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空战史 > 第五章 舌战月子水(下)

第五章 舌战月子水(下)

        “你不要太张狂,小心老夫与你同不顾一切直接干掉你。千万不要怀疑我的能力,也许你不知道星空之力的恐怖威力,我就告诉你,我全力催发自己的兽核,经脉尽断,即使你云家老者神通广大,至少也能夺你性命。”月子水突然用力的怒吼道。确是实情,性命固然重要,但是月家的颜面扫地,自己也会成为众矢之的。月子水认为云飞的所为肯定是后面的那人唆使,故意而为之的,但是一个域始初期强者自爆带来的实力恐怕至少也能抵上普通的后期强者全力一击,就连巅峰强者也不敢保证安然无恙的躲过如此威力啊!他认为云飞一定会低头哈腰,甚至后面那位都会和自己好声商量了。

        听闻此言,云顶天的心里着实紧张,一个强者的威压竟然如此猛烈,堂堂正正的家主都不敢存在丝毫的疑惑与反抗,竟然想到以自爆来抗卫尊严。

        “老东西,”云飞哪里会畏惧生死而就罢,“你这算是求我吗?如果你肯罢休,乖乖就擒,让我打断你的四肢报了爷爷的仇,然后跪下来给你云爷爷道个欠我今天就放过你。”

        “你还敢这么狂,我堂堂彗星三大家族之主,岂能受你这翻羞辱?”月子水愤怒到。

        “哦!我就这么狂。”云飞故作无知之态,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堂堂云家家族的族长,就是这样威胁我一个不会修炼的云家小辈的啊!我的史无前例的虚空奇葩,你恐怕也是从未有过的势强凌弱吧。”云飞又是一句。

        “你算个鸟蛋,在彗星之上哪里存在势强凌弱之说,若非顾及你实在弱小,又是云杰独子,否则一掌拍死你都不过。”月子水退一步强撑着说。

        “那你就拍啊,我这个鸟蛋从小到大除了今天就没有见过血腥场面,可是你知道为什么我今天能够见到吗?”云飞问着月子水。

        “为什么?”月子水疑惑的问。

        “因为这是命中注定啊,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对自己一点男子气概都找不到。”云飞说。

        “这有关系吗?”月子水自然不解。

        “什么关系可不要你来管。”云飞故作容颜,一转语气说,“不过我的感谢你。”

        “哦!”月子水心里嘀咕,莫非这斯怕了自己?按照之前的不应该啊!于是就想看他耍什么花样,配合着说:“感谢我什么啊?”

        “当然是感谢你不知天高地厚,随随便便就敢闯入我云家;感谢你麻木不仁,偷偷摸摸杀我云家子弟数人;感谢你利欲熏心,大义灭亲毁那弟子一众。”云飞说。不过此时月子水已经脸色发青,云飞说的感谢哪里是什么感谢,不过是赤裸裸的嘲讽与讥笑,只要是个人都听得出那不屑和冷傲。

        “不过我把这一切都追究下去,那么就必须感谢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还有我杰出的父亲。如果不是你儿子月古能得逆天宝物,我父亲也不会灭了他,而你,也不会在这里。”话说着,云飞突然左手抬起,一个浑浊乳白的光球打向月子水的眼睛,光球和云顶天月子水他们打出的星空之力更加浓郁更加精纯,只是显得无力,隐隐的还有一些混乱,没有次序。但是月子水……

        啊!

        光球意料之中的击中了月子水的右眼,腥红的血液顺着脸颊流下,好像夜半的鬼叉,地狱的罗煞,罪恶的狐狸得到一点小小的报复似的。

        砰!月子水打出一道星之力劲在云飞的身旁,极力的忍受着肉体的痛苦,他不能妄动,不能妄动。

        但是如果有机会,他恨不得把云飞挫骨扬灰。

        “你怎么可能使用星之力的?”月子水安定了下来,一只手捂住右眼,愤怒的质问云飞,突然间,他怀疑云飞就是云家怪物修炼了特殊的功法凝练的化身。

        云飞心里沉闷少许,刚刚发现自己心脏的部位有一种力量积蓄,积蓄,于是便尝试着聚拢起来,模仿爷爷对战的时候一般,在心里不停的嘀咕,一定要打中月子水,一定要打中月子水,为爷爷报一掌之力。没有想到就在和他说话的那么一瞬,随着嘴唇肌肉的运动,运动,抑制不住就打出了那么一个光球。果然没有辜负心底重望,成功击中目标。

        在月子水眼里,云飞弱小的身躯显得神秘而又不可推测,他竭力的放出一丝自己最强大的灵魂意识,探向云飞的身体。见表面上覆盖了极疏而又活跃的力劲,体内的血液奔腾,经脉犹如一条浓缩的流畅的江涛。里面盈满了血腥的暴力的煞气,似乎远古的兽血,蕴藏一种沧桑古老的神韵,月子水渐渐入迷:

        那血脉好像是无尽的渠道,可以通向身体的任何地方,纵横交错,坚固异常,不是了流血的管道,更像交通的路途,不断承载往来的虚空族人,灵兽,在里面翻江倒海的远投,就是这样极速的运转起来,血脉里丝毫不显凌乱无序。

        遍布血脉相连的外面,一个个细胞组织机构,就像一个又一个形态不同,颜色明亮各异的星球,连接着星球的一端,有那么一根发梢大小的毛细血管,整个身体的美,就像一座精工雕琢万遍的艺术品,就像一幅画了亿层的叠画。

        游览不尽,玄妙无穷。就在月子水极力探索,到了云飞脖颈之处,突见了一黯淡的黑点,煞是奇怪,别处的地方都是明亮异常,色彩各异,而唯独此处黑暗无光,正想接近里边,突然云飞说了一声。

        “你这老头,难道见你云爷爷打了你你就爱上我了吗?你要明白我的意思啊!不是所有的打都是亲的,就像刚刚对你的骂不是爱一样,你千万不要自作多情,以为我想和你搞*啊!”云飞哪里受得了他发呆,只顾挑衅到。

        愕!

        月子水若有所失的反应过来,一脸的不敢相信。右手不小心的动了,就是这一动啊的一声就被月子水叫了出来,那发自肉体的生痛让他如遇针毡。

        “你——你到底是谁?”月子水怒目嗔嗔的看着云飞,不过此时并非起初的轻视,愤怒,和不屑,而是一种畏惧。窥探云飞的所知,已经超出了他的所知范围。

        “我是谁?你他妈的在彗星上活了千年,对我云家能有什么不知道。我这个举球闻名的废物你怎么可能不认识?装啊,你就装啊,老头儿,你云爷爷就不告诉你。”云飞故意赖皮到。他对于武修一途,还有人情事故,还是一窍不通,孩子气吧,对不对,作为一个孩子都是特别纯真无邪的。

        “你真的是云飞?云家的?”月子水不可置信的问。只是云家这个词咬得特别重,突然间发生的一切多么的不可思议,月子水有一点怀疑,我在这个世界里?

        “废话,不是云家是你家啊。”云飞叫嚷着,他现在认为月子水现一定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了。

        我该怎么办啊,月子水的脑袋突然有一点想望蹦裂,眼前的发生远远超脱了预料的范围。

        然而,最难以接受,最窒息的,莫过于背后的怪物。

        “你怎么啦!老头儿,这就怕了吗?”云飞得意的问。

        “我怕?”月子水勉强维持心境,缓缓地回答,“我怕什么啊!”

        我是一个孩子,他固然不怕我。但是如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是因为背后的那一个没有出现的“云家高手”,实力啊,实力,月子水堂堂彗星三大家族之一月家之主在这里忍气吞声,大气不喘,就是因为一名危急时刻救了自己的高手。云飞想,这一切都来自云家吧。月子水如此惧怕,自己的家族,父亲,肯定不会表面这么简单任人欺凌,隐匿于暗处的实力一定强于月家,至于名家,他还没有接触过他们家族的任何一位。

        “你虽然不怕我,但是你也不敢离开,你的一言一行都必须小心翼翼,生怕触怒我云家身后的那位。所以追根究蒂,你还怕,我是对不对?”云飞毕竟不是那种一点收获就能冲昏头脑的人,他清醒得很,不断的寻找机会扁月子水。他恨他打伤自己的爷爷,不留一点余地。

        月子水的心里又是一惊,站在公众的角度,尽管自己被他骂得狗血淋头,但是云飞并没有现象的得意忘形,而且清晰的感觉到,他在思考。

        多么令人羡慕的一个孩子!

        “我承认你说得不错,但是我有什么办法?不能跑,也不能动的。”月子水小心地说,这是今天他第一次认真的对待云飞,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不屑的看他。

        “你真的很笨,那个人有告诉你他很厉害吗?你在这里不动能有人救得了你吗?是不是他不动你就不动啊,那要是他闭关去了你岂不是要一直呆在这里?我可告诉你,一旦年终云家其他的人回来了,肯定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片摧毁之地。”云飞实在是没有了法子说到。他的意识里有那么一点希望,月子水能够早一点有个结局,最好死了以泄心头之恨。淡淡的语言其实有那么一丝迫不及待的激动,善意的提示不过隐隐的激将。

        事实,往往弄巧成拙。

        云飞自以为聪明的提醒,推翻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局面。

        他不知道其实云顶天,和那背后的黑衣人,都只想月子水可以早一点向一溜烟毫不回头的跑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4831/106631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