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44章 进击的巨人

第044章 进击的巨人

        安提诺米以鲁纳斯之眼受损暂时无法再开启为代价所获得的信息量,确实非常大。

        无论是之前就疑惑过的巨人与人类关系,还是受葛迪尔引导而去探究的‘命运’,都给他带来了相当巨大的冲击。他从未想过,竟然会有世界以灭绝所有生物以后自我毁灭为目的来进行发展,更无法想象将世界意志扭曲至此的军团究竟是何等邪恶的存在。

        他能感受得到,在这个文明刚刚起步的世界被硬拽着步入毁灭的有多么憋屈,就像是精美的长画卷刚刚展开便被孩童胡闹地撕成了两节、然后还在分节处上肆意涂鸦毁原作一样。

        说实话,他应该对这个世界的人类以及这个世界本身所遭受到的苦难感到异常愤怒才是,夺得了这个世界控制权的家伙显然不配称为世界的主宰,他根本不懂得怎么保护世界正常发展,只会一昧地催促着世界不如终结。

        但也许是主宰者在设定基础信息时不经意流露出的轻松逗比风格使然,安提诺米在愤怒之余更多的还是一种无力的责备,无论小孩胡闹似的做法还是中二满满的信息设定方式,都让他不由产生了这不过是个得不到糖就耍脾气的孩童在搞破坏的即视感。

        ——虽然被他折腾破坏的玩具,实质上是一个世界的命运。

        亲眼见证了此世的既定命运之后,安提诺米对于葛迪尔无论见到什么都无动于衷的行为也终于能够理解了。与回应着人类祈愿的神明不够,世界的守护者从一开始就是以守护世界为己任的存在,当世界在幕后推手的影响下被迫选择了自我毁灭的命运之后,守护者也只能静静地旁观着他所守护的世界走向毁灭……因为,这是世界的选择。

        不应该强迫葛迪尔,不应该对这个无奈而苍老的守护者提出更多强求。安提诺米明明已经一遍又一遍地这样告诫过了自己,但在离别之时,他还是忍不住对葛迪尔说:“就这样坐视不管看着,你真的能保持无动于衷吗?”

        “特意把我找来真的只是想提醒我这个世界已经无可救药、让我早点离开走人?”安提诺米板着脸,声音里透着冷气,“葛迪尔,你做不到坐视不管。你在怜悯人类,你在为巨人而悲伤,‘人类注定灭亡、世界中将毁灭’不是说给我听的劝诫,而是你用来强迫自己接受的托辞。”

        “你不敢做出改变,只能期待着有人替代你做出改变。你为人类与巨人感到悲哀,所以百年前你默许了我将人类救下,如今与我见面,不过是想劝说我不要对巨人赶尽杀绝。你自以为是局势的旁观者,实则早已被局势牵动了心——若你真以守护者自居、以维护世界自我毁灭意识为己任的话,在我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该阻止我挽救人类了。”

        投向枯老树桩的目光中已然带上责备与失望,蓝发的少年与沉默的守护者对视半晌后,淡淡地说道:“葛迪尔,你只是一个想改变又不敢去改变、想拯救自己所爱的世界又无法付诸于行动、最终连守护者职责也怠慢了的,胆小鬼。”

        一股脑将胸腔中的不忿尽数倾吐出来之后,安提诺米没有再遇若有所思的葛迪尔做过多纠缠,转身便准备离开此处地底的深处。

        “……反抗的话,又能起到多少作用呢。”他听见身后的葛迪尔如是说道,“对手可是已经让诸多世界毁灭了的陨灭军团,即使拼尽全力地进行了抵抗,在他们看来也许依然是可笑的跳墙罢了……你准备做什么?”

        “不奋力跳跃一下的话,你很快就会连跳跃的力气也失去了。至于我……我只是想去结束这样怪异而可笑的设定而已,世界不应该落入这样爱胡闹的人手中。”

        安提诺米严肃地说。

        他虽然意外的对充满了孩子气闹剧即视感的幕后主使没多大愤怒,却依然无法接受对方让生物像玩具一样倒下的做法。无论是巨人这种可悲生物的诞生还是对人类一次又一次的赶尽杀绝,都已经触犯到了安提诺米忍耐的底线。

        世界不是用来这样对待的玩具。

        人类不是用来虐杀消遣的棋子。

        虽说用围棋棋盘与棋子也能跳跃性地玩出五子棋的玩法,但拿着一副国际象棋来玩斗地主显然就是对游戏规则赤|裸裸的挑衅与侮辱了。世界不是用来毁灭的沙滩城堡,而是用来引导、使其发展得更为美好的积木零件,如果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依然无法理解到这一点的话……

        也许,安提诺米会向对方提出挑战,将世界的控制权抢过来由自己来进行正确的引导也说不定呢。

        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因为无论安提诺米还是奥丁都不是那种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半睁半闭着眼睛独自离开的类型吧。

