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107米 临阵倒戈

情深107米 临阵倒戈

        北阳宗的人变了脸色,望着沐琉歌的眼神带着惊惧。

        领头的长老看到这里,心思百转千回,对之前鲁莽的行为感到懊悔。

        秦策只说是围剿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家族,没想到这个小家族里面竟然有这等大人物,实在失策。

        他要是早知道这里有个年纪轻轻的丹王巅峰,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胡乱动手啊。

        想着,老者急忙放低了身段,恭敬的对沐琉歌拱拱手:“大师,刚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众人看到刚才还凶神恶煞,势要击杀沐家的北阳宗长老,竟然一改态度,顿时恭恭敬敬起来,这突变的画风让众人有些不适应。

        秦策见此,勃然大怒的吼道:“徐长老,你什么意思?你答应我要斩杀沐家的!”

        被唤为徐长老的老者,有些无语的看他一眼,神色有些鄙夷。

        他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这么一号不得了的人物,不知道是太过狂妄还是傻。

        他承认秦家实力不俗,也拥有几个丹王强者,和一位丹皇强者。

        但是那都是活了百年之久的老不死了,他们这么多年才感悟到丹王和丹皇,而沐琉歌小小年纪就是丹王巅峰的强者,想来不出几年,丹皇等级也是迟早的事儿。

        这样对比,就知道孰强孰弱了,沐琉歌这个人绝对是他们惹不起的人物。

        “秦家主,老夫今日不但要食言,还要阻止你。沐大师既然是邱大师的师父,也应该得到北阳宗的礼遇。所以,今日你敢动沐大师一下,就是跟我们北阳宗作对。”徐长老老奸巨猾的双眸荡出一抹警告的厉色,略微沙哑的声音强硬得不容反驳。

        众人闻言,惊得倒抽一口冷气。

        刚刚还敌对的势力,顿时临阵倒戈,成为了沐琉歌的支持者。

        众人震得表情僵硬,嘴角抽搐,眼神带着愕然,完全消化不了突如其来的变化。

        他们就算亲眼看到,也不敢相信的摇摇头——这简直太戏剧化了。

        这位徐长老不愧是阅人无数的老狐狸,临阵倒戈的正是时候,不但化解了沐琉歌和北阳宗的恩怨,还成为了后者的支持者,要知道巴结这么一个炼丹师,以后的好处可是数不尽的。

        北阳宗的其他人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徐长老的意图,也跟着朝沐琉歌恭敬行礼,算是为之前的过分举动道歉了。

        这一下,从北阳宗来的强者全都站在了沐琉歌身后,俨然是要帮助沐琉歌对抗秦家了。

        秦策看到这里,气得火冒三丈,咬牙切齿。

        这种一边倒的局面,还要怎么继续打下去?

        他们秦家不过是一群炼丹师,要论武力自然是比不过北阳宗的高手,就算他们有丹药,可以跟北阳宗高手慢慢耗,但是沐琉歌那边的炼丹师更高级啊。

        人家一群人全是丹王,光是这阵容就能碾压秦家了。

        秦策万万没想到,今日竟是被一个小女娃逼到这种地步,实在耻辱!

        沐琉歌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轻轻松松将局面扭转,还占尽了上风,这等匪夷所思的手段,不禁让人咋舌。

        “秦家主,你确定你还要继续打下去吗?如果你不在意损失几名炼丹师,我倒是很乐意奉陪的。”沐琉歌冷笑一声,面色跃上几分轻蔑。

        秦策闻言,屈辱的握紧手心,深吸一口气,抑制住杀人的冲动,低吼道:“沐琉歌,你别得意。要知道我们秦家不止有丹王强者,还有一名丹皇强者,你以为有北阳宗的支持就万事大吉吗,那你太天真了。”

        沐琉歌轻笑起来,似乎并没有将他口中的丹皇强者放在眼里:“哦?是吗?我倒是很好奇这位丹皇强者到底有多强!”

        “你——沐琉歌,你别太嚣张!”秦策被她无所谓的轻视态度气得呼吸一滞,大吼出声。

        “秦家主,我本不想和秦家为敌,奈何你的宝贝女儿竟然敢抢我的男人,这笔账,我可要跟你们算清楚呢。”沐琉歌讨厌秦语露觊觎银烈风,心中有气,必须发泄,不然这些不要脸的都肥着胆子往银烈风身上凑。

        站在一旁的银烈风闻言,冰冷的俊脸微微抽搐,嘴角扬起隐匿的笑意。

        他的女人总说他霸道,可是她的占有欲完全不比他低啊。

        “哼,不知羞耻!一个沐家的小女娃,居然欺到我们秦家头上来了,岂有此理。”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如惊雷般炸响。

        只见一袭黑袍老者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矍铄的双目深邃犀利,阴冷的视线落到沐琉歌身上,犹如一条毒蛇缠上了咽喉,让人升起窒息的错觉。

        那一身的强悍气息,瞬间弥漫开来,一头凌乱的白发飞扬而起,显出极致的张狂——

        布满皱纹的老脸道尽沧桑,却掩盖不住年轻时候的英俊容颜。

        秦策看到黑衣白发的老者突然驾到,惊得张大嘴巴,僵硬半天,口吃的叫起来:“老祖宗,你——你——你怎么出关了?”

