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宠妻 > 第一百五六章 赏花

第一百五六章 赏花

        萧玉宁在赌坊寻了半天,并没有寻着穆宗耀的人影。

        问了穆钰,穆钰也摇头,道:“娘亲,儿子也是一来就没有瞧见四叔的人影。”

        而问及身旁的人,才知道穆耀一大早就输了好几万两银子,这会儿忙着去处理那些铺子去了。

        而穆耀也不见了身影。

        如今他的身份暴露,顶着这一副皮囊,更是什么都不能做。

        虽是恨毒了萧玉宁和辛亲王,却也只能牙打碎了往嘴里塞。

        当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萧玉宁随即将赌坊卖掉,将所卖之钱分给前来赌坊输的倾家荡产的人。

        而此事很快便传到穆宗胜耳中。

        那穆宗胜闻言,勃然大怒。

        找到穆耀,将此事的前因后果问清楚后,亲自去了辛亲王府。

        辛亲王并不在,只有宋璎昭在府中。

        穆宗胜进了府见了宋璎昭,脸色有些难看,却不得不低声下气,对着宋璎昭唯唯诺诺,随后又奉上一匣子的宝贝,对那宋璎昭道:“小王爷,这些是我们穆家的一片心意,还望小王爷收下。”

        宋璎昭斜睨了穆宗胜,道:“穆尚书这份厚礼,本王不能收。穆尚书今日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那便请回吧。”

        穆宗胜脸色越发的难看,手僵在空中不知所措,随后轻笑道:“王爷,下官只是前来替犬子今日所做之事道歉,还望王爷大人有大量,不予犬子计较。”

        宋璎昭轻笑一声,道:“穆尚书这话说的,穆大公子并未做错什么。何来道歉一说?穆尚书还请回吧,穆大公子欠下的五万两白银,还望能早日筹备好。”

        宋璎昭漆黑如墨的眸中透露着一股疏离与冷然,自然而然地将穆宗胜远拒于千里之外。

        穆宗胜脸色突地一冷,道:“昭小王爷,您心中到底是怎样的如意算盘,别以为老夫不懂。早在三年前。你便与辽国之人勾结。而你亲手所带的军队,只待辽国的军队入侵大晋,您就会采取里应外合。届时大晋被灭,整个大晋都在辽人的掌控之中。但是你依旧是大晋的王,因为这是辽国的承诺,昭小王爷。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穆宗胜突然笑得有些瘆人,而宋璎昭的眸子越发深邃。神色也黯淡了几分,妖媚的脸上的表情突地僵住。

        因为穆宗胜竟然说得分毫不差。

        宋璎昭朝穆耀走近了些,神情严肃,道:“当真是满口胡言。我乃是大晋的皇族之人,怎会做出勾结外邦如此龌蹉的勾当。穆尚书你不要血口喷人,这指不定你才是那个叛国通敌的人。你莫要以此事来威胁本王。本王从来不受人威胁,而胆敢跟本王谈条件的人。都已经死了。”

        宋璎昭说得极为严肃认真,看向穆宗胜的眼神中却多了一份打量和探究。

        穆宗胜不气也不恼,反倒是脸上的笑意更甚,道:“昭小王爷,此事老夫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又怎会轻易说出呢。”

        穆宗胜忽地从怀中取出一锦帕,穆耀看了锦帕后,脸色骤变。

        穆宗胜笑道:“小王爷,老夫若是将这证据呈交给皇上,您说他看了会如何?到时候,您觉得老王爷能保得了你吗?”

        宋璎昭微眯着眸子,突然大笑道:“穆尚书当真以为我宋璎昭如你想象般愚蠢?这锦帕上的字是本王所写那又当如何,这原本已经传到了辽国之物,为何到最后却到了你的手上,穆尚书当真以为本王不知道吗?本王只是形势所逼,而你穆尚书则是辽国人的一条狗。”

        穆宗胜从始至终都是噙着淡淡的笑,待宋璎昭说完,他便道:“昭小王爷当真是聪明人,既然这样,您应当知道老夫和你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且老夫若是当真想要向皇上禀报此事,王爷认为皇上会听微臣还是王爷您的呢?毕竟您对他的江山威胁最大。”