        所以说,莫名其妙的责任心什么的真是最拖累人的东西……虽然这种被拖累的感觉并不坏就是了。

        *********

        也许是知道了巨人缘何而诞生的缘故,重新回到了地表世界的安提诺米现在看见表情痴呆迷惘的巨人总有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复杂心情。怜悯巨人?当然会对这些不幸的生物感到悲哀,但却又没有阻止人类杀死巨人夺回自己土地的立场,所以才会显得尴尬多余而心情复杂呢。

        即使这些巨大的人形怪物也都曾经是人类,但那也是遥远的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的他们,不过是披着人类外表终日浑浑噩噩以人类为食的怪物罢了。作为人类所能为这些钱同胞们提供的最后救赎,也不过是赋予他们一个安静的死亡而已。

        ——在他们清醒过来,因意志与本能的冲突而痛苦不堪之前,让他们能在安详的梦境中结束这样痛苦的现实,大抵便是知情者能为他们做到的最后的仁慈了。

        自从明白了这个世界正在自发走向毁灭之后,安提诺米便无比清楚自己能够悠闲逗留的时间不会剩余太多了。他得尽快结束手中的事情,赶去与这个世界的主宰者见面进行沟通才行——

        若是光通过语言交流就能让对方放弃毁灭世界这样中二想法的话,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应做的准备还是不能舍下,最起码要留下后手以防备巨人被人类打败后徒生的变故,否则在安提诺米离开之后很有可能又会出现什么突如其来的大灾难让所有人类一起GAME  OVER了。

        已经心生去意了的安提诺米,在离别之前还是前去与艾伦见了一面,大抵是安提诺米脸上的神色实在太过认真严肃,连带着艾伦也一起绷紧神经紧张了起来,像是个在回答长官问话的稚嫩新兵似的。

        “艾伦,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说实话,这个世界的生存环境对人类有些残酷,该死的巨人又像是杀不完一样的不断出现。甚至就连人类内部也充满了丑恶与不堪,我总是不断地在失去着曾经拥有的东西,平静的生活、慈祥的母亲、甚至是人类的身份……这个世界从未给我过什么,但是却又以各种使命与枷锁束缚着我,实话实说的话怎么可能喜欢的起来啊。”

        “那么,你是讨厌这个世界了?”

        “咳咳,不,不是讨厌……以上那些想法虽然都是真的,或许我真有点厌恶这个世界,但相比而言,我依然更爱着这个世界,爱着这个有三笠、有爱尔敏,有你存在的世界。”

        “……要是这个世界即将走向毁灭,你会怎么做呢?”

        “我爱这个世界,哪怕她并非孩童时所幻想的那么尽善尽美。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美丽,也正因此而显得美丽无比……我会竭尽全力地去保护她,保护这个有我和我朋友们所在的世界。”

        安提诺米紧紧地盯着艾伦祖母绿色的眼睛,问道:“为了保护你的世界,你所能付出的最大代价是什么?”

        艾伦扯开了一丝微笑,“我的一切,包括生命。”

        “……虽然我也觉得这个世界没想象中的美好,但值得守护这一点却是无比赞同呢。”安提诺米手微动了一下像是想抬起来,但最终又自己放了下去,只是扯开了同样温暖的笑容道,“那就守护好这个世界,守护好这份不完全美好的美好吧。”

        “你、你是要离开这里了吗?”

        “……不,我只是准备去找胡闹的小屁孩把控制权抢过来,把这里变成符合我心意的世界而已。”安提诺米顿下脚步,“艾伦,向着墙外的世界努力开拓吧。也许某一天你会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已经被我征服了哦。”

        阳光下,蓝发少年回眸时绽开了宛若流星般稍纵即逝的耀眼笑容,沐浴在光芒下的他仿佛与阳光融汇到了一起,带着令人忍不住别开视线不敢直视的夺目光彩。

        那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艾伦回想起‘安提诺米’这个名字时,脑子里所浮现出来的画面。

        ********

        “好了,已经完成了哦。睁开眼睛吧,玛利亚、罗萨、希娜,你们已经……获得新生了。”

        三位姿态各异的漂亮少女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便是微笑着的创造者,琥珀色眼眸中流转的喜悦与微翘的唇角勾勒出了幻境般的美感,让刚拥有人类身体的她们忍不住脸颊微红地垂下了头。

        “因信仰而产生的神力已经全部注入到你们体内了,好好熟悉下新的身体与力量,努力保护着人类与这个世界吧。”安提诺米对她们说道,“我离开之后,这个世界就拜托你们了呢。”

        在三位少女坚定有力地承诺一定会保护好这个世界之后,安提诺米目送着从墙壁中解脱出来得到自由的三人渐渐走远,直到她们的身影都消失不见,才转过头对空无一物的草丛说道:“现在你可以滚出来了。”

