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44小白

44小白

        张丽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得这么尖利,当她看到沈修然自从见了她就没再像以前那样对她,显得很疏离,她就不那么自信了,她很害怕,而上次蔡梦华竟然能在她面前将沈修然拉走,更是让她气愤,蔡梦华家里比她家可是强多了,而且蔡梦华的爸爸还在沈父的事情上出了力,在沈修然入C军上也提供了帮助,她的危机感顿时变的很强烈,这才找了机会来打击蔡梦华让她主动退出。

        张丽青轻哼了一声,没想到这个女生这么懦弱,只知道哭连个话都说不出来,妄她还当她是对手,她应该把主要力气放在让她的五哥“回心转意”上,她只要她逮到了和他独处的机会,相信她就一定可以让他再次成为她的…

        就在张丽青还想说什么时,门被推开了,张丽青忙转身,看到一个留着遮住耳朵的学生头的女孩子,女孩子看起来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量娇小,穿着蓝黑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脸上带了个口罩,凸显着一双清澈黑亮的眼睛烁烁生辉,看上去干净清透,像是能看透人的想法一样,让之前还带着高傲和不屑神情的张丽青脸上有几分尴尬,这个女孩子不会是哪个领导的小孩吧,蔡梦华自己丢人不会说出去,可是如果这个孩子说出去的话,她的形象可全毁了啊...

        "我找小白,呃,小白被师父放哪里了啊,小白,小白,你在哪里"聂曼卿自顾自的说着,因为戴着口罩声音有些模糊。她边说着眼睛转着四处看,瞄到角落里的箱子眼睛眯起来走上前去。

        张丽青自认为自己的声音已经很好听了,她可是文工团的金嗓子,不过听到这个声音她还是不禁呆了下,甜糯娇脆,略有童音,听起来很舒服。

        "小梦,过来帮下忙"聂曼卿走到角落去拉那个箱子,有些重就对在她进来胡乱的擦了眼睛,脸上还挂着泪珠的蔡梦华说道。蔡梦华抽噎着走上前去帮忙。聂曼卿和蔡梦华现在算是比较熟悉了,她看上去虽然小却是比蔡梦华大了两个月,两个人熟悉的开始就是因为一条鼻涕虫,当时那虫子落在了蔡梦华身上吓得她哇哇大叫,还是聂曼卿很淡定的帮她弄掉的,因此被蔡梦华很崇拜的说了句"你真胆大",聂曼卿被人夸奖胆大还是头一回,对蔡梦华的好感大增,两个小女生倒是越来越熟悉了。蔡梦华知道聂曼卿会在周末时来李瑞佳这里,有时候也会来找她玩儿。

        聂曼卿虽然胆子也很小,怕很多东西,但是对一些别人都怕的却是一点也不怕。比如说小虫子,小动物什么的,她小的时候有段时间可是天天和小虫子一起玩儿的。

        "小白你好可怜,窝在这里一个星期了,姐姐带你出来透透气啊,这次我肯定不会再装错了,你别怕啊"聂曼卿打开箱子语带怜惜的说着,就像在说一个宠物一般。

        箱子被打开后还有一层蒙布,聂曼卿揭开了蒙布,拿出了里面的一件东西放在了房间里一个长条桌上。

        "咦,小白,你怎么了,啊,你说你喜欢漂亮姐姐,不喜欢丑八怪,想凑近看看漂亮姐姐,好吧,真拿你没办法,我带你看啊"聂曼卿和手里的一个球形白色的东西对话着,语气很是亲昵。

        张丽青在聂曼卿转身后被吓到了,刚才清透的眼睛透着诡异狡黠正看着她,她手里的白色头盖骨两只黑洞洞的眼眶也正对着她,转瞬间刚才的小女孩就变成了小恶魔。

        "小白,你太□了,看到漂亮姐姐连话都不会说了啊,快打声招呼啊,要是喜欢的话,可以等晚上去找她啊"聂曼卿动了下那头盖骨的牙齿发出碰撞声,向张丽青的方向走了几步。

        "啊,别过来,疯子!"张丽青从呆滞中清醒,尖叫一声面无人色,急急的退后了好几步猛的转身飞奔出了房间。

        "哈哈哈,小白你太棒了"聂曼卿在看到张丽青落荒而逃时摘掉了口罩笑弯了腰,摸了摸小白的头夸奖道。

        小白是李瑞佳拿来让聂曼卿熟悉人骨架构的骨架,不是真骨头,是石膏做的,白色的,206块全骨骼。聂曼卿因为以前中学的时候有些基础,初见时有些惊讶也没多害怕,学起来还是很快的,连李瑞佳都在感叹聂曼卿不学医有些可惜了。李瑞佳以前本来是将它拼成放在办公室的后来吓到不少来房间的病人,就收在了箱子里,蔡梦华因为早已经被吓过了,所以只是有些惊讶也没怎么样,看到刚才聂曼卿诡异的举动,面不改色的摆弄着那些东西,在她心中聂曼卿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

        "曼曼姐你好厉害!"蔡梦华破涕为笑崇拜的看着聂曼卿。

        "快擦擦脸吧,那个人是谁啊,长的挺好看的就是有些讨人厌"聂曼卿一扬下巴表示小意思,对这声曼曼姐还是很受用的,她很贴心的从李瑞佳房里倒了热水给蔡梦华拧了一条湿毛巾。

