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五十九章 烈焰红云

第五十九章 烈焰红云

        “西门王爷,你怎么样?”花想容抱起了西门若冰的身体,着急地问。“我没事了。”西门若冰惨然一笑,他伸出了手,那手苍白似玉,没有一丝的血色,终于在快到怀里时无力地垂落了下来。

        他悲伤的笑起来,何时他一个叱咤风云的战神居然连手都抬不起来了?而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的一句却舍身去救了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从国家的立场上来说,是他的敌人,从私人的角度上来说是他的情敌。他真是疯了。

        可是最让他感觉疯狂的是,他竟然没有后悔!

        他知道如果他没有救花飞扬的话,那他才将后悔一辈子。

        看到西门若风的落寞,花想容心中一痛,她知道是她刚才伤了他,她怎么能这么残忍地对待一个爱她入骨的男人呢?

        她有点讪讪道:“你想要拿什么,我帮你。”

        “你这是可怜我么?”听到花想容的话,西门若冰冷漠的回过头,淡淡地看着花想容。

        他的眼中似乎没有了感情,除了认识时的淡漠,竟然没有了一丝温情,这个眼神彻底伤了花想容,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为她吃醋,爱她无比的男人会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难以忍受。

        “对不起…”花想容忍住了泪,珠泪盘旋在大眼中,转动着楚楚可怜的微光。那微光虽淡得如影,却似剑般的射入了西门若冰的心,刺得他发痛,他轻叹了一声,曾何时驰骋沙场,血流成河都不眨眼的西门王爷会因为女人的一滴泪而心痛?他恨自己的意志如此薄弱,恨自己轻易地忘却了这个女人的可恨之处,也恨花想容三心二意,不专情对他,可是却更舍不得花想容哭泣!

        好男人是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哭泣的!

        “傻瓜…。”一句傻瓜将所有的无奈攘括其中,却又包含了无数的爱怜。

        西门若冰努力的抬起手,指滑过花想容如凝脂般的小脸,泪因为皮肤的轻扯一下流了下来,流到了西门若冰的指上。沁入了他的皮肤,瞬间无影无踪。

        花想容的脑袋倒在了西门若冰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铃兰香,竟然感觉特别的温馨宁静。,

        夜色下,月如银盘,透着冷清的光华,一下如舞台的探灯折射在他们的身上,唯美如一对亲密的鸳鸯。让人即羡又慕。

        而花飞扬则坐在边上,任风吹起他一袭红衣飘飘,甩出无限落莫孤寂,他的脸有着淡淡的欣慰,淡淡的惆怅,淡淡的失落,还有一些莫名的酸楚……。

        三人就这么无声的组成了夜中最美的画卷,给这万径人踪灭的恐怖之地凭添了些柔和的色彩。

        紫玉傻傻的站在那里,从花想容要冲上去救花飞扬时,她就被西门若冰点住了穴道。免得她帮倒忙。她就一直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三人之间的互动。

        她不明白他们三人是怎么样的感情,她实在是看不透。

        终于,一阵冷天吹过,夜空中除了繁星点点,似乎还有更多未知的眼睛在闪烁着绿色的鳞光,邪恶地看着四人。

        “女人,帮我把怀里的瓶拿出来。”西门若冰将唇凑到花想容的耳边吩咐道。

        “噢。”花想容脸红了红,耳中还有西门若冰淡不可闻的气息,她将手伸入他的怀中,摸索着那个瓶子。

        手不免碰到了他坚实的胸,弹性结实的胸肌通过她的指尖传到她的大脑,让她心神禁不住一荡。胸间一热,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暖意萦绕了全身。让她脸更红了。

        看着花想容半天都没有拿出来的手。西门若冰扑哧一笑,:“摸够了么?”

        花想容猛得惊醒,恼羞成怒的抬起头却看到了西门若冰似笑非笑的神情,遂咬了咬唇,白了一眼道:“有什么好摸的,都一个样。”

        说完气呼呼的拿出了瓶子递了过去。

        “你还摸过几个男人的胸?”西门若冰本来含笑带情的看着花想容,听到花想容的话,立刻脸色一青,板起了脸,一身的冰寒。

        “神经病,吃药!”花想容轻啐了一声,从瓶中倒出了药丸递了过去。

        “哼。”西门若冰警告地瞪了眼花想容,就着她的手将药吞了下去,牙还狠狠的咬了下花想容的指。

        “啊,你属狗啊!”花想容痛得立刻收回了手,气呼呼的骂道。

        “嘿嘿,下次再招惹别的男人,我就不是咬手了。”西门若冰得逞的笑了起来。

        “咬什么地方?”花想容脑子慢了半拍的问,这话一出她后悔得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西门若冰的话能有好话么?她这不是凑上去找不痛快么?

