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有女之蓝衣 > 第128章 产房遇险

第128章 产房遇险

        “公主,今天奴婢给您梳头吧!”燕秋走进来,摆手让梳头的小宫女退下。小宫女一看是燕秋姐姐,只得停下手里的动作退到一边。

        “噢,燕秋,你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梳头来了。平时都是你姐姐燕春帮我梳头。”蓝衣从铜镜里淡淡的看了燕秋一眼,开口问道。

        “姐姐昨晚儿睡觉可能着凉了,今天有点儿不舒服,所以今天我替姐姐帮公主梳头。”燕秋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说完后拿起头油,梳子动作轻柔的梳了起来。

        “要不要传太医给你姐姐燕春看一下?实在不行让林芝给她看一下!”蓝衣又看了燕秋一眼,接着开口说道。

        “不,不用了,姐姐刚刚已经吃过药睡下了!只是有些拉肚子而已,不碍事的,休息一天就好了!”燕秋看到铜境中的蓝衣,不由的心里慌了一下。

        “嘶!”蓝衣被燕秋梳头的时侯,‘不小心’纠掉几根头发。疼的蓝衣不由的发出了声音。

        “公主赎罪!求公主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刚刚想到姐姐燕春走神儿了。”燕秋慌忙跪在地上,苦苦的哀求道。

        蓝衣抚了一下,被燕秋纠疼的头皮,脸色冷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这才说道:“燕秋,听说你在打听你哥哥的消息,有眉目了吗?

        可惜在太后党出事之前,那王氏父女便失踪了,没能抓住他们给你们兄妹报仇!”

        “公主,奴婢正打算今天再向您请个假呢!那天我看到一个人,长的很像哥哥。还没等奴婢看清楚呢,结果那人转眼就消失了。奴婢想着再出去逛逛,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也不知他是不是奴婢的哥哥。”燕秋跪在地上低着头再次说道。

        “好了,既然想去找你的哥哥,那你就去吧!记得晚上在宫门落锁之前回来就是了。”蓝衣轻抚着自己乌黑的头发说道。

        “是,那奴婢就先去了!”燕秋说完就像得了圣旨一样,也顾不上给蓝衣梳头。给梳头的小宫女摆了摆手,意思是说你来。然后就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

        蓝衣看着退出寝室的燕秋,眼神变得越来越冷。心里也感到了一阵寒凉。蓝衣不由的感叹:静若如初,随遇而安,风景易变,人心易变!

        “公主!属下看见燕秋把您的头发,装进一个粉色的荷包里出去了。”在燕秋走后不久,林芝闪身走了进来。

        “燕春真的得了风寒吗?”蓝衣淡淡的问道。

        “公主,她妹妹都开始动心思害您了,你还关心她做什么?”林芝气呼呼的说道。心想真是养不熟的白眼儿狼。如果当初不是小姐帮她们姐妹解毒,也许她们姐妹早就死了。

        “燕春只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拉了一晚上肚子罢了,死不了!”林芝虽然心中有气,但还是回答了蓝衣。

        “林芝,你说,我们这样做好吗?”蓝衣心中有些内疚的说道。

        “有什么好不好的,公主您不要太心善了,咱们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那些人知道害人终害己的道理。”林芝摆手让小宫女退了出去,自己开始帮蓝衣梳头发。

        再说燕秋换了一身衣服,然后背了一个大包袱,便走出了皇宫。出宫后转了两个弯儿,找地方换了一身男装。这才大摇大摆的走向了大街。

        京都城的棋盘大街半上午很是热闹。路两边的商铺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卖完早点的小贩儿也开始收起了摊子。这时忽然冲出来几个小乞丐,在大街上追打着。一个小乞丐一个不留神儿,便撞在了燕秋的身上。燕秋抬手就给了小乞丐一巴掌。

        “对不起!大爷,小的不是故意的!”小乞丐捂住被打红的脸,带着哭腔开口祈求道。

        “你眼瞎了,走路不会看着点儿,滚!别再让我看到你!小心我见一次打你一次!”燕秋很不耐烦的说道。心想这小乞丐身上真难闻,都快嗖了,这他妈的有多久没洗澡了?

