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田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世子爷醒了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世子爷醒了

        随后,单雅就感觉不对。

        若是枇杷进来后不见了自己,肯定会叫她啊,怎的却没有任何动静呢?

        单雅的心里虽然这般想着,还是拿着蜡烛轻轻地迈步走到了外间,来到枇杷躺着的软塌旁儿,仔细得看了看。

        枇杷仍在香甜的睡着,没有丝毫下地的迹象。

        单雅又转身走了回来,并回身把门关上了。

        当初她没有关门,是因为担心唐名扬夜里突发什么状况。

        毕竟这是她来到忠义侯府的第一晚啊。

        如今那抖动的床单既然让单雅起疑了,她自然要把门关上。

        单雅拿着蜡烛不放心地又回到了床边儿,想看一看沉睡中的唐名扬的状况,若是他有个什么好歹,只怕自己是第一个被训斥的人吧。

        单雅这般想着,便从脚到头的打量起唐名扬来。

        当单雅看到唐名扬的头部的时候,整个人都怔住了。

        她的眼睛竟然一下子撞进了一双锐利的眼儿里。

        单雅愣了片刻,以为自己的眼花了,急忙揉了揉眼睛,再次专注地看过去。

        没错,就是一双锐利的眼儿,可他不是昏迷了么?难道是醒了?

        单雅想到这里,正要开口说话。

        可是,那一双利目却让她到了嘴巴儿话怎么也问不出来。

        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干看着。

        单雅的心里不由疑惑起来,刚醒过来的病人的眼神不都是迷茫的或者是迷糊的么?他这眼神怎的如此锐利,哪儿像是大病初醒的眼神啊?

        单雅这般一想,心里不由来了气,瞅着唐名扬淡淡地说道:“世子爷醒了,可想吃什么东西么?”

        她说着,便静静地看着唐名扬,反正该说的、该做得她都说了、做了,就是有人想挑理也挑不出来。

        唐名扬听了,忽然闭了闭眼儿,随后又睁开看着单雅低语地说道:“你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

        单雅听了,不由微微摇了摇头,心里嘀咕着,三年不见,就不认识了,可见他从来没正眼儿看过自己啊。

        她这般想着,心里倒没有任何感觉,自己本来就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又何必想那么多呢?

        再者说了,两个人在海云镇的时候,就一直是相处不来的。

        单雅想到这里,看着唐名扬淡淡地解释说道:“我叫三丫,是被逼着给你冲喜的姨娘。”

        她本来没打算说被逼这几个字的,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话就这么顺口说了出来。

        等到单雅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唐名扬锐利的眼睛仔细地打量着单雅,随后便又闭上了眼儿。

        单雅见了,以为他仍要继续睡的,便转身想回软塌睡觉,却突然听到唐名扬低语地忿忿说道:“被逼的……你……不乐意?”

        单雅闻言,当即便转过身来,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被逼着给人冲喜,谁乐意啊?要不是……算了,好在你如今醒了,总算是你们府上没有白费功夫,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单雅本想让唐名扬立马给她一纸休书的,可话到嘴边儿,想着今儿毕竟是成亲第一天,若是做得过急,倒讨人嫌了,遂便转了话头。

        唐名扬静静地看了单雅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嘀咕着说道:“没什么感觉,你……叫三丫?”

        单雅看着唐名扬点了点头,本想问他肚子饿不饿的,转而再一想,自己还是别多事儿了,看他那锐利的眼神,倒好似要把自己看穿一般,哪里像是大病初醒的样子啊?想来他若是感到饿,定然会说出来得。

        唐名扬见了,闭了闭眼儿,随后又慢慢地睁开了,有气无力地说道:“有水么?”

        单雅闻言,赶忙倒了水端了过来,用手摸摸温度,感觉并不烫,遂便伸手递了过去。

        唐名扬抬了抬手,最后又无力地放下了。

        单雅见了,登时就明白了,想来他平素警惕惯了,方才见到自己一时间感到面生,便全是戒备起来。

        此时,他知道自己跟他是自己人,顿时泄了气,因而才这般无力吧。

        单雅这般想着,心不由软了,暗自嘀咕着,自己跟个病号计较什么啊,且先把眼前的应付过去再说吧。

        单雅立马找了一个小瓷勺,探到碗里舀了半勺子水,朝着唐名扬的嘴里喂去。

        唐名扬倒是很配合,没多会儿,一碗水就喂了下去。

        单雅耐下性子看着唐名扬低声问道:“还要么?”

        唐名扬无声地摇了摇头。

        单雅见了,这才转身把碗放在了桌子上。

        随后,她瞥了唐名扬一眼儿,见他也闭上了眼睛。

        单雅正想回软榻上睡觉,忽然听到唐名扬低声说道:“肚子饿?有粥么?”