        果然,西门若冰邪恶的笑了笑,他将唇凑到花想容的耳边道:“你喜欢我咬哪,我就咬哪。”说完还将舌轻舔了下她的耳垂。一股淡淡的雪莲清香瞬间流动在空气中。

        “色狼。”花想容愤愤的轻骂,脸红得更利害了,幸亏天色已黑,掩饰了她的狼狈。

        “呵呵,去把这药给花候爷送一颗去。”西门若冰占了便宜,心情大好。

        “好。”花想容立刻取出了一粒药,送到了花飞扬的唇间。

        花飞扬愣了愣,有点不自在的要伸手接过,却在手还没有抬起时,就被花想容把药塞入了花飞扬的唇间。

        他只好连忙吞下,脸红了脸。

        “粗鲁!”西门若冰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心下醋意顿生,口中却是不屑的轻斥。

        “哼。”花想容对着西门若冰做了个鬼脸不再理他,站起身却替紫玉解了穴。

        “小姐…。这里太可怕了,”紫玉见到夜中,无数的鬼眼正在看着她们,虽然她也是灵异师,可是毕竟是女孩,被这么多的鬼盯着,毛骨耸然是肯定的。

        而且这些鬼生前都是兵,带着杀戳之气的兵士,目光更是犀利。

        “别怕。”花想容沉思了一会后,从身上拿出一黄纸,咬破了指尖的血,在黄纸上写下了一些咒语。递给了紫玉,道:“紫玉,你拿着这道符,有了这道符,一般的鬼魂是决不敢近你身的。一会你别进去了,就在外面等我们。”

        “不,小姐,不要留我在外面,我要和你们一起进去。”紫玉一听急了,她可不想一个人呆在外面,就听着这些忽忽的风声都瘮得慌。

        “紫玉,里面太危险了,到时我们自顾不暇,是不可能分心保护你的。”花想容轻劝道。

        “不要,就算有危险,我也要和你在一起,到时说不定我还有用处呢!”紫玉一听急了,听说里面有更大的危险,她更不能让花想容她们进去了。

        “紫玉,难道你不听我的命令了么?”花想容板起了脸,不是她不想带着紫玉,实在是里面未知的东西太多了。连她都不知道到底会面临什么样的危险,就这门就诡异之极,里面的东西到是什么样的,大家都是一无所知,所以对紫玉来说,在外面反而是安全的。

        “是,小姐。”紫玉难过的看着花想容,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了。

        就这一会的功夫,花飞扬与西门若冰都奇迹的般的恢复的正常。

        “这是什么药,这么灵?”花想容拿出瓶仔细的研究着,倒了一下却发现里面没有了。不禁气馁道:“才两颗,真是扫兴。”

        “呵呵,托西门王爷的福,花某居然有幸尝到了九转仙丹。”花飞扬听了花想容的话,摇着头笑道:“傻丫头,这仙丹世上只有两颗,你以为是大白菜啊?”

        “好说,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能救人性命才是它的价值所在。”西门若冰笑了笑,倒是不以为意,仿佛这两颗仙丹并非世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只是随意能买的常物。

        这份胸襟的确是非常人所能拥有的。

        “呵呵,好了,既然这样,我们就进去吧。我就不信这个独孤傲天还有多少花样!”花想容一想到出师未捷,差点身先死,就气不打一处来,反而激起了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韧性来,顿时气吞山河的笑道。

        “好!既然想想这么想,做爹爹哪有不支持的!”花飞扬更是笑得猖狂,他本是心高气傲之人,今天居然在一个门上吃了亏,他怎么能不找回这个场子呢?

        “行,只要花小姐愿意,西门若冰唯马首是瞻。”西门若冰倒成了最内敛的人,他明明也是最想进去的,偏偏举止行动却表现的十分的斯文有礼,仿佛一个绅士般。

        “哼,你就是那个最腹黑的。”花想容轻哼一声,对着他做了个鬼脸,往门前走去。三人站在门前,这次大家都没有莽撞地去推门,而是站在门前研究着,就在三人站了一柱香的时间,忽然硕大的门发出一种沉闷的声音,那声音带着年代久远的沉响,诡异的深沉。

        门就在他们眼前自已开放了!

