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情婚书,凌少的冒牌妻子 > 075:一座旧城,一个故人

075:一座旧城,一个故人

        叶浅夏先是一愣,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脸上顿时洋溢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欣喜和激动,就连举着手机的手都有些颤抖,好半天才喊出那个久违了的名字:“阿笙……”

        对方听出了她声音里的颤抖和激动,顿了一下才说:“我还有一个星期左右就回t市,到时候我一定第一时间来找你。”

        “好。”叶浅夏狠狠的点头,面上难掩欣喜,眼中更是不知何时,聚集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并没有聊多久的电话,可是挂了电话后叶浅夏都还觉得心情难以平复,激动得紧紧握住手机,仿佛能握住电话对面的那个人似的。

        如果说在成为凌清晨冒牌妻子之前凌清晨是她心中最爱的那个男人,那么现在和她通电话的这个男人便是她心中最深处的悸动。

        那是年少青涩时期的怦然心动,也是少女芳心初许的那个人。

        虽然对方一直都只是当她为妹妹,但是年少的她还是义无反顾,直到他突然离开,然后消失在她的生活里。

        可她还是无怨无悔的说要等,却不想上天作弄,发生了那件事情,经历背叛抛弃和毁灭的事件,她再也没有等的资格,却反而因为别的寄托明白爱和喜欢是根本不同的两码事。

        本以为从此天涯相隔再不相见,哪知突然地一通电话,仅仅是听到了那个声音,她便激动地泪如雨下。

        明明脸上挂着泪珠,叶浅夏嘴角却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即便在浮肿的脸颊看来这样的笑容并不好看。

        “阿笙,能再一次见到你,我真得已经知足了。”

        最初的疯狂,最初的等待,到头来,仅仅只是希望见一面。

        这一晚,叶浅夏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她梦见自己穿越回了学生的时代,那件几乎是毁了她全部的事情还没有发生,令她心动的他就坐在她前面的座位上,调皮的她每每上课就伸手扣他的胳肢窝,要么就在他背上贴纸条,或者拿一根吸管往他脖子里吹气。

        他总是任由她胡闹,要是实在是忍受不了,就会趁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之际转头对她说:浅浅乖乖别闹,一会儿才有巧克力吃。

        于是她缠着他说话,说要两块巧克力。

        他说,那东西不好吃,吃多了要长胖,到时候就不漂亮了。

        可是她不依,就要两块。

        最后的结果是,一块都没有吃成,因为被老师抓到了课堂上开小差,两人都被罚站,她自然就没得吃了。

        她却一点儿都不在乎,依旧乐此不疲,总觉得就是和他站在一起,都是一种幸福和满足。

        从梦中醒来,叶浅夏的嘴角都还挂着笑,想必这是这么久以来,她最舒心坦然的笑容了吧。

        这一个月的生活已经让她习惯了早起,千金小姐的日子已经离她远去,她需要开启一段新的生活,在地狱里的生活。

        早起,打扫卫生,收拾院子,顺便修剪了外面花台里种着的花草,然后才做早饭。

        早饭刚做好,凌清晨便下楼了,见到叶浅夏像是一个合格的家庭主妇穿着围裙在大厅里转动,便蓦地停下了脚步。

        叶浅夏见到了凌清晨,并没有说话,而是从厨房里端出了自己在这栋别墅里做的第一顿早餐。

        酱饼加豆浆,一杯豆浆旁边的小碗里放着一些糖,叶浅夏指着糖碗对凌清晨说:“要是不喜欢原味,可以自己加糖。”

        凌清晨面色不变,走到餐桌旁坐下,用调羹在杯子里搅动一圈后尝了一口,很浓的豆浆,因为没有放糖,所以味道有点怪,于是将小碗里的所有糖全部倒了进去,再搅动。

        喝一口,瞬间味道就对了。

        再看看酱饼,和外面卖的几乎是一模一样,但是味道不知道如何。

        用筷子夹起一小块,放进嘴里,试探性的尝了一口,不得不说,味道很不错,甚至比外面卖的还要鲜美一些。

        凌清晨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叶浅夏,想到了她第一次做的面条,油腻却没有加盐,反而有点甜甜的,难吃死了,可是在他的逼迫下,她却全部吃了。

        没想到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她竟然能做出这样味道的东西,还真是小看她了。

        忽然,凌清晨见餐桌上只摆放了自己面前的一份早餐,眸子眯了一下,转而问:“你不一起吃?”

