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115.第115章

115.第115章

        航海日志是用霓虹那边特产的和纸写的。真空状态下,即使过了几十年,纸张依然崭新如故,纸上的墨迹有点褪色,但看上去还是非常清晰。

        因为历史遗留问题,方敬对霓虹国人并不怎么太感冒,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民族在某些方面,尤其是科技方面的严谨态度,让他十分佩服。

        “怎么办?我不认识霓虹语。”方敬一脸懵逼的表情。

        岑九说:“找翻译。”

        “也只能这样了。”方敬的表情好像大冬天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似的,整个人的劲头全都蔫了下来。

        以为找到宝藏,结果却是一道难解的谜。

        方敬恹恹地把航海日志重新放进盒子里,心里想着上哪找个靠谱的嘴牢靠的霓虹语翻译帮忙翻译出来。

        为什么他大学的时候没有选个霓虹语或者啥的呢?要不然这个时候就可以自己上,而不用求别人。

        方敬郁闷极了,果然读书少混社会比较吃亏,以后还是对小乐的学习抓紧一点吧,反正现在家里至少三十年以内都不用指望他赚钱养家,就读书好了,最好能硕博连读,读到老都不介意。

        在学校正奋笔疾书的方小乐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有点莫名其妙地揉了揉鼻子,以为谁在念他,想了一圈没想到个所以然来,于是便把这念头抛,埋头唰唰继续写习题。

        读书渣的方敬各种苦逼,烦恼得不行,朱智这个时候还打电话过来,表示他要出差。

        方敬有点莫名其妙:“你要出差,把工作安排好了去就是啊,不用跟我报告。”

        “我要离开两个月,我走了你要去公司主持大局啊。”朱智不放心地叮嘱。

        方敬都懵了:“你要去哪出差要这么久?我这边根本走不开啊。”

        “哦,说错了。”朱智立刻改口,“我是要休假。”

        方敬:“……”

        “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去外面野,野够了就回来。”方敬顿时无语了。

        有这么一个跳脱的弟弟,朱家大哥你辛苦了。

        “一个半月。”两个月缩水成一个礼拜,朱智开始据理力争。

        “十天。”

        “至少也得一个月吧。”

        两个人于是就假期时间像菜市场的小贩一样讨价还价,嘴脸十分难看。

        “我强烈要求放长假!从去年开始,我就一直没有休过假,这不公平,明明公司又不是我的!”朱智在电话那头愤怒地吼了起来。

        将近大半年的时间,他每天都兢兢业业地当个上班族,早上九点准时上班,晚上还要各种加班,他对自家的公司都没有这么上心过。明明公司的大老板是他老哥和方敬,结果这两人一个月都难得来公司来一趟,而且就算来了,也都只是露个面,转身就走。

        真是太不公平了。

        方敬振振有辞地反驳:“如果什么事都要我亲自处理,那我还雇请你当总经理干嘛?”

        现在有几个大老板是自己每天守在办公室的?都是请一个靠谱的职业经理人打理公司的好嘛,要不然累都累死了。

        “我要辞职!”朱智愤愤不平地道。

        实在是太过份了!

        方敬耸了耸肩:“你是总经理,你的辞职报告要所有股东都同意后才能批。”

        而现在公司的股东只有两个,他和朱家大哥。

        “给你两个礼拜出去放放风,两个礼拜后再回来工作吧。”甩手掌柜当得太舒服,方敬也有点心虚,语气软了下来,“你就知足吧,要是被你大哥知道,别说两个礼拜,估计一天的假期都不给你。”

        他可算看明白了,朱家大哥这哪里是投资,分明是砸钱拿他的度假村当自家小弟的磨刀石来锻炼人呢!也是他运气好,才搭上朱家的顺风车。

        提到朱家大哥朱智立刻蔫掉不说话了,闷闷不乐地把电话挂掉。

        好不容易用甜枣和大棒把公司最得力的高管安抚下来,方敬觉得额头又开始抽痛起来。

        “头痛?”岑九伸手在他脖子后面捏了捏。

        方敬舒服地仰着头,说:“没,就是有点累。”

        岑九拍了拍院子里乘凉的竹床,示意他躺下:“我给你捏捏。”