        三人互看了一下,点了点头。

        “嘿嘿,故弄玄虚。”西门若冰不屑的丢了个鄙视的眼神,率先走了进去。却小心翼翼的把花想容保护在身后。

        花飞扬笑了笑,走到了花想容的身后,两个男人就这么将花想容护在当中往大殿深处走去。

        三人刚进门,那门便无风自动,吱的一声快速地关上了,门重力的撞击的声音回响在诺大的空间里,如丧钟敲击在三人的心头,震得心跳加速,耳膜发痛。

        “看来,这里的人想留往我们了。”花想容看了看后面被关上的门,整个地方如同洞穴般没有一丝的光亮。但凭着感觉,花想容三人感觉到左右两边各有冰凉的气息从地下窜出,似乎是水,而这水中似乎有着莫名的生物在游动,因为他们听到了水被划破的声音。

        “走吧。我倒要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玄虚。”西门若冰豪情万丈,拉着花想容的小手,慢慢地往前走去。

        花想容愣了愣,掌中温暖如春,暖绵柔软,指尖似乎能感觉到他血管中血液的流动,她的脸微微一红,欲挣扎,但却被西门若冰的大手牢牢的抓住,她无法挣脱分毫。

        正在她欲再挣脱时,另一手被花飞扬的大手也握住了,同样的温暖,同样的柔软,但这只大手却让她有了更安全的感觉。

        她心中轻叹一声,她到底是怎么了?

        三个就这么小心谨慎的往前走去,刚走了十几步,突然两侧各有一盏琉璃灯突然亮了起来,那两盏灯闪着微弱的光,如鳞火般幽幽暗暗,却将周围的气氛衬托得更加诡异,似乎那些灯还发出呜呜的低泣声。

        借着微光,花想容看到三人竟然走在一条宽五十厘米的浮桥上,那浮桥只离桥下二三十厘米,而桥下面都是如沼泽般的黑水,浓稠漆墨泛着带暗绿的光泽,表面还如蒸煮般不停的冒着泡,而时不时能看到带着鳞甲的不明生物在里面游动,似蛇般的细长却满身坚鳞,那昏暗的眼珠在微光下泛着淡黄的阴鸷,凶狠,残暴。

        “小心了,水里的生物不象是吃素的。”西门若冰提醒道。

        “知道了。”花想容小心地跟着西门若冰,手紧紧的握着两人,手心渐渐的出了汗。虽然没有多少步路,却似闯入了千军万马的阵营,处处充满了危机 。

        三人又往前走一步,忽然两侧又有两盏灯似感应般亮了起来,再走一步,又是两盏灯亮了,如此类推,反正随着他们往前走,那灯就会不停的亮,当他们走过浮桥时,那桥上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那一排灯似引领人走向地狱深处的鬼火泛着阴森的光泽,在沼泽里的水渍影映下在墙壁上流动着恐怖的阴影,泛着幽暗的光。

        “装神弄鬼…。”西门若冰冰冷的眸扫视了四周一下,唇间泛起了讥诮的笑。

        他本身就是一个出生入死征战沙场的人,胆子尤其之大,而花飞扬则是一个肆意妄为,不拘小节之人,花想容更是与鬼魂为伍的人,所以这些东西对他们三人来说倒是并无半点威吓之意.

        对于鬼他们根本不怕,但是弄出这种氛围来不免让人感觉不舒服。

        “即来之则安之。”花飞扬笑了笑,那狭长的眸间全是无所谓的笑意,那红艳似火的衣服给这一片暗色凭添了一抹亮丽,让黑暗变得不那么的狰狞。

        “哈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花想容见两人都张扬着无比的自信,泰然处之这种莫名的地方,也爽朗的大笑起来,那笑声如一串响铃脆了整个殿宇。

        就在她的毫不顾忌的笑声中,周围无数盏灯攸得亮了起来,把这个宫殿照得灯火通明。

        就是灯光熣灿之下,三人定睛一看却惊呆了。也让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他们所处的地方根本不如他们想象是一个宫殿,从进门开始就是一片沼泽,只是在沼泽上浮了一个浮桥,而沼泽里有无数条淡蓝的带鳞的生命在游曳着,那些东西如蛇般的身子,长满了倒刺,圆圆的脑袋,如鳄鱼般的张着嘴,一口雪白尖锐的牙在冷光下闪着阴狠的白色,时刻准备着吞噬,