        叶浅夏淡淡回应:“不用了,谢谢。”

        说完,便上了楼,又想起凌清晨以前的忠告,叶浅夏又问楼下的凌清晨:“凌先生请问你的房间需要收拾吗?需要的话,我能否进去?”

        凌清晨继续优雅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过了好几秒才回答:“里面的东西别乱碰。”

        言下之意,可以进去,但别动他原本的东西,即便是动了,也得移回原位。

        叶浅夏也就照着他的意思去做,当她收拾好凌清晨房间下楼来的时候,凌清晨已经不在了,想必是上班去了。

        因为脸上浮肿的原因,叶浅夏这几天也就没有想过要出去,正好适应一下料理家务,顺便在网上看看有什么适合的工作。

        像现在这个社会,她没有高学历,也就进不了什么大公司,但要是不工作,她身上的钱很快就会花光,所以上班时唯一的途径。

        不仅如此,上班时间还得有限制,因为这个别墅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她做。

        这不,看了一阵招聘信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最后干脆放下了手机,在别墅外面的院子里晒太阳。

        想到昨晚上的那个电话,便又调出了那串号码,只是在她犹豫再三拨过去后,却被提示对方关机的消息。

        不免有些失望的收起手机,望着远方的天空,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竟然失了神。

        *

        凌清晨正在开会,突然接到了穆子骄的电话,瞬间脸色大变。

        “会议到此为止。”凌清晨放下电话对会议室的人说了这么一句,自己便脚步生风的离开了了。

        他这一离开并不是离开会议室,而是直接离开了公司的办公大楼。

        凌清晨开着车子,最后停在了风门外面的专属停车场,最后专属电梯直上顶楼,推开那扇门,穆子骄早已经在里面了,他坐在沙发上,见到凌清晨进来,也没有打招呼,只是脸色十分凝重。

        将西装外套脱掉,随手丢在沙发上,凌清晨也坐到沙发上,端起茶几上早就准备好的红酒杯,浅抿了一口,这才看向穆子骄,问道:“你确定是他回来了?”

        “消息的准确性还在查,但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毕竟苏家从t市消失已经有六七年了,现在突然闹出他的消息,想必也不是空穴来风。”

        凌清晨端着高脚杯的手悠然一紧,眸子当中闪过一抹不加掩饰的愤怒和恨意:“他这次要是敢回来,我定叫他有来无回!”

        说这句话的时候,凌清晨的牙关都给咬紧了。

        听他这么说,穆子骄当即出声道:“阿晨你先别急,要是姓苏的真的回来,我们还得从长计议,苏家向来经营黑道,算是老牌的黑道家族,虽然当年苏家突然从t市消失,但不代表他们的势力也会消失。”

        穆子骄的话刚落下,便听“啪”的一声清脆声响,凌清晨手中的红酒杯竟然被他生生捏碎,红色的酒液洒在了白衬衫上,就像是白色墓碑上开出的淡色花朵。

        碎玻璃划破了掌心的皮肤,再被酒水蛰疼了伤口,凌清晨都不在乎,反而是将手仅仅一握,指节脆响:“我不管他有什么本事,我只知道,杀人就要偿命!”

        见他愤怒得额头上青筋直冒,穆子骄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想要凌清晨放下那件事情,只有“杀人”这一条路了。

        还真的是冤孽。

        “哦对了阿晨,我在细查苏沐笙信息的时候,意外发现他和叶浅夏竟然是同班同学……”

        冷冷打断穆子骄的话,凌清晨淡淡的说:“他和那女人是什么关系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他怎么死!”

