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十七章 练气老妪

第二卷 第十七章 练气老妪

        与倪静秋话别后,程正咏将郑月梓带回了她的居所。这样移动了一路,她仍然没有苏醒。

        程正咏便轻轻按在她的后脑处,小心的输了些灵气。她之所以昏迷不醒,也只是因为头部受到了重击,用此世的话来说,就是识海暂时被封闭。所以程正咏对着她的识海输一些灵气,便可将之唤醒。

        灵气一进入识海,程正咏便立刻撤了出来。郑月梓还只有练气一层,识海脆弱,若是停留过久,恐怕会对她产生损害。

        虽然只有一瞬,但是程正咏仍然发觉,郑月梓的识海并不单纯。她挑了挑眉,看来这个小姑娘,也有许多秘密呀。

        然后,郑月梓皱着眉头,很快便苏醒了过来。但是她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微微眯着,好似还没有苏醒一般,却又能看清外面的情形。

        程正咏都可以猜到,她的眼珠子恐怕此时正在乱转了。她道:“睁开眼吧,已经没事了。”

        郑月梓听到她的声音,这才睁开眼睛,立刻坐了起来,抱着程正咏的腿道:“前辈,我好害怕。”

        程正咏点点她的鼻子:“我送你的法簪呢?怎么没有带上?”

        郑月梓立刻不敢抱她了,低声的道:“今日我和前辈在一起就没有带。后来看到那个坏蛋,我就跑,但是他跑的更快,就被抓住,我想拿出法簪来的,可是我修为太低了,需要集中精力才能从乾坤袋中拿出来。我保证以后都记得带上,不会像今日这样了!”

        程正咏摸摸她的头:“你要记得今日你差一点便被抓走,以后就再也不会忘记了!”

        郑月梓抬头怔怔的看着她,使劲点头。犹豫了一会儿,她咬牙问道:“那个坏蛋呢?是前辈打跑的吗?”

        程正咏看着她道:“那个修士已经被我杀了,但是还是会有很多这样的坏人的。你是一个年纪很小、修为又低的小女修。他们最喜欢抓像你这样的小修士了。你要记得以后时时都要注意。不可以放松!”

        这话说的郑月梓眼中含泪,她一把抓住程正咏的衣摆,道:“前辈带我走好不好?我怕!”

        程正咏一根一根的将她的手指掰开。道:“我也有我的事情,没有办法带你离开。而且。能够保护你的只有你自己!这是你的道路,只能让你自己一步一步的去走。”不仅是如此,这次到十五城的航行,她总觉得不会那么顺利。若是在海上出了事,她没有这个自信可以护住她。

        她想了想又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被抓走了,也不要慌张。也不要急着逃走,慢慢想办法,就一定可以离开!知道么?”

        郑月梓狠狠的抹掉了脸上的泪水,重重点头。“我知道。我以后一定不会粗心大意,时刻都警惕着。如果被抓走也要想办法逃走!”

        程正咏点点头,“好。其实你以前做的就不错,只是这次疏忽了,以后不要犯了就是。还有你的法簪呢?拿出来。若是怕丢了。就系在衣服上。”

        她看着郑月梓系好法簪,藏在衣服里,这才道:“天色已晚,我送你回去。”

        郑月梓摇摇头:“我自己回去,明天前辈就要离开了。我不能总是依靠前辈。”

        程正咏笑着蹲下来,视线与她平齐:“就只有这一次好么?以后月梓就是一个可以保护自己的、坚强的大人了!只有今天做一个小孩子。”

        郑月梓想了想,开心的点了头。

        郑月梓的住所是在一片低矮的房屋中。她告诉程正咏,在这里住着的都是世代居住于此,修为不超过练气五层的修士和一些凡人。

        修为不达到练气五层,便连法术都没有办法使用,只能催动符箓。于是不能用法术维持房屋,只能用凡人的手段。这里的修士也好,凡人也好,都为生活所苦,便没有了休整房屋的精力,只能让它勉强遮风挡雨便好。

        到了一间小院前,郑月梓垂着头道:“前辈,就是这里了。我要进去了。”

        程正咏笑着逗她:“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郑月梓摇摇头,“我明天去送前辈。”

        程正咏摸摸她的头,“不用了,我们修士如何会怕离别?总是还能再见的,只要你好好修炼。”

        郑月梓用力的点头:“那我就在家中修炼!”

        程正咏正要放出三属性剑,院门却从里面被打开了,冯晓宇的头探了出来。

        看到程正咏,他立刻叫到:“前辈!”看看郑月梓,又道:“前辈送月梓回来么?进来坐坐吧!”

