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96|0035

96|0035

        永寿宫。

        虽然因为胤禅出花而将宫封了,可永寿宫还是在紫禁城之内,武安宁该收到的消息的依然能收到。

        更何况,走到永寿宫高红墙处,武安宁敏锐的听觉能听到外面的声音。

        胤禅已经到了危险时刻,感染的人越来越多,这里死亡的气氛也越发厚重,因为几乎这原来伺候的十七个,只剩下了七个,十个人中不是感染天花就是死了,而剩下的五个是出了花的,另外两个……和其他人恐惧和茫然不同,武安宁显得特别平静,因为她的胤禅可以慢慢变好了,也很快,她就可以重新打开宫门了,只有两个没处理了,一个罕扎氏莹萼,一个当年伺候过武安宁的六全。六全这几日躲得远,而莹萼……竟然事事靠前伺候胤禅,显然是因为当初的事知道错了,在不顾性命伺候以乞求武安宁的原谅。

        莹萼,就暂时放过好了,到底未出花的奴才全部死了,而后殿里没死一人太显眼,留下莹萼也不错。

        莹萼到不是真不是怕死而不忠心,只是她家里还有人惦念着。罕扎氏送莹萼想办法送到永寿宫里,就是因为这个莹萼长得好,想想宫里德妃的包衣出身,目的显而易见……罕扎氏本是包衣数一数二的大族,但是因为德妃横空出世,又与乌雅氏家族有些不快,这几年罕扎氏被打压得越来越弱势。所以,他们也不免想了这么一出。罕扎氏当然不可能寄希望莹萼一个人,她只是被看好的一个而已,所以她才能被想办法送到武安宁挑选的宫女面前,而武安宁挑选了她,这让罕扎氏对莹萼更加看重。

        包衣家族用得好,可能给武安宁增长很大的助力。而莹萼也是个老实的,家里让她向上爬以期望她能伺候皇上,但是这丫头就是半点没往武安宁身边凑,康熙来看胤禅了,她也躲着,这才让武安宁并不大记得她。

        这样的人留下也不碍事。更何况,现在武安宁已经缺人用了。

        还能伺候的七人中,除了莹萼、六全,还有一个秋儿是永寿宫的人,剩下都是太子送进来的。

        武安宁总是有些事不能让太子的人动手,所以这三个无疑是武安宁使唤的对象,她重用的自然是对武安宁忠心的秋儿,不过秋儿被武安宁派去跟着陈太医这重差,所以,让莹萼就送到了武安宁面前。

        至于六全……他过不了一日必然会感染的,必死之人,武安宁只会给他各种容易传染的清理胤禅秽物的粗使。

        “娘娘,外面刚传来消息,皇上已经查明了真相,是四福晋身边的教养嬷嬷苏阿奴害了十五阿哥。”莹萼说的语气有些生恨,她当然生恨了,若不是她害十五阿哥,现在永寿宫怎么会到如此危险地步。

        “苏阿奴?”武安宁想了下,说道:“是先后派给去给儿媳做教授礼仪的嬷嬷?”

        武安宁自从知道四福晋对她异样,她当然会将四福晋身边的人查一查。

        这个苏阿奴,武安宁知道她的来历后,还有些心惊孝懿皇后对四阿哥的在意。

        一个未婚妻就让她将身边亲信中的亲信派出去,后面弥留之际更是不收回来,这份用心……武安宁总算知道为何历史上的雍正和德妃不和了。

        换成是武安宁,如果有个这样的还挂念其他女人的儿子和儿媳妇,她也会更宠爱完全属于自己的小儿子。

        “说具体一些。”苏阿奴没有理由害她,她要知道具体,来以此分析是不是四福晋和德妃、甚至佟妃的手笔。

        苏阿奴接到外面的具体消息,老实的莹萼很会总结,武安宁很快就完全知道了。

        她目光微冷,嘴角勾勒出一点嘲笑弧度。

        只是苏阿奴报复德妃而使出的疯狂手段,这也就只能骗骗男人而已,德妃摘得这么干净,没让康熙有一丝怀疑,武安宁就不信她不知道,还有四福晋……苏阿奴对她动手,焉知是不是对她生恨的四福晋在日日诱引?甚至就是四福晋打着报复德妃的棋子唆使的?