        “好吧。”穆子骄耸耸肩,其实他很意外,苏沐笙比叶浅夏大三岁,应该是和凌清晨同班才是,可是却和叶浅夏同班了三年,据说上学那会儿两人关系还不错。

        当然了,他也只是好奇,苏家和叶家没有任何关系,想必只是同学罢了。

        房间里宁谧下来,气氛紧张,穆子骄却不在乎,他早习惯了凌清晨的这种性格。

        只是他手机突然响起,将凌清晨的思绪都给打断了。

        穆子骄自顾的接听电话:“喂,妈……我在上班,真的……嗯,手里有点事情,一会儿给你回电话……啊,那你说,我听着……什么,娃娃亲,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我爸在世的时候给定的……啥,那女孩儿就在t市……妈,我这儿还有点事,先挂了,晚上我回家再说……”

        忙不错失的挂了电话,见穆子骄那副囧样子,凌清晨倒是有了些好心情,说道:“你啊,也只有伯母才降得住你。”

        “没办法,你也知道我爸死得早,就只有一个妈,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多不容易,不顺着她顺着谁。”穆子骄无可奈何的说,脸上却带着一抹温暖的笑容。

        穆家在t市虽然不算大家族,但是家底还不错,有一定的关系网,但是穆子骄的父亲去世得早,一切都是他母亲在打理,所以穆子骄就算在外面怎么乱来瞎混,回到家必定是一个乖乖的好孩子。

        其实凌清晨挺羡慕穆子骄的,他父亲死的时候他还小,没什么痛苦记忆,所以不算打击,后来和他一起成立风门,也算是顺利,所以穆子骄一身的轻松,对什么都风轻云淡。

        凌清晨想,如果他身上没有发生那么多事情,他会不会也可以像穆子骄那样活得轻松了。

        穆子骄没想到凌清晨和他说着说着竟然就走了神,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脸的凝重,眼中时不时的有让人难以理解的神色,似乎是在羡慕什么。

        见他的手还在流血,穆子骄出声提醒:“阿晨,去把手包扎一下吧,一直以来你可是最爱惜自己的那双手了。”

        穆子骄的声音让凌清晨收收回了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流血不止的手心,却是完全忘记了疼痛。

        也是,想到当年的心头的痛,这点疼又算得了什么。

        “要是苏沐笙来到t市,第一时间通知我。”凌清晨说着,人已经站了起来,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拿起沙发上的外套,便离开了房间。

        看着凌清晨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穆子骄站在原地,呢喃问道:“阿晨,你心里在乎的女人,到底是叶初夏,还是从来都只有她?”

        “如果你心里只有她,为什么还要娶叶初夏?”

        这是穆子骄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因为他很清楚,凌清晨虽然和叶初夏相恋了六年,但是他们之间却没有爱情。

        如果说有,那也只是叶初夏的一厢情愿。

        如今,叶初夏逃婚,苏沐笙重回t市,老天冥冥之中的安排,似乎是预示着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将要发生。

        凌清晨因为受伤,手上裹了厚厚的纱布,晚上回到别墅的时候,叶浅夏看到了,作为一个合格的家庭主妇,第二天她便准备了一些药水和新的纱布放在凌清晨的房间,虽然并不指望他能用得上,但是这也是她的本职工作。

        一连几天,别墅中开始有了变化。

        其实只是一如既往的干净整洁,一如既往地安静祥和,并没有特别变化大的地方,可凌清晨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像是多出了什么,只是他怎么找都没有找出多出来的东西。

        这几天叶浅夏也显得很轻松,就出去买了一趟蔬菜,其余时间都在别墅里,要么浏览浏览新闻,要么读读书,日子倒是过得悠闲。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脸上的浮肿已经不见了,可是她的心却渐渐的不安起来。

        上次拨通她电话的那个人说一周后就会回来t市,眼看就一周了,她没有打通过那个电话,而那个电话也没有再打给她,难道只是一场空欢喜吗?

