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67.167.两幅画,同一女子

167.167.两幅画,同一女子

        “你答应陪我去香香楼吃好的。”怀中的人试图反抗着。

        “才刚吃完饭,得多动动,消化完就去。”

        “我不想动。”

        “我动就行。”

        “……鼷”

        红账飞扬,挣脱束缚,飘飘落落,遮挡床内一片火红之色。

        红账之内,百子千孙红缎褶皱,卷起奢.靡之气逆。

        复始一身红衣,仰躺于上,双眼迷离凝着他,红唇鲜艳欲滴,微喘,一看便是刚刚被采垦过。

        萧何一身碧绿,摩擦着红衣,金线在烛光照耀下,流彩如荧,似为两人奏合。

        “小复复。”他不禁低语呢喃,宣泄着身体与灵魂的叫嚣。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染红了一片,红唇微启,“萧何。”

        他心念一动,呼吸更是炽热,双手转向她的身,翻转着金线流彩的红衣。

        洞房花烛夜之后,体会过个中滋味的萧何,整日与心爱的人同床共枕,又必须压制满身火气,以至于最近几日,他都觉得自己快憋出了病来。

        现在,终于得到解放,他可得好好喂饱自己,还有身下这个,舒服懒洋地娇羞女子。

        女子红光满面,惹人心颤。

        内心的情愫再也压制不住,炽烈爆发!

        男人一旦得到解放,这方面便极为沉沦。

        如今,复始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她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中沉沉浮浮,死命扒着一叶孤舟,承受着猛烈的海浪。可每当船将要翻倒之际,那股猛烈瞬间消失,转为平静。

        她被折磨的……好想挠死他!

        “萧何!”她迷蒙地睁着双眼,含着舒适地泪花,却是一阵空虚。

        在上的人,亦是大汗淋漓,噙着邪肆的笑,甚为得意,“要不夫人在上,任夫人折磨。”

        “哼!”别开眼,无视之。

        “啊!”

        被狠狠一顶,她承受不住。

        “我挠死你!”

        复始的狠劲,是真狠,指甲本就长,环着他背部的食指指尖,缓缓下压,淋漓汗渍的肌肤下沉。

        萧何感受到了指尖的刺痛,却是,愉悦了他。

        感官刺激,一个把控不住,两人都失了控制,身心舒畅。

        她的指尖不小心地狠狠陷入他肌肤,落下一道血痕。

        “小复复,你真狠。”

        萧何咬牙,承受着愉悦。

        承受着他给的愉悦,她撇嘴:“对你,就得狠。”

        狠?

        萧何这一夜,真真实实把这一字给落实了。

        红账晃荡不停,床叽叽喳喳不断,也不知是到了何时,两人才相拥而睡。

        .

        与之万分和谐的丞相府相比,苏岂十分可怜。

        可怜到……深夜露重,寒气逼人,可他为了取得自家娘子的原谅,还必须生生站在这里,薄衣裹身,对望月夜星空,承受冰冷寒气。

        尤其,这月色,红的真渗人!

        一阵寒风而过,“阿嚏!”

        苏岂摸着有些发堵的鼻子,委屈极了!

        噘嘴矫情喊道:“娘子,人家要冻出病来了。”

        里面烛光亮堂,毫无动静,久久,亦没有声音。

        “娘子,真的不怪人家啦,是萧何打扰了我们的好事,你要怪,也得怪他啊,别老拿人家撒气嘛。”

        苏岂再接再厉。

        这次,端的更是没皮没脸,一口一个娇气的人家。

        喊的酥麻不已,他却深为此而感到荣幸。

        因为,这招,尤为管用。

        只听里面的人回吼道:“谁让他是你的朋友!”

        寒风飘飘而过,凄凉,太凄凉了!

        苏岂毫不意外地,出卖了萧何:“人家不是误交损友嘛。”

        “行,你也觉得是损友,现在就去把丞相门口那头大狮子偷过来!”

        “什么?!”苏岂吓的直跳脚。

        “不敢了?”里面的人发出嗤笑。

        苏岂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只是……那是丞相夫人的心头宝啊,可是丞相夫人亲赐的看门狮。”

        这样,他娘子该是不会再让他去了吧,这大黑天的。

        哪知,“你若是能把它弄来,我们今年就成婚!”