        燕秋掏出手帕挡在自己的鼻子上,然后抬脚就往旁边的胡同里走去。一帮小乞丐眨眼便消失在大街上。

        燕秋走到一处宅子前,这是一处大宅子的后院角门。她轻轻的扣了三下门环,然后又扣了两下。这是她和哥哥商量好的暗号。角门应声而开,打门里闪出一个脸上带疤的少年。

        走出来一把就把燕秋拉了进去。然后又小心的往两边看了一下。确认没有人跟踪,这才退回到宅子里,然后插上了角门的门栓。

        停了大约有一刻钟的样子,刚刚挨打的小乞丐,这才高抬脚轻落步,小心翼翼的跟了进来。这条长长的胡同里一共有五个小门。小乞丐挨个门都看了一下。然后走到燕秋所进的角门,用鼻子闻了一下。

        再三确认后,这才掏出一个东西,在门上轻轻的画了一朵奇怪的小花。然后转身便如来时一样,飞快的离开了胡同。

        宅子里燕秋被自家大哥拉到了屋子里。

        “大哥,我今天给你带来好多好吃的。还有我和姐姐这几年积攒的银票。以及长公主平时赏我们的一些金银珠宝。”燕秋把背上的包袱打开,边说边往外拿东西。

        “还有啊,我偷偷给你做了两身衣服。你看你身上的衣服都旧了也不知道换一下。”燕秋很心疼自家大哥,然后亲自给燕章换上新衣服。

        “你没有把找到我的事情,告诉燕春吧!那个丫头死心眼儿,小心她出卖咱们!”燕章一边享受着自己妹妹的服侍一边说道。

        然后伸手从油纸包里拿出一块点心,放入自己的嘴里吃了起来。三口两口便咽了下去,由于吃的太急,一不小心噎住了。燕秋急忙给自己的哥哥倒了一杯茶。燕章喝了两口这才缓过气来,说道:“这皇宫里的点心真好吃!”

        “可不是,皇宫那可是最富贵的地方。可惜我们姐妹在哪里,只能看到满眼的繁华,却做着别人的奴才!”燕秋不无酸涩的说道。

        “我让你带的东西,带来了吗?”燕章摸了一下脸上的疤痕,再次开口问道。

        “当然带了,大哥你是不知道,我今天早上有多害怕。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长公主的眼神儿,心里就慌的跟什么似的。”燕秋说着便掏出一个粉色的荷包,递给了大哥燕章。

        “哼!你那是做贼心虚。这也就是长公主好骗,换成别的主子,你敢纠她的头发,说不定早就把你杖毙了。”燕章打开荷包看了一眼里面足有三五根头发。这头发很是乌黑油亮,长的可真好。不像燕秋的头发有些偏黄。

        看过之后燕章这才把头发再次放入荷包。然后很是开心的说道:“哎,我让你看两个故人。为了让你偷到长公主的头发,这是我跟他们讲的条件。”

        “什么故人?”燕秋不解的问道。

        “跟我来!”燕章拉着燕秋进到内室,然后掀开土炕上的草席。便露出一块木板,再掀起木板,下面露出了一个地道。兄妹俩顺着地道的台阶走了下去。

        地道下面是一个很是宽敞的地下室。里面有一口大铁锅。铁锅里煮着冒着气泡,滚烫滚烫的热油。大铁锅的下面是一个燃烧正旺的大火炉子。

        两边的墙上悬挂着各种刑具,在地上室的近头两个十字架上,分别用铁链绑着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化成灰,燕秋也能认出来。正是王纲和王小燕父女俩。燕氏兄妹见到王氏父女,那真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大哥,你是怎么抓住这对贱人父女的?”燕秋看到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王纲和王小燕,很是痛快的问道。

        “救我的主子帮我抓到的。这对父女在刘太后出事之前,便逃到了主子的封地,投靠了主子。这次为了得到长公主慕容衣衣的头发。主人问我有什么要求,我便说我要杀了王纲父女为父母报仇。于是主人就把他们父女交给了我。”燕章很是开心的对自己的妹妹燕秋说道。

        “大哥,你的主子真好!可同样是主子,长公主就没有替我们抓到仇家。每天我和姐姐还得在宫里,看那个严嬷嬷的脸色行事。本来长公主也没那么严厉,都是那个严嬷嬷挑唆的。

        还不如在大王庄呢,最起码在那里我和姐姐过的很开心,很快活!本以为主子当了长公主,我们也能高人一等。没想到进了皇宫,有那么多的规矩,真是够了。还不如在乡下当个小村姑的丫鬟呢!”燕秋撇着小嘴不服气的抱怨道。

        “好了,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你现在想怎么出气。把心里的怨气都发泄到这对父女身上。”燕章看了一眼王氏父女说道。