        她仅仅只是想见见他而已,没有别的奢望,难道连这个小小要求都得不到满足吗?

        也许这样的安排总是有上天的用意,让人平地生起希望,然后在等待中慢慢绝望,然后再将希望抛给你,便是所谓的绝处逢生了。

        所以,就在叶浅夏以为老天爷只是跟她开了一场旷世玩笑的时候,梦想的灯亮了。

        又是另一串陌生号码,标注地却是t市。

        电话刚接通,那个性感温暖的声音便第一时间响起:“浅浅,我在t市了,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可能是希望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叶浅夏突然感觉到措手不及,愣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我在……阿笙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赫然想到自己在凌清晨的别墅里,他来不方便,叶浅夏当即改了口。

        “你这么多年不在t市,t市变化很大,我比你熟。”叶浅夏用这样的解释试图掩饰自己目前的窘境。

        她不希望多年后的重聚让自己第一次怦然心动的男人发觉,自己的生活是有多狼狈。

        对方也没有坚持,说道:“好吧,我在龙泉山庄咖啡部。”

        “好的,我半个小时到。”

        挂了电话,叶浅夏心情激动得久久不能平复,又呆坐了几分钟才上楼去换衣服,画了一个淡妆,看了一眼很久没有打理过的头发,又慌忙出门,找了一家美发店,做了个一次性造型,瞬间整个人清爽了很多。

        常人都说,爱笑的女人很美丽,果不其然。

        经过一番打扮的叶浅夏,走在哪里都像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

        穆子骄难得的出现在了盛世集团办公地,推开凌清晨的办公室,他正在批阅文件,见他面色凝重的进来,凌清晨当即放下文件:“是什么事让你亲自往这里跑?”

        从穆子骄的脸色不难看出,出事情了。

        穆子骄来到他的办公桌面前,吐出一口气,然后才缓缓说道:“阿晨,他已经到t市了,他的实力可能我们之前都小觑了。”

        闻言,凌清晨“啪”的将笔拍在桌子上:“你是说他已经都到t市了,我们才知道?”

        穆子骄点点头:“他应该是昨天下午到的t市,可是我们今天才收到消息,他能如此悄无声息的进入t市,可见他的本事不小,而且……”

        对于穆子骄的欲言又止,凌清晨感觉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便追问:“而且什么?”

        穆子骄犹豫了一下,方才说道:“苏沐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已插足进了t市的商界,他在t市拥有一条非常稳固的经济产业链,就连龙泉山庄,也在苏家的产业之中。”

        “该死!”凌清晨一听这话便是一拳打在了办公桌上,他一直以来都在寻找苏沐笙的下落,却没想到,他竟然时时刻刻隐藏在他的身边,这个男人,城府还真是够深。

        这次他回来,到底目的何在?

        凌清晨和穆子骄一同离开,却在一楼大厅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稀客。

        “凌清晨,我有事情要和你谈谈。”叶海威拦着凌清晨的去路,面上神情淡漠,目光更是生硬无比。

        凌清晨现在没有心情,而且见叶海威的神色,应该是知道了什么,也就没有再演戏:“叶市长不在市长办公室好好坐着,怎么有兴趣下来体察民情了?”

        “凌大少不介意耽搁几分钟吧?”叶海威连对凌清晨的称呼都改了,可见他已经知道了凌清晨识破叶浅夏的身份这件事情了。

        凌清晨顿了一下,转而对穆子骄说:“你先过去,我一会儿来。”

        “嗯。”穆子骄点点头,然后离开了。

        凌清晨随即也出门,到外面一根柱子上靠着,睨了一眼跟来的叶海威,说道:“叶市长想说什么就直说了吧。”

        叶海威站到凌清晨面前,质问道:“我想知道,从结婚以来,你是怎么对待浅浅的!”

        “哼。”凌清晨轻嗤一声,“原来叶市长还知道嫁给我的女人是谁啊!”