        这枚炸弹,扔的太大了!

        震的苏岂不知所措!

        成婚啊!

        他苏岂最想干的事情啊,真真要被他给盼到了!

        所以,是娘子的话大,还是萧何这边的脾气大?

        想都不用想,于苏岂,一定是要讨自家娘子欢心的,毕竟,与自己过一辈子的,可是他娘子啊!

        主意一旦打定,便要付诸行动。

        夜黑风高之时,往往伴随着寒风冽冽,如是飘点雪更能突显气氛。

        苏岂如是想着。

        但,今日月色甚佳,风也不过是很大,对于作案的他来说,根本就不够气氛,一点都无法突显他为了娘子而做出的这么大的牺牲。

        可一想到成婚,简直就是热血沸腾。

        苏岂一身白衣游走在寂静的街道,手中拎着一个小包裹,偷偷摸摸地一路拐到丞相府。

        此时,丞相府大门紧闭。

        门前,卧着一头大狮子。

        看着好不吓人!

        苏岂站的较远,可他知道,相府周围都有暗影守卫,所以不敢太过嚣张。

        可是,他娘子的话又不能不听。

        是以,“嘿,你们当做没有看到我啊,我就借一借狮子用用。”

        暗影望着他做贼心虚的模样,并没回话。

        苏岂想着,自己好歹也是萧何的朋友,又是解救复始的恩人,暗影该是不会不近人情。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压低声音道:“我也是想娶娘子啊!”

        然后苏岂悄悄走近,想着狮子已经睡下,哪知他刚要上前,这庞然大物猛然站起,雄壮地身子抖擞,精悍地眼珠子警惕四周。

        连带着,震的苏岂精神抖擞!

        看来,复始眼光真是不错,这狮子,真是个好的看门……狮。

        不过,他他是谁,他是鼎鼎大名的苏神医,这低等动物,能是他的对手?

        自然,不是。

        他利用暗器,染上药物,直接朝着狮子吹过去。

        苏岂会武,加上他使了内里,挡了暗器的声音,狮子即便再警惕,也警惕不过苏岂这种狡黠的神医。

        暗器入体,药效发作,狮子慢慢俯卧在地。

        动作麻利,效果不错。

        “没成想曹玄逸的暗器,真是好。”

        昨晚,萧何把曹玄逸的暗器扔了之后,他毫不客气地把暗器都捡了回去,又是一通研究。

        不过,苏岂为了少些麻烦,也是留了一张字条。

        上书:为了我的幸福,借狮子一用。

        苏岂敬上。

        .

        是以,翌日复始看到这张纸条之后,笑的直不起腰来。

        萧何看她兴奋的这个劲头,摸不着头绪。

        直到复始自个高兴完了,这才恍然发觉萧何一直正儿八经地凝着自己。

        “咳咳!”

        清了喉咙,复始对芳华道:“你去把府中女人用的补品,不够的,再去添置,装满一车。”

        芳华睁大了双眼。

        “挑好的。”

        “夫人,三车都够,全是上品。”芳华应和道。

        复始小日子来之时,萧何大手大脚地天天吩咐人去外面买补品,小仓库都放满了!

        萧何不解,“做什么?”

        “送给苏岂娘子。”

        萧何挑眉。

        复始把苏岂留的纸条推到他面前,并提醒,“那狮子,是母的。”

        芳华赶紧捂嘴,天哪,她竟然听懂了!

        萧何眼角直.抽!

        他的小复复,果真不能惹啊!

        ——

        苏岂自是在屋内,美滋滋睡了一觉。

        成功绑来那头威武的狮子,苏岂特别自豪,连昨晚他娘子都露出了崇拜之色,当即便原谅了自己。

        虽然,未曾身心愉悦,未曾达到身心合一,但他可是进屋了!

        愉悦低穿着衣服,吹着口哨,今晚要再接再厉。

        暮的,口哨突停!

