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十二章 挑衅

第十二章 挑衅

        冬日渐近尾声,一转眼便是第二年的春日。山上灵气充沛,草木自然也带了一些灵气,并不似凡尘草木般一岁一枯荣,反倒透着一股蓬勃的绿意。

        内门大比临近,门中弟子翘首期盼,这几日山中常见诸弟子设擂比斗的情景。贺云卿也曾接过两三个挑战,展现出比普通弟子高一截的实力之后,那些挑战便不见了踪影。就贺云卿自身而言,他对内门大比并不是很关注,只依旧每日清晨前往后山练剑,拾级而上,任自己的身体吸收了满身阳光才返回居所。

        风云剑诀已然被他练得滚瓜烂熟,每一招每一式都似印刻在他心上一般,只需一出剑,剑诀自然成形。思量片刻,贺云卿从储物戒里掏出贺家的那两本秘籍,不经意间,手指却碰到了一个圆润冰冷的东西。贺云卿微微一怔,紧盯着手心那颗黑黝黝的珠子看了半晌,最终还是将它扔回了储物戒。

        贺家这两本秘籍,一本名为《出云变》,一本名为《云隐决》,前者是攻击型法决,共有三层变化,筑基期修士可修炼第一层,金丹期后,则可以修炼第二层,第三层则是达到元婴期之后方才可以修炼,三层变化效果成百倍叠加,这法决本身又极其厉害,便是第一层,效果也比他如今修炼的风云剑诀惊人。

        贺云卿只能感叹,他那位高祖父果然是极有眼光的人。《云隐决》则是一门隐藏修为的法决,若是贺云卿修炼了这本法决,现在的他完全可以假扮成炼气期弟子而不担心被人发现。

        身形一掠,贺云卿便飞至后山,在其中最僻静的地方设下阵法,专心修炼起《出云变》来。

        “出云变第一变,玄木变,灵气集于气海……”贺云卿运起体内灵气,将之运往气海穴,旋即便闭上眼睛,全身心放松,陷入了修炼之中。

        十日后。

        守门童子摇摇头:“这位仙长,贺仙长并未归来。”

        来者只能垂着脑袋,回去向师长汇报消息。玄云子听到消息默默皱眉,暗道贺云卿平素也不是不识大局的人,怎么竟到现在还没露面。心中想的是一回事,嘴上玄云子却丝毫不肯让半分:“云卿前几日被我派出去做任务,可能在路上有所耽搁。再说这内门大比也并非缺了他不可,各位师兄弟还是静静看比赛,看看弟子们这一年实力增长如何才是正道。”

        内门比斗中,无数弟子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灵力法决,各有千秋。有人一鸣惊人,也有人从此坠落尘埃,然而一直到最后,那道青衣冷然的身影都没有出现。

        一晃又是半月,贺云卿猛然睁开眼睛,双目如电,竟是让洞内亮了些许。出云变的第一变已被他尽数掌握,如今的他,身法更快,法决之力带动灵力增长,修为竟是稳稳到达了筑基后期。待贺云卿彻底巩固境界离开后山时,已是一月之后,内门大比早已落下了帷幕。

        贺云卿慢慢行走在石阶之上,步履缓慢,一头乌黑的发肆意散在背后,面容极其俊美却又极其冷酷,他目视着前方,表情没有丝毫波动,却带着常人难以拥有的气势。

        “嘻嘻……”

        女子的轻笑声和男子的戏谑声准确地传入贺云卿耳中,贺云卿没有理会。那笑声却越来越响,直至那一声清晰可闻的“贺云卿”传入耳中,他方才停下步子:“何事?”

        女子正是许婉蝶。她今日打扮得又妩又媚,粉色的长裙映衬得她脸庞娇艳如花——可惜实力仍在炼气期徘徊,着实丢人。那男子,如果贺云卿记得不错的话,正是那日和许婉蝶一起丑态毕露的那位高师兄,只见他踏出一步,满脸笑容:“贺师兄,哦不,现在该叫贺师弟了。”

        贺云卿眉头微皱。

        他却不知,玄机门以实力为尊。这次贺云卿未曾参加内门大比,他的名次便自动排在内门弟子最后一位。而这位高师兄虽貌不惊人,这次却在内门弟子中排名第五,远远排在贺云卿前面。就连贺云卿一向看不上的许婉蝶,也因为排行四十三位,可以叫他一声师弟了。

        “嘻嘻。”这女人掩唇轻笑,“高师兄何必如此为难贺师弟呢,落到此番境地已是贺师弟咎由自取,你我还是不要在贺师弟伤口上撒盐了。不过这内门最后一位,还真是惹人发笑呢!”

