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二十三章:残酷真相

第二十三章:残酷真相

        她虽然知道夜子墨骗了她一些事情,可因为爱上了他所以很多时候她宁愿装糊涂。

        但现在细细想来,似乎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而入局的人却只有她这个笨蛋。

        “你不要着急,我也希望这一切都是误会,可我更希望你可以看清楚。”君墨拍了拍清音,抱住了她。

        事实的真相很残酷,但是没有办法,始终这些都是要面对的。

        清音推开了君墨,她现在想不明白,不是她不明白,而是她不愿意去想。

        明明是一个很爱很爱你的人,为了你愿意去做任何事情,可到头来却是骗局一场,绝对没有比这更伤人心的事情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夜子墨做了,哪怕他千般的小心,最后还是还有浮出水面的那一天。

        “我要去找他问清楚!”

        “谁?夜子墨吗?”

        “不!黑帝!”

        “小心点。”

        “嗯!”

        当清音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之后,无月才从那幽谷之中浑身有些狼狈的走了出来。

        这里的这些小花小草看起来好看,其实要镇压起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死亡之灵只管死亡的事情,对于进入这幽谷之中被袭击的生灵的死活是不在意的。君墨触动了这里的一切,安抚的工作只能落在了他的身上。

        要是让君墨去安抚,还不如直接毁了的好。

        “你怎么现在告诉她真相?”无月自然是听到了一些君墨和清音的谈话,他没有想到君墨竟然会这样直接的告诉她。

        虽然,这的确是曾经的事实。

        可现在说出来倒是显得有些不太合适。

        君墨摇了摇头,淡笑了一下,“你不懂。有些事情清音不是不明白,她只是装作糊涂的样子,或许她心里面早就有了打算,只不过需要有人来推一把。”

        她更怕的是,万一有有心人用这件事情来做文章,在一个不合适的时间让她和夜子墨产生了更大的误会。到时候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影响才是最糟糕的。

        “轻点!”

        “受伤了?”

        “不要紧!”

        “别动!”

        无月原本是想要扶一把君墨的,安抚这样消耗灵力的工作他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做过了。

        可看到君墨的手上的伤口竟然还在往下面滴血,他就又打起精神来给她治疗。

        “无月,要是有一天我也向夜子墨对清音那样骗了你很多,你会不会原谅我?”君墨考虑了一会,最终还是开口道。

        “别乱动,这些东西很麻烦的。”伤口不赶紧处理好,到时候疼起来,他会很心疼的。

        “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回吧!我累了,去歇歇再说。”君墨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无月也只当他从未听到过她那样的话。

        君墨看着无月这个样子,不由自主的轻笑了一下,还是自家的美人识趣。

        他明明知道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之间也存在很多问题,可惜的是,他却并不在意。要不然,她就该和夜子墨一样的追着他跑了,谁让自己第一眼就看中了他呢?

        “不是说要回去吗?怎么……?”这个方向可不是回去的路呀!无月奇怪的问道。

        “我放心不下她,还是跟去看一看吧!黑帝所在的地方有幻境的存在,清音现在的情况不一定能支持的过去。”说到底,当年的事情,她也是参与其中的。

        自然是要付一部分的责任在里面。

        无月虽然无奈,可是也没有说什么老老实实的跟着去了。

        古灵清音原本是天地初诞之时的一团灵气,之后在上古众神之战占得一席之地。

        妖魔由神族和其他各族的欲望演变而来,开始并不为人所重视,最后却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神族发现,出现的妖魔都是他们无法用自己得到灵力杀死的。

        这个时候,简直就是天地对于神族的毁灭。

        神族自然是不会坐等死亡,便去寻求解救之法。

        魔物横行之际,唯独有一块地方是没有受到影响的,那就是天地的源头归墟。

        归墟居住的便是那阿音。

        欲望是一切邪恶的源泉,没有欲望便可以消除这些邪恶。当时的神族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以黑帝为首的众神便准备造出一把剑和一幅山河日月图来。

        这样,用剑劈开天地夹缝,使得魔气可以暂时的消退。

        然后用山河日月图将天地山川重新改造一番,这样魔气和魔物都会得到克制,虽不至于完全消除邪恶,至少,也会有生存下来的机会。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没有剑引。

