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九十二章 邪恶的血咒

第九十二章 邪恶的血咒

        “当然,这个血族十分的邪恶,他们每次祭祀都会抓二百个的孕妇,其中一百是怀男胎的,一百是怀女胎的,而且都是已经九个月快临盆的,他们做完仪式后,直接剥开了孕妇的肚子取了那一百对童男童女祭祀,并把二百只紫河车血淋淋的生食了。”怪兽一面说着,一面回忆,说到当时的情景也不禁打了个寒战。

        可见当时的情况多么的惨不忍睹。

        它们妖精魔兽也吃人,但再残忍也直接一口吃掉,痛快之极,哪会象血族的人那么的残忍血腥,没有人性,那些被划破肚子的孕妇有的地上嚎了半个时辰才生生的痛死。

        那些人渣比它们还不如!简直是禽兽不如!

        “别说了,你知道他们在哪么?”花想空眼睛闭了闭,忍不住眼中酸涩,她也是一个孕妇,想到血族的邪恶与残忍,想到那些无辜的孕妇与马上要降生的胎儿,心中一震巨痛,不忍心再听下去了。

        听了看了这么多年为间炼狱的事,这件事尤为残暴!

        这太残忍了,简直是惨绝人寰!

        “不知道,不过他们说,这里的环境好,灵气充盈,二千年后会再来这里。”怪兽摇了摇头,恍惚了一会后,突然眼睛一亮,忙不迭的将这消息告诉了花想容。

        “二千年后?”花想容听了只觉血气翻涌,二千年后不就是现在么?她一把抓住怪兽的前肢,也不嫌脏了,激动道:“那次是什么时候?”

        “我算算。”怪兽被花想容的大力痛得呲牙裂嘴,眼睛骨碌碌地转了几圈后,立刻道:“两年后的中秋夜。”

        “两年?还有两年?”花想容松开了手,身体一个踉跄,她还要两年后才能见到血族,才能知道她娘亲的下落。

        她娘还得在暗无天日的环境中被锁两年!

        悲伤,痛苦,失望,同时涌上了她的心头,她呯地坐在了地上,凄苦的看着远方,那连绵不绝的山峦,那广袤无边的天际,她的娘亲到底在哪里?

        她的娘亲在哪痛不欲生啊!

        她在前世出生后就没有了母亲,到了这世,依然如此,可是她的内心是如此渴求母亲的爱,那一份孺慕之情让她疯狂,所以知道了这身体的母亲被锁魂了,竟然是这么的痛苦不堪,这么的感同身受。

        心中就是有一股执念,一定要救出她的娘亲。

        怪兽看到花想容神思恍惚,不再理它,于是它慢吞吞地挪了挪身体,渐渐地离开花想容十米之远,又偷偷地望向了花想容,见她还是没有动静,大喜,感觉到有了逃跑的力气,遂拔脚跑向树林。

        花想容依然沉浸在思母的悲痛中,哪里还管得上这怪兽的逃跑,其实就算知道它跑了,她也不会阻止,她答应的事不会出耳反尔的…

        就在她思虑万千之时,一声惨叫打断了她的悲情。

        她惊了惊,一跃而起,发足向那惨叫处奔去,但跑到那地方时,只觉毛骨悚然。

        那怪兽正在地上打着滚,一片片坚硬的鳞甲似乎被人剥开似的,发现叭叭的声音,正一片片的往下掉着,鳞是与肉片片相连的,就如人类的指甲,这么一片片的活生生从*上剥离,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每剥一片,血就迅速淹盖了少鳞的嫩肉,只一会血肉模糊了。

        天空中全是无数硬鳞飞舞,漫天中全是血腥的暴戾,而怪兽在其中哀嚎,翻滚,痛楚…。

        “杀了…。我,求…你。”那怪兽看到了花想容,如看到了希望,它嘶声力竭地叫喊着,血红的眼中流下一滴滴血泪,目光凄婉无助,无神地向着花想容,它不求生,只求死,只希望她能帮助它,让它死得痛快。

        “好”花想容见它这么凄惨,也不禁心软下来,手中扬起斩妖祭,运起灵力断然挥去。

        “叮”斩妖祭的光带着极速飞向了那怪兽,可是刚到怪兽的身边,就仿佛被巨大的屏障挡住了,一下将斩妖祭挡了回来,而且回挡的力把花想容连身体都撞飞了。

        花想容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后,飘落在地,嘴角溢出淡淡的血丝,美目间全是迷茫,小脸有着些许的狼狈。

        居然一个屏障就能伤了她,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花想容踉跄的跑到了怪兽的身边,大声叫道。

        怪兽痛得在地上翻滚着,眼中全是恐惧与绝望,痛苦的大喊道:“血咒…这就是…血咒,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泄密,应咒”

        花想容一下脸变得霎白,血咒是血族的一个咒语,只是为了惩罚违誓的人,这已是二千年前的事,没想二千年后誓言依然约束着起誓的人,还依然这么威力无比,那他们真正的实力该是强大到何种的程度了?