        “好,我就让这对父女知道知道我的厉害!”燕秋说完,便拿出旁边带倒刺儿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了王小燕的身上。

        鞭子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正耷拉着脑袋陷入昏睡中的王小燕,被活活的打醒了。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鲜血染红了,现在更是伤上加伤。

        昨天她们父女被人送过来,就被燕章折磨了大半夜。现在新的轮折磨又开始了。

        “燕秋,秋儿,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求求你就给我个痛快吧!”王小燕忍着疼痛,苦苦的哀求道。

        “王小燕,你也有今天,当初杀了我们凌云堡那么多人,你怎么不想想自己也会有今天。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活着。看到我哥哥脸上的疤痕了吗?我也会赏给你的。”燕秋说完又甩开鞭子,打了王纲好几十下,这才停下来稍作休息。接过自己大哥燕章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两口。

        然后拿起烧红的烙铁,一步步走向了王小燕。此时伤痕累累的王小燕,眼里散发出了恐惧的眼神,拼命的摇着头。嘴里喊着:“不要!燕秋妹妹,我求求你,不要啊!”

        “你说不要,就不要,我怎么这么好说话呀!”燕秋笑呵呵的说完,便把烧红的烙铁杵到了王小燕的脸上。王小燕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燕秋觉得不过瘾,拿着红红的烙铁在王小燕脸上,身上不停的变换着位置。

        直烫的王小燕再次昏死过去。燕秋重新把烙铁扔到了火炉里。然后拿水瓢从旁边的桶里,舀了一瓢水狠狠的泼在了王小燕的脸上。王小燕再次被疼醒了。此时的王小燕已经面目全非。满身满脸全是大水泡。

        “燕秋,你这个小贱人,你不得好死!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在地狱里看着你们兄妹。你们兄妹如此的狠毒,又比我们强得了多少!我诅咒你们兄妹不得好死!啊!”王小燕实在受不了脸上身上的疼痛,直接惨叫一声咬舌自尽。

        没了生机的王小燕的脑袋无力的耷拉了下来。燕秋过去检查了一下,这才呸了一口,说道:“真是晦气,怎么这么的不经折腾,就这么玩儿完了。”

        “小贱人,贱种,我要杀了你,我杀了你!”王纲看到自己女儿王小燕惨死,恨得眼睛都红了。本以为自己心思灵敏,预测到太后党可能要失败。于是提前带着女儿投靠了那个人。说的好好的,说好把自己知道有关太后党的一切都告诉他。他便收留自己父女。可是没想到,昨天骗自己父女说来见一个故人,结果到这里就被抓了。

        呵呵,也许自己父女的两条命,可以给那个人换来更大的利益吧!恨只恨自己投错了主子。那个人为了利益都可以做到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事情,那么这燕氏兄妹也有被抛弃的一天。

        “燕章、燕秋你们两个小畜生不要得意,老夫的今天也许就是你们的明天。我在地下看着你们兄妹的下场!”王纲说完也咬牙自尽身亡。

        燕秋看着王氏父女的尸体,冷冷的笑了。“大哥,把他们父女扔到乱葬岗喂野狗吧!父母的大仇总算是报了,我得先回去了!”

        “嗯,路上小心些。在皇宫里千万不要露出马脚!有什么事情,我会拖人跟你联系的。”燕章扶着自己妹妹燕秋的肩膀,一脸关心的说道。

        “不要内疚,你忘了咱们兄妹三人发过誓了吗?只要帮我们抓到仇人,他就是我们兄妹的恩人。任何恩情也是不可以还!你们没必要给她当牛做马。你们是凌云堡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不是谁的奴婢。

        等大哥再立几次功,就求主子放我离开。到那时,哥哥就带着你和燕春一起离开。我们兄妹回凌云堡,齐心协力重建凌云堡往日的辉煌。”燕章信誓旦旦的说道。

        燕秋和自己的大哥又说了一会儿话,这才去上面清洗了一下身上的汗水。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走出了小院儿。夜幕降临的时候,燕秋这才返回了皇宫。

        看到自己姐姐燕春,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燕秋在心里对姐姐燕春,说了一声对不起!燕春看到自己的妹妹燕秋回来了,一脸激动的问道:“秋儿,见到大哥了吗?要不是昨天晚上我拉了一晚上的肚子,就跟你一起出宫去了。

        真没想到大哥找到京都城来了。我们明天告诉长公主,让她也收留大哥,给大哥安排个侍卫当当怎么样?就凭大哥的本事,当个宫廷侍卫那简直绰绰有余。只要我们开口,长公主一定会同意的!”