        他一拍脑袋,天哪,昨夜一兴奋,竟忘记把狮子关铁笼,只是栓在了柱子旁。

        这个时间,狮子肯定醒了!

        鞋子都没来得及穿,急急忙忙跑出去。

        不想,自己儿子小霸王般的,骑坐在那万兽之王狮子身上,还玩的不亦乐乎,甚至还未有一丁点害怕。

        “爹爹,你从哪弄来这么好玩的,可乖了!”

        苏岂看的目瞪口呆。

        这狮子,是温驯的?

        防备地凝了一会儿狮子,确定这凶猛的狮子真的不会伤人之后,才放松了警惕,“你娘呢?”

        “那儿呢!”小手指着他身后。

        “找我做什么?”苏岂娘子端着饭走来,脸色有些不好。

        苏岂瞬间就怕了,立刻摇头,“没,没事。”

        在家,就他地位低下。

        小孩子哈哈笑着,笑自己的爹好没出息。

        苏岂瞪他,小孩子回瞪过去。

        苏岂娘子瞪着苏岂,喊道:“儿子,来,吃饭了,娘亲给你做好吃的了。”

        “好啊,有没有大狮子的?”苏岂儿子问。

        “有,当然有。”

        苏岂也忙走上前,只听自己娘子一句:“没你的。”

        “为什么啊?!”

        恰在这时,有人走来:“苏夫人在家吗?”

        苏家娘子放下饭菜,走过去,是个家丁打扮的中年男子,“您是?”

        “是这样的,丞相夫人给你送了一车补品,说让您好生养着。”

        苏岂娘子一瞧,竟是满满一车的箱子,不禁惊吓地问道:“全是补品?”

        “是的,全是挑的上品。”

        苏岂惊愣,同样不可置信。

        明明自己把丞相夫人最想要的狮子都偷走了,她怎么还这么好心地送了这么多补品?

        苏岂娘子先反应过来,“丞相夫人这是何意?”

        来人摸摸鼻子,遵从夫人的话,学道:“夫人说,苏神医虽为神医,但毕竟关于其爱妻的事情,难免心头焦虑难安,容易小题大做,是以,夫人特意挑了些上等的补品,以便苏夫人滋补养身。”

        “什么意思?”苏岂就听不明白了,他娘子什么时候有病了?

        来人道:“今早夫人是看了苏神医留的条子,您上面写了,为了自己的幸福,借狮子一用,夫人说了,这是头母狮子,虽然身体矫健,目色……”

        “滚!滚!滚!”

        苏岂脸色瞬间青白交错,直至发黑!

        “噼里啪啦”一阵响。

        来人跑的飞快,躲过了木棒的袭击。

        喘着粗重气息,站立不稳,不禁擦拭额头,这活……果然有危险,他下次再也不干了!

        突听一声:“苏岂!你今晚给我跪门外!”

        来人拍着胸口,果真是个母老虎啊!

        ——

        复始听着回禀,乐个不停,能逗到苏岂,可真是好玩。

        萧何提醒:“小心他真生气了。”

        “然后呢?”

        “绝交。”

        “那就绝交吧。”复始说的极为利落。

        凤眸思索,“对我们没有好处。”

        复始一幅得了吧的表情,“他巴不得呢。”

        “本相对他很不错,他舍不得。”

        “怎么不错法?”

        萧何据实已报:“他神医之名,可是本相给他壮大起来的,没有本相,他媳妇能看得上他?”

        “可人家医术确实很好,早晚都会出名的,不过是你出现太早了。”

        “怎么可能?”

        复始狐疑。

        “他以前医死过人。”

        “啊?!”

        “其实他的医术是不错,当年不过是个大夫,傲娇自大,又医死了人,人家让他偿命,都报了官的,他虽有一身武功防身,但在那时候是万万不能用的,不然可就不单单是医死人的问题了。”

        “然后呢,怎么就遇到你了?”

        “那时候微生生了一场病,太过突然,昏迷不醒,京都的大夫都束手无策,而他竟然真的用武力抵抗逃了出来,拦了我的马车,说他可以救皇上。”

        “然后你就同意了?”