        穆宗胜忽地伏在宋璎昭耳边说了几句。

        宋璎昭脸色随即和缓,只是有些震惊地瞧着穆宗胜,随即穆宗胜又将手中辽国皇帝所赐的令牌给宋璎昭看,几番下来,宋璎昭当真是将信将疑了。

        “小王爷,老夫只有一个请求,这五万两银子老夫是无论如何也拿不出的。老夫恳请小王爷能说服辛亲王,小儿所犯之错,他日定当当面前来谢罪。”

        宋璎昭盯着他有些苍老的面容,虽是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却是一脸刚毅,倒是少了几分文臣的内敛,多了一丝武将的张扬。

        穆宗胜回到穆宅后,穆老夫人和穆老爷子也听说了穆宗耀的事。

        穆老爷子本就是一个火爆脾气,听到这个消息,随即就对穆耀和穆宗耀两叔侄进行了家法伺候。

        待穆宗胜回到府中时,两人已经被打得走不动道了。

        两人被抬进各自的房间,穆老爷子更是对两人下了死命令,不允许踏出院子半步。

        不过照如今这个情形,即便是想要出去也是没法的。

        穆宗胜目不转睛地盯着穆老爷子的背影,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随后缓步走到穆老爷子跟前,跪在地上,道:“父亲,一切都是儿子教子无方,还望父亲一并惩治了去。”

        高氏原本就在一旁哭的不像话,如今见丈夫也要上前领罪,更是难以接受。忽地奔到穆宗胜跟前,扑到在他身上,道:“老爷,您要是身子再出些问题,您让妾身如何是好?”

        她泪眼汪汪地转过身,看向穆老爷子,道:“老爷子,耀哥儿都是儿媳偏袒,才造成如今这样,您要惩治就惩治儿媳吧。老爷他什么都不知情,求老爷子开恩。”

        穆老爷子冷哼一声,道:“惩罚你们有用吗?如今那辛亲王府要那五万两银子,以为只是惩治一番就能拿得出手的吗?”

        穆老爷子气极。随后又气急败坏地指着穆宗胜的眼,道:“我当真是白养你这么多年了,你竟是给我捅出这样的幺蛾子,一个儿子都管教不好。野蛮人当真永久是野蛮人……”

        话还未说完,就被穆老夫人急忙制止,她拉着穆老爷子的手,道:“老爷。既然耀哥儿如今已经知错了。此事也不关老大的事,你就不要再怪他了。如今最为重要的是,赶紧筹集那五万两银子。”

        穆老夫人深深地看了一眼穆宗胜。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穆宗胜却突地抬起头,道:“父亲,母亲,儿子适才前去请求昭小王爷。那昭小王爷同意替耀哥儿说情。原本就是辛亲王一时玩性大起,不能当真的。所以那五万,应当是不用准备了。”

        穆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才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穆宗胜夫妇,拂袖离去。

        穆老夫人也跟着离开。

        穆宗胜盯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底的恨意更浓,似乎有滔天巨浪仿佛要从眼中汹涌喷薄而出。

        高氏轻声道:“老爷快些起来吧,地上潮凉。”

        穆宗胜却猛地将她推开。道:“都是你惯得,如今倒是好了。尽给我惹事。我真想一剑杀了他。”

        高氏早已泣不成声,哭哭啼啼的样子穆宗胜早已受够,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此事也算是告一段落,次日便是高淑妃约女子官家在承德宫赏花的日子。

        临行前,穆芷萱前来海棠苑,瞧见穆芷苓仍旧是素面朝天的模样,眉头微挑,道:“五妹妹怎么还不换衣,这个样子还怎么进宫?难不成妹妹你不想进宫了?这可是高淑妃的命令,若是轻易违背,只怕不好。”

        穆芷苓微微摇头,道:“既然是高淑妃的邀请,自当是要去的。”

        穆芷萱的神情有些怪异,脸上浮上意思关心,道:“可妹妹你如今这个样子,前去定然会惹得高淑妃不满的,谁都知道那高淑妃素爱浓妆,妹妹虽说你这淡妆苏素容倒也挺好看,瞧着别有一番清婉的气质,可若毕竟不讨那高淑妃的喜欢。妹妹还是赶紧回去换一身吧。”

        穆芷苓依旧是一身天蓝色罗裙,清透的薄纱材质,让人看上去更为清透。

        穆芷苓淡淡一笑,道:“姐姐,我本就是这个模样,又何须因为别人而改了本来的面目。”

        穆芷萱依旧是放心不下,道:“五妹妹,可是你原本是最为惧怕花粉的,如今要是前去,又像六年前那般该如何是好?”