        “知道了。”武安宁听完后只有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

        莹萼根本无法知道宁妃的心情。

        “娘娘,还有一个好消息。”莹萼说道。

        武安宁看向她,脸上似笑非笑的,莹萼感觉自己的小心思完全无所遁形,她就是怕娘娘听了这消息不高兴,所以才将这消息放在后面的。

        莹萼是老实,但并不代表老实就没有智慧。

        她再也不敢耽搁,说道:“娘娘,十六格格今儿被皇上传旨册为和硕睿康公主。”

        武安宁一听之下,整个人都似乎柔和下来。睿是敏的延伸,康字……也是安的延伸,睿通常是给男子的,而康,康熙给他生母的谥号是康,这个字就更显得弥足珍贵了。

        “公主还被皇上从咸福宫抱去了乾清宫。”莹萼也开始不再称呼格格,而是公主。公主,可比格格尊贵。

        武安宁脸上真切的笑意还没散,目光就变冷了,说道:“莫不是僖嫔没有照顾好敏儿?”

        莹萼摇了摇头,说道:“外面说是公主太想念娘娘,僖嫔哄不住。”

        武安宁的脸色这才和缓一些,不过她才不会全部相信,她出去后定要查清楚,若是僖嫔给了敏儿委屈,武安宁绝对不会放过她。

        “好了,你今儿也累了,下去休息吧!”武安宁温和的说道。

        随后说道:“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就先歇着,也就给本宫接接外面的消息,这屋里就不用伺候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莹萼在这里伺候了这么久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差点喜极而泣。这证明娘娘原谅了她,而且开始维护她了。自从知道娘娘将之前愿意留下的宫人禁在后殿,这宫里的人没有人不知道娘娘对忠心的人是维护之极的。

        “奴婢谢娘娘,奴婢愿照顾十五阿哥……”她没有就此真的放手了,既然娘娘原谅了她,那么她就得继续忠心照顾好十五阿哥,她若是死了,娘娘想来也不会亏待她姨娘和妹妹。

        武安宁笑道:“行了,不少你一个。”

        莹萼这才福了福身。

        不过她还是要常常候着等着娘娘吩咐。

        时间慢慢过去,外面因为和硕睿康公主的册封而风起云涌,但是睿康公主进了乾清宫,也如康熙所想,没有人敢冒大不韪动手,有的只有讨好的份,终究只是一个公主而已,和她们没有利益关系,至于自己的女儿心塞,她们可不会因为这个就去得罪人。

        睿康公主进了乾清宫,几乎日日都会见着康熙和太子,康熙是阿玛,睿康公主终于不再哭了,到不是不想额娘,而是这小公主就被武安宁教着不能随便在皇阿玛面前哭。至于太子,这日日相见,太子和煦还颇为疼爱她,睿康公主也不认生起来。

        武安宁的永寿宫,六全也终于感染上了天花,胤禅的天花也在这之后熬过了危险期。

        陈太医大喜过望,他差点就要将祖上传的保命药丸贡献出来救命了,没想到十五阿哥过了一个晚上就往好方向转。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阿哥熬过去了!”

        屋里还活着的人顿时涌出狂喜,尤其秋儿和莹萼两个眼睛都有眼泪了。

        武安宁一听,也连忙打了个佛礼,默念起菩萨保佑。

        这在武安宁看来是可笑,但是面上得做出来,感染了这么多人,她这个一直呆在胤禅身边的额娘都没感染,可不就是得菩萨保佑,她本身就是有大福气之人。

        “之后有劳陈太医了,倒是伺候胤禅的感染了不少,也劳你出手相救。”武安宁也就说说。

        天花哪里是真的那么容易好的?

        太监宫女哪里会有胤禅这么好的药汤,又被武安宁折腾得身子虚弱、精神压抑,加上陈太医知道十五阿哥熬过去了,对于这些被感染的宫人就没什么压力了,就算全死了,他也是有大功之人,所以他紧绷着的弦已经松开,医治的用心上肯定少了几分。

        “微臣遵命。”

        “娘娘,如今阿哥开始恢复,这永寿宫也需要好好清理……”清理烧毁一切有关天花病毒的东西。

        武安宁明白,说道:“一切有劳太医。”

        十五阿哥胤禅才半岁熬过了天花的消息传出去,宫里宫外都是心惊,康熙听了大喜,因为本和内大臣议事,这听了消息,也不免在当场说了一句:朕之十五子,福佑之子也。

        话传出去,又是一番不大不小的动静。

        索额图刚好当时也在殿内,敏感的他立刻生出警惕,之前独宠宁妃,给十五阿哥取名禅,如今又册了十五阿哥同母姐为和硕睿康公主,公主所食分列以后自是由宁妃打理,这份分例足够养上诸多门人食客了。十五阿哥小小年纪熬过了天花,皇上又这么高兴,还称其为有大造化,虽然比太子殿下小上十八岁,但也不能担保就不能威胁到太子殿下。

        历史上年长的太子被皇帝宠爱的幼子得了东宫位还少了吗?

        景帝的刘荣和刘彻就是最鲜明的例子。

        看到旁边太子也在一旁庆贺,面上竟也是喜悦之色,无任何介怀,索额图觉得要好好和太子说上一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3594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