        “没有。”

        复始好奇心彻底被挑起。

        “当时本来想用的,结果官差说,这人刚刚医死了人,微生可是皇帝,自是不能给这人医治的。”

        是以,萧何罢了心思。

        没成想,这人不甘心,他说:‘若是我医治不好,大可砍了我!’

        那时的萧何觉得,这人不知好歹,‘你的命怎能与皇上相比?’

        ‘可现在所有的大夫都治不好皇上,相爷何不搏一搏?’

        便是这一句,说中了萧何的心思。

        国不可一日无君,微生必须醒!

        也真是奇迹,给苏岂一诊,不过两日,微生已经可以下床。

        微生想奖赏苏岂,甚至想封他为御医的,但苏岂这人也怪,不在乎声明。

        他只与萧何说,免了他的罪,能让他多看宫中医书。

        而这简单的问题,微生自当同意。

        也是后来才知,苏岂早已把外界所有的医书都看的七七八八,只有宫中的一些珍藏的,他没有机会看过。

        之后,太医院也曾借给他折腾,不过一月之余,他医术见长,渐渐地,崭露头角。

        复始听完,便是放心了。

        “行,既然这样,就不管他了,你该兑现你的话,带我去香香楼吃好吃的了,你说,那香香楼老板,可真是个人才,这饭菜,真合我口味。”

        复始发话,萧何怎敢不听。

        ——

        萧何前去,自是打过招呼的。

        香香楼这边,也是赶紧准备好的,特意留了一间雅致的厢房。

        君无忧此时立在桌前,俯身凝着一幅画,神色异常激动!

        “小童,哪里来的这幅画?”出口的话,失了往日的沉稳。

        小童凝着这幅画,女子一身粗麻布衣,面容悲戚,站于傲然绽放的梅林之下,但这片梅林,却似乎没有放进她眼底,这幅画,无不彰显着一个词:萧瑟。

        即便身后是阳光灿照的茅草屋,即便还有一壶热茶烟雾袅袅,都不足以温暖画中站立的女子,微风拂过,吹起青丝。

        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子,容颜绝美。

        赫然便是睿王当初带到都城的那副画!

        画中女子,便是复始。

        小童未来得及回答。

        君无忧身形一动,快速走到后面,打开暗格,拿出另一个卷轴,然后返身回到桌前。

        卷轴缓缓打开,是一个红衣女子,女子容颜绝美,笑颜如花,对着远方扬着笑意。

        小童惊呆,这两幅画……两幅画中的女子,竟然是同一人。

        不同的是。

        一悲,一欢。

        悲的那副,染了沧桑,印刻了岁月的痕迹。

        欢的那副,青春岁月,绽着无忧无虑。

        君无忧忽地握紧拳头,一拳打在桌上,声音发紧:“她过的,不幸福。”

        “公子,可……可这幅画,我是从一个摊贩那捡到的。”小童这才道。

        “什么摊贩?”

        “就是一个做木雕的摊贩,他们的木雕做的很好,公子应该有印象,您也曾经想做,但没有做。”

        经小童这么一提,他倒是想起来了,直接卷走那副画,“把这副收起来,我去问问。”

        “公子,您不是见丞相有事吗?”小童急急追问。

        “不急。”

        君无忧落下话,人便没了踪影。

        也是恰在他跑出去,复始刚刚下了马车,凝着前面风一样跑的没有踪影的白色人影,很熟悉。

        萧何凝着前方,没发现什么不对,“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进去吧,闻着这香味,我都饿了。”复始催促。

        萧何又是同以往一样,递给她一红色面纱,“今时不同往日,你是我的夫人,不能教人看了去。”

        复始瞪了他一眼,娇嗔:“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凤眸扬着得意。

        ——

        香香楼能赢得如此大的口碑,除了食物地道之外,服务也是一流的好。

        就在萧何的马车刚到之时,香香楼的伙计已陆续把菜上齐。

        雅致的厢房内,满是菜的香气。

        萧何推门而入之时,楼道那头传来吵杂之声,两人皆是一顿。

        此时,小童从走廊这头过去,恰是看到萧何,他恭敬道:“相爷。”

        复始转身,果真是这个小童。

        小童恰巧抬头,望向复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7539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