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魂天下 > 第四十三章 引君入瓮

第四十三章 引君入瓮

        乌云密布,星辰黯淡,一场大雨正在酝酿之中。

        在一座小山上,一支不过五十人的队伍借着山上的植被小心地掩护着自己,连马匹也被套上了口笼。

        寂静的夜色里,一道人影犹如一头灵活的猎豹,窜到了山坡后面,对着一个人小声说道:“六哥,兄弟们这次总算是探清楚了,贼寇只有三百余人,正在前方不远处安营扎寨。”说话的是个光着脑门,一脸大胡子的汉子,眼中透着几分兴奋之色:“他们把马匹拴在了一起,正对着我们的方向,只要趁夜摸过去,肯定能够抢上不少。”

        大胡子语气激动,可听他所言的六哥脸色却是沉静如水,仰望着黑幕一般的天际,一双眼眸中流露出了一丝犹豫。

        六哥名叫李重茂,是李庄李老太爷的小儿子,自小就被庄里的人称呼为神童。

        只不过他这个神童并非年幼时就能识文断字,出口成章,而是因为他的母亲整整怀了他十六个月才把他产下,并且他出生时的体重要远一般的幼儿。

        随着李重茂的年龄不断增长,他身体的生长度简直骇人听闻,九岁时就如成年人一般高大,等到他长停之时,一眼看去已如擎天之柱。

        大胡子也算身材高大,可此时站在一起,还不到李重茂的胸口。

        李重茂简直就是一个巨人!

        他头上戴着一顶大大的斗笠,披着一件灰色的大氅,比普通人的大氅要大出一倍,一条灰色长裤,裤脚系着绑腿,右手握着一把直刃长刀,长刀又厚又宽,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把刀状的板斧一样。

        李重茂缓缓的转过头,盯着大胡子的眼睛道:“猛子,你前次盯梢说是可能被贼寇斥候现了,而这次竟然轻而易举的探明了贼寇的营地,贼寇防范程度变化如此之大,你就没有感觉到蹊跷吗?”

        猛子粗犷脸庞上的兴奋之色渐渐散去,过了一会儿才犹豫不决道:“六哥,第一次盯梢可能是小心过了头,才会遇到点风吹草动就认为是贼寇的斥候有所察觉。”

        李重茂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闪烁着低头沉思,猛子加重了自己的语气,又道:“六哥,那些可都是好马啊,就这么看着从眼皮子底下错过,你能甘心吗?”

        在许多人眼里,金银财宝再多,也比不上一匹好马,猛子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李重茂眼中也十分热切,可却并不松口,话锋突然一转,皱眉问道:“猛子,你不是说龙王寨好像生了内讧,而且死伤极其惨烈吗?怎么他们不好好窝在山上舔伤口,反而来了我们李庄的地盘,还一下子有了这么多的好马?”

        猛子摸了摸光溜溜的脑门,说道:“这我也不知道,可龙王寨生内乱确实是真的,山下那几千具被掩埋的尸体可作不得假。”他顿了顿,双眼豁然变亮:“估计是龙王寨的实力大减,才故意派出骑兵造势,让我们李庄在他们虚弱时也不敢造次。”

        李重茂闻言脸色不断变幻,在得知龙王寨内讧后,他从李庄乡兵里面挑选了一支五十人的精锐小队,今夜由他亲自率领前去龙王寨探查一番。

        结果在龙王山下盯梢的人,正巧现了山上奔驰而下了众多骑兵,急忙从捷径小道返回告知李重茂,才给了李重茂足够的躲避时间,不然很有可能与对方骑兵碰个正着。

        长久以来,李重茂一直就对龙王寨憎恶不已,多次向父亲建议武力对抗龙王寨的压榨勒索,可李老太爷不想多生事端,一律表示拒绝。

        直到这一次听闻龙王寨内乱,李老太爷的态度才有所松动,至少答应了李重茂前往龙王寨彻底弄清对方如今的虚实。

        然而龙王寨的虚实还不清楚,眼下又多出了大队骑兵,这让李重茂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可他脑海中同时又迸出了一个强烈的念头:“或许可以借此机会,出手抢马得罪龙王寨的贼寇,等到贼寇兴师问罪之时,说不定能逼得父亲走上武力对抗的道路。”

        此念一出,一不可收拾,他巨人般的身体都在忍不住的颤抖。

        李重茂双眸再次望向天际,仿佛是想得到上天的启示,过了许久,只见他混沌的目光中隐现出了一丝决然,低下头深深吸了口气后,高声凛然道:“兄弟们,大家准备一下,半个时辰后,我们趁夜奇袭贼寇的营地……记住了,我们不是去和贼寇交战,只要抢上十几匹战马,就立刻远遁绝不可恋战!”

