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阎魔传 > 107·黑焰契约印记与阎魔王族血脉不死鸟

107·黑焰契约印记与阎魔王族血脉不死鸟

        江枫一直没有现出身形,可火海盘踞的四周却又不停回荡着他的说话,像是从天穹传递下来的重金属音色,充斥着周围灼热的空气,“那是操纵黑焰的契约印记,印记会在你追求力量的旅途之中充当你的引导者,指引你的修炼之路,助你少走弯路。”

        “嗯。”辰夕点点头,再扭头环顾这片火海。就像一座无边无际的火山口,赤红色的地面之下,不时喷射出金黄色的岩浆,滚烫的土地让辰夕双脚灼烧得痛苦不堪。

        他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蹦蹦跳跳好一会以后,辰夕这才开始强迫自己忍耐下来。

        双脚牢牢地踩在火红色的土地之上,就连呼吸的空气都是炽热无比,辰夕的气管也仿佛着火一般的滚烫生痛。

        一般的人要是身处这等困境之下,不出几秒便会绝望地痛苦死去,就算不是被烫死也得被活活渴死。

        因为辰夕现在就已经渴得舌头伸出嘴里老长了,他还不时地往外哈着腾腾热气。

        辰夕忍不住埋怨道:“这到底什么鬼地方啊,一会人间天堂一会人间地狱的,还让不让人活……”

        然而正如江枫所言,辰夕乃是火性体质,面对这等酷热难当的红土地,他所遭受的痛苦却比常人能够减弱一半之余。

        只是,就算减弱掉一半的痛楚,但若是辰夕在这里待的时间越是长久,他离死亡的边缘就越近一步!

        所以,辰夕在埋怨过后,就还得争分夺秒去掠夺这片火海的所有资源。

        等他竭尽所能静下心来的时候,却不知道那江枫所说的掠夺资源到底指的是采用何种方式。

        左右环顾,除了火海还是火海,除了地底下喷射出来的岩浆还是岩浆,根本找不着江枫半个影子,上空也没再传下来任何动静。辰夕不免感到落魄与失望。

        但辰夕随后想起当初在附魔学院上乘宿舍的修炼室里,自己进行修炼时候所做的那些步骤,辰夕还记得那次同时吸纳进自己体内的,除了其他三位姑娘的灵力之外,同时还伴随有不少聚灵液形态的灵力,以及一些空气中流荡着的、杂质众多的灵力。

        辰夕便立即合上双眼,沉神到自己的丹田处,尝试着将体内灵力运转在各处筋脉,以便淬炼吸收这里空气之中飘散不停的灵力。

        果不其然,四周围地下喷射出来的岩浆顿时就好像长了灵智的生物一般,缓缓地朝向辰夕的身体靠拢过来。

        那些岩浆好像正受到一股强悍无比的吸引力似的,接连不绝地依附到辰夕的皮肤之上,再缓缓地渗入进去。

        这一过程虽然看似简单无比。

        却让辰夕顿时感到生不如死的苦痛!

        辰夕的心神发现那些渗入体内的岩浆不但没有起到增强自己体魄的作用,反而是肆无忌惮地破坏自己体内的各处筋脉。当他大叫不妙之余,就开始怀疑起江枫的那些教导来。

        “可恶,那老家伙该不会是在愚弄本大爷?!!”辰夕愤愤地想道。

        马上停止体内灵力的运转,想用心神将那些岩浆逼出体外,却发现根本于事无补,更多的岩浆正在源源不绝地渗入进来,这可让辰夕变得大惊失色。

        辰夕立即就将心神脱离身体,这样才免去许多痛苦,当他从半空之中俯视自己身体的时候,却惊愕地看到四面八方的岩浆竟然好似受到牵引的浪潮一般,正汹涌澎湃地奔向自己的躯体,并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席卷起一层层的火海漩涡,漩涡越卷越大,自己的身体很快就被那片岩浆形成的火海漩涡吞噬下去。

        “再这样下去我的身体都会被彻底火化的!”辰夕惊骇之余,想要立即帮助身体逃离那片火海,便心急如焚地将心神融回身体。

        当他心神与身体合二为一的刹那间,一种前所未有的剧痛瞬间遍布全身,好像千万只蚂蚁正用它们强而有力的上颚疯狂啃食着自己体内的五脏六腑,血管更是水煮般的剧痛,肢体犹如正被千万只嗜血的巨兽凶狠地撕扯着一般,五马分尸的痛感却也不过如此。

        辰夕圆睁着惶惶瞳孔,视线里一片叠着一片的岩浆瞬间覆没过来。

        绝望在他的瞳孔之中不断放大,“啊啊——”

        在这无边无际的火海肆虐中,辰夕痛苦的哀嚎渐渐趋于微弱,直至完全消失。

        在他失去意识的短短一瞬间,辰夕却突然回忆起了许多人,许多事。当中,有他的娘亲,以及他们的青江,还有那里的人……

        不知这是否属于死亡的预兆。

        江枫悬浮在虚无的空间当中,俯视着自己手中所创的一个球体小空间。低头看着那小空间里,被火海牢牢席卷下去以至于全身都被岩浆火海完全覆没的御辰夕,想必他是九死一生的结局了。

