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六十六章 困境

第六十六章 困境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五卷漠北天娇第六十六章困境

        可是现在有一个情况,我身上还带着火呢。胡乱地打灭身上的火苗,车里就已经是烟气缸缸的。顾不得别的了,把那头死狼踹到一边,赶紧查看乌力罕和阿茹娜的伤势,他俩都伤得不轻。我安慰一下嚎哭着的阿茹娜问乌力罕:“怎么回事?有狼你怎么不出声呢?”

        疼痛让乌力罕窒息了一般,缓了好一阵才浑身颤抖着艰难地说:“我本来是从驾驶位置上车的,可是后腿被狼咬住了,我赶紧地向车里躲一直躲到后座,狼也就拖着跟上来。后面又上来一只猛撞了一下车门,一个反弹车门就关上了。咬住我腿的狼不撒口,后上来的狼窜到我面前正呲牙对着我的脸,我看下一秒我就完了,这时你拉开了车门,那狼回了一下头,我才活了命。”

        乌力罕大腿上的伤口很大,在腿弯上方的左外侧,有两个手掌那么大的一块皮肉被撕开,连肌肉也伤了。她整个人都在抽搐着。胳膊、脸都受伤了。在看阿茹娜也好不了多少,左侧的屁股和肩头都在出血,胳膊和腿上也都被抓伤了。我一边安慰他们两个一边取出急救包扔给他俩先拿纱布自己按着止血。这时车外面的狼还在拼命地挠车门,一个挤一个都上到了车顶。我得赶紧开车走起来,不然被狼咬破了轮胎就麻烦了。越野车推搡着狼群,叽里咕噜地压在肉呼呼的狼身上碾过去,走了一段距离以后才勉强能有点速度了。可还是有狼不断地撞在风挡玻璃上,就这样在狼群的围追堵截中,我小心翼翼奔奔坎坎地开着车向南驶去。

        基本上没有什么路,好在是荒原没有多少山石,可是两个女人都受了伤受不了颠簸,我只开到六七十迈能甩开狼群就行了。开了不到半个小时,约么也有三四十公里,看看没有了狼群的迹象,好歹算是甩开了。我把车停下给两个女人做包扎。乌力罕的腿还有阿茹娜的屁股都得缝针,又没有麻醉剂,我得赶快开车到有卫生所的地方。这时车窗上已经落了一层雪沫,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雪的,被呼啸的风吹成了大烟儿炮,能见度基本为零了。我停下车拿指北针辨别了一下方向,可也没法赶路,我说:“我知道这很难,可我还是希望你俩能忍受缝针,这样的伤口不缝是不行的!”两个女人都沉默了。

        我拿出一瓶****带的伏特加,给乌力罕喝了几口。乌力罕还挺能喝的,还要喝,一直喝了快有半瓶,情绪缓和下来不少,我准备好了缝针。缝合对乌力罕对我都是折磨,乌力罕无法控制地抽搐,可是没怎么叫疼,可能是伏特加起了一定的作用吧。然后就是阿茹娜了,同样也给她喝了些酒,车里的姿势真的很别扭,阿茹娜连小药针都没打过,在她的嚎哭中完成了缝合。这痛苦的折磨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而且是我横下一条心速战速决的做完的,我宁愿他俩的伤都伤在我身上,至少缝合的时候我不觉得疼,会让大家都好过一点。

        乌力罕无力地呻吟着说:“完了,这次一定得留疤了。”

        我说:“还保住命了呢!以后再去韩国休整一下,听说韩国的整形师很厉害!”

        阿茹娜摸着我的脸说:“宝音哥哥你也受伤了!”我才忽然想起检视一下我自己,我虽然没有乌力罕那么大的伤口,可也不轻。主要是多,脸上的伤被阿茹娜指着,腿上的伤口则不计其数,抓伤、咬伤有的深达筋骨。幸好我离魂感觉不到身上的痛楚,要不然恐怕也无法坚持着给他俩缝合了。我故作含糊地说:“我的伤没那么重,没事的!”说完随便地包扎了一下。可是后背的伤口又被乌力罕发现了,她说:“这不行,这么大的伤口你都不疼吗?有两公分深呢!”我尴尬了一下,笑笑:“没事啦,你不说我都不知道呢哈哈!”我这样的态度让她俩都无语了,她们会以为我有多么男人,可其实我却是真的不觉得疼,又没法跟他们解释,有这么好的机会就装一回爷们儿吧。

