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万金家书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万金家书

        一干宫女老老实实的跪着,大气也不敢出一个,生怕沈淑妃迁怒到她们。

        毕竟沈淑妃不讲理起来,沈淑妃自己都怕。

        秀音在一旁劝慰道:“娘娘,人走茶凉而已,他现如今可是皇后身边的红人!哪里还能想得到咱们?”

        “别说了!”沈淑妃咬咬银牙,这个道理她焉能不懂?只是她根本不想去承认!

        在潜意识里,只要她不去深究,她就还是那个宠冠六宫的沈淑妃。

        “你再去回,就说都是本宫摔了!他如果不给,那咱们就买!你直接从账上拿钱便是。”沈淑妃财大气粗的说道。

        这边李语薇刚出宫,便有宫女追了上来,“可是昭阳郡主?”

        小宫女的声音脆脆的,看着倒是个精明能干的。

        “我们家陈秀女有请。”

        陈秀女?

        陈诺含?

        李语薇没有理会,反而问道:“哪个陈秀女?”

        小宫女明显一愣,她没想到这个昭阳郡主竟然反问陈秀女是谁,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笑着解释道:“陈秀女也是礼部陈大人家的嫡女,现今想请郡主过去小叙。”

        李语薇笑笑,甩了甩自己那宽大的裙袖,道:“不过是个秀女而已,等哪****在齐宫里占得一宫主位再来请本郡主一叙也不迟。”

        她在心里想到,若是这个陈诺含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杀了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再邀请李语薇过去一叙了。

        说完就留给小宫女一个华丽丽的背影,扶着冬雪的手上了马车。

        小宫女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跺跺脚便转身往宫门口走去,不经意一抬头,却看见陈诺含站在拐角处。

        刚才在宫门口发生的一切定然已经被陈诺含看见了,她会不会嫌弃我没用?

        小宫女的脑子飞快的转着,生怕这个得宠的秀女把自己踢走。

        “秀女。”小宫女微微俯身,行了半礼。

        陈诺含粉唇微启,问道:“她说了什么?”

        小宫女一字不漏的把李语薇的话传给陈诺含,陈诺含听罢,噗嗤笑道:“那就等我封妃的时候再请她吧。”

        这笑声就像银铃般悦耳,引得守门的羽林军们微微侧首,然后又迅速扭过头去。

        毕竟是皇帝的女人,瞥上一眼已是犯了忌讳,怎么会注目时间过长呢?

        不过这秀女当真是如传闻中那般美丽动人。

        小宫女从陈诺含的脸上没有看出一丝的不悦,心里暗自想到,这陈秀女都去应承昭阳郡主?那她更不能得罪,一次见到她还是绕道走吧。

        李语薇回了郡主府之后,又让管家七叔派人去庄子上,接小圆球他们回来,自己则安静的跪坐在软榻上,琢磨沈皇后会用什么法子转移大众的视线。

        不过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什么好办法。

        李语薇悠悠的叹了口气,她到底不是沈皇后,既没有皇后舅母的魄力,也没有她的胆识。

        她揉揉额头,这个深奥的问题还是由皇后舅母自己去想吧。

        冬雪敲门走了进来,道:“郡主,锦衣卫都指挥使大人过来了。”

        周贲?

        他来做什么?

        虽然李语薇心中疑惑很多,但还是道:“请到会客厅好生招待着,我这就过去。”

        冬雪道:“周大人已经到会客厅了,现下是七叔亲自在伺候着。”

        “帮我梳妆。”

        李语薇一身疲惫的从齐宫里回来,便换下了正装,穿上了家居服。

        显然她这一身月白色的长衫不能会见客人。

        李语薇到会客厅的时候,正好是七叔给周贲续的第三杯茶,虽然味道极淡,但依旧是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周贲见过郡主殿下。”周贲放下茶盏,站起来给李语薇行礼。

        李语薇一面在主位上坐下,一面道:“周大人无需多礼,全当这里是自己家。”

        虽然是客套话,但李语薇却是真心说的。

        周贲不仅再三的看在顾澈的面子上顾着郡主府上下,而且每日当个睁眼瞎也是不容易。

        有些事情若是周贲报给永定帝,也够李语薇吃一壶的。

        周贲笑着道:“下官这是从宫里追来的。”

        说着就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来,递给李语薇,笑着道:“顾贤弟的家书,夹在战报里送回来的。”

        在烽火连天的三月,一封家书寄托了双方的离愁别绪。

        李语薇眼中泛了泪花,颤抖着接过这封家书,然后紧紧地贴合在胸口,仿佛要通过写封信感受到顾澈写这封家书时的心情。

        周贲解释道:“边关战报送来时,下官正好陪在陛下左右,于是便主动请缨送来了。”

        李语薇这才想起来问战事,道:“战况如何?”

        “我大齐将士上下一心,虎头关初战小胜。”周贲继续道:“其中以郡马爷功最多,陛下说了,待大军凯旋之日,他会好好封赏一番。”

        一边听着周贲说话,一边李语薇的心全都在家书的内容。

        周贲心下了然,看了看李语薇手中的家书,又看看李语薇,识趣的道:“下官卫所里还有事情,就先告退了,若是郡主有什么需要,郡主府外的锦衣卫听凭您吩咐。”

        李语薇有些尴尬的笑笑,不过这也不能怪她,毕竟战场凶险,毕竟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顾澈的消息。

        你说她如何不宝贝这封飞过山川越过河流来的家书?

        夹在战报里送回来的,这会不会不和规矩?

        李语薇为顾澈的行为感到担忧,永定帝会不会认为他这是恃宠而骄?

        周贲的身影已经消失好一会了,但李语薇还是在那呆呆的坐着,冬雪伸手在李语薇的眼前晃了晃,“郡主?郡主?”

        李语薇回过神来,道:“去书房。”

        她小心翼翼的把这封家书打开,但是家书上只有四个字。

        均安勿忧。

        李语薇骨节分明的指尖一笔一笔的描绘这四个字,一遍又一遍。

        顾澈还是那个顾澈,不管战场上多么凶险,他的话只有这四个字——均安勿忧。

        无声的泪顺着李语薇精致的脸颊流了下来,突然的她心口很痛,就像被人深深的挖了一个口子。

        李语薇紧紧的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想要缓解疼痛,但是却没有减轻半分。

        蓦然的,她的脑海里出现了那个她做了很多次的梦……(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70818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