        江枫不由得摇头叹息,这可是他当年倾尽所有,独自钻研出来的“入仙”功法。要是连他御辰夕都无法完全掌控的话,料想普天之下也再无二人。

        江枫又想:在那小子死掉之前,给他灌输一点有关他父亲的往事也好,让他死得其所,死得瞑目。

        辰夕父亲当年自创阎魔一族,在他遁入魔道之前,却是属于天仙之列。号称“不死鸟”的御啸天,在人间游历的时候,却发现不少人类之外的种族都含有一颗慈悲之心,甚至较之许多人类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可那些外族却偏偏受到天族(神仙两族交战之前,两者仍旧并称天族)与人类的残忍屠杀,啸天义愤填膺之时,便擅自脱离天族群体,独自叛逃人间,纠结许多外族之人创建自己的阎魔一族,后来碍于天族与人类的两面夹攻,啸天无奈之下只能退居魔界当中。自罗刹一族离奇消失之后,在魔界一手遮天的便是战神刑天之弟,魔神刑邪麾下的魔族势力,他们自称为最具正宗血脉的至尊魔族。却没想到后来竟然有着一半的领土会被那堪称“后起之秀”的御啸天给占为己有……

        江枫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却情不自禁地哽咽起来,更忍不住黯然泪下,遂摇头自叹:“唉,想他一世枭雄,却终究敌不过一淌红颜祸水。”

        对于辰夕之死,江枫也是倍感遗憾,却是没有多少的自责之心,在他看来,辰夕乃是啸天与半妖李芷蕙所生(绝大部分的强者都从未听说过燕三娘“美女擒拿手”的名号,自然不会知道御啸天在逃亡人间的时候会与燕三娘生下御辰夕的真相,他们都知道啸天当初跟一个半妖李芷蕙走得接近,甚至有着宣示李芷蕙魔后身份的高调举动,只是芷蕙一直不肯加入啸天的阎魔一族,又引起阎魔部下们的集体反对,啸天才一直没能得逞罢了。鉴于此等前例,当绝大多数强者从纶月道士的口中得知辰夕乃是啸天后人的消息之后,就都先入为主地以为御辰夕就是御啸天与李芷蕙之子了)。

        江枫料想辰夕体内那属于阎魔一族的血脉早就不知道稀释了多少倍,对于他江枫这个正宗的阎魔族人来说,辰夕便相当于一个并不正统的魔王继承者。

        要他江枫堂堂一个正宗阎魔效忠于辰夕那个半魔半妖的半吊子小家伙。他可当真办不到,所以这次将辰夕强行扯进他的空间里头接受试炼,不仅仅是为了让辰夕变得更强那么单纯。说实在的,要不是碍于御啸天当初对自己恩泽有加的缘故,他还真的巴不得立即用那岩浆火海将辰夕全身里里外外都给烧成灰烬。

        但他即使不那么做,这种鼓动辰夕自己引火烧身的做法也与他自己拿火去烧死御辰夕的做法相差无异。

        这种百式炼狱的修炼功法,也是江枫当年从魔王御啸天身上所找到的灵感,他再倾尽毕生精力不停完善,使其更加地趋向于完美。可以说,当初是御啸天一手教予自己黑焰的灵术,而自己则从御啸天“不死鸟”的身份之中得到灵感,便研制出“百式炼狱”这么个能够疯狂吸取灵力的修炼方式来。

        当然,在那“百式炼狱”的空间里头所包囊的一切灵力,都是江枫自身所藏的绝大部分灵力。江枫拥有自由构建小空间的能力,当时凭借自己这一手世无仅有的超强能力,都不知道替啸天从那刑邪手中掠夺了多少领土。

        再说这“百式炼狱”,江枫只会给自己认可的强者提供试炼。这数百年来,辰夕便是第一个可以享受到这种头等待遇的“强者”了。

        当然,与其说是为了让辰夕这名“强者”变得更强,还不如说成是江枫为了除掉辰夕这么个不起眼的皇族小杂碎更为贴切一些。

        江枫遗憾地叹息道:“唉,我的王哪,我的王,本以为你我有缘相见之时能够赠你一样惊喜,却没想到你的后人竟然这般不争气,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废人罢了。扶不起的皇族,又如何拯救得了我们日渐衰落的阎魔一族?”

        正当江枫暗自叹息间,却惊讶地发现他所创造的那座空间里边,一只全身包裹着熊熊烈焰的不死鸟蓦地发出一声凄厉长鸣,随即腾空升起。“这,这是……不死鸟浴火重生?!!”江枫顿时陷入到一片呆滞之中,他有些愣神,痴痴地望着,望着自己双手维持的球体小空间里,一只火红色的不死鸟在高空振翅翱翔,盘旋在那一大片火海漩涡的上空,忽然快速俯冲下去漩涡当中,卷起更为浩瀚的一股涡旋!

