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72章 大叔的方式

第072章 大叔的方式

        米彦辰开车回去旅馆的路上还是气得不行,他很确定的知道凌嘉诺是有心和他一起过的,可这种每次遇见唐文杰就下意识跟在唐文杰屁股后面的习惯性行为,让他很不高兴。

        偏偏当事人自己还没多少觉悟,顶多在面对他的时候有些心虚。可心虚有个屁用啊,你倒是在我都当场抓包你的时候乖乖跟我回家啊?你跟唐文杰跑了算个屁事儿啊?

        米彦辰有时候是真想做点什么,好好把凌嘉诺这毛病给搬过来。可他有预感,他要是真为这种事情计较或者做点什么,凌嘉诺准得跟他翻脸。

        那怎么办?总不成唐文杰一出现,凌嘉诺就屁颠屁颠跟过去,然后他再屁颠屁颠跟着凌嘉诺?开火车么?

        “靠!”嘀……悍马车喇叭长鸣一声,米彦辰在旅馆门口掉了个头,又把车开了回去。不把凌嘉诺捉回来给点教训,他咽不下这口气。

        还有唐文杰那货,米国樱花国随便哪个国家,最好送远点再也不要回来了。

        出租车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米彦辰暗骂一声“自己真是气蠢了”,停车在路边,拿出手机翻到一个出租公司杨总的电话,打过去说了几句话。

        几分钟后,姓杨的回电话,告诉他,那个7528的车子先前拉的客人是拉到医院的。

        米彦辰开车去医院,几步上了二楼就看见凌嘉诺拿着几张报告单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凌嘉诺也看见他了,第一反应是退回去,可惜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米彦辰已经黑着脸大步走到他跟前了。

        “大,大叔……”凌嘉诺游离着眼神喊了一句。

        米彦辰靠近他,用高大的身躯将他笼罩在自己压迫感十足的阴影里,“你心虚什么?”

        “谁,谁心虚了。”凌嘉诺发现自己很不对劲,声音不对,身体不对,眼神不对,手脚无措的更不对。

        米彦辰一把拽过他手里的单子,先看写着凌嘉诺的那一张,内腔有点出血,不严重但要吃点好的补补,其他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表面上的伤看着相当骇人。

        凌嘉诺低着脑袋还在不断的把头发往脸上顺。

        “啪!”米彦辰一巴掌拍开他肿了的胖爪子,“挡什么挡,我已经看见了。”

        凌嘉诺无意识用鞋尖在地上地画圈圈,垂着脑袋露出后面的细长白皙的脖子,看上去乖的不行。可就这幅乖样儿,前一刻还在酒吧一个对几个的打架,被他救了还不安分乖乖跟他回家。

        唐文杰的报告单上写着断了一根勒骨,米彦辰一看这个就乐了。

        凌嘉诺显然也是看过的,薄凉的嘴唇抿着道:“那是他之前受伤没好,这一动手又断了。”他都佩服唐文杰,骨头断了打架还打那么生猛。

        “死了都跟你没关系。”米彦辰把单子摔他怀里,伸手抓住他胳膊拽着他走,“跟我回家我给你上药,你看你都成猪头脸了,回去月儿都不认识你。”

        “米彦辰米彦辰,大叔,你放开我。”凌嘉诺身子往后仰,鞋子在地上抵着不愿意走,等到了楼梯口,他一把抠住门框死活儿不动了。

        米彦辰放开他,手指在他额头上戳出个红印,“你自己走还是我帮你?”

        凌嘉诺张嘴咬他的手指,没咬到。米彦辰倒是想抽他一个嘴巴的,可举起手比了半天,看着他那张脸又下不去手。

        凌嘉诺软了声音跟他说:“大叔你看啊,他骨头都断了我要是走了他多可怜啊……”

        “我不可怜吗?”米彦辰反问一句。凌嘉诺惊讶地看他。

        米彦辰紧逼不放,“难道我不可怜吗?哪一回不是唐文杰一出现对你勾勾手指或者他一个电话你就跟着他跑了?是我是你男人还是他是你男人啊?”

        这话乍一听特别不尊重人,可凌嘉诺睁着眼想了一会儿,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他下意识想要解释,但开口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因为觉得唐文杰脾气不好耐性不好?如果他不在第一时间赶到唐文杰身边,唐文杰很可能就不等他走了?又或者是唐文杰就会遇上危险了?

        而米彦辰……凌嘉诺沉默了,他觉得他一开始是在用一种局外人的眼光挑剔着米彦辰的种种,并不融入那个温暖的小旅馆,像随时准备着看米彦辰对他没兴趣或者失去耐心,然后转身走人。可米彦辰却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小旅馆里没有Lose热闹,但同时也少了Lose的聒噪。米彦辰替他洗衣做饭,给他买穿的用的,几乎跟养张小东和月儿一个德行,连许易都只是给生活费偶尔关注一下学习成绩就完了。

        到他这里,要管这管那但也是实实在在的无微不至。虽说立了许多规矩和名言不准做的事,但其实每次真遇见大事了,都是米彦辰在替他擦屁股。就算完了会教训他,可教训完了还是一样对他好。

        凌嘉诺心里酸酸涩涩的,细细想起来,他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完全把那个小旅馆当成自己的家了。连一向不对付的冯秀秀最近在忙碌承包食堂的事情他都知道个大概。

        可是,为什么他对米彦辰不像对唐文杰?