        也就是找到祭剑的人。

        空有宝剑却没有祭剑的人,这根本就是无用之功。

        后来,终于有人想起来,在众神排位之后,便隐居起来的古灵清音。

        他的心就是最好的剑引。

        可,他早已经退出了这天地之争,隐居在天地的源头,便是不在归天地规则的限制。

        阿音的心当初是他自己给出来的。

        他觉得自己作为天地间的一份子就算是早早的看破了这些争斗,也不应该坐视其灭亡。

        可谁也没有想到,在他失去心之后。

        他一觉睡了几万年,在黑暗之中,他的魂脉始终还是得不到安稳。更可气的是,就这样还是被黑帝惦记上了。

        因为,除了他之外,似乎没有人可以更好的完成下面的山河日月图的设计。

        神族几乎是拼尽力全力才勉强完成了三分之一。

        于是一个由众多神人编织而成的谎言就针对阿音展开了,上次要了他的心,这次连他的人都不放过。

        并且,还是要他心甘情愿。

        醒来的阿音从表面看并没有丢心的事情影响到多少,在他醒来的时候,上古就已经接近末尾了。

        这次他没有再在归墟呆着,反而是选择出去走走。去做了灵山的一名小弟子。

        懵懂的他依旧是没有能躲过那人的算计。

        最后还是被算计了进去。

        山河日月图的完成拼劲了他的全力,直到最后他也是觉得有愧于那人。

        可他又如何得知这是一个专门针对他的,编造了很久的童话。

        夜子墨一开始接近他,就是为了那幅画。不过,最后他也没有得到什么便宜,他自己也消亡了一段时间。可想不到的是这样的两人最后竟然爱的你死我活。

        上古之时的记载果然书上面有很多都是不靠谱的,可事实的真相未免也太出人意料了一些。

        “难怪我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竟然是这样的。也真是难为了他们了。”

        刚步入这里的时候,清音就敏锐的发觉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了。

        可惜的是,她只看到了当初的场景,对于背后隐藏的人却没有再过多的探究下去了。

        周围的天色很黯淡,清音有些迷糊,但是方向似乎还是不错的。黑帝到底隐藏到哪里去了?

        血!一地的鲜血流淌出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感觉到这些是真实的,还是不真实的?”清音夜半醒来,感受着冰冷的月光自言自语的道。

        若是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那自己经历的和看到的又该如何解释?

        若是这一切都是事实,为何自己又会如此的不安。

        清音躺下,想要理一理自己的思绪。

        却猛然之间,发现自己的魂魄似乎被牵引着。好在有人在召唤自己一样。

        ……

        “怎么还不醒?”

        “阿音,醒醒!”

        “……”

        恍惚之中,清音似乎看到君墨在叫自己,而那里的天是魔域的天空。

        她可以感受到有人走来,夜子墨。

        是他又不是他。

        清音彻底的迷茫了,她现在到底所处的是什么地方?

        难不成,这真的是梦境!

        “不对,这都是假的!黑帝你给我出来,要不然我就直接去找他问问清楚,当初为什么要骗我?”清音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去听周围的声音。

        夜子墨是为了那幅图接近她的,但是事情真的就这样简单吗?这是刚才黑帝透露给她的信息,可她却有些真心的怀疑。

        躲在暗处的黑帝暗暗有些叫苦,这小祖宗真不是好打发的。可他又不能将师尊给供出来。

        托黑帝的福,清音还是恢复了一些记忆。

        恢复了记忆的清音,绝对是霸道的。她并没有刻意去找黑帝的所在。

        这个老顽童一样的,让人恨得牙痒痒。

        一剑劈开魔域中心地界,清音想都没有想就跳了下去。反正这里对她来说算不了什么。

        “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要不然,我就毁了这里!”

        清音完全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依旧是最初她在魔域进入的那个邪魅横行的世界,周围的巫灵在天空之中飘荡,似乎时不时就会将人吞噬。

        清音对于这些一向是厌恶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早早的离开,自己开辟一片新的天地。

        这里看起来比着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已经好很多了。只是,依旧是这样的让人感到厌恶。

        “那我就不客气了!”

        清音举剑,一剑劈下去,这里绝对会被摧毁大半。到时候,让那老头苦去吧!

        “别!小祖宗,你怎么还是这样的性子!”

        黑帝无奈,及时出现制止住了清音。

        清音看着这个老人家,他们是曾经见过很多次了,只是,每一次清音并没有真正的看出来他的身份。

        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的见面。

        “阿音,你先不要激动,听我说,这件事情,它……”

        “停,我们之间不用废话。夜子墨在什么地方,把他给我,我帮你做剩下的事,替你彻底的清除这里的邪魔。”

        “这……”

        “不愿意就算了。我会找到他的,但山河日月图你也别指望了,以后你还是继续呆着吧!”

        清音看黑帝为难,作势就要离开。反正,他一定会后悔的,还想要和她谈条件,她都没有来找他的麻烦,他还好意思犹豫。

        黑帝一看清音想要离开,赶紧就拦住了她。

        他太清楚清音不管不顾的倔强了,饶是当初要不是如此,他也不会花费这样大的力气设下这般大的局,请他如瓮。

        “你……”

        “不用废话,你若是不同意就算了。若是可以,我们现在就谈谈!”清音单刀直入的道。

        不管他想要玩什么,她现在都没有心情和他玩下去了。

        但是,实力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她身上的力量不是他可以复制的,同样也不是他可以抗衡的。这就是她最大的资本。

        “罢罢罢!你说吧!夜子墨的事情我可以办到,只是,你该不会这样容易就放过我吧!”