        紧接着,那不死鸟几乎一鼓作气地就将这漫无边际的一片火海吸收入体,近乎疯狂的掠夺场面颇为震撼。

        随着火海的快速消失,一座连绵不绝、万里皑皑的白芒雪山紧接着便开始浮现眼前!

        江枫这下反倒是楞得双眼圆睁,嘴巴也是由于太过震惊而大大的张着。

        半晌,待得他回过神来,眼眶里却噙满了闪耀的泪光,难以抑制的喜悦瞬间爬上心扉,他无比欣慰地连声哭笑:“哈哈,哈哈,不死鸟,阎魔一族的王者血脉,不死鸟……居然,居然就这样破天荒地激活了?”江枫佝偻着身子,眼神涣散地凝望着空间球体里所发生的这一切。一头鹤鹤白发与他年轻俊朗的容颜很不符合,他喜出望外地桀桀叹道:“老夫在这九泉之下倒也死得瞑目了,不,现在还不是前往湮灭领域的时刻,在去向湮灭之前,老夫还得与我们的魔王陛下会上一面方才了无遗憾。”江枫感叹之余,突然一个闪身,瞬间出现在那一片白芒的雪山之上。

        原本浩浩荡荡的火海漩涡飞快地侵入到不死鸟的身体之中,当最后一朵火苗凭空消逝,那钻入岩浆流河当中的不死鸟方才缓缓地化为人形,却被淹没在一座白雪融汇的深潭之中。

        辰夕的意识渐渐趋于平常,他缓缓睁开眼来,却发现之前那些令人厌烦却又让人乐于其中的烈焰、岩浆早已经统统消失不见。

        这四周重新变成一片寒冷刺骨的深潭,虽然寒冷刺骨,自己的身体却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淹没在这冰寒深潭当中,给予辰夕的感觉反倒像是一种畅快无比的享受。那种无可抵抗的头痛症状已经一去不返。辰夕得以发力朝着水面浮游过去。

        却察觉到周围的潭水温度骤然间开始不停地下降,再下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向自己冰封过来!

        辰夕略微有些失神,慌忙加快了四肢的配合速度,拼了命地往上游去。一边在想,“刚才发生了什么啊?为什么现在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记得我当时是从那上面坠落下来的,然后这里就变成了一片火海,再然后……我好像变成了什么会飞的东西啊……管他呢,先上去跟那家伙质问一番才行!”

        江枫往前缓慢地移动两步,前面一座占地几万平方米的深潭就以极快的速度冰封了起来,那块冰封如同镜面一般的地方很快就被不断飘落的白雪覆盖了上去,成为白茫茫的一片雪地。

        江枫剑眉微微一皱,“那小子,该不会是真的挂掉了吧?可刚才老夫看到的那一幕又要如何解释,总不会是我的幻觉吧?而且,我的百式炼狱属于火性的那一半灵力统统都被吸收殆尽了,剩下这一片水性的灵力,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江枫继续往前行走着,他前边的雪地之下就突然伸出来一只白皙如玉的纤纤细手。差点抓住他的一条腿,吓得江枫连忙往后跳去好几步,定定地望着。

        那手在半空一阵乱抓之后,终于紧紧地抓在一片雪地之上,随后便是一颗血红色的脑袋突破冰层,从白雪之下探了出来。喔,不对,应该是长有一头血色长发的脑袋从那雪地之下猛的撞了出来。

        江枫定睛一瞧——辰夕原本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竟然变成一片血红色!!!

        等他整儿个从雪地下边爬出来的时候,江枫发现辰夕那一头血色长发甚至还长到了他的臀部之上。

        江枫有些失神,就这样与那御辰夕相对而立。辰夕,越来越像他的父亲了,长得如此清秀俊美,特别是那一头血色的发,还有红色的瞳。

        江枫再也抑制不住满心的兴奋,满眼泪光地望着那正在低头看着自己双手那一对操纵黑焰的契约印记发着愣的御辰夕,江枫对他和蔼可亲地张开双臂,用着亲切无比的口吻道:“来吧,我的孩儿啊,来,让叔叔抱抱。”

        辰夕倒是微微皱着剑眉,腥红流海之后的一双血色眼眸死死地凝视着江枫,辰夕尽量让自己原本愤恨的心情趋于片刻的宁静,随即嘴角一撇,哼笑道:“怪蜀黎老头,要搞基你也找错对象了吧?”辰夕说话的同时还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小伙伴。

        这大冷天的他一件衣服都不穿也不感到有多寒冷。

        那江枫一听辰夕竟然会叫自己怪蜀黎老头,顿时如雷贯耳,“孩子,你忘了,多得老夫的悉心教导,你才拥有如今这等强悍实力,我是你叔……”

        辰夕不耐地长吁一口气,耸耸肩,道,“是是,多亏你老人家的悉心教导,我先跟你说声谢谢,接下来该由我发问了吧?”辰夕话说着就又赶紧垂下双手捂住自己小伙伴,催促道:“在我问话之前快给我弄一套衣服过来。”辰夕左看右看,禁不住啧啧称奇,“这怎么才一下子就变成大冬天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1106/136527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