        “姐,你别傻了,你以为这还是在大王庄呀?什么事情都是长公主说了算。现在是在皇宫,就连长公主的一些事情,都是严嬷嬷在管呢!我们出去得请示长公主,还得去严嬷嬷那个死老太婆那拿对牌儿。

        不然万一对牌儿丢了,进宫都成问题。这个皇宫里是皇上和皇后娘娘说了算。大哥说了,等他办完手里的事情,就带我们两个一起回凌云堡。”燕秋神色几经变幻的说道。

        “也是哈,那我就先不说。等到时侯长公主要是不放我们走怎么办?那我们不是违背了誓言嘛!实在不行,我们就偷跑好了,反正到了江湖上,朝廷也是管不着的。”燕春很是单纯的说道。

        “呵呵,嗯,到时候再说吧!”燕秋干干的笑了两声说道。到时候万一长公主出了事,宫里肯定大乱,那时自己姐妹再出宫就容易的多了。皇宫里的日子,就像风沙一样慢慢的流逝了。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夏天好像来的匆忙,去的也快。八月的桂花挂满了枝头。皇后娘娘的肚子眼看着就要临盆了。蓝衣这两天基本上都呆在皇后的寝宫里。太医以及宫里接生的稳婆,随时准备待命。

        “母后,不要紧张!您都顺利的生下我和哥哥这对双胞胎了。这次一定能顺利的生下弟弟。”蓝衣端来一碗安胎药,亲自喂自己的母后喝了下去。

        现在,蓝衣谁都不信任,有关自己母后的任何东西,都是自己和林芝两人亲自动手。有几次燕春和燕秋想帮忙,蓝衣把她们姐妹端来的药汤直接就倒掉了。

        那安胎药里虽然放了很少量的红花,可是凭着蓝衣和林芝这毒医仙子的关门弟子,怎么能看不出来。也许,以前蓝衣还对燕春有些愧疚,可是现在燕秋连自己母后都敢下药毒害。就是诛她九族都不为过。这是要害得母后一尸两命怎么办。

        你们的兄妹情是情,自己母后和肚子里的小弟弟就不是母女情和姐弟情了吗?既然连这么恶毒的事情都做的出来,那也别怪自己心狠。燕春,是你妹妹和哥哥做事太过,你要恨就恨他们吧!

        “啊!衣衣,我,我肚子疼,可能要生了!”林皇后刚躺下没多大会儿的功夫,便感觉自己肚子疼,羊水也破了。毕竟以前生过一胎,虽然时隔多年,还是有些经验的。

        “母后,别慌,我现在就让稳婆进来。然后我和林芝在旁边看着。您别害怕,我在旁边陪着呢!”蓝衣上次看到过三婶生产时发生的危险,那是说什么都不肯出去。

        “衣衣,你不用在里面呆着,母后没事,这产房里不干净!”林皇后尽管疼的脸都变色儿了,还不忘让蓝衣出去。

        “母后,没有什么不干净的,您是我的母亲,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弟弟。我守着您才能放心!”蓝衣拉住林皇后的手开口说道。蓝衣才不信什么产房是不洁之地理论呢!

        在现代女人生孩子,丈夫还进产房帮忙剪脐带呢!现代的男人不照样进产房。也没像古代的这些男人那么讲究,认为产房不吉利,一个个大男子主义连产房都不敢进。

        这时林芝带着两个稳婆走了进来。“公主,稳婆来了。陛下就守在门外,德公公拉着陛下不让进来。”林芝看着蓝衣开口说道。要不是小德子公公死命的抱着自己的主子。孝帝慕容景早就冲进来了。

        “有我们两个在里面,母后一定会没事的!你们两个赶紧的开始吧!但凡我母后和皇弟有一点儿事情,小心你们的脑袋!”蓝衣看了一眼林芝,然后又对着两个稳婆说道。

        “是,是,奴婢一定帮皇后娘娘接生,保证万无一失。请公主殿下回避!”两个稳婆其中一个矮个子的没有说话。另一个高个子一脸献媚的说道。

        “不用,本宫就在这里看着,你们赶快接生吧!”蓝衣盯着两个稳婆开口说道。

        寝宫外间,孝帝慕容景想推天挂在自己身上的小德子,气急败坏的说道:“小德子,你不要命了,快放开朕,朕要进去看着晴儿。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在里面受苦!

        上一次我就没在她的身边。这次我一定要守着她。你这个死奴才,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你快放开我!”

