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八十五章 新生

第八十五章 新生

        “你是……?”卓敬风还像上次那样发出疑问,透过朦胧模糊的双眼望过去。

        “我是雅琦呀,你不记得我了?”声音轻柔。

        “雅……琦……?”他发出断断续续的音节。

        这时候沈静芝从门外进来,跑过去抱住他,“小风,你把我急坏了,谢天谢地,终于没事了!”她边抱着他,边抚摸他的脸。

        “你是谁?”

        三个字重重击落沈静芝的心,“小风,我是你妈妈啊,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他转过头看了看沈静芝,又转回去看了看雅琦,疑惑不解。

        最终经过咨询医生,得到“失忆”的解释。

        “虽然我们也不想结果如此,他的大脑的确受到几乎是不可逆的损伤。”医生只能这样解释,以缓解他们的压力。

        沈静芝再次坐在儿子面前,看着他迷蒙的样子,心里愈发不是滋味。按医生的说法,为今之计还是先让他安静休养,至于恢复记忆,可以慢慢来。

        现在的雅琦心里简直不能用高兴形容,她几乎快乐得发疯了,可是为了演戏,她又不得不表现得十分难过。她一边对卓敬风不认识自己愁眉苦脸,一边抑制不住因为过分高兴而不断抽动嘴角。可高兴过后呢,她就能天天腻着他,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了吗?如果真的可以那样,她就不用经常回中国了,而她之所以不断往返于两国,都是因为卢伟明。

        自从卓敬风车祸以来,雅琦为了防止被卢伟明发现,编造了各种借口,用“姑姑重病”来掩盖不断去美国探望卓敬风的事实,也正是怕被发现,她去医院的次数越来越少,就连之前卓敬风出院,她也害怕在外面被人撞见,谎称堵车,没有去接。一直以来,她都在欺骗两边的夹缝中生存,现在卓敬风被自己毒失忆了,她就再也不用顾忌后路的问题,马上这种委屈灰暗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她打算彻底和卢伟明脱离关系。不过这真的容易吗?卢伟明向来狡猾,怎么可能想脱离就脱离得了呢?

        看来她又要为自己的心机费尽心力,周旋一番了。

        日子匆匆而过,转眼秋天来临。叶子纷纷由绿转黄,窗外的树木也簌簌落下枯叶来。

        雅琦为了趁热打铁,已经在美国连续呆了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她和卓敬风形影不离,卓敬风也渐渐接受了身边的一切。他虽然失去了一切记忆,甚至字也要重头学起,不过摄影的知识却分毫不落地全部得以保留。他慢慢捡起自己的爱好,打算重整旗鼓,出去开展自己的事业。沈静芝得知他的想法,很担心,毕竟她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儿子在一起这么久,可即便一个人的记忆消失,他的秉性依然不会改变,他没有听从母亲的阻拦,毅然决定搬出去住。

        现在,他们正在即将入住的新房子里整理行李。这幢房子是以前他读大学的时候所住的那幢,通体白色,玻璃帷幕铺设其外,开放式的建筑风格充满艺术气息。白日,这里光照充足,室内各处通明,夜晚,几盏悬在玻璃门侧的蓄光灯自行幽幽发出冷光,就像挂在窗口的小月灯,把环境也衬托得静美起来。

        这里曾经是他梦想的一切所在,而现在,这里成为他重新开启梦想的起点。

        一切都好像早已被上帝安排好了,机缘巧合,死在这里,也重生在这里。可是,他再一次来到这幢房子,内心却莫名感到生疏恐怖,那种恐惧感,大概是潜意识里的记忆在起作用。尽管现在的他什么也不再知道,那种感觉却依然强烈。

        如果是从前的他,像现在这样,通过沙发边,沿着楼梯走向楼上的卧室,开门进到里面,一定会立马在脑中回放曾经的那些影像。

        “风哥,你好棒,比chris还要棒。”

        ……

        “我要做这次电影的女主角,好不好嘛。”

        ……

        “他呀,太幼稚,哪像你这么有男人味。”