        “我知道这样做是欺骗,但是浅浅很喜欢你,并不比初夏少!”

        “那关我什么事,我要的是叶初夏,而不是她叶浅夏!”凌清晨才不理会什么喜欢不喜欢,再说了,如今叶浅夏已经恨死他了,别说喜欢,可能连一丁点儿的好感都没有了。

        “凌清晨!”叶海威勃然大怒,声音分贝提高了许多,可是凌清晨压根儿都不予理睬,反而提醒,“市长大人,请注意你的形象。”

        对于他的这份态度,叶海威是有气也发不出来,要不是无意间收到那封匿名的信件,要不是看到上面叶浅夏被打得脸庞浮肿,他简直不敢相信,叶浅夏在凌清晨那里过了什么日子。

        可偏偏,他打电话去询问叶浅夏的时候,她还风轻云淡的说,凌清晨还没有发现她的身份,甚至还说对她很好。

        他怎么这么老糊涂,上次回门的时候,叶浅夏就表现得很异常,那一天凌清晨也没有待多久就离开了,两人之间看似很默契,却是有些不真实,他应该早就猜到骗不过凌清晨的,却糊涂的相信了叶浅夏的掩饰。

        凌清晨的性格整个t市的人都很清楚,欺骗他,那简直就是罪无可恕。

        叶海威后悔极了,当初他就不应该让叶浅夏顶替叶初夏嫁给凌清晨,或者直接和凌清晨说,叶初夏不能嫁给他。

        如此,也就不会害得叶浅夏过着地狱般的生活了。

        叶海威气得胸口起伏着,见凌清晨根本就不为所动,便说道:“我要带浅浅回家。”

        “可以。”凌清晨点头,但又随即说道,“把叶初夏交出来!”

        本来叶海威是准备将叶初夏的情况说给凌清晨的,可是见他喊叶初夏的名字牙关都给咬紧了,便犹豫了。

        因为一个男人,浅夏已经受过折磨了,要是将初夏的行踪告诉给凌清晨,按照他的个性,初夏一定不会好过,所以叶海威最终并没有说,而是推脱:“初夏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用让浅夏来顶替她嫁给你了。”

        “是吗?”凌清晨冷冷扬唇,显然是一个字都不相信。

        “凌清晨,今天我就要带浅浅回家。”

        “没门儿!”凌清晨脸色悠然一冷,语气僵硬,既然事情叶海威已经知道了,那就没有必要演戏,撕破脸皮就撕破脸皮,他凌清晨还没有怕过谁!

        “凌清晨,你……”

        “叶浅夏当初也说过,叶家始终是要给我一个媳妇儿,既然不是叶初夏,那么我怎么可能让叶老先生将叶浅夏也带走呢,您说是吧。”凌清晨心中冷嗤,这对父女当他是什么了,想掉包新娘就掉包新娘,想带走谁就带走谁,拿他当软柿子捏吗?

        有趣!

        凌家财大气粗,势力庞大,叶海威很清楚自己惹上了一个什么人,凌清晨有这样的反应他一点儿也不意外,但是他不能让女儿继续待在魔窟里。

        “凌清晨,你既然根本就不喜欢浅浅,那你可以选择离婚,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大不了我不当这个市长,你把浅浅还给我,别再伤害她了!”叶海威义正言辞的说着,眼里满满的都是父爱。

        就怪他糊涂,当初就不应该让叶浅夏趟这趟浑水!

        “还真是父慈女孝。”凌清晨不以为意,当初叶浅夏为了叶家也是让他不要告诉叶海威自己的处境,她愿意抗下一切责任,现在叶海威连市长都不想当了,只想保护女儿。

        他们上演一场深情的亲情戏码,可是他呢?

        被欺骗,被玩弄,到最后什么也得不到,反而还被人谁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凌清晨,你和浅浅离婚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要再伤浅浅了,她是无辜的。”叶海威语气已经变软了。

        可是凌清晨依旧不为所动,反而是不屑的反问:“她无辜,那么我就活该吗?”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浅浅?”