        自从上次在医院里点亮了按|摩技能后,现在岑九时不时地会替方敬按道分布,按|摩技术无师自通,像乘了火箭一样咻咻咻往上涨,如今已达到技能MAX,别提多舒服了。

        “我觉得以后要是咱俩日子不好过,就冲你这按|摩手艺,都能混口饭吃,饿不死咱们。”太舒服了,方敬四肢舒肢开来,整个人像只乌龟一样趴在竹床上,开始昏昏欲睡。

        “只给喜欢的人按|摩。”岑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手下却连一秒都没有放松。

        陌生人连靠近他三尺以内都会被他的护身内劲自动弹开,还按|摩?完全不可能好吧。

        “行,好好按,把哥伺候舒服了,一会儿给你奖励。”方敬特大方地表示。

        岑九抿着嘴,眼里隐隐有一抹笑意。

        “奖励能指定选择么?”

        “能,你要什么哥都给。”现在他也是不差钱的大老板,只要岑九的要求不太离谱,方敬觉得自己应该都能满足他。

        得到承诺,于是岑九按得更加卖力了。

        叶驰领着客人一脸怪异地上门时,就见到这副情形。

        他哥四肢舒展地趴在竹床上,活像个旧时代的地主老爷,岑九则仿佛丫鬟一样,兢兢业业地坐在一边,在他身上这里敲敲,那里捏捏,时不时地还会问一句,舒不舒服,力气重不重,要不要轻点之类的。

        虽然早已经知道他哥和九哥是男男朋友关系,叶驰依然表示这对狗男男的姿态亲密得让人瞎眼睛。

        家里有一对时刻秀思爱的狗男男,单身狗表示很受伤。

        “哥,有人找。”叶驰大声道,既表示被秀恩爱的一对刺激到了,也是提醒对方,有外人来了,要是不打算现在就出柜,好歹收敛一点。

        方敬扭过头,看到一个按理说此刻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他家里的人,脸上的表情十分惊讶。

        “你又来了?”

        孟津满头黑线,什么叫他又来了?明明这只是他第二次来好不好?

        “正好来镇上办点事,顺便过来看看。”孟津看了一眼姿态亲昵的两人,眉头微微皱起。

        他知道渔村的人淳朴,而且关系亲近,不过,这两人看上去也未免太亲密了点吧。

        “坐。”方敬把头扭过去,不想起身,指使叶驰道,“厨房有茶,去给他倒一杯来。”

        叶驰很听方敬的话,虽然心里对孟津的身份好奇死了,却一句话也没有多问,老老实实地去厨房倒茶,还问他哥:“你和九哥要不要?”

        “我不要,正忙着呢!九哥也不要。”方敬动了动左边肩膀,示意岑九按左边。

        岑九抬起一条腿,跪在竹床一边,给方敬按左肩。

        叶驰对他哥奴役九哥的行径鄙视极了。

        这算得上是岑九第二次见到孟津,头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个人之间彼此都有点看不顺眼对方。不过岑九表示,他完全没有把这个姓孟的放在眼里,上次见面的时候,这家伙在方敬眼里连个朋友都没有捞上,根本不足为惧。

        难得有他哥的八卦可以看,叶驰也不着急回去,熟门熟路地从冰箱里摸出一盘子桑椹,洗洗拿出来开吃。

        方敬承包的那两片山头,有不少野桑椹树,现在正是吃桑椹的时候,野生的桑椹个头小一点,但是味道很好,甜甜的,带点酸味,汁水充足,十分开胃,方妈妈和岑九都十分爱吃。

        方爸爸每天早上都会到山头摸一圈,用草帽兜一帽子回来,搁家里方妈妈连同家里几个半大小伙子一天能吃完。

        “农村没啥好招待的,这桑椹是山头野生的,个头小一点,但是很甜,你尝尝。”方敬招呼孟津说,又拈了一颗喂到岑九嘴边。

        岑九张嘴吃了,手上动作不停。

        两人亲昵的动作引得孟津一阵侧目。

        方敬自己不太爱吃这些酸酸甜甜的东西,吃了几个不吃了,专心喂岑九。

        岑九将他全身上下的穴道按了一通,末了又加了一点内劲,替他疏通经脉,直按得方敬通体舒畅,跟条死鱼一样瘫在竹床上半天不想起来才放开。

        “好了,晚上洗个热水澡,明天起来会很舒服。”岑九收回腿,看了一眼眉头紧锁的孟津一眼,自顾自地进屋。

        方敬懒洋洋地翻身,舒展了一下|身体,才慢吞吞地坐起来。

        “晚上在家吃饭吧。”他活动了一下脖子,对孟津说。

        孟津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就是个二缺,眼巴巴地跑来渔村,结果光顾着看人秀恩爱了。

        “不了,今天出来是出公差,晚上回去还要开会,马上就要走。”不走也不行,心里的不甘愿压都压抑不住。

        光看方敬和岑九两人之间亲昵的态度就明白他们是什么关系。

        爱情已经没有了,他总不能连事业也放弃。

        方敬起了一点兴趣:“你们公司想在芙蓉镇搞开发?”