        好在他们三人走到最当中,加上三人功力高深,并未惊动这些浮游生物,可是因为花想容的大笑,一下点亮了这洞中所有的灯,几十米高的洞顶上每个凹坑里都嵌着一颗颗滚圆的夜明珠,可是仔细看,却能看到每个夜明珠的边上都蛰伏着似蝙蝠似蜥蜴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花想容皱着眉头看着那些极为恶心带着皮膜的东西,一个个细小的黑脑袋,却有着血红的细眼,每个眼中都闪动着噬血的光芒,仿佛等待着猎食。

        “小心了”花飞扬从进来后一直是神情淡然,笑如清风,可是当他看到这些张着硕大的黑色翅膀密密麻麻地粘伏在头顶十几米高,犹如黑云遮顶似的恶心动物时,不禁神情紧张起来,

        他的手忽然用力抓住了花想容,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形成一个保护的趋势。

        “至于这样么?不就是一些吸血蝙蝠么?”西门若冰不满花飞扬对花想容的亲昵,眼神冷了冷后闪烁着不屑,唇间轻抿着轻视的弧度。

        “嘿嘿,吸血蝙蝠?西门王爷你见过长尾巴长四只脚的吸血蝙蝠么?”花飞扬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却并未看西门若冰只是眼睛四处观察着,注视着。

        “变异而已”西门若冰脸一变,瞳仁陡然收缩,明显身体变得紧张起来,但是口气却仍是死鸭子嘴硬。

        “别斗嘴了,你们听…”花想容见两个平时高高在上一副傲气凛然话都不多说一句的人竟然在这里吵吵闹闹变得幼稚可笑,不禁暗暗摇了摇头。

        这时她忽然听到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哨声,似风吹过狭窄空间时发出的尖锐呼啸声,又似情人之间亲亲我我的昵喃声,又一些噬血的疯狂声。

        “不好,有人在催动它们了。”花飞扬一下脸色巨变。全神戒备起来。

        原来这些似蝙蝠的东西并不是蝙蝠,而是常年生活在尸洞中的血飞晰,这种飞晰只吃新鲜活物,每到夜晚就会出去吸食各种动物的新鲜血液,

        这种飞晰的舌头里藏有剧毒,且有倒勾,只要被它的舌头舔着就会立刻中毒,因为它们平时吸食尸气,所以全身都是尸毒,比一般的尸体身上的尸毒还在强烈,被它们舔上一下,肉就会去掉一片。

        更别说它们还长了一对尖锐的牙齿,那牙齿能咬碎石头,只要咬在人身上顿时骨头粉碎,

        它们虽然看着小,但还有一条强壮的尾巴,只要被它扫过一个成年人的手臂顿时就断了。

        而更为糟糕的是它们会飞,所以让人防不胜防,不可阻挡。

        最让人无法抗拒的是它们都是群居的,成群结对的生活在一起,一起攻击猎物,同时吸取新鲜血液。

        但它们有一点弱点,就是它们是盲的,看不见东西。完全凭着感觉,

        花想容三人都是拥有灵异力的能将全身的气息收敛到最低的状态,所以这些东西正在疑惑着,没有发动贸然的进攻,可是刚才有人催动了它们,它们立刻进入了进攻的状态,准备攻击了。

        就在这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又犹然而起,三人极目望去,只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蓝色本来是极其安静甜美的颜色,给人幻想的颜色,此刻却是让人作呕的颜色。

        一片蓝色的软体动物扭动着身体从沼泽里爬了上来,那紧硬的鳞片泛着幽冷的光泽,昏暗的黄眼滴溜溜地转动着,长约三十厘米的无数类似蛆般的东西群涌而上。但是那张大的尖锐的牙闪着幽幽的蓝光也预示着这些东西决非善类。