        “叶市长可有听说过我凌清晨有曾放过得罪过我的人?”凌清晨一句话断了叶海威的希望,见他表情僵硬在脸上,突然话锋一转,“我突然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叶浅夏愿意抗下所有责任,我相信她不会告诉你她目前的处境怎样,那么敢问叶市长,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呢?”

        凌清晨不笨,很显然是有人在从中作梗,会是谁呢?

        叶海威因为气愤,双手紧握成拳,却没有别的动作。

        看来他是不愿意说了,或者他也不知道是谁将真相告诉他的。

        那么,这个暗中捣鬼的人就别有用心了,他得查出来。

        叶海威没有说话,凌清晨站直了身体,说道:“想要叶浅夏少受一点儿苦,还请叶市长也配合一些,我想看看,这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戏码,还怎么继续演。”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得提醒一下叶市长,趁早告诉我叶初夏的行踪,毕竟我的耐心有限。”凌清晨说完,没有再多看叶海威一眼,便朝着停车场走去。

        叶海威站在原地,愤怒和后悔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浅浅,爸爸对不起你,是爸爸害了你。”

        *

        龙泉山庄。

        高尔夫球场。

        一修长挺拔的身影举杆一挥,空中顿时出现一完美的白色抛弧线,然后落在远处的洞孔之中。

        男人身形俊美,薄衫紧贴着皮肤,凸显见状的肌肉,是一个身材很棒的男人呢。

        完美的一杆球,男人很满意的点点头,放下球杆,后面有人快速递上一水杯:“老板,阿四来了。”

        “也该来了。”男人猛灌了一口水,转身离去。

        换了衣服,原本如猎豹般身形优雅迷人的男人顿时变了一副模样,宛如画师雕刻的容颜上挂着一抹宛如与生俱来的温暖笑容,衣衫挡住了身材里象征力量的肌肉,高挑的他顿时显得有些清瘦,就像是古时里书香门第家的公子少爷,诗情画意,优雅谦儒。

        “老板,这边。”

        跟着指引,苏沐笙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里面早有一人在等待,那人手里拿着文件袋,见到苏沐笙进来,一副恭敬的模样。

        苏沐笙进入办公室,带领他来的男人自动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并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查到了?”苏沐笙简单地问,同时坐到了那种旋转椅上。

        “苏大,这是她的全部资料。”阿四上前,将手中的文件袋递给了苏沐笙。

        慢条斯理的从文件袋里拿出整理好的资料,苏沐笙认真的看了起来,约莫十分钟左右,只见他将资料放下,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怎么过得这么糟糕?”

        阿四以为苏沐笙在问自己,所以回答道:“资料上有写,因为她……”

        “我知道,没问你。”苏沐笙打断阿四的声音,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因为他没想到,叶浅夏居然结婚了。

        虽然是冒名顶替的,但始终还是结婚了不是,民政局那边登记的名字是她。

        这对他来说,可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而偏偏对方还是凌清晨,这就更不算好消息了。

        见苏沐笙沉默思考,阿四想了想,出声问:“叶二小姐是凌清晨的妻子,虽然她过得并不好,但是她毕竟和凌清晨住再同一栋房子里,要不我们在叶二小姐身上动点手脚,然后……”

        “这样的话我以后不想再听到。”再次打断阿四的话,苏沐笙的脸色也随之一变,想了想,又说道,“也告诉他们,别动叶浅夏,否则后果自负。”

        “是,苏大。”阿四点头应是,按理说从凌清晨身边的人入手是最好的办法,为什么苏沐笙会放弃?

        “嗯,另外安排一下,今天晚上我要见见那个宋美娜,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好的苏大,我这就去安排。”阿四说完,离开了办公室。

        苏沐笙一个人坐在旋转椅上,突然想到了当年在t市上学的时候,身后的女孩子总是很调皮捉弄他,结果弄得两人都会被罚站。

        “真怀念那会儿的时光呢。”苏沐笙喃喃自语,嘴角上挂着暖如春风的笑。

        看了看腕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苏沐笙站起身来,整理了自己的衣衫,见没有不合适的地方,这才满意的朝办公室外面走去:“我的小公主,你是不是也像我这样期待着与我见面?”