        “主子,您是咱们南召国的天,有长公主和林侍卫在里面,皇后娘娘一定会万无一失。皇后娘娘福大命大,一定会平安产下小皇子的。您就是过后杀了奴才,奴才也不能让您进去。”小德子公公苦着脸开口说道。他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死死的抱着自己的主子。

        慕容景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说:“进去,快进产房!皇后有危险!”这个声音一遍一遍的,就像在念咒语一样。反复的说着。慕容景忽然就觉出了不对劲儿,难道自己的思维被人控制了不成?

        心里明白的很,可是身子总是不听话的,想甩开小德子冲进产房。太子慕容诚看出了自己父皇的异样。一脸紧张的问道:“父皇,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诚儿,快想办法,有人可能对皇宫施了法术。父皇好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孝帝慕容景用牙齿咬破舌尖,使劲的晃了一下脑袋说道。

        慕容诚一下子也慌了。这可怎么办?上次妹妹衣衣中了厌胜之数,好像就是用自己的血给救醒的。

        情急之下,慕容诚立马掏出随时携带的匕首,割破自己的手腕。递到了孝帝慕容景的嘴边。着急的说道:“父皇,你快吸儿臣的血。看看能不能破掉法术?”

        孝帝慕容景看到儿子慕容诚的举动,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自己的儿子为了救自己,宁愿割腕取血,说不感动是假的。吸了太子慕容诚两口血,孝帝慕容景这才觉得脑子里的声音弱了一些。可是,并没有缓解进产房的冲动。

        这时,七皇子乌燕哲别也冲了进来。抢过太子慕容诚手里的匕首,上去就划破了自己的手腕。取过旁边的茶碗,接了半茶碗的血递给皇上。然后又用血在空中划了好几个符咒,口中念念有词。开口说道:“快,服下去!”

        太子慕容诚看了一眼七皇子乌燕哲别,眼里显出了一丝感动。很是感激的说道:“谢谢你,哲别!”

        慕容诚说道:“父皇,请您放心服下吧!哲别不会害您!”

        “好,诚儿,哲别,谢谢,我相信你们!”孝帝慕容景接过茶碗,把里面的血一饮而尽。

        乌燕哲别又取过一个干净的茶碗,取了一些自己的血,又让太子慕容诚滴了一些血进去。然后把自己的血和太子慕容诚的血混在一起。从怀里掏出一打画了符咒的宣纸。把二人混在一起的血,直接洒在了符咒之上。

        “慕容诚,你和我一起把这些符咒,用最快的速度贴满皇后娘娘的寝宫。要快,不然就来不急了!”乌燕哲别一脸着急的说道。

        “哎,好!”两人说完便一起贴起了符咒。饮了血的孝帝浑身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诚儿,哲别,衣衣和皇后在里面没事吧?”孝帝看着两人的动作,一脸紧张的问道。

        “皇上放心,皇后娘娘和长公主以及小皇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事的。只要您不进产房就不会出事!”乌燕哲别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这才开口说道。

        “谢谢你,哲别,要不是你,朕今天就冲进产房了!”孝帝对着乌燕哲别感激的说道。

        此时,贴完符咒的慕容诚从自己的百宝囊中取出一个小瓷瓶,倒了两粒补血丸。一人一颗两人双双服下,又掏出金疮药亲自帮哲别上药、包扎伤口。慕容诚和哲别两人虽然是不同国家的两个皇子,可是二人一见如故。

        更是兄弟相称,慕容诚欣赏哲别的内心坦荡与为人诚恳。哲别也喜欢慕容诚的以诚相待。男孩子的友谊就这么简单,只需要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感觉出对方是否真诚?是不是值得相交的朋友?

        产房中皇后娘娘紧咬着口中的帕子。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滚下。跟着稳婆的口令一次次努力的,往外使劲的推动胎儿。

        “你想干什么?”蓝衣一把就抓住了那个矮个子稳婆的手。

        “奴,奴婢不想做什么?我,我只是想帮娘娘,按摩一下腰部。”矮个子稳婆简直吓坏了,说话都不利落了。心想:长公主一个不足十三岁的小丫头片子,她怎么能看出自己想使坏?