        米彦辰重不重要?

        肯定重要。

        米彦辰和唐文杰哪个更重要?

        凌嘉诺以前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是唐文杰,但现在似乎也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米彦辰。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他还会跟以前一样,所有事情都以唐文杰为首为重?

        凌嘉诺呆呆望着米彦辰,突然开口说道:“回家不许打我?”

        米彦辰愣了一下,随即咧咧嘴,露出森白牙齿,凑到他耳边阴测测地吓唬,“不打你,不打得你哭爹喊娘才怪!”

        凌嘉诺回神,小脸突地红了。配他破肿了的嘴角,青紫的肿脸,看上去既可怜又窘迫。

        楼下有人说着话上来,凌嘉诺让开楼梯口,站到墙壁上贴着,坚决不跟米彦辰站一起。

        米彦辰往前走了一步。他立马转身往上跑,站在台阶上,从上往下防备地盯着米彦辰,“这可是医院,你别乱来啊。”

        “你下来。”米彦辰收起温怒,笑得人畜无害模样儿,“下来我们回去,就这么出来,张小东跟月儿该担心了。”

        凌嘉诺还是摇头,“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等他好了我就让他回去,以后都不会像这样了。”

        米彦辰见他还没收了要陪唐文杰的心思,脸又黑了。楼下的人本来要进二楼的,看他们一上一下对峙,一个还被打肿了脸,都磨蹭着想看热闹。

        米彦辰权当没看见。凌嘉诺却觉得丢人,抬眼一束冷光射过去,那两人立马闪身走人了。

        米彦辰嗤笑,“凌老大威力不减当年啊,一个眼神都能把人吓跑了。”

        “哪敢你比。”凌嘉诺顶嘴道:“举个巴掌都能让人老实三天。”

        “你是在提醒我打你屁股吗?”米彦辰突然就严肃起来,“凌嘉诺,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己乖乖下来跟我回去。你自己下来我回去不打你,不然的话…呵!你不是一直问三楼干嘛放着不用吗?要是让我抓你回去,恐怕三楼就得派上用场了。”

        空旷的楼梯间突然响起一串铃音,凌嘉诺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指在接听那里晃了一下按了挂断。他刚把手机放回去,抬头就看到了米彦辰。

        再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凌嘉诺伸手抵住他胸口,不让他贴上到身上。

        米彦辰一把捏住他手腕,反手一扭,趁他吃痛叫唤给他转过身子,把他的手摁在后背上。

        凌嘉诺弓着背拼命垫脚,可两只手臂却被提的越来越高。“嘶!疼疼疼……”

        米彦辰就那么拎着他下台阶,到楼梯口门那里,把他推到角落里,就那么提着他两只手,往他屁股上抽巴掌。

        “啪啪啪……”一连串被放大了还附带回音的巴掌声在楼梯间扩散,凌嘉诺脖子根都红透了,人也被吓坏了。

        “别打别打。我错了还不行吗?”

        “啪啪啪……”错了错了每次都说错了可也没见哪次改过。米彦辰打的更重了。

        凌嘉诺急得眼睛都红了,压着焦虑不断地喊,“米彦辰,有人来了,你别……”,真有脚步声从楼上下来,凌嘉诺慌了,猛一下回头,手臂差点被拧断,“有人,你……”

        “啪!”米彦辰打了一下特别重的。

        “啊!”凌嘉诺痛叫了一声,但叫的很短促,像是后一半儿声音生生被憋回去一样。

        楼上下来的人好像被吓了一跳,停了一会儿,才继续往下走。

        凌嘉诺的手还被反拧在后面,微弓着身子撅在那里,眼泪水都漫在眼眶边了。听着脚步声就在后面了,他也不敢挣扎,怕米彦辰当着人再打。

        下来的是个年轻女子,她瞧见两人的姿势,愣了一下就红了脸,顺着边儿不断偷看他们。

        凌嘉诺听着她放慢的脚步声,气得扭头瞪了她一眼,原本还星星眼的女孩子“啊”了一声,伸手指着米彦辰,“你怎么打人呢?”

        米彦辰一脸面瘫相,扭头斜了她一眼。

        女孩子这才发现大个子长得好凶。再看被压着的漂亮男孩子,她同情心立时瘫了,怕惹上事儿蹬蹬蹬就跑了。下楼后她立马跟微友说:“哎呀呀我刚才看见黑社会殴打美少年了,那姿势差点让我想歪了,太激情四射了!”