        龙泉山庄在t市来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位于龙泉山半山腰,很大的一片场地,一大片别墅群,远看着非常壮观。

        山庄里酒店,住宿,棋牌,泳池,温泉,高尔夫球场,大型电影院等高档娱乐应有尽有,是有钱人消遣休息,谈论生意的好去处。

        叶浅夏以前也来过,和朋友一起到这里来泡温泉,当时的她没有觉得这里有多宏伟壮观,今天再来,却有种不敢走近的感觉。

        就在她顿住脚步犹豫的时候,突然有人说来到她身边,客气出声询问到:“请问,你是叶浅夏叶小姐吗?”

        叶浅夏先是一懵,随即点点头:“是我。”

        “好的,请跟我来,苏先生已经提前订好了位置。”

        “谢谢。”叶浅夏点点头,跟着那人便走,她很明白这人口中的苏先生就是苏沐笙,所以没有戒备什么。

        男人将她带到了咖啡厅,只是咖啡厅里一个人也没有,空旷的大厅里放着优雅舒缓的音乐。

        叶浅夏再次茫然,苏沐笙不是说在这里吗?

        “不好意思,请问苏……”叶浅夏转身想问刚才带自己来的男人苏沐笙怎么不在,可是一转身,哪儿有人。

        此刻整个咖啡厅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和空气中飘荡的音乐。

        叶浅夏连忙摸出手机,调出之前给她打电话的那串号码,拨出去。

        只是,还没来得及接通,肩上突然多出一双手,吓得她身子一颤,手里的手机滑落,“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屏幕瞬间碎成了蜘蛛网。

        回头一看,只见一张带着温暖笑意的俊脸在眼前放大。

        男人对着他笑,温暖又歉意:“对不起,第一次见面就吓到你了。”

        叶浅夏后退一步,和苏沐笙拉开距离,不顾被自己摔碎的手机,而是指着对方的脸,不可思议的问:“你是……苏沐笙……吗?”

        眼前这个温暖得像是世家公子的男人,会是上学那会儿无时无刻显露着痞子气息的苏沐笙吗?

        听她这么问,苏沐笙简直哭笑不得:“浅浅,你该不是还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学校里出了名的第一大草包吧。”

        听他如此调侃自己,叶浅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上学那会儿,苏沐笙的成绩差得要命,据说还是花钱买了分数上了高中,可因为成绩实在是太差,就连续读了三年高一,所以明明大她三岁却奇迹的和她同班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苏沐笙被人送了“第一大草包”的称号。

        苏沐笙倒是不在乎,反正就破罐子破摔,成绩一直一塌糊涂,后来也是勉强跟着走,直到高三的时候,还差几个月毕业,就突然不来学校了。

        有人说他成绩太差读了也白读,有人说他转校了,也有人说他家里出事了,反正就是,他离开了t市。

        眼前的女子笑起来还像当年一样,嘴角扬起的弧度撑出两个浅浅的梨涡,让人忍不住想要拥她入怀。

        苏沐笙很后悔,当年他和叶浅夏关系那么好,他却都没有拥抱她一下就离开了,所以此刻再见她,再也没有犹豫,上前一步,张开自己宽大的臂膀,将这个娇小的女子拥入了怀里。

        本来叶浅夏还在笑,可是突然被拥入怀中,她的笑突然就凝固定格了。

        男人的胸膛很宽厚,很结实,淡淡的迪奥男士香水味夹杂着男人独特的体味溢满她的鼻腔,很温厚的感觉,就像是到了某个安宁的港湾。

        叶浅夏被苏沐笙的这一动作惊得大脑一片空白,忘记了该如何反应。

        她是不是该推开他?