        “林芝,抓住这个老东西!”蓝衣一把就把矮个子稳婆,点了穴道扔到了林芝身边。

        林芝对着矮个子稳婆,上去就踢了好几脚。又掏出一粒药丸塞到了稳婆的嘴里。那矮个子稳婆想吐出来,可是药丸入口即化,想吐出来是不可能的。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矮个子稳婆一下子就慌了。直吓得脸色儿都变了。

        “好东西,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林芝看着矮个子稳婆冷冷的笑了。

        另一个高个子稳婆,看到同伴被喂了毒药,当场吓的腿都软了。“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站都站不起来了。蓝衣一看她那怂样,眼里闪出了几分不屑。蓝衣干脆也不指望高个子稳婆了。直接点了穴道扔到了矮个子稳婆身边。

        招手叫过林芝,两人摸了一下皇后娘娘的胎位。蓝衣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这段时间自己可没少和太医学习妇科的医术。

        照现在这个情况,刚刚都不用这两个稳婆动手。再这样下去母后肯定出事。昨天还挺正的胎位,今天却换了方向真是怪了?本来该头朝下的,可是现在胎儿头朝上了。这要是不及时产下胎儿,母后和皇弟两个人都得没命。

        蓝衣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脑海中再一次出现了白大卦,就像做示范一样做了一遍抛腹产手术。

        “林芝,取我的银针,我给母后麻醉,准备抛腹取子!要快!”蓝衣睁开眼睛说道。

        “是,公主,属下把东西都带进来了!”林芝迅速的拿过蓝衣的药箱,两人忙碌了起来。

        蓝衣取出一个装酒的瓶子,倒了一碗自制酒精。和林芝两个简单的清洗了一下。然后迅速的穿上做手术的消毒衣服。先拿银针给林皇后局部麻醉。然后看着一脸汗水的林皇后,说道:“母后,你相信我吗?女儿现在抛开您的肚子,把弟弟取出来。您放心,女儿一定保证您和弟弟母子平安!”

        林皇后虚弱的抬起手,摸着蓝衣的小脸,脸色苍白的说道:“万一遇到不测,一定要保住你弟弟。这是我和你父皇都期待的孩子。只要你们姐弟平安,母后死而无怨!”蓝衣当场眼泪便流了出来。

        “母后,你含住参片睡一觉。我保证您和皇弟都不会有事!”蓝衣把参片塞到母后口中,然后点了自己母后的睡穴。

        等林皇后沉入了的梦乡,蓝衣这才开口说:“林芝,刀,夹子,钳子…”这是蓝衣在古代做的第一台抛腹产手术。紧张的蓝衣头的虚汗直冒。林芝拿帕子帮蓝衣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哇,哇…”蓝衣取出婴儿,拍打着小婴儿的屁股。直到婴儿发出了响亮的啼哭声。这才把婴儿递给林芝。然后快速的给自己的母后缝合伤口。

        “你,过来帮忙把小皇子清洗一下!”林芝点开了高个子稳婆的穴道。

        高个子稳婆此时已经过了害怕的劲儿了,很是听话的过来,帮着林芝清洗婴儿,然后把小皇子包好递给林芝。

        高个子稳婆冲到矮个子稳婆身边。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嘴里直骂:“贱人,让你害我,让你连累我!”

        宫外一处别院里,密室里摆着八卦大阵。阵中的老道“啊”的一声,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不由的破口大骂:“孽徒,尽然敢坏我的好事!乌燕哲别,小兔崽子!贫道跟你没完!混账!乌龟王八蛋,小王八糕子!你给老子等着!”说完又喷出了好几口鲜血。

        自己这个阵法名叫‘七绝阵’。阵如其名‘妻绝阵’,大人都死了,肚子里的孩子更别想保住。如果不是知情人根本就破不了。这破阵之法,只有自己的关门弟子,西梁国的七皇子乌燕哲别知道。除了他,还会有谁能知道破解之法。

        老道简直气坏了,拿起装蓝衣头发的荷包就扔到了旁边的火盆里。

        “前辈,不要啊!”黑衣蒙面人也不怕火把自己烧伤。一把就从火盆里抢出了那个装头发的粉色荷包。

        这要是慕容衣衣死了,自己的儿子恐怕再也没有人能救了。自己还没有取到慕容衣衣的凤血呢!

        可是,等抢过荷包打开一看,里面的头发已经被高温给烧焦了。手一碰头发便碎成了粉沫。

        ------题外话------

        小光是一位勤奋好学的学生,他利用寒假兼职赚取学费。白天帮肉贩卖肉,晚上则到医院实习。某晚,有位老妇因急诊要施行手术,由小光推她进手术室。老妇惊慌失色地狂喊:“天啊!你是那个杀猪的,你要把我推到哪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30884/135756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