        猛子等五十个李庄乡兵精神一振,神色中全都焕出了澎湃之意,给死寂般的黑夜带来了一分生机。

        半个时辰,转瞬即逝。

        深夜,山林之中变得更加安静,夜幕笼罩下,只有潺潺的流水声和路边传出的昆虫鸣叫在打破着沉寂。

        李重茂和手下人都没有穿甲,个个轻装简行,有些人的步伐虽然带着沉重之气,可是一把把即使在黑夜中也难掩寒芒的兵刃,却让人丝毫不敢轻视这些人。

        不知小心潜行了多久,贼寇宿营地里一支支火把的亮光映入了李重茂等人的眼帘,在夜空中显得十分耀眼。

        猛子匍匐在泥地上,贼寇营地里被拴住的马群离他不过二十步远,马群旁还放着一堆堆的粮草,他望着一匹匹健壮的良马,声音忍不住的急促道:“六哥,我们上吧!”

        李重茂就趴在猛子的身边,望着在火光之下一览无遗的贼寇营地,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异常,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刀柄。

        忽然,他心中一惊,暗叫一声遭了。

        黑夜依然寂静无声,可这份寂静隐约弥漫着诱人而恐怖的气息,风里似乎能嗅到血的腥味,一股凉意穿透身体,刺进骨中,仿佛禁锢千年的寒意突然得到释放。

        李重茂艰难的闭上了双眼,苍白无血的脸上已刻满了悲愤。

        绝境!真正的绝境!

        灯火通明的贼寇营地是麻痹敌人的假象,近在咫尺的马群是吸引敌人的诱饵,而直到李重茂带人踏进陷阱之后,才现了隐藏在这无声之中的浓浓杀机。

        或许是想让诱饵更加的显眼,贼寇在马群周围放置了很多火把,可火把照亮的不仅是马群,还有一堆堆的粮草。

        粮草最怕的就是火,在粮草周围放了这么多的火把正常吗?

        这是画蛇添足之举,也让贼寇的意图暴露无疑。

        可惜,李重茂现的太晚了。

        在无尽的悔恨之中,李重茂看到贼寇营地里的火光突然更盛,同时在他潜伏的周围,忽然亮起了无数的火把。

        火光点亮了无数的兵甲,以及无数道慑人的杀气。

        贼寇果然有所埋伏!

        李重茂有过怀疑,可还是如约赶到,这或许就是命,无法抗争的命运。

        伏兵还是在涌动,不停的汇聚,把猎物围的水泄不通。

        李重茂以及手下的五十乡兵已然心生绝望,但至少每个人还能握紧手中的武器,在死神降临之前准备着最后的挣扎。

        伏兵没有立刻动攻势,而是一直在慢慢的聚集着能量,冷然的望着包围圈中那孤零零,不成比例的猎物。

        李重茂心中还留有一丝镇定,双眸闪动寻找着贼寇的薄弱点,希望可以一鼓作气的冲出去,可结果却是残酷的,贼寇虽然人数不过三百,可布下的阵势十分严密,根本现不了一丝破绽。

        这种情形,要冲过去,难若登天。

        可是面对如此绝境,杨再兴却爆出了最后的决死之气,怒声喝道:“布阵。”

        他声音中的决绝感染了其他人,让五十乡兵瞬间忘却所有的恐惧,焕出了属于人生尽头最灿烂的那一抹光芒。

        孤独而雄壮的一声号角响起,划破寂寥的苍穹。

        五十人有进有退,盾牌手冲前,长枪手掩护,整个阵型中心迅即的凸起一道弧线,型似弯月,势比劲弓。

        李重茂布的竟然是偃月大阵!

        这本是杀气十足的一个阵法,但所谓刚极易折,若不能破敌,死的就是自己。

        五十余人的山野乡军,竟以偃月大阵和以逸待劳的三百贼寇对攻?

        可笑至极,却也可敬可叹!

        李重茂站在了最前面,看上去十分的平静,可一双眼眸之中所燃起的熊熊战意足可把黑夜撕出一道曙光。

        事到如今,悔恨已是无用。

        李重茂只能战!

        燃尽他骨子里最后一丝的男儿血性,为了最后的尊严和荣誉,死战到底!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956/15341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