        程正咏想了想,明日便要离开,不如进去看看。

        这个院子与凡人的小院也没有什么区别,院子的一角堆着一些杂物,杂物上是一个葡萄架,青青郁郁的叶子下挂面着许多青色的葡萄,院子的另一边是两棵枝叶繁茂的树,树下石桌石凳。整个院子布置的十分利落,却又不失一种朴实的情趣,可能平日就是冯晓宇的奶奶打理的吧。

        可是此时冯晓宇的奶奶病了,院子便缺乏收拾,一些常用的东西便零落的摆着。

        郑月梓跟在程正咏身后进了院子,看了桌子上的碗筷,丢在一旁的水壶,立刻瞪了冯晓宇一眼。她就是知道会这样,才不想请前辈进来的!然后连忙小跑着收拾了,送进屋子里。

        冯晓宇被瞪了,莫名其妙的翻了一白眼:女人就是麻烦!前辈帮助他们这么多,当然要请进来坐坐了。

        然后殷勤的请程正咏到石桌旁坐下,道:“前辈,多亏你给的回气丹,我奶奶虽还是不便起身,但是已经好多了。”说着就对着程正咏郑重的行礼。

        程正咏一把扶起他,问道:“你奶奶受的什么伤?既然我已经在此,便帮你看看吧。”有一个长辈在,这两个小孩子才能够生活的更好一些。不然,在这望仙城。他们真真是难以为生,更不要说修炼了。

        说起这个冯晓宇眼睛就有点红了,“奶奶是为了去海峡中捕捉苍觚受的伤。住在这里的修士好多都是以捕捉苍觚换取灵石的。”

        捕捉苍觚?看来这位冯晓宇的奶奶也是一名修士了。

        冯晓宇张了几次嘴。最后下定决心般的道:“前辈还有没有回气丹?再有一颗奶奶的伤势便可完全恢复了。”说着,死死的低着头。不敢去看程正咏。前辈已经帮助他很多了,可他却这样的得寸进尺。但是想到躺在床上的奶奶,想想回灵丹的价格,他又不得不开这个口。

        程正咏倒是没有觉得这孩子的开口有什么不好。只是,那颗回气丹还是她在绝灵谷的时候炼制的,虽然所用的草药年份都较高,药效也好。但是她很快就筑基了。自然就用不上,于是都给了小火当零食。那一颗也不知是怎么剩下来的唯一一颗。再要一颗,她却不知到去那里找去。

        冯晓宇看了程正咏脸上的为难之色,正失望着。一个黯哑的声音传来。“晓宇,怎么能这么和前辈说话!前辈是筑基修士,怎会随身带着练气期的丹药。”

        门里果然走出来一个面容枯槁的老妇,恰恰练气五层的修为,被郑月梓搀扶着。

        冯晓宇立刻上前扶住了老妇的另外那边的胳膊。连声道:“奶奶,你的伤还没有好,怎么就起来了。”

        老妇推开晓宇,不耐烦的道:“我又不是快死了,要你搀扶什么?”然后对着程正咏施了一礼道:“前辈光临寒舍。我怎能不来拜见!还要谢过前辈的回气丹,不然我这把老骨头,拖个个把月,说不定就这么去了。”

        程正咏连忙避开。虽说按照此界的规矩,程正咏修为高出老妇许多,便是受了她的礼也没有什么。但是程正咏的许多价值观还是前世里形成的,如何能让一个年纪这么大的老妇对着自己行礼?

        程正咏请老妇坐下,道:“你言重了,我只是看晓宇孝顺懂事罢了。您也是好福气,有这么两个好孙子孙女。”

        老妇失笑的看了看郑月梓,道:“月梓也是好孩子,可惜不是我的孙女。自从我那短命的儿子儿媳去世了,便只剩下我和这一个命根子,也是寂寞的很。后来见着月梓懂事,便也留她住下,只当是做个伴了。”

        “也是你好心肠。月梓这么小,也是依托你才能在这望仙城生存下去。不然早如今日一般,别强掳走了。”

        “月梓,你今日又遇到拐子了么?”冯晓宇惊叫道。

        郑月梓又悄悄白了他一眼,小声的道:“哪一月不遇到个两三次,就你惊怪。”

        冯晓宇也不生气,依旧追问着,好似一个好哥哥一般。

        老妇则是笑盈盈的和程正咏一起看着这两个孩子。她的眼里分明就有某种意味。

        程正咏心中暗自皱眉,这云州的修士真是……时时不忘家族延续呀!

        她没有心情再待下去了,想了想,递给老妇一颗小还丹,“回气丹没有,小还丹倒是有一颗。你尽快养好伤,才是孩子们的福气。天色已晚,我便要回去了。”

        老妇也激动起来,接过小还丹,连连道谢,恭谨的将程正咏送出了院子。程正咏走出了院子,才想起她很感兴趣的那个小修团伙还没有问过。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值得再回去一趟。

        ps:

        要不要剧透呢?我想了下,决定还是不告诉你们好了。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正咏的大弟子是哪一个呢!

        然后,今天很高兴,因为困扰我好几天的倦怠期终于过去了,我又能激情满满的写文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