        "她,她是五哥以前的女朋友,张丽青"蔡梦华拿到毛巾就开始给聂曼卿说,然后眼泪又开始掉了。

        "他们两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五哥对她那么好,她竟然在五哥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他,还好意思再来找他,真的是..."接下来的话蔡梦华说不出口了。

        "那你哭什么?"聂曼卿表示不解,她之前就听蔡梦华扭扭捏捏的说过她的心事。

        "呃,五哥还,还喜欢她,呜呜呜..."蔡梦华忘不了沈修然那时悲伤的表情,小声说道,说完脸就红了。

        "怎么会呢,刚才那个人一点也不好,还胆小,你五哥要是喜欢她肯定也不是好人"聂曼卿说道,竟然把胆小也归结为张丽青的缺点。两个腼腆的小女生头凑头严肃着脸小声的讨论着这种问题,看上去有些好笑。

        "不,你不了解五哥,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觉得他喜欢上一个人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改变"蔡梦华本来还很害羞,听到聂曼卿的话抬头涨红了脸辩护道。

        "五哥好可怜,一夜之间家里一无所有,沈伯伯和沈伯母都被抓起来了,他为了照顾父母硬是留下来,还代替父亲受批斗....那些人让他和家里断绝关系就放了他,还给他在机关安排工作,他和那些人打了一架...沈伯母在关押时得病去世了,沈伯母对他最好的,不知道他有多伤心..."蔡梦华语无伦次的说着。蔡梦华把她知道的都告诉了聂曼卿,聂曼卿哪里能想到蔡梦华口中心地善良,宁折不弯,多灾多难,可怜的不得了的人就是沈修然。

        听到蔡梦华说被批斗的事儿,聂曼卿想起了沈修然,他也很可怜,那个时候巡回批斗大会转了整个红花寨,如果是自己肯定会奔溃的,他还能笑的出来...

        "我长的没她好看,也就小时候见过五哥几次...五哥是怎么也不会喜欢我的..."蔡梦华伤心的说道。

        "小梦,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长的很好看呀,我觉得比那个张丽青好看,她像浑身都是刺一样,我不喜欢她,只要你五哥真像你说的那样,脑袋没问题,应该会喜欢你不会喜欢她的,你就放心吧,你看根据你以前说的,五哥对你也很好啊,而且是现在,她说的都是以前的事儿,都已经过去了,更何况谁知道是真是假..."聂曼卿很"理智"的安慰蔡梦华道。虽然这样说着,聂曼卿心里却在想,如果是她自己,抱过了亲过了,即使,那个人再坏,还会再喜欢别人吗?那是绝对,不会的...

        "真的吗?"蔡梦华急于得到肯定,她只是再哭诉,可没代表放弃。

        "当然是真的了"聂曼卿很肯定的说道。

        蔡梦华被聂曼卿说的斗志又重新燃烧起来,脸上又有了笑容...

        "你,你要替我保密啊"蔡梦华斗志恢复后赶紧说道。

        "我当然不会给别人说的,你放心吧"聂曼卿保证道。

        "差点忘记了,我给你带了点好东西,下个星期我要进新兵连了要好几个月不能找你来玩儿了"蔡梦华有些遗憾的说着从随身带的小布包里拿出了东西。她中学毕业家里给她的安排就是参军,她也没什么话语权,全凭父母安排了。她知道聂曼卿这一天要来,就带了一块力士香皂还有擦脸的香膏,西北市的天气到了冬天十分干燥,这些都是保湿滋润的。经过此事两个女孩子的关系更好了些,不过蔡梦华可没想着带聂曼卿去看她好奇的五哥,上次带了个假小子赵恺欣都坏事儿了,而且曼曼也很好,万一,那她该怎么办啊...

        ***

        "修然,你小心点那个郑红兵,他绝对憋着什么坏呢,不然怎么那么好心,套近乎还送外烟给你,他可不是心胸开阔的人,你阴了他那么一下,他肯定要阴回来的"休息时徐明远提醒沈修然。新兵进部队厚后,新兵连班长选兵时,徐明远果然选了沈修然,训练果如他所说的,似神仙,□,有事儿没事儿就挑沈修然的刺,罚他负重跑圈儿或者俯卧撑等,却是朋友间的"调戏",用徐明远的话说就是打是亲爱是骂。那点惩罚沈修然还没放在眼里,反而让他的体能一下子在新兵中凸显出来。

        "他送东西又没毒不要白不要,看他能耍什么花样,我正等着呢"沈修然不以为然笑着说道。

        几个月的时间郑红兵的伤也好了,禁也解了,出来后他缔一个想法就是报仇,只是碍于父亲的警告,没敢大动作。听说沈修然也在新兵里,而且聂卫国还是新兵连连长,脑袋就转了起来,想来个一箭双雕的计策,让他讨厌的两个人自个儿斗,他在旁边煽风点火看戏,斗个你死我活,那多爽啊。在郑红兵看来这两个人一个不识时务刚硬死板,一个睚眦必报心狠手辣,一个是草根,一个是背景深厚的人,两个人肯定能掐起

        作者有话要说:不急不燥,不紧不慢日更中=_=

        明天继续两小互动....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