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6章 真能干

第6章 真能干

        司棋哑然失笑,待要笑,见迎春满脸严肃,忙说:“哪有姑娘说的这么严重?”

        迎春又叹了一声,“怎么没这么严重?知道那荣禧堂是什么地方吗?那是该咱们老爷的地方!二老爷满嘴仁义谦恭让,偏抢了荣禧堂的时候占着便宜闷不吭声了,说是咱们的仇人也不为过。如今老爷被撵到这东边狭窄逼仄的小花园里住着,咱们不能替老爷分忧解难,也该省事一些,远着西边一些,哪有上赶着奉承老爷仇人的道理?”

        司棋红着眼眶,哽咽着说:“姑娘只知道跟老爷同仇敌忾,老爷可不知道,姑娘已经被饿到要分奴婢一碗粥的地步了。”

        迎春吸了一口,心里默默地背诵着:真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她运气不好,做了贾赦这一房的女儿,只能留在贾赦这一房正室这一房里的刀光剑影,绝对不能贪图安逸,躲到贾政那一房去。坚定而又决绝地说:“我就是饿死,也不会背着老爷,去西边摇尾乞怜!”

        “姑娘——”司棋、绣橘哽咽了一声。

        “都跪着吧,你们不知道悔改,下次还这么自作主张,我再也不敢用你们了。”迎春微微眯着眼睛,虽理解司棋、绣橘两个是因为原主素来软弱,才打了这先斩后奏的主意。但理解归理解,却不能再叫司棋、绣橘再这么先斩后奏,打得她措手不及了。

        “说得好!”窗子外的贾赦终于出声了。

        司棋、绣橘二人跪在地上,听见这一声喝彩,忙向窗子看去,先吓了一跳,随即佩服迎春会随机应变。

        “老爷?”迎春故作惊诧了,瞅了一眼不到五十,尚且还留有两分儒雅俊秀的贾赦,低头依旧叫司棋、绣橘两个跪着,就忙走出来。

        贾赦背着手,想到自己搬到东边这小花园住着后,往日里跟荣国府要好的达官显贵、三教九流都是先去贾政那应酬过了,才来他这敷衍一下;就连邢夫人并一群姬妾,嘴上不说,心里也有巴结贾政一房的意思。这就叫他心里憋了一口怨气,抚摸着迎春油光水滑的小小发髻,低头问:“这样的道理,难为你这小姑娘家都明白,偏你二哥还稀里糊涂地,隔三差五去西边仇人跟前卖乖讨好。”

        “老爷,这道理,也不是女儿自己想明白的,”迎春对着贾赦跪下,也不诉委屈,只倔强地抬头,满眼孺慕地望着贾赦,“老爷,姨娘临终前两日,有话嘱咐女儿说给老爷听。”

        贾赦背着手,轻轻点头。

        “姨娘说,她偶然听二太太那边的人议论说,二哥虽不好读书但在世路上好机变,只怕买官之后正经做官了,比十四岁进学的书呆子珠大哥官运还要亨通。二太太怕二哥势力大了,将来从珠大爷手上抢了荣禧堂走,要拿着有点子油水的差事给二哥,叫二哥心无大志,不正经做官,就去荣禧堂那替她料理家务呢。”迎春一鼓作气地说,依旧睁大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贾赦。

        贾赦脸上白了一白,喟叹说:“难怪西边容不下你姨娘,一定要她死。一家子,算计衣裳的有,算计首饰的也有,肯这么为咱们一家子筹谋的,可真是少了。”弯腰搀扶起迎春,见迎春虽瘦削,但在灯影下也煞是冰雪聪明、灵动可爱,又轻叹了一声,“你比你二哥有骨气多了!你二哥见了西边的人,尾巴摇得,谁站他旁边,谁就得得了一场大风寒!”

        迎春孺慕地望着贾赦,“迎春不怕跟着老爷吃苦,就怕有人拿着我做筏子,叫老爷没脸。”

        “好孩子!”贾赦喟叹着,难得遇到一个明白他为什么跟贾母过不去的,就将迎春抱在怀中,怜惜说:“看瘦成了什么样子?”