        “把我撵出去那么久不见就算了,为何还要使用滚这样伤感情的用词QAQ。”久违的鸡蛋菌顶着两行热泪出场,看见安提诺米对自己的抱怨仍然没啥反应的时候不由唱道,“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安提诺米脸色沉了下去,“我以为这段时间应该够你好好反省,看来我想错了。”

        眼见着对方似乎转身要走的节奏,洛基也不敢继续唱农业重金属以歌抒情了,忙不迭追上去求饶:“哎哎小糯米别走啊别扔下我,我错了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锅行嘛QAQ——以后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你让我摸狗我绝对不去偷鸡……”

        “闭嘴,什么乱七八糟的。”安提诺米离开的脚步成功停了下来,但额头上堆满了的黑线却比刚才更多了,“把你这欠揍的小贱样好好收敛收敛,再闹腾我不揍你……准备下,该离开这里了。”

        “好吧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你确定我们现在能走的了?”

        洛基以一种惋惜中夹杂着悲痛、像是在看败家子一样的眼神足足盯了安提诺米十秒,把人都快盯得发毛了之后才说道:“我知道你穷困潦倒那么久之后突然又成了暴发户心情很荡漾,也知道人心情一荡漾就爱做出些穷奢极侈的事情……我想知道,你把神力全分给了那三道低龄幼女,你还打算怎么离开这个世界?”

        安提诺米黑着脸纠正道:“什么低龄幼女,她们只是心灵纯净不像你这么油嘴滑舌,智力完爆普通人类不需要怀疑。”

        “不我觉得我们需要纠结的不是这个问题……”洛基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从墙壁上吸收的神力你连本带利地全给了那三个小家伙,现在没有开启时空门的神力,这里又很难收集齐建造时空门所需要的材料……请问,你准备如何离开这个世界?”

        安提诺米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那眼神像是在质疑他智商欠费停机这么久了为何迟迟不去缴费一样,“你既然一直偷偷跟着我,也知道我不是第一次来这个世界了,怎么还会问出这么蠢的问题?”

        洛基眼前顿时一亮,“你是说……”

        他的话刚说出口便戛然而止,因为他的问题已经不需要再继续问下去,突然出现在安提诺米手上的银色手杖已经足以说明一切问题了。

        “从我最开始说出奥丁这个名字时你的反应来看,你也理应清楚在某些世界里流传的北欧神话。”安提诺米的指尖摩挲着细长的手杖,仿佛在怀念着此物的手感,“我的武器,流星之枪冈格尼尔……你也应当清楚咯?”

        流星之枪冈格尼尔,又称永恒之枪或必中之枪,具有着投出后一定会贯穿对手并自动返回主人手中的可怕属性,关于其来历众说纷纭没有个统一的结论,但唯一可以确认的人,这柄神器中神器是独属于神中之神、诸神之王奥丁的专属武器。

        洛基的脑子里充斥着无数世界的资料,在安提诺米刚说出‘冈格尼尔’这个名字的时候,相关的讯息与资料全部都浮现了出来。近距离接触到传说级神器的兴奋以及隐约猜到对方想法的紧迫感交杂,让洛基罕见地没有继续嬉皮笑脸下去,而是面色凝重地说道:“你该不会……”

        “他在这个世界里,已经作为圣物被供奉一百年了。即使吸收到的信仰不足三道墙壁之多,要打开时空门也是绰绰有余了。”安提诺米垂下眼睑,漫不经心地抚摸着名为流星之枪实为手杖的怪异神器,“作为奥丁而存在的时候,他也享受着与我同等殊荣的敬仰,很多人都知道对着流星许愿,这也正是起源于流星之枪的典故。对着冈格尼尔发誓的人,他的誓言必将实现。”

        安提诺米抬起头,看向洛基的眼中带上了跃跃欲试的光芒,“你说,如果将冈格尼尔上的神力全部榨干吸收掉,我能恢复全盛时期的几成神力呢?”

        洛基被他这种又像是玩笑话又感觉极为认真的眼神给看的毛骨悚然,颤声说道:“喂,你不是认真的吧?要是你把冈格尼尔的神力榨干全部吸收了的话,那这把神器不就彻底消失不见了吗?那好歹也是跟了你那么多年的武器,不用这么绝情吧……”

        “哦,绝情么?也许吧,但你说太晚了。”安提诺米漠然回道,“他已经……快被我榨干了。”

        “……你崩坏了!你的角色形象绝壁崩坏了啊啊啊!”