        她突然心灰意冷,手脚冰凉,仿佛一下被抽干的血液。

        别说二年了,就算血族现在在她面前,她的能力就如宇宙天穹中的一颗星,就是以卵击石,就是米粒之珠,一个屏障就能挡住她的前路,试问她拿什么去救她的娘亲?

        她泪流满面。

        “啊。”她突然疯狂地大叫,手中灵力不甘心地狂乱冲向了那道屏障

        不是为了帮助怪兽,只是为了她自己,她要知道,她的力量到底有多少,难道她练了这么久,在东大陆也算是高手高手高高手了,难道在血族的眼里真是一文不值么?

        这个认知逼疯了她。

        “水之箭”她厉声大喝,一道水箭如离弦之箭射向了怪兽。

        “呯”水箭被屏障挡了回来,激起无数的水光,如漫天细雨般挥洒开来,天空中全是波光鳞鳞的雨珠,在阳光的折射下七彩琉璃般的闪耀,那雨是这么的美,却冷得这般的透骨,无数的水珠落在了花想容身上,淋得她全身湿透,她的心凉得更透。

        她呆滞地站在雨下,狼狈,失神,发粘在她的脸上,掩映着她苍白无助,呆如木鸡…。

        猛得用手挥走眼前的发,她咬了咬唇大吼道:“电之光”

        “哗啦啦”一道道电光从她的掌中又闪了开来,争先恐后地冲向屏障,用最激烈的电力包裹住屏障,在屏障上闪着淡幽幽的蓝光,不停的极光飞窜着,眼前全是“沙啦啦”的电击声,但却唯独没有花想容期待的丝毫裂开迹象。

        而怪兽的叫声却来越微弱,如茵的草地上早已堆满了一堆的坚甲,还有一团血淋淋的肉在不停的蠕动,痛苦的挣扎,它全无光彩的眼,呆呆地看着花想容,张着嘴,想说什么,却痛得无法启口,嘴中的长舌搭拉下来,流下一瘫粘稠的口水。

        这就是血咒,就算是死也是奢侈!

        “冰之冻”花想容泪流满面,这血咒太残忍了,这个怪兽虽然不是善良之辈,但却也不该受到这般的折磨,全是因为她,是她害了这怪兽,她哭,是哭她的无能,她的弱小,她的渺小,还有希望的渺茫……

        无数的冰块迅速的包裹着屏障,在花想容的眼前“啪啪啪”散放着冰的冷能力,希望将它冻裂,可是一切依然徒劳,那屏障却巍然不动,那枯燥的声音似乎在嘲笑花想容的无可奈何。

        怪兽这时突然睁开了眼,而它的身体却变得暴涨起来,仿佛身体被注了高压水枪般,吹气球般的涨了开来,那本来血肉模糊的*,一下撑成了透明的颜色,能看到皮肤下所有的筋脉,血管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粗,里面的血液在汩汩的流动着,似奔流不息的河流,诡异恐怖。

        眼见着它的身体快变成了两倍大,它的四肢只是在不由自主的抽搐着。

        花想容猛得咬破了手指,唤出了赫连恨天的魂刀,大喝道:“破”

        魂刀带着破空的声间,势如疯虎的冲了出去,刀身上还有嗜血的杀意,“呯”终于刀割开了屏障的一个极其微小的裂口。

        花想容吐出了一口鲜血,面如死灰地看着屏障,茫然地收回了魂刀,连赫连恨天的魂刀都只能微创一个血咒的屏障,她的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的痛苦。

        这可是万年魔刀啊,除了独孤傲天,这天上魔界妖界找不到比它更坚硬锐利的武器了,可是它却也没有打破一个小小的血咒。

        顿时花想容只觉生无可恋,原来她是这般的渺小。

        屏障中,“呯”地一声,怪兽终于象气球一样爆炸了,炸了个血肉横飞,那血雨就这么洒遍了草地,泛着幽幽的红光,提醒着花想容的无能。

        渐渐的那些血肉化成红烟袅袅腾空,慢慢消逝了。

        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周围又变得安静,不知过了多久,鸟儿穿过了刚才的屏障处,飞回了林上的窝中。

        花想容呆傻般的坐在那里,冷风瑟瑟,单衣湿淋,这一切她都没有了感觉,直到皓月当空,繁星点点,夜凉如风……

        她猛得惊醒,这算什么?

        放弃就永远是失败,争取还有一线希望!

        为了这份希望,她就得去争取。

        为了这份争取的权利,她要去努力。

        这一刻她又有了前进的目标。

        ------题外话------

        感谢月森香惠,348600532两位小美人的月票,么么。

        感谢701025小可爱的大钻钻(1颗)打赏(100币币)

        推荐颜小妞的力作:{捡来的极品总裁}大宠小宠专宠,拒绝小三,拒绝出轨,专爱一对一。这是她古迹夕的男人,谁敢垂涎就灭了她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