        一口一个“贺师弟”已经让贺云卿眯起了眼睛,他盯着那位高师兄,眼中积蓄着危险:“滚!”

        “贺云卿你不要太嚣张了……”话还没说完,高姓师兄便觉得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快得让他根本看不出眼前之人是何时出手的,下一秒,他鼻子便是一阵剧痛,手指一碰,汩汩的鲜血便顺着指节流下,浓郁的血腥气顷刻充斥着四周的空气。

        高师兄盯着自己的手,惊惧地盯着面无表情的贺云卿,嘴唇微动,却是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许婉蝶倚着他,美目中尽是恐慌,她身子一动,便见那头的贺云卿手指轻抚着剑鞘,冲她露出一个冰冷至极的笑容来。

        许婉蝶尖叫一声,身子便软绵绵的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贺云卿收回剑,与两人擦身而过。他步履依旧极慢极慢,气质依旧冰冷,对于此刻倒在地上的两人而言,却不啻于收割生命的恶魔。此刻,他们无比后悔,明明听过贺云卿斩下谢华兴一臂的消息,为什么要不知死活的挑衅他呢?

        直到走回自己的居所,贺云卿唇角才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想想也真有意思,一个月前,他还是玄机门人人敬仰的师兄,回来却成了内门弟子中的倒数第一,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踩上一脚。修士的世界,果然比他原先想象的还有趣得多。

        “臭小子你给我滚过来!立刻!马上!”盯着传音符里玄云子的怒吼,贺云卿默默扶额,眼下才是真正的难题好不好?

        如何应付暴怒中的玄云子,是玄字辈的师伯师叔们一辈子都不曾解决的问题,贺云卿没有自信攻克这一大难题,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硬着头皮上了。

        被玄云子魔音穿耳洗脑的贺云卿低着头,唯唯诺诺应和着。玄云子说了半天嘴巴都有些渴了,弟子却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登时就有些生气了:“哼!内门弟子倒数第一,你丢人不丢人!”

        贺云卿仍未吱声,面瘫着脸,比玄云子冷静无数倍。

        “说话!”

        贺云卿沉默半晌,方才抬起头来:“反正也是第一啊,师父。”

        “噗——”玄云子猛灌下去的水全喷了出来,淋了贺云卿一身。贺云卿默默受了,低声道:“师父,这样很不卫生的。”

        玄云子默默盯了他一眼,却发现自家徒儿始终云淡风轻的模样。他默默的想,难道是自己刚刚听错了看错了?

        脑海中闪过一堆疑问,玄云子正要发火,在瞥向自己徒儿的某一瞬,他的眼睛忽然睁得老大:“云卿,你突破筑基后期了?”而且境界稳固,远远不似刚突破的样子,反倒像停留在这一境界很久一般。

        贺云卿点点头:“就在这一个月内突破的。”

        玄云子抿了一口茶,总算恢复了平日冷静的金丹期修士模样:“难怪你连大比都不参加了,这倒是可以体谅。当年为师三十多岁方才突破筑基,修行百年方才达成金丹,云卿,你天赋果然胜过为师百倍。”

        “师父,天赋并不能决定一切。”

        玄云子道:“你能有这个想法,为师很满意。”此刻的玄云子,哪有刚才杀猪大汉的模样,他低笑道:“便这般一步一步来,不用着急。”

        师徒二人又谈了一会儿心,玄云子低叹一口气:“你小子向来就不让我省心,算了,跟我去刑堂一趟吧,玄英师妹都告到我这里来了。”

        贺云卿知道此事应该和许婉蝶二人有关,当下低应着,老老实实跟在玄云子身后。

        无论过程如何,贺云卿伤人的罪总是免不了。被罚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再加打扫刑堂一个月,贺云卿也没什么要抱怨的。因为打伤高师兄和谢华兴的事情,贺云卿的名声在门内反而越来越响,再加他平素性格便很冷淡,普通弟子便是同他说话都要倍加小心翼翼,唯恐稍有不当,飞剑就砍过来了。

        春去秋来,一转眼,便又是一年的年末。

        贺云卿也步入了十五岁的年华。第二年他终于参加了内门弟子大比,并在获得大比第一之后连挑十位核心弟子,最终以筑基后期的实力打败了排在第一位的核心弟子,成为核心弟子首座。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贺云卿成为大师兄的时代真正到来。

        此刻,距离他被主角干掉还有十三年。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