        我没有想到这个时节会有这么大的风雪,我们只是在车里忙活了一个多小时,车外的景象已经换了摸样。狂风暴雪中的荒原上,所有影风的东西的东北侧都堆起了雪龙,我们的越野车也不例外,向左侧看去雪已经堆到车窗下面的高度,而迎风面还能看到光秃秃的地面,车窗上已经上了厚厚一层霜花。风吹的越野车一阵一阵的颤动摇晃着,仿佛要将我们吹翻吹跑。只有一两个小时而已,风雪竟加到这么猛?风力会不会在增长?车里的温度在急剧下降,我们已经在自己呼出的白白的霜气中说话了。我刮刮车窗上的霜往外看也看不清什么,凌晨的天光淡淡的,我觉得这风大到出奇,应该是停在了一个山口,这样会很快散发车的热量。好歹弄的能看见外面一些,试着发动车子,想要挪到一个雪堆后面或者避开风口,可是车子却因温度太低无法发动了!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在这里等死吗?“我得出去弄一弄,把雪堆在迎风面,车子冻住就麻烦了。”乌力罕躺在后座上挣扎着一把拉住我,“不行!你身上也有伤,冻坏了会要命的。”

        我说:“没事啦,难道在这里等死?”

        “我们可以求救的,坚持一两个小时就会有转机的。”

        “好吧,那我们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你在车里打电话求救,我出去玩雪!”

        “不行呀,求求你,不要出去!”

        阿茹娜也眼泪汪汪地拉着我,我觉得她们需要的可能更多的是心理安慰,可这没用的,继续在车里就真的是在等死了。“不行!我们不能等死,我也是尝试。过一会就回来,等着我,一切都会过去的,要有信心!”我从越野车的后备空间里翻出件棉衣好歹穿上,带上手套拿着铲子从背风面下了车。找硬硬的雪堆铲出大雪块,抱着放到越野车的迎风面去,一直放了几十块才堆到车窗。这时候,天光已亮,雪看来是不下了,风到更猛更冷了。凛冽的西风吹起地上的雪沫,似乎是围绕着我的一片混沌连接着天空和大地,远山、稀树都脱离了地面象海市蜃楼一般,幸好我不觉得冷。继续干,不知弄了多久,看看快晌午了,终于在越野车的右侧堆起一个大雪堆。这时我看到我们的车果然是停在一个山口,西南方向的寒风在南北两座山丘之间向我们直扑过来,毫无遮掩!我拎着铲子向西北走了半里多路才到山丘脚下找了两颗小树用铲子砍倒,又捡了些枯枝码放在小树上,拖着走回到越野车的左侧。打开后门从车里拿出煤气,把枯枝点着,火烈烈地燃起来了,我上车,副驾驶座上阿茹娜静静地坐着一动也不动。

        “阿茹娜,阿茹娜!”阿茹娜的小脸还是粉嫩的颜色,眼睛出神地向前望着,两手抱在胸前没有了呼吸,我可怜的老婆已经冻死了,成了一具可爱的雕像!我回身呼唤乌力罕,她靠着右侧的车门,腿放在后座上也已经停止了呼吸。我不敢动他俩,只是不断地呼唤着:“乌力罕,乌力罕······,阿茹娜,阿茹娜······”

        我痛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在最后时刻和她们在一起,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一下,我到彻底的绝望了,因为我左手的食指和中指象干枯的树枝,断掉了!我慢慢摘下手套,两只手都成了硬硬的象木棍一样。断掉的手指不会象玻璃那么脆,那会象在冰柜里拿出的冻肉,藕断丝连,硬邦邦的。我不敢动了,傻了一刻,慢慢地从车上下来靠近火堆。火被风吹得忽左忽右,红红的炭火沉到雪堆里,很多都灭了。我伸手想要把树枝聚拢一些,可是我的胳膊“喀拉”一声,关节处被掰碎了!

        这下好了,一切都结束了吗?我要开始我的丧尸生活了吗,要开始我无穷无尽的飘荡了吗?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吗?我抬头望望天空,脖子也是“客啦”一响。好了,我不能再动了,得保持一副完好的骨架,哪怕去和那些鬼骆驼们一起,也得是具完整的骷髅啊!就这样不动等着,等着天气转暖,我就会融化了。那时我虽然死了可还能动,可以把乌力罕,和我的幼小的妻子阿茹娜埋葬了,然后就往北去找到我的骆驼,就这样在世上继续游荡一直到天荒地老。公主,也许应该叫郡主殿下,对不起,我刘博实在无能,连我自己都救不了,虽想救你出永冻土底冰下却有心无力。三叔,侄儿今日虽因你而起,却也不恨你,只因我也曾想过盗墓发财,但我也确实想救你回魂。救这个救那个,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如今自己身陷死地,什么救人自救,都成了天大的笑话!成哥,一切都交给你了,家人、父母、我的爱人、朋友,以后慢慢的你都会认识的,不然也没关系。好了我有的是时间感慨,有的是时间指天叫地,让我就这样望着朝阳,等待库苏古尔湖畔的春天吧。但愿不要有狼群来伤害我,不管有或者没有,等到我能动的时候,就一定要把这里的狼都杀光,就这么定了,定了,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75530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