        迎春情感上恨不得离着贾赦八丈远,理智上却叫她搂着贾赦的脖子,满眼仰慕地望着贾赦。

        “老爷……”邢夫人握着帕子仓促地赶过来,见贾赦太阳打西边出来一样,煞是爱惜地抱着迎春,轻声地提醒说:“老爷,迎春六岁了。”

        “已经六岁了?”作为一个失职的老子,贾赦恰如其分地不记得迎春的年纪,露出惊愕的神色后,将迎春放下,就训斥听见动静赶来的邢夫人:“你定是听说我撵了迎春的奶娘才急赶着过来的吧?你这太太是怎么当家的?一管教不好姑娘的奶娘、二叫姑娘饿得去吃下人饭、三,她姨娘才没了,你就急赶着将她姨娘给她的东西都搜了去?”

        邢夫人本要替王氏说情,万万没想到贾赦的怒火是冲着她来的,认定了是迎春跟贾赦告状,怨毒地瞥了迎春一眼,忙为自己开脱,“老爷,姑娘的奶娘平日里瞧着好得很,就连寇姨娘在时,也夸那王氏勤快能干;姑娘病着,本就该清清静静地饿上几天;至于寇姨娘给姑娘的东西,天地良心,妾身再不开眼,也不至于做出那样的事来。”

        迎春个子矮小,恰接到邢夫人那怨毒的一眼,也纳闷贾赦怎么会知道邢夫人搜了她屋子的事,虽埋怨邢夫人,但也不肯替旁人背黑锅,就走过去,煞是亲昵地依靠着邢夫人,握着邢夫人的手疑惑地问贾赦,“老爷,明明是太太怕我年纪小,又琢磨着我那妈妈手脚不干净,才将姨娘的东西都收了去;如今妈妈走了,太太再不疑心有人偷我的东西,定会将姨娘的东西都送回来。不知是谁不明就里,先冤枉了太太?”

        邢夫人手指轻轻地搭在迎春肩膀上,恨不得一把将她推出十丈远,虽迎春这话是替她开脱,但满心里只记着迎春那句“定会将姨娘的东西都送回来”,不舍得将寇氏的首饰给迎春,于是愣是不接迎春的话。

        迎春等一等,不见邢夫人接话,自嘲地想:亏得她还因为贾赦宠妾灭妻同情邢夫人呢,亏得她还琢磨着要跟正室嫡妻的邢夫人结盟呢。谁知这个人,这么的好坏不分。重新走到贾赦身边,拉着的贾赦的手,轻轻地摇晃两下,“老爷别生太太的气了,太太一会子就将姨娘的东西送过来了——姨娘每常说,等我大了,就将她那蝴蝶领扣、挂朱凤钗都给了我。谁知,我还没长大,姨娘的东西就已经送来了……”吸了吸鼻子,抱着贾赦的腿又呜咽起来。

        天早已暗了下来,夏虫有气无力的鸣叫声中,一只孤独的大雁扑楞着翅膀飞向插满残荷的水塘,此情此景,煞是凄凉。

        贾赦想起寇氏在时,他跟寇氏凡事有商有量的情景,不由地潸然泪下,擦着老泪,早将许诺给莫姨娘的话抛在了九霄云外,对邢夫人嗔道:“到底是迎春明白事理,这会子了还替你分辨。你将寇氏的东西,统统给迎春送过来,送完了东西,立时收拾包袱,向西边去寻那聘娶你进门的老祖宗去!”

        “老爷!”邢夫人犹如挨了晴天霹雳一般,越发憎恨迎春,嘴上连连喊冤枉,“老爷这话从何说起?无缘无故,怎么就要撵了我走呢?”

