单雅递过来的布巾擦了擦脸儿,随后又恨恨地说道:“人家千般好、百般好,人家对他是十成十的好?他最后落得到了什么?哼”杨婶子见了,知道单娟的心里有一股火气,便不再询问这个话题了,而是看着她问起单香来。单娟擦了擦脸上的泪说道:“我大姐说今儿留在那儿陪着我娘,就不过来了,让我回来跟你们说一声。”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5630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