        正这样想着,头顶突然想起男人性感的声音:“浅浅,这些年我好想你,你有没有像我想你一样想我?”

        听了这话,叶浅夏呆呆的仰起头,发现男人正低头凝视着自己,那双眼睛里一片温暖,散发着别样的流光溢彩。

        要是在上学那会儿,听到苏沐笙这样说,她一定会跳起来圈住他的脖子,然后告诉他,自己很想他。

        可是,现在不行了。

        她已经没有资格再说喜欢这个几年不见变得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男人了。

        能再见到他,她真的很知足了。

        苏沐笙等着她开口,叶浅夏却扬起笑脸,佯装生气的伸手指着他的鼻子,一本正经的问:“老实交代,当年为什么高三都不念完,也不打一声招呼就跑了?”

        他永远不会知道,后来那两个月,面对着前方的空位,她有多思念他,有多希望时光倒退,退到他还在的时候,她就会勇敢的告诉他,自己喜欢他。

        很喜欢,很喜欢。

        一听她的质问,苏沐笙心中有些小失望,随即苦着脸,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质问我,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我爸逼着我转学,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所以才走那么急。”

        “那后来呢?”

        “后来?”苏沐笙松开了叶初夏,朝着吧台那边走去,边走边说,“你知道我成绩那么差,转到那儿都是一样,所以高中毕业就没有念书了,跟着我爸进入商界打拼,现在子承父业,就这样啰。”

        “哦。”叶浅夏本想问他怎么现在才回t市,可是想想还是算了。

        苏沐笙绕到吧台里面,从货架上取出咖啡豆,自己手动的磨起了咖啡,那么认真。

        叶浅夏远远地看着,竟然失了神。

        当年的混混草包,竟然能变成如此优雅安静的男人,这些年他一定过得很好吧。

        和苏沐笙告别的时候,已经是半下午的时候了,她接到了叶海威的电话,叶海威让她回去一趟,说有事情和她说。

        考虑着晚上还得做晚饭,叶浅夏就搪塞说明天再回去。

        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些菜回去,等收拾好,天色已经暗了。

        刚把晚餐端上餐桌,凌清晨便回来了,却是别人扶着的。

        因为他喝醉了。

        醉得一塌糊涂,不省人事……

        扶着凌清晨的是一个女人,大长卷发宛如海藻,烟熏浓妆五官精致,低胸v领的衣服将身材展露到极致,包臀小裙恰大好处,说露不露,若隐若现,极细高跟鞋踩着地面声音清脆,扶着一人依旧步伐稳妥,一看便知道是夜场里的老手。

        叶浅夏之前没有遇到过这种场面,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还是那个夜场女子出声询问:“你好,请问我是需要把凌少扶上楼,还是将他放在沙发上?”

        叶浅夏穿着围裙,那夜场女也不知道她在这栋别墅里的身份,所以说话也还算客气。

        叶浅夏心想,要是放在楼下一会儿她就得扶他上楼,为了避免凌清晨醒来用她想投怀送抱却被他嫌弃的目光看她,没有多想便说道:“麻烦你将他送上楼吧,谢谢了。”

        “不客气。”女人点头一笑,虽然扶着凌清晨很吃力,但是依旧架着将全身力气都靠在她身上的凌清晨朝楼梯走去。

        叶浅夏本是去搭把手的,可是醉沉沉额凌清晨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自己回家了,眼看叶浅夏的手伸过来,当即指着她的方向,含糊不清的说:“你别过来,不许碰我。”

        就这样,叶浅夏的手在空中僵直了几秒,最后还是缩了回去。

        尴尬的朝那女人笑了笑,叶浅夏率先上楼,去打开了凌清晨卧室的门。

        当女人扶着凌清晨上楼近到他卧室的时候,不经意便看到了墙上的那张双人照片,瞬间看叶浅夏的目光也就变了。

        *

        下章预告:凌清晨大醉之下和叶浅夏行夫妻之实……

        -本章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9941/13197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