        他知道孟津的岳父是国内有名的地产商,能派他到芙蓉镇出差,除了想在芙蓉镇搞房地产开发,方敬再想不到第二个理由。

        “嗯,就是看看吧,你也知道,现在城里拿地有多么不容易。”孟津模棱两可地回答,又问,“你在镇上拿了地?”

        比起拿地建度假村,方敬捞船的名气显然更大些,知道他的人,提起方敬来,几乎都是这么一句:哦,你说那个捞骷髅的年轻人啊,很少会有人知道他现在也开始进军房地产呢,虽然是搭乘的朱家大船。

        孟津也是今天才知道,芙蓉镇的空闲土地,几乎都被方敬拿下来了,有好几个工地甚至早已经开土动工,看那动静还不小。

        想到岳父前几天对他说的话,孟津有点恍惚。

        方敬也没否认:“我打算在周边建个度假村,毕竟咱们这边太穷了,也没有什么别的资源,只能想办法开发旅游这一块了。”

        孟津犹豫了一下,想到岳父跟老婆的态度,最后还是开口道:“我们公司最近也有这个打算,想在附近拿块地盖商品房,你手里要是有合适的地皮,又暂时不想开发的,要不让块地给我,价格肯定不让你吃亏,我出双倍的价钱。”

        方敬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开发房地产干嘛来芙蓉镇?靠近靖城那几个镇不是更好?这几年靖城发展得挺快的,等不了几年王家桥那边肯定要并进城区的,比在芙蓉镇拿地强多了。”

        芙蓉镇就是个纯乡下地方,离城区又远,以后开发都开发不到这边来,要不是方敬自己是这边的人,而且因为沉船的事有底气,他也不会这么大手笔。

        孟津欲言又止,想开口解释什么,口袋里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他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勉强笑了一下,站起身道:“我还有事,得先走了。我刚才说的事,你也不用一口回绝,回头我再打电话给你。”

        送走了孟津,方敬转头就给朱家大哥打电话。

        朱家大哥那边非常忙,接到方敬的电话,说:“最近上头传来小道消息,说是政|府有意在靖城建立一座沉船博物馆,选址好像就是芙蓉镇吧。”

        原来如此!

        方敬摸了把脸,心想难怪孟津会跑过来,跟他商量拿地的事。

        他有点郁闷,其实如果孟津跟他说实话,本着双赢的态度,自己和他合作也不是不可以,大家都有钱赚,偏偏还要藏着掖着,到这时候了还不忘算计人。

        “哥,他真是你朋友啊?太会算计人了吧。”叶驰一直蹲他身边吃桑椹玩手机,其实张着耳朵听八卦,然而听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什么让人热血沸腾的八一八,很快就没兴趣,抱着手机玩游戏,自己手机玩得没电关机了,又拿他哥的手机玩。

        “一个中学同学。”方敬没意思极了。

        “这种人太复杂,心地不好,不要跟他来往。”叶驰说,手不知道戳到哪个按键,戳进方敬的相册里边,叫了出来,“咦,哥,你什么时候打探过霓虹国的沉船啊?”

        方敬扭头看过去,见叶驰刚好戳进他拍的那张水兵室内壁的图片。

        那么模糊的图片,也亏得这孩子居然能一眼看出来。

        咦,不对!

        方敬顿时看着叶驰,眼里都闪出光来:“驰驰,你看得懂霓虹语?”

        叶驰被他哥狼一样的眼神吓了一跳:“我大学时选修的就是霓虹语啊,过了一级呢!我以前想做国际导游,因为不想学英格里喜,所以选的霓虹语,刷番剧方便。”

        方敬顿时仰头大笑三声。

        哈哈哈哈,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981/17118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