        秦家老祖宗秦康,已经闭关两三年了,现下突然出关,倒是让秦家的弟子惊了一跳。

        “哼,废物,若是老夫再不出关,怕是整个秦家就要被你们毁了!”秦康怒哼,铁青着脸恨恨瞪着秦策。

        秦策被骂的低下了头,在老祖宗面前,像是个做错事儿的孩子,不敢有任何怨言。

        此时,老者忽的抬头,阴狠的视线猛地擒住了沐琉歌,低沉的声音缓缓传出:“小女娃,听说你已经是名丹王巅峰的强者了,不否认,你的天赋是老夫见过最好的。但是,你与秦家为敌,老夫别无选择,只有将你抹杀!”

        秦家树立了这样恐怖的敌人,是秦家的灾难,他不敢想,若是眼前的女娃成长起来,会成为怎样的巅峰强者,现在若不将她扼杀在摇篮,以后秦家怕是会惨遭灭顶之灾。

        沐琉歌一直对这个传说中的丹皇很好奇,此时见了他,忍不住将他上下打量,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这位前辈,你都活了这把岁数了,怎么还喜欢说大话呢?你认为仅凭你一人之力,真能杀得了我吗?”

        这位丹皇也太天真了,别说她有银烈风在侧,就是随便召唤一只火儿出来,也能分分钟灭了他。

        然而秦康活了这么久,还第一次遇到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年轻人,气得低吼:“小女娃,嚣张可是会付出代价的。”

        沐琉歌不以为意的笑起来:“老家伙这样吧,我这人善良,不喜欢打打杀杀!既然我们都是炼丹师,那我们就来比试一场,若你赢了我,我就饶你一命,放过秦家,若是你输了,当场自刎,自然,秦家也免不了被我屠杀的命运,如何?”

        她居然说自己善良,不喜欢打打杀杀?

        这段时间,整个祁天国动荡不堪,五大家族,两家被灭门了,皇族也被屠杀了。

        死的死伤的伤,全是沐琉歌一手造成的,她还敢说自己不喜欢打打杀杀。

        可是,更让人震惊的是,她居然狂到跟丹皇比试炼丹,还嚣张的承诺饶他一命,放过秦家,这样狂妄到极致的态度,气得秦康怒不可遏,眉头深深拧起,表情有些扭曲。

        “好,既然你要找死,那老夫就成全你。”秦康知道她天赋了得,却不认为一个丹王巅峰的实力能超越他丹皇初阶的实力。

        见他爽快答应下来,沐琉歌牵唇一笑,接过话来:“比赛规则很简单,我们炼制六品丹药中最复杂的太清丹,谁的丹药纯正谁就获胜,你觉得如何?”

        秦康冷哼一声,显然不把这太清丹放在眼里:“再复杂也不过是六品丹药而已,来人,给老夫准备药材。”

        他都是丹皇等级强者了,对于丹王巅峰炼制的六品丹药自然不在话下,说着他快速放出了炉子,双手翻动,眨眼间熊熊烈火跳耀而起,像是烟花忽然绽放,朝四周爆射出璀璨的火花。

        随后,他的掌心也跟着投入浑厚的精神力,操纵着鲜红火焰,分毫不差,恰到好处,看得众人目露惊艳。

        这样神速的手法,实在养眼啊。

        沐琉歌不否认,他的确很强,不愧是受万人敬仰的丹皇强者,他对得起这称号。

        只是,他再强又如何,炼制的丹药等级再高又如何,若是他无法深入丹药本质去提高丹药的纯度,那他便是输了。

        沐琉歌从神丹炉看过最高的炼丹技术,这种技术能给丹药赋予生命,让丹药成为活物。

        但那种技术太强横,她目前是不敢想,不过,她符印的技术已经完全掌握了,对付丹皇强者还是有五成把握的。

        想着,沐琉歌也冲邱锐吩咐道:“给我准备耐烧的炉子和太清丹所需的药材。”

        邱锐双眼闪着兴奋的精光,急忙点点头,叫人去取了。

        对于一个炼丹师来说,能看到两个巅峰强者炼丹,绝对是三生修来的福气,不得不让邱锐激动兴奋啊。

        不一会儿,沐琉歌这边的准备工作也完成了,她微微抬眸看了一眼正着力控制火候的秦康,嘴角轻勾,翻手燃起火焰,而后慢悠悠的拿起药材,开始挑选,剥离,摘除,完全没空搭理火候。

        题外话:哎,今天卡文卡惨了,先就更新这么多了,看明天能不能多更些。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55172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