        单雅闻言,扭脸看了唐名扬一眼儿,敢忙点了点头说道:“你等下,我问问去。”

        她说着,便转身走了出来,叫醒了睡着的枇杷。

        枇杷听说唐名扬醒了,立马惊喜地坐了起来,瞅着单雅不相信地问道:“真得?”

        单雅见了,看着她忙忙地点了点头说道:“他现在想喝粥,不知道可有?”

        枇杷高兴地立马下了地,欢喜地说道:“有,小厨房一直温着的,粥是每天必做的,就怕世子爷醒了肚子饿?”

        她说着,忙披了外衣奔进里屋,见唐名扬果然醒了,兴奋地当即就跑了出去。

        单雅见了,不由苦笑地摇了摇头。

        唐名扬见了,不忿地瞅着单雅嘀咕说道:“怎么?难道见爷醒了不高兴?”

        他说着,眼睛便紧紧地盯着单雅。

        单雅见了,心里一片苦涩,得,自己还没怎么着的,人家就看不惯了,要真得在一起生活,这日子只怕……

        她想着,便飞快地扫了唐名扬一眼儿,低声解释地说道:“没什么啊,不过是想着伺候的人辛苦这么多天,世子爷终于醒了,苍天不负苦心人罢了。”

        她说着,便在铺好的软榻上坐了。

        唐名扬径自看着她,忽然思索地低声说道:“咱们以前见过么?爷怎么看着你这么面善呢?”

        单雅闻言,心里不由一沉,随后便不以为然地说道:“今儿是三丫进门第一天,怎么可能跟世子爷见过呢?”

        她的话音刚落,就感到一道锐利的视线看了过来。

        单雅不用看,也知道是唐名扬的视线,但她根本没有当回事。

        过了一会儿,枇杷便奔了进来,欢喜地把托盘递给单雅说道:“姨娘,快喂给世子爷吃吧,枇杷这就跟老太太报喜去。”

        她说着,忙忙地把托盘往单雅的手里一放,人又奔了出去。

        单雅看着枇杷强自放在自己手里的托盘,里面不仅有一碗米粥,还有一碟子小菜,遂无奈地站起来,端着托盘走到唐名扬的床边儿,径自把托盘放在旁边儿柜子上,看着唐名扬低声说道:“米粥来了,还是这般躺着吃么?”

        唐名扬看着单雅低低地应了一声。

        单雅径自在床边儿的椅子上坐了,伸手端了那碗米粥,舀了一勺子吹了吹,正要喂给唐名扬,却听到他突然开口说道:“三丫这个名字有点儿熟,可惜想不起来了。”

        单雅看着他没有言语,径自把勺子里的米粥喂了过去,嘴里淡淡地说道:“张口。”

        唐名扬怔了一下,随后便乖乖地张开了口,抿了抿,慢慢地咽了下去。

        接着,他看着单雅嘀咕着说道:“太淡了。”

        单雅见了,立马拿起筷子夹了一点儿小菜放到米粥里,随后便拿起勺子舀了递过去。

        唐名扬张开口抿了抿,咽了下去。

        这一次,他没有再挑剔。

        单雅便一口一口地这般喂着,根本不正眼儿看唐名扬的一眼儿,心里愤愤地想着,什么叫三丫这个名字有点儿熟,可惜想不起来了啊,不会说话就不能闭上嘴巴不说话么?真是的。

        单雅此时倒犯了倔。

        她本不是一个小心眼儿的人,可任谁听了认识大半年的人这般说话,心里都是不痛快吧。

        一碗米粥喂到一半的时候,单雅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阵地脚步声。

        随后,她便看到一群人来到了屋子门口,敢忙要站起身迎出去,却听到一个慈祥地声音笑着说道:“继续喂,喂完了再说话。”

        随着这个话音落下,唐老太太便走了进来,欢喜地看着唐名扬哽咽地叫道:“名扬,你终于醒了。”

        她说着,眼泪便落了下来。

        单雅见了,敢忙起身让座。

        唐老太太见了,却把单雅重新按在椅子上说道:“你坐,继续喂他。”

        她说着,便靠着床边儿坐了,眼睛自始至终都看着唐名扬。

        唐名扬见了,不由动情地低声叫道:“祖母,孙儿让你担心了。”

        唐老太太欢喜地看着她笑着说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快吃,吃完了咱们再说话。”

        她说着,不由拿着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泪。

        单雅见了,敢忙继续喂了起来。一碗粥喂完,单雅立马起身让座。此时,跟着唐老太太一起进来的丫鬟们都极有眼色的退出了屋子,只留下了琳琅陪在她的身旁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439/109896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