        黑帝也知道这件事自己做的不厚道,可他也是没有办法呀!他容易吗?偌大的空间,整个都需要他来维护,甚至这些难以除掉的邪魔妖道也是他的责任。这阿音倒好,自己一早去躲了清闲。

        “一半的修为!”

        “什么?”

        “不愿意就算了!”

        “别……”

        清音要他一半的修为给夜子墨,黑帝自是不愿意的。可也没有办法。

        说起来,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一开始就是有些奇怪的。

        明明该是对立的两人,本该拼一个你死我活。结果因为清音的不羁和早早的避世,他几乎是没有悬念的就接掌了天地间的一切。只可惜,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后来会有这么对的事情。

        父神创造出这片天地之后,他们可以说是最早产生的。

        只可惜,能存活到如今的也只有他和阿音了。

        不同的是,他和阿音原本就该是对立的存在。

        至于夜子墨自是和他有些关系,那本是天地之间最纯洁的一朵雪莲之魂。后来衍生出来自己的魂息,魂脉,衍生成人。机缘巧合之下被他见到,才开始了指点。

        不能不说,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开始筹划和阿音之间的这场局了。

        因为他清楚他和阿音始终是一类人,看似是世界洁净的存在,高贵的象征。实在早已经堕入黑暗之中,他是挣脱不了那对于权利的挣扎,而阿音则是早早看开了这些,却又留恋在温暖之间。

        是以,才有了以后的那些事。

        第一次,阿音在这里遇到夜子墨的时候,他的确是对她存有试探之意,才给了她一掌。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可以真的放下。

        “我们之间的争斗到此为止吧!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你也赢不了我的。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阿音语气有些微凉的道。

        这本就是一场没有意义的争斗。

        她本来就是不想参与到其中的,结果最后还是难以逃脱。

        “你的事我会尽力,只是……”

        “我会如你所愿,以后魔界魔族是不会再产生大的危害,这点你可以放心。至于其他的事情,自是会有人去做。”阿音沉默了一会儿道。

        当初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妄图用一幅山河日月图来铺平时间,使世间的一切回到从前。

        更可笑的是,这幅图竟然还是借用她的手来完成的。

        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无可挽回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走下去,至于其中的结果,只能希望往好的地方发展。

        说出这番话,清音心中始终是有点淡淡的忧伤,为了夜子墨,也为了她自己。

        说不出来是愤怒,还是被愚弄之后的清醒。

        这件事黑帝做的并没有错,问题就在于他用错了方法。

        世间最可怕的不是妖,也不是魔,而是人心。

        不管是神族,精灵一族,还是人间大众。只要心存善念那就是正义,是光明的存在。而一旦被贪婪和欲望蒙蔽了眼睛,那就算是神族也会化身为魔。

        如今,世间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心。

        天地可以再造,可若是人心出了问题,到最后还是会自取灭亡。

        当年,她就是看清了这点,才会主动的离开。要不是如此,她也不会在夜子墨来取剑引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将心给丢了出来。

        “我们的确是一样的,只可惜你太执着。”阿音道。

        他们本身就是一类人,只是黑帝为了这个世间的生存牺牲了太多的东西,最后却没有得到什么。

        而她一直都算是自私自利了一点,却也没有失去什么。

        至于,其他的东西,从未在乎过,又何谈失去?

        “你想怎么做?”

        “我有我的办法!”

        “你该不会是想要毁灭重造吧!”

        “我没有那么蠢。”清音白了他一眼,或许也只有他才会想出这样实在的办法吧!

        真受不了这个师兄,当年一起学艺的时候他就是如此,一门心思的扑在天地大局之上,却忽略了真正的决胜之处。

        “天地之间,可以划分为九州,九州之中自是有适合不同种族生存的地方。而这其中,自是会有很多的问题,但只要有人引导,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势都可以安定下来。至于神族和灵族之类的,自然会有天地之间相对于的生存空间,你明白吗?”

        “这样……?”黑帝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你看着办就好。”

        “……”清音有些不耐烦的道,“这些是的事,你可别想要我来做。而且,你也该清楚,要想将这混乱的天地彻底的分开,那也是需要有人来做的。”

        至于其中的代价,自是不小。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你要用禁术!”

        “谈什么禁术!这些都是对自身有害的而已,当年师尊还不是心疼我们,怕我们会损伤自身的修为,才将这些化为禁术的。”清音有些不在意的道。

        想想当年,还是学艺的时候无忧无虑。

        那个时候哪里会有这样的烦恼……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