        凌嘉诺觉得很丢人,带着鼻音咬牙道:“放开!”

        米彦辰挑了挑眉,空着的那只手突然勾住他裤腰。凌嘉诺扭着屁股躲,“米彦辰你敢!”

        “为什么不敢?”米彦辰抓着他裤腰把他拉到跟前一点,手一插就伸到了里面。

        “你个混蛋放开我!”凌嘉诺耳朵放得特别开,就怕有人来了他没听到声音,这副样子要是被人看见,他是真没脸了。

        米彦辰隔着内裤摸了摸他屁股,大拇指故意在股沟那里来回的刮,凌嘉诺又急又怕的情绪很少见,全程红着脸憋着泪更是没有过的。米彦辰知道场合不对,但他就是有点不舍得放开。

        “你这么不听话信不信我扒了裤子打?”

        凌嘉诺石化了三秒钟,三秒钟后,他直接忘记了拧在身后的手,回头猛地朝米彦辰撞去。

        米彦辰在发现他动作足以伤了他的手的时候,立即就放开了他。凌嘉诺撞过来的时候,他摊开手臂把人揽在怀里。

        “你混蛋王八蛋臭流氓你他妈……”

        米彦辰捏住他下巴,“骂过头了啊。”,看那张惨兮兮的小脸上眼泪都快滚下来了,米彦辰亲了亲他嘴,“好了,跟我回家吧。”

        “你以为是遛狗呢。”凌嘉诺冷笑一声,拍掉他的手,憋着泪的眼里全是冷漠,“我的事我自己决定,要走你自己走,杰哥出院之前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米彦辰真是败给他的小性子了,凑脸过去问:“生气啦?”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吃吗?”凌嘉诺背过身去深呼吸,很厌恶地道:“能不能别每次都这样?”

        凌嘉诺的语气是真的厌恶,是个人都能听出来。米彦辰沉着脸,默了一会儿才道:“我以为我没打错……不过,你要是不喜欢我打你后哄你你可以说……”

        “够了!我说的是这个吗?”凌嘉诺简直是气得不行,可要他开口在这种事情上跟米彦辰谈判,他又难以启齿。最后干瞪了一会儿,才特别扭地道:“反正我就是这么个人,你要是看不惯我或者看不惯我跟我的朋友相处,那你就走吧。”

        这次话风转的太快,米彦辰有点跟不上节奏,“你还要留下陪唐文杰?”

        凌嘉诺仰着脖子跟他对视,“是!”

        “没赌气?”米彦辰平静地看他。

        不知道为什么,凌嘉诺心里漏了一拍,但他还是顺着思维点了点头。米彦辰突然一把将他推到墙上,翻过他身子一把扯下他裤子,就那么摁着他,朝他屁股上抽。

        “啊!”凌嘉诺痛叫了一声,立马一嘴啃到自己的手臂上,把剩下的叫声堵住了。

        后面铺天盖地之势的噼里啪啦一阵,来得快猛,但也去的快。凌嘉诺才堪堪从惊吓里清醒过来,米彦辰已经替他拉上了裤子,人也重新被翻了转。

        四目相对,凌嘉诺眼里惊骇很快转为痛苦,惨兮兮的小脸也开始变换。他身后被打的地方,现在才爆发。火辣辣的痛感在屁股上肆掠,完了往肉里钻,又往大腿两边扩散。

        条件反射一般,凌嘉诺两手立刻往屁股上伸。米彦辰却是分别给他抓住,不准他揉。看他痛的要哭又憋着的倔强模样儿,冷声问道:“还要不要陪唐文杰了?”

        凌嘉诺跺着脚不理他。

        原本以为商量商量就会被允许的事,现在闹得这么斤斤计较,还大发雷霆扒了他裤子打。凌嘉诺心里的愤怒已经取代了理智。陪不陪唐文杰都是次要了。这么不给他脸到底把他置于何地?

        “米彦辰,你他妈凭什么这么对我?”大吼一声,凌嘉诺憋了那么辛苦才憋住的眼泪一下就滚了下来。

        米彦辰知道他现在不冷静,只管强硬坚持道:“先跟我回去,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

        “我不!”凌嘉诺觉得现在这么像吵架哭了实在是没面子,狠狠在脸上擦了一把道:“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呵……”米彦辰也有点失控了,“信不信我让他在你面前消失的干干净净。”

        凌嘉诺凶狠起来,一把将他推了出去。米彦辰没防备,蹬蹬后退,踩了几步才停下。他揉着胸口的闷痛,冷冷看着凌嘉诺。

        凌嘉诺脸上第一次露出与他年龄和长相极其不符的狠辣,“你敢动他,我就杀了你!”,不是威胁,不是挑衅,就是单纯的陈述。

        米彦辰木着表情,看他如同陌生人一般从自己面前走过,再也没有伸手拉住他。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