        “无缘无故?”贾赦冷笑一声,“我方才说的三桩罪名,你一桩也没听进去?快走,要是老太太问,就说我嫌弃你照顾不好姑娘,要你回老太太身边再学规矩去。”

        “老爷——”邢夫人恍若被人照着脸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要不是迎春、秋月、秋菊在,恨不得给贾赦跪下,叫他好歹给她留点脸面。

        迎春藏在贾赦身后,因刚才给邢夫人求情,邢夫人不领情,如今就懒得再开口。

        “叫你去西边,又不是叫你上西天!不肯去西边,就回你们邢家!”贾赦冷喝一声,丝毫不给邢夫人留情面。

        邢夫人不敢在贾赦气头上跟贾赦对着干,唯唯诺诺地答应了,低着头憎恨怨毒地瞅了迎春一眼,匆匆地带着秋月、秋菊回去。

        “要叫我知道你偷偷藏了寇氏的东西,看我如何收拾你。”贾赦对着邢夫人的背影又骂了一声。

        迎春莫名地有些理解邢夫人那愚蠢懦弱又贪婪悭吝的性子了,毕竟摊上这么个“宠妾灭妻”的主,不想方设法地搂银子怎么行?但理解归理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可没那委屈自己、成全邢夫人的觉悟。遥遥地,望见水塘那转来一道颀长、挺拔身影,待那身影走近了,见是脸衬桃花、面如冠玉的贾琏,顾不得去想邢夫人了,连连在心里赞叹着好一位翩翩贵公子,可惜了了,竟早已名花有主。

        贾赦不等贾琏走近,先鼓着眼睛骂:“又死哪去了?白日里要用你,问谁谁都不知道你在哪。”

        贾琏垂着手,缩着脖子,三两步走到贾赦身边,忐忑地说:“老爷,太太叫我去请和尚,如今和尚、道士已经请来了。”

        贾赦脸上不见一丝喜气,“请个和尚、道士,就费这么大的功夫?”

        贾琏忙说:“出家门时,听说二太太打发人叫我过去说话,儿子就先去了一趟,谁知道耽误了这么大半天。”

        贾赦想起“寇氏”留下的话,上下打量着贾琏,虽贾琏诚惶诚恐,他愣是瞧见了贾琏那件丁香色袍子后,一根大尾巴扇风一样地摇摆,“二太太跟你说了什么话?”

        果然贾赦追问一句,贾琏就难掩喜色地说:“二太太说,珠大哥不懂经济事务,又要准备着考秋闱,说十一月里珠大爷成亲,要我过去帮忙料理里里外外的事。”正盘算着能从王夫人那赚来多少银子,就见贾赦眸子一沉,忙收敛了喜色。

        贾赦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带了墨玉扳指的手在贾琏那羡煞桃李的俊脸上轻轻地拍着,手劲一下比一下快,最后那手就一巴掌一巴掌地落在贾琏脸上。

        真是暴殄天物!迎春瞧贾赦打贾琏,心里生出不忍来,抱着贾赦臂膀,连声地劝:“老爷,二哥不明白,你说给他听就是了。何必动手打呢?”

        “这糊涂东西,说了他也不明白。”贾赦瞪着贾琏,“等买了官,正经的做官去,若叫我知道你又去西边捧人家臭脚……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好端端的,老爷这……”贾琏一个哆嗦,将话咽回肚子里,又忐忑地指着前面,“老爷,我给老爷请了一对很有道行的和尚、道士来。”

        “就你,也能看出人家有没有道行?”贾赦不屑地瞥贾琏一眼,煞是和蔼地对迎春说:“走,去给你姨娘上一炷香去。”

        “是。”迎春应着,眼睛依旧看着俊俏风流的贾琏,见贾琏摸着挺直的鼻子尾随过来,这才恋恋不舍地移开眼睛,一路随着贾赦向前走,忽然闻见一股浓郁的佛香,知道这就是寇氏的灵堂了,因借了迎春的身子,少不得对寇氏也心存了两分尊敬,待跨过门槛,望见厅上站着打扮落魄、举止洒脱的和尚、道士,忙先向和尚头上、道士脚上看去,转头对贾琏赞叹说:“哥,你真能干。”

        竟然能把这来无影去无踪的癞头和尚、跛足道士请回家!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