        也许是一直贱兮兮的鸡蛋菌脸上浮现出了抓狂的表情这一点愉悦到了安提诺米,他的唇角无意识间上翘了微小的弧度,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冈格尼尔,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我现在,也只是将我的东西拿回来而已——虽然拿回来以后总会出现那么点正常人不愿意面对的小惊喜。”

        在洛基的大脑因反应不过来而卡壳了的时候,一声既不属于他也不属于安提诺米的冷哼声骤然出现,打破了弥漫在两人间的怪异气氛。

        “睡了这么久你竟然还没死成骨灰,真是让人遗憾……”

        那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冰冷而充满恶意,偏生又有着天生的吸引力,哪怕从他嘴中吐出的是无比恶劣的话语,也能像情话呢喃般听的人如痴如醉。

        “没能如你所愿趁早死掉这可真抱歉了。”安提诺米彬彬有礼地回道,“要是提前知道你宁可在小黑屋里永远待着也不想再看见我这张脸的话,到死之前我都不会把你放出来的。”

        伴随着构成其形体的神力被安提诺米尽数抽走,名为冈格尼尔的手杖也颤鸣着开始了崩溃解体。但与洛基预想中一代神器就此陨落的结局不同的是,在手杖的外表破裂之后原本一直被抑制在其内部的某种东西似乎挣脱了出来。

        ——那是由最纯粹的白光构成,仿佛没有实体一样的枪状……洛基实在是不知道该形容那是什么好了,说是物体又会说话,说是人又没个人形……

        “嘴这么犟,说得好像真是你主动把我放出来一样。才多久没见,就落魄到这般田地了?连封印我的神力都给收了回去……你是有多饥不择食了啊。”

        依然被安提诺米握在手上的枪状白光扭曲了一下,投射出了一位黑发男子的影像,虽然身体部分还是虚影看不大清楚,但肩部以上的身体却是无比清晰,尤其是那双寒星似的眼眸,在修长入鬓的剑眉之下如同漆黑深夜中闪烁着灼灼星辉般充满了魄力。

        这个年轻的男人用乌墨似的双眸紧盯着安提诺米,深不见底的眼底似乎燃烧着某种炽烈的压抑怒火。明明自己的本体正被抓在对方的手上,却依然无损那分桀骜不驯的傲骨,更是平添几分野性难驯的性|感。

        “要在把你关起来实在再容易不过了,随便套个‘刺穿死棘之枪’或者‘朗基努斯之枪’的壳子又能把你送回小黑屋关个几万年。”安提诺米的唇角依然带着笑,但笑意却未及眼底,“倘若我是你,肯定不会刚重见天日就如此迫不及待地花样作死,是太怀念小黑屋里的精彩人生了么?”

        年轻的黑发男人似乎被他恶劣的威胁给噎住了,恨恨咬牙怒视了半天之后不再开口。安提诺米这才将视线转回到了被忽略已久的鸡蛋菌身上,不知道是不是他刚才力压过了男人一头的气势太重,被他目光注视着的鸡蛋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总觉得、总觉得有些事情变得不一样了……好像现在在这里的不是那个面无表情又有点小心软的安提诺米,而是久居尊位积威深重的奥丁一样。

        “洛基,把那家伙所在的时空坐标告诉我,你知道我要的是谁的。”安提诺米……奥丁平静地注视着鸡蛋菌,在他的视线颜色都被看光了的恐惧感,“既然是穿越专业户,那么你不可能不知道有人在不断毁灭世界的事情。之前一直不说……想必和你自己也有关吧。”

        被对方以压迫力十足的视线锁定着,洛基恍惚间甚至连眼睛也出现了错觉,好像看见的不是身着便服年龄稚嫩的蓝发少年,而是身披金红色战袍面戴眼罩手持圣枪的诸神之王……

        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之后,洛基畏畏缩缩地说道:“嗯、嗯好的,给你坐标倒是没关系,不过你们真的不先解决一下内部矛盾吗?要是在时空隧道里闹起来我怕成炮灰一起被卷进时间乱流里啊……总觉得你们之间积怨甚深,真的不先调解一下吗?”

        蓝发少年与年轻男人默契地对视一眼之后,接近于异口同声地说道——

        “跟这个丧心病狂到连主人洗澡都敢动手动脚的死变|态能调解?”

        “跟这个丧心病狂到光天化日下都敢脱衣脱裤的暴|露癖能调解?”

        洛基:……之前的什么狂霸拽炫酷果然都是错觉!

        这对活宝是来跟他抢逗比役的吗!猴子到底是从哪里起来这俩逗比的啊!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昨天说要加更第二更补偿的,结果太晚了根本没能写完……

        昨晚睡太晚了今天也困得很,欠下一更还是等明天再来双更一万吧,今天来不起了_(:з」∠)_

        影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11  01:41:04

        果脯缘三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10  06:56:55

        破月的弦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10  01:11:43

        m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10  00:54:11

        感谢影子菌、果脯菌、破月菌还有mei菌的地雷,我爱你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