        穆芷苓从怀中取出一层薄纱,道:“萱姐姐不必担心,我有这个,到时候就不用怕了。”

        穆芷苓笑得从容,可心底凉意渐甚,一想到六年前是穆芷萱故意设计害她去了牡丹苑,是穆芷萱想要置她于死地,心底便万分凄凉。

        她曾经以为自己已经恨毒了宋璎昭和长房的一干人,再也没有力气去多恨一个人了。

        可是如今,穆芷萱在她的跟前,她才知道,有一种失望比恨一个人还要让人痛。

        穆芷萱面皮一僵,道:“妹妹当真是冰雪聪明,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穆芷苓只是淡淡地笑着,从始至终笑意在脸上渐渐漫开,可是那笑却是淡漠疏离的,不带一点温度。

        昨儿个娘亲也曾前来关心过她这个问题,娘亲让她实在不行,便称病不去便是,那又不是飞去不可的。

        穆芷苓却坚持要去,她若是不去,到时候定然会让人猜忌,她是因为记恨高淑妃害她入了内侍监一事,又仗着在超会上大出风头,所以对高淑妃不放在眼里。

        此番招人话柄的事,她如今是再也做不出了。

        想到前世她便是我行我素的性子,压根不将别人的看法放在眼里。

        然而到最后,才落地那般落魄的境地。

        穆家众人上了马车,萧玉宁自然和穆芷苓同坐一辆马车,而穆芷萱如今也算得上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因而替她单独备了一辆马车。

        萧玉宁握着穆芷苓的手,有些担忧,道:“苓儿,你的身子当真好的完全了?”

        这薄纱能骗得了那些古代人,可是她却知道,花粉颗粒极小,即便是用薄纱挡住一些,那也只是少部分,还有大部分还是能进入口鼻的。

        “娘亲放心,苓儿的身子当真已经调养得差不多了。”

        萧玉宁这才稍稍放心了些。

        到了宫门口,如往常那般下了马车,被一行宫人带领着前往承德宫。

        这承德宫她还是第一次前来,看到的一瞬间,心中不由惊叹,当着是富丽堂皇地紧,瞧着那些琉璃砖瓦,还有雕刻得如此精致的护栏,以及红漆一层层喷涂的圆柱,当真是称得上富丽堂皇。

        这里甚至比之前的昭华殿还要美上几分。

        听说这是皇上亲自替高淑妃打造的宫殿,耗费了巨大的财力物力。

        如今一看,当真是名不虚传。

        见了高淑妃,众人躬身行礼,

        高淑妃命众人在院中坐下。

        一个长长的檐廊下,高淑妃坐在一端,其余众人分散而坐。

        潘夫人罗氏当着众人的面,道:“怎么没有看见太子妃?”

        这话声音虽不大,却是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高淑妃轻笑一声,道:“潘夫人当真是思女心切,然而本宫没有这个面子能请得动太子妃,只能让潘夫人失望了。”

        高淑妃声轻体柔,当真是天生的眉骨,一句话说下来,虽是带着些嘲讽的意味,却让人半点听不出其中的责备执意。

        温婉高贵的模样,和那日在顺宁宫瞧见的,简直是判若两人。

        “今儿个请各位夫人姑娘前来,就是想着一个人呆在这皇宫实在是太过烦闷,就是不赏花,一起说说话也是极好的。”

        高淑妃笑意盈盈的眸子转而看向穆芷苓,道:“这穆家小五今儿个是怎么了?怎的面色这般差,还带着薄纱,若不是仔细看,本宫都差些认不出来了。”

        高淑妃较之于前些日子,瘦了许多。

        毕竟经历过一次小产,是在生死边缘挣扎过的,身子骨自然是要差些。

        穆芷苓站起身,道:“回娘娘,小五只是偶感风寒,不想拂了娘娘和各位夫人的雅兴,却又不想将风寒传给大家,于是才想到这个方法。”

        高淑妃深深凝望她一眼。(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815/82191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