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物是人非 > 027:考场上的生意

027:考场上的生意

        曹铭在全考场学生们的注目礼中很风骚地提前了将近四十分钟交卷,潇洒地留下一个独孤求败的背影,在无数还在奋斗在阅读理解的其他考生集体心中呐喊草泥马中走出考场。

        在阳光和煦的校园里,曹铭的心情却是如止水般平静。

        曹铭现在可以清晰地预感到自己将会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这种预感很少包涵对那些模棱两可的作答侥幸希望,纯粹是由一个又一个十分把握而又自信的卷面书写堆砌而成,

        曹铭走在路上,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脚步,紧接着,自己的肩膀人被人轻轻一拍。

        “同学,你好。”

        来人的脸很陌生,不过上面写满了自来熟。

        曹铭下意识地疑问:“有事?”

        这个男生有点不好意思,但努力故老成,挫着手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故弄玄虚。

        曹铭对于这种故弄玄虚的人只有一个应对办法:直接无视。

        曹铭抬脚就走。

        “唉,哥们,你等等我啊,我也是八中的,我们好歹是校友,别这么扫我面子.。”

        联考是将各个学校的学生打乱,最后统一分配考场,所以遇到“校友”还真算是有那么一丁点缘分。

        不过当下,曹铭有个更感兴趣的事,停下脚步:“你见过我?”毕竟曹铭现在没穿校服。

        “何止是见过?我整天都对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好不好,我就是你们隔壁班的何唱白。”

        邻班的?

        不过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是什么鬼?

        曹铭一愣,见是和自己还真有点瓜葛,态度好上不少,避重就轻道:“雄鸡一声天下白,唱白,名字不错。”

        对方也不客气,伸了个大拇指:“识货!”

        原来何唱白就坐在曹铭后面,原本见八中这段时间小有名气的学霸就和自己坐在一块,心想这次考试多多少少可以抄点。

        考语文的时候,何唱白已经打算好留下半个多小时偷瞄前座学霸试卷几眼,能赚一分是一分。

        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这妖孽竟然在开卷仅仅不到一小时就十分拉轰地把试卷甩讲台上了。

        何唱白被震得心情全无,连原本冲刺一下走出班级倒数前三的心思也淡了,破罐子破摔,也跟着交了试卷。

        出了考场,何唱白突然想到母亲这次对他只要进步五名就给五百元的奖学金的事,心中十分肉痛。

        不过看到走在自己前面的曹铭,何唱白心思又活络起来,这才厚着脸上前套近乎。

        “这次语文考得怎么样?”何长白和曹铭并肩行走,语气像是个多年的老友。

        曹铭敷衍:“一般般吧”

        “狗屁!虚伪!我都看见你全写完了。

        提前这么久交卷,你真牛b。”

        曹铭一阵凌乱,心里纳闷:“我和你很熟吗?”

        显然这个年纪孩子还真不明白交浅言深的含义。

        曹铭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不也是?这么变着法地夸自己有意思?”

        何唱白脸一下红了,声调降下去:“我和你不一样,我作文都没写,最多算是装b.”

        自揭家丑能揭得这么不遗余力的也算是个人才。

        曹铭一愣,无言以对,转头对他道:“你是真牛b”

        ..

        出校门,一阵肉香扑鼻而来,曹铭肚子被诱惑地吱吱叫。

        他最近为了锻炼身体,每天晚自习都会跑步,体力是改善不少,但是消化系统也变得格外成熟,一顿饭很难撑到下一顿的饭点。

        何唱白有眼力劲儿,咋咋呼呼就让老板炸了十几个串儿,招呼曹铭一块。

        “你在这吃吧,我先走了。”

        “别啊,刚考完试,放松一下,一起吃点。”

        “别,我没带钱,再说了,我也吃不起。”

        何唱白挺会来事,话也说得有水平:“我请你,就当陪陪我,行不行。”说着就拉曹铭坐下来,一副不吃就不把他当兄弟的样子。

        曹铭看这架势,所谓求人低三分,见何唱白这幅姿态,他有点明白了,一针见血问:“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作弊?”

        没想到何唱白慌忙摇手:“没有没有。”

        在何唱白印象里,像曹铭这些好学生一向和遵守纪律这几个正面词汇连在一起,听到作弊肯就一副深痛恶绝的表情,不检举他就算好的了。

        “我就是觉得咱两投缘.”

        何唱白的声音在曹铭似笑非笑的表情下越来越小,最后自己都觉得窝囊,豁出去的样子:

        “老子就是想让你帮着作弊,怎么的,要杀要剐随你便了。”

        说要狠狠咬了一下丸子,心里已经有了校长又要往家里打电话然后被老爸狠狠训话的最坏打算。

        可等了半天,何唱白发现曹铭并没有如想象一脸鄙夷地拂袖而去,而是自己坐下,还主动拿起了桌上烤好的肉串,吃得那叫一个滋润。

        “你.?”

        曹铭嘴上不停,含糊道:“说吧,我帮你作弊的话我有什么好处。”

        曹铭刚才打量了一下一个自来熟的校友,从穿着上看,他的家境应该很不错,他不介意找点小生意做做。

        何唱白花了好一会才明白了曹铭的意思,立马满脸激动:

        “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说着油乎乎的手就要往曹铭身上抓。

        对于这种人曹铭有心得,也不客气,一脚踹开,满脸嫌弃:“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说点实在的。”

        “实在的?”何唱白不明白了。

        曹铭提点了一下:“报酬!”

        曹铭经过大学考试的锻炼,对抄袭作弊已经见怪不怪,心里上并不排斥,而且他现在确实需要一点经济上的补贴,也没必要当****还要立贞节坊。

        “反正现在自己可以提前很长时间交卷,不如赚点外快,剩下这几门,一门五十的话,那差不多也可以赚三四百,这笔钱可以让自己做好多事情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一门要五十的话是不是有点多”

        曹铭思索着,如果这个何唱白如果实在有诚意的话,这价格可以有点让步。

        何唱白没想到形势急转直下,只怪幸福来得太突然,急急忙忙地全盘托出:“我妈前些时候跟我说了,进步五名给五百,六名六百,七名七百.”

        曹铭不耐烦:“直接说进步一名给一百不就得了?”

        何唱白很有自知之明,语气弱弱:“我最多进步七名。”

        “算了,你直接说能给我多少?”

        何唱白语气忐忑:“要不到时候拿到我妈的钱咱们一半一半?”

        曹铭心猛得一跳,按捺住激动,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混不在意问:“你现在班里第几名?”

        何唱白听到这个,串也没心情吃了,嘟囔道:“倒数第二。”

        “噗.这下捡到宝了!”

        曹铭连忙扯过卫生纸,擦了擦桌上被他喷出来的串肉。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曹铭心里火速算了一下,一个班级四十人左右,如果帮保他考入班级前二十,也就是能将近分到一千块钱!!!

        卧槽,这种土豪不宰白不宰,况且他还只是个孩子…………千万不能放过他!

        说到作弊,何唱白很有经验,兴奋一阵之后询问:“咱们现在对一下暗号?”

        “对什么暗号?”

        “比如你在前面伸一根手指代表选a,两根手指选b.”

        曹铭直接拒绝:“太麻烦,我有更好的办法。”

        “什么办法?”

        曹铭神秘一笑“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这笑容看得何唱白浑身发毛..

  http://www.biqugex.com/book_49981/17438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