        “尸鳄”西门若冰冷笑地看着这些东西,这是一种以尸体为食的爬行动物,生活在泥泞的水里,看来它们是以为三人定会成了美味的尸体了,才这么肆无忌惮的冲了出来。

        “西门王爷,你选一个,你是选上面的还是下面的?”花想容看了看这些恶心的东西,斜着眼睨了睨西门若冰。

        ‘嘿嘿,只要你喜欢我在上面下面都行!“西门若冰笑得暧昧,将唇凑到花想容的耳边,轻吹了口气,淡淡清香萦绕了花想容的口鼻。

        花想容呆了呆,不明所以的看了看西门若冰,待见他笑得奸诈才明白他的龌龊用心。

        瞬间脸红如彤云,不再理他,纵身而起,对的着地上那些蓝得诡异的尸鳄祭起了斩妖祭,只见无数道剑光直直的射向那些尸鳄,那些尸鳄碰到斩妖祭的光时立刻化为幽兰的光,带着风儿旋转般的声音消失于这个空间。

        那些血飞晰并没有反应,只是在那里睁着昏黄的小眼睛晦暗的观察着,一副敌不动我不动的架式。

        西门若冰站在边上笑眯眯地看着花想容,见她杀了一会小瑶鼻上泌出了细细的汗珠,大为心疼,从怀中取出一方丝巾,丝巾白似春,柔如绵云,轻如蝉翼,却还带着西门若冰的体香,他一把拽过花想容。

        花想容正杀得气势汹汹,忍不妨被他拉了个踉跄,扑到了西门若冰的怀里”喂你做什么?“

        花想容没好气的白了眼西门若冰,那眼神在西门若冰的眼里却成了含嗔带怒,煞是可爱

        ”来,累了擦擦汗。“西门若冰我行我素,完全无视花想容将情,温柔似水的将丝巾轻掖着花想容的小脸。

        ”呃…。“花想容傻傻地看着柔情蜜意的西门若冰,只觉得全然不适应,半晌才憋出一句大刹风景的话:”那个西门王爷,你吃错药了么?“

        ”你…。“西门若冰只想杀了这个不懂风情的女人,堂堂西陵国的战神,一生杀戮,不近女色,难得这么表现一回温情脉脉,却被子这个傻女人说是吃错了药,简直是污辱。

        ”扑哧“花飞扬见到西门若冰忽白忽红的脸色笑得毫不留情,在西门若冰欲发作时,笑道:”西门王爷若要亲亲我我还请把头顶上的那些讨厌的玩艺儿处理了再说,否则你不嫌煞风景,我却嫌闹心“

        花飞扬说完绵手如莲翻滚出无数的白得刺目的光向那些尸鳄射去。

        这却是比花想容高出一止一倍的水准了,但见无数刀剑般的极光如雷雨般射向那扭动的生物,每剑都能听到剑入*的滋咕声,让人只觉浑身发疹。

        ”爹爹,好一个雷霆密剑!“花想容看得眼花缭乱,情不自禁的大赞。

        花想容的称赞无疑是刺激了西门若冰,他听了不屑的轻哼了声,伸出白得似玉的手,托掌如莲,只轻轻一运气,掌中跳跃出一朵朵火药的云彩,那云中似有生物在滚动,越来越大,带着一股毁灭性的冲力冲向了上空,在碰上顶部时,变成无数细小的红点,如无数红梅飘飘落落,只是春风拂过梅红缤纷是美景,现在的却是人间的炼域,那些血飞蜥在碰到红点时,立刻变为灰烬,空中弥漫着焦臭的气味与烈火烤肉的滋滋声。

        ”唉,可惜了这手烈焰红云这么美妙的名字却作出了这等残忍的事。“花想容掩着鼻子看着一地的灰烬嫌弃的皱着眉头,

        西门若冰本来还得意着想得到花想容的称赞,却没想到却惹来了花想容的这般不待见,勃然大怒,正待发作,但回头见花想容杏眼圆睁的样子,又不禁讪讪然不敢再多说。

        谁会想到一代枭雄入了情网却成妻奴了?

        看到西门若冰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花飞扬大乐,豪气冲天的笑道:”兄弟,有我当年的风范!“

        ------题外话------

        感谢lixinyue1996小美人送的大钻钻(1颗)花花(3朵)感谢月影无心小宝贝送的钻钻(2颗)花花(2朵)感谢千古祸水大美人送的钻钻(1颗)感谢nan224689小亲亲送的花花(3朵)感谢angellcoco小色女送的大钻钻(1颗)花花(3朵)群么么。

        介绍友文深水墨瑜的文:{妖孽六君}亲们可以去看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1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