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大送小 > 16第 15 章

16第 15 章

        天麻不一会儿便将纸笔拿来。

        燕承锦借这个时间稍稍平复一下情绪,下笔时已然镇定了不少。他一边写,天麻就在一旁转述他的话。

        ‘陆世玄是在何时何地,因何事将茶庄抵押?当时可有见证人在场?’

        妇人张口正要说,被坐她旁边的男人拉了一把,那汉子脸上略有些古怪,却很快答道:“那还是去年的时候,世玄堂弟向我家借了些银子,唯恐日后无力还账,所以写下这字据,大家都是亲戚,字据都写了,那里还有信不过的道理,除了我们两口子,再没有旁人了。”

        天麻看了一眼纸上,接着便问;‘去年什么时候?向你家借了多少银子?借这些钱做何用?’

        那汉子说了个时间,大约是成婚之间,银子是八百两。至于陆世玄借这钱做什么用,便说是操办婚礼所用,答得滴水不漏。最后一口咬定有字据作凭证,总之是陆世玄当日亲自将茶庄押给自家,这绝不是伪造的。

        他说话之时,燕承锦便安静地留意着他脸上神情变化,见他说到前面时眼珠转动,似是还要想上一想,只有提到字据时倒是底气十足,那字据燕承锦也亲眼见过,作假眸可能性并不大。前面的话燕承锦半点也不信的,但至于陆世玄为何为写下这样的字据,如今人已然不在,却也没处去问。

        燕承锦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提笔便写道:我看两位的情形,也不像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八百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一时半会便能拿得出来么?再者说,陆家的茶庄虽说疏于打理,老茶桩子也还有那么几株,便是再贱卖抵价,也能值个几千两银子。借出去八百两换回一座茶庄,可真是一本万利。

        那人脸上微微抽搐,想到那茶庄子,到底是爱财之心占了上风,例梗着脖子强自道:“那银子是攒着给儿子们娶亲用的。若不是看在亲戚的面子上,别人来借我也不会舍得拿出来。这不是亲戚么?至于世玄堂弟觉得过意不去,要将庄子抵给我,那我也没有办法。”

        燕承锦目光冷冷注视在他脸上,直把他看得面目涨红满头热汗,燕承锦才微微一晒,提笔道:好大方。

        那人也不知他说的是自己还是陆世玄。讪讪地等了一会,却见燕承锦半天不再有动作,干咳了一声,试探道:“堂弟还是去年年头便进京应试,茶庄原本就不景气,这一年里没人打理,早已经败落了不少,其实也没有那么值钱,抵我那借出去的银子,也仅仅是略有盈余,略有盈余而已。区区一个庄子,少君想必也不会放在心上。”

        燕承锦转着笔头似听非听,始终没什么表示。见他催得急了,便转眼去看林景生和陆琨陆世青。

        林景生向来似乎都与他心有灵犀,温言道:“在下做这个账房不过几天,不曾得见过郡马爷的墨宝,认不出这究竟是不是郡马爷的手笔。”

        陆琨脸上一直紧巴巴的有些发急,看那样子也是不乐意的,见燕承锦看着他,张口道:“此事小人也从未曾听说过。”看他那样子倒像是未曾与这家人合谋,反而有些担忧着急。倒让燕承锦对他多看了一眼。

        却是陆世青这孩子一时没转过弯来,脱口就道:“就算是我哥哥写下了字据,那处庄子是祖上传下来的,说什么也不能给你们!若非万不得已,决不能轻易抵押出去,我哥一定是糊涂了!”

        燕承锦垂下手来,暗里地轻轻捏了捏他的手,陆世青一怔,但出口的话却是已经收不回来,只有干着急的分。说来也是这个孩子过于敦厚耿直,若是他一开始便咬定自己认不出真伪,或是推说自己做不得主,能推早推能拖则拖,那几人也不至于得理不饶人的一直闹腾起来。

        那汉子大喜,向燕承锦道:“少君,你看陆小少爷也这么说。那如今,少君的意思是?”

        燕承锦一手将陆世表拉至身后,拈着笔慢慢写道:我毕竟是一个外人,管不到你们陆家的事。世青是个男丁,当然得就该他当家作主,还用看我的意思做什么?再者如今头七未过,你等就上门催逼,不觉做得太过?

        这话还是方才那妇人所说,现在被燕承锦一字不差地写了出来。那汉子也不知他听了多少,不由得有些惴惴,脸上不安起来。

        好在燕承锦也没把话说绝,笔锋一转道:这毕竟是陆家的祖业,总得教老夫人得知。不如等老夫人从庙里回来,看看老夫人的意思,如何?

        那妇人急了,张口便嚷嚷道:“若是给老夫人知道……”被身边的男人狠狠拉了一把,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变成低声嘀咕道:“老夫人定然是肯的。”

        燕承锦也未留意到他话里蹊跷,见他家四人终于告辞,尔得松了口气,端起茶来送客。倒是陆琨送了这家人出去,许是有话要说。

        他见几人出门,朝卫彻递了个眼色。卫彻心领神会,出去向一个侍卫吩咐了一句,让人去查这些人的底细。靳定羽想了一想,见燕承锦也未留意到自己,也悄悄跟了出去。

        燕承锦当然不会把这事当真推到老夫人面前,这么一说只不过是要些时间去查清其中真正原委。银子事小,却不能轻易开了这么先河,总得查清了才好。也不知陆世玄写出去的字据是仅此一张还是另有其它,若是日后有人拿着一张两张借据,三天两头就上门来纠缠讨要,实在也不成样子。

        陆家的家境清贫他是知道的,却不曾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幕。

        燕承锦长这么大,头一回遇到有人拿着借据找上门来。这滋味好比当众被人扇了两记耳光,那一瞬间的羞愧与难堪,只有他在被诊出真实身份之时经历过一次。虽说是陆世玄欠下的旧账,可如今他与陆家难以撇得清清楚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陆家失了颜面,他也觉得羞愧。

        他忽然觉得对于那位已经去世的郡马,有很多东西他都不了解,也未必是他所看见的那样子。这念头来得突然,却一出现就再也挥之不去。。

        不多时靳定羽去而复返,回来时手里多了张借据,拿来向燕承锦邀功。顺便就直如天麻所说,顺便赖着不走蹭了顿晚饭来吃。

        作者有话要说:从他进门起,陆家就是他的家人,人走茶凉未免凉薄。人生在世不如愿事*,难免有委屈求全的时候,有些东西是责任和义务。

        一个人立身处事不仅是想怎么样,还有该怎么样。持本心尽本责而已。

        想想还是决定不多说什么了。大家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283/166729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