        ……

        现在,他打开这扇通往罪恶之源的大门,却什么也见不到,什么也看不到。

        顺手打开灯,一切在打扫完后,变得那么干净纯洁,那张雪白的床,变得如此无暇美丽。

        那些本该出现的幻影被白色灯光打散,他靠近堆满杂物的桌边,抽出椅子坐下,将手上从家里带来的行李箱立在一边。开启台灯,摘掉眼镜(治疗后遗症,变成深度近视),用手触碰那曾经熟悉的触感,桌子的棱角依旧分明,他似乎能看到过去的自己正在这张长桌前努力构筑自己的梦想,一排排摄影著作,一张张摄影作品,还有那个为未来奋斗的年轻人的背影……

        墙上贴有黑白摄影海报,那是他最爱的大师anseladams的作品,他喜欢他传统的技艺,超凡的对自然之美的洞察力。那是胶片时代的辉煌,如今,他依然收藏着那些他喜爱的古董相机,这些相机已经被搬到房间里的架子上,他喜欢每天面对它们的感觉,好像只要看见它们,就能知道过去自己的模样。

        走近架子,拿起那副rolleiflex双反相机,叫人爱不释手。

        回头打开行李箱,正要把衣服放进柜子里时,他发现一个香奈儿的袋子,掏出一看,里面是件黑白相间的圆领外套。由于走之前,他只把行李打开看了一眼,没有注意下面的东西,现在发现了这件女款外套,不禁迷茫起来。

        牌子还挂在上面,一看就是新的,袋子低端的发票还在,而且居然显示的是中文。他正仔细查看,雅琦从楼下上来了。

        “chris,你在干什么?快下来整理东西啊。”

        他闻声抬起头,雅琦已经走进室内,“这件衣服是谁的?怎么会在我的行李里?”

        雅琦见到衣服,走上前去看了看,又拿过他手上的发票扫了一眼,购买时间是一年多以前在中国的时候。一见到这些,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表情有些难看,把发票往床上一扔。

        “这是你去年给我买的衣服,可能没来得及给我。”

        “是吗?”卓敬风看了看衣服,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怎么不是?还是说你除了给我买衣服,还会给别人买?难道你那时候找了别的女人?”

        看她生气了,卓敬风赶紧灭火,“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记得,你说是,就肯定是了。”罢了,要把衣服装进袋子里,被雅琦抢走。

        “你给我买的我还没试过。”说完她直接脱掉外套,把衣服换上身,可惜衣服有点小,看起来紧巴巴的。

        “怎么样,漂亮吗?”她没有照镜子,尽管身上觉得有些紧,却不知道看起来的效果。

        卓敬风打量她,“不太合身。”

        雅琦表情尴尬,接着变幻态度发起嗲来,“我变胖了嘛,你不会因为这样不喜欢我的是不是?”接着,她脱掉外套,只剩一件neiyi。

        她凑到卓敬风身边,环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嘴唇,卓敬风也抱住她,两个人移动到床边。他把雅琦放倒在床上,雅琦则用腿不断骚动他的大腿,帮他解开衬衫衣扣,摘掉眼镜,正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电话铃响起,雅琦娇嗔地不准他去接,他没有顺从。

        “正在整理。”

        “不用担心,嗯,好。”

        “我知道了。”

        ……

        原来电话是沈静芝打来的,她担心卓敬风特意询问情况。

        “是伯母?”

        他点点头,没再继续和她亲热。雅琦有些不爽,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失忆了,和她在一起也不过熟悉了两个月,一时冷淡些也正常。不过她可等不了太久,看着卓敬风挂衣服的背影,她再度贴上去,只弄得他感到后背一对双峰磨得自己心里发痒。

        “别闹了。”他拂去她缠绕自己的手。

        “我没闹。”雅琦发出腻人的声线。

        这时是个男人也会受不了,两人再度纠缠起来,一个激吻过去后,卓敬风的衣服被脱去,雅琦的裙子也褪到了膝盖。两人倒在chuang上一上一下,该是激情四射的时候了,可就在紧要关头,卓敬风感到头部一阵钝痛,几个断断续续的片段零散飘落,撕扯难受。

        “呃……”

        “你怎么了?”雅琦被他的样子吓到了。

        “我的头……”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3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