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什么东西,竟然敢跟本小姐争,不要命了?”就在下面议论纷纷之时,先前那个叫六十万的女子勃然大怒,破口大骂。

        “什么狗东西在这里乱吠!”小彩彩听了不甘示弱的回骂。

        “你敢骂我是狗?”那女子听了气得发抖,连声音都带着不可置信的轻颤,可见气成了什么样。

        “嘿嘿,我可没说,是你自己对号入座。”小彩彩笑得奸诈,忽然扑哧一笑道:“这年头什么人都有,还没见过自己送上门找骂的!”

        “贱人!”那女子听了怒发上冲冠,一下打破了魔屏,带着凌厉的风从二楼东边的贵宾室飞奔而来,眼见着就要一掌击到花想容这边的魔屏上时,从交易场下跃出数名男子将那女子截了下来。

        花想容透过魔屏向下看去,只见与她抢肉骨丹的女子约二十二三岁的年纪,一头如云的发盘成飞仙髻,正中一朵紫黑色的富贵牡丹,边上缀无数色彩鲜艳的细小繁花,将她一张小脸掩映得贵不可言,而她本身凤眼半弯藏琥珀,朱唇一颗点樱桃,柳腰微旋春风过,招引百鸟随香走,即使是生气之时,恰如美人既醉,朱颜酡些,说不出的美,道不尽的妖。

        “原来是个美人儿。呵呵。”花想容看了看后,背靠在椅上,懒懒地吐出了这句话。

        “呵呵,要说美怎么美得过花小姐,”罗兰越秀听了立刻讨好起花想容,眼中还似泛着春水般一眨不眨深情地看着花想容。

        “越秀公子真会开玩笑。”花想容四两拔千金的一笔带过,随即问道:“这位小姐是哪家的小姐?”

        罗兰越秀正想回答,下面的声音已替他答了出来。

        “巴赫小姐,请勿破坏交易规矩。”只见跃出的数男子中的一个老者狠狠地瞪了眼那女子,恶声恶气地喝道。

        “老匹夫,你既然知道我是巴赫梅莲,居然还敢拦我?”巴赫梅莲听了更是怒不可揭,原以为这老匹夫不认识她才敢拦她,没想到知道她还敢做这种事,想她是巴赫家第三代中数一数二的天才,居然在这交易厅里被一个女人如此辱骂,让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现在正要出气被人拦下了,更是让她恨得不可自已。

        她与赫本家的艾丽丝,妖王的妹妹若芯公主人称妖界三花,向来是在妖界横行霸道,为所欲为,这妖界可以说是无人敢惹她们,今天居然被一个不知名的人这么羞辱,她定要将那女人剥皮抽筋,敲骨吸髓才解了她的心头之恨。

        “对不起,巴赫小姐,这是交易厅,私人恩怨还请出了交易厅再解决。”这时一人不卑不亢,不咸不淡地挡在巴赫梅莲身前寸步不让。

        巴赫梅莲一向看不起罗兰家族,也知道这个交易所是罗兰家族的,听了这番话,更是怒气冲天,柳眉一竖,“今天你们让也得不让,不让也得让,本小姐就不信,你们罗兰家族敢跟我们巴赫家族对着干!”说完挥起手掌便欲与那人对恃起来。

        “三妹,住手”这时一声男音喝止住了巴赫梅莲。

        巴赫梅莲听了愣了愣,恨恨地收回了手,回过头不甘地娇呼道:“大哥!”

        “放肆!”那男子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巴赫梅莲,然后对着老人抱拳温和一笑道:“对不起,舍妹不懂事,还请庄护法不要见怪!”

        “小孩子难免性情急燥,大少爷莫要对她多加责怪。”那庄护法淡淡地点了点头,说了句场面话就带着其余的人迅速四散,那身影快如鬼魅,要不是那巴赫大少爷与巴赫梅莲正站在场中,仿佛这一切从未发生过。

        “大少爷,请,我这就重新安排个贵宾室给你们。”胖掌柜立刻露出敦厚的笑走到巴赫大少爷身边,诚恳的询问。

        “不用了,我就要与刚才那个贱人一个贵宾室。”巴赫梅莲打断了巴赫大少爷的正欲开口的话,气呼呼的接口道。

        “这…。恐怕不妥吧…。嘿嘿……大少爷你看……”胖掌柜听了一愣,差点伸手擦起冷汗,这个小姑奶奶就是惹事的主,刚才两个屋还差点打起来,要是在一间屋里不是得打得天翻地覆啊!所以他连忙求救地看向了巴赫大少爷。

        可是没想到巴赫大少爷听了却是淡笑而不语,让他一下心都凉了半截,看来巴赫大少爷也是同意这么做的,这真是要人命啊!他家越秀少爷还与花想容在一起呢, 要是他这件事处理不好,也许就不用在罗兰家呆了,他可不想放弃这份好工作啊!正在他满头冷汗,想办法时,花想容的声音就如甘泉一般一下滋润了他急得快失水的人,他差点就对花想容磕头谢恩了。

        “掌柜,让他们上来吧。”花想容的声音淡淡幽幽,如一杯清茗,幽远而清雅,声音悦耳中透着慵懒,清纯中又暗藏妖娆,仿佛天籁般一下席卷了整个交易厅,刚才与巴赫梅莲竞价时,她的声音高亢坚定,加上场中乱糟糟的,众人倒并不是太在意,如今正是鸦雀无声之时,而花想容性感中带着戏谑的声线竟然让所有人都沉醉了。

        “果然是个狐媚子。”巴赫梅莲听到这个声音与骂她的不是同一人先是一愣,待看到众人神魂颠倒的样子,更是自尊心大受损伤,她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站在这里,这些人都没有这么陶醉的反应,而花想容只一个声音就颠倒了这一群人,这太打击她了,难道这帮人都是瞎子么?难道他们不知道声音好听的都是丑八怪么?

        其实她自己都忘了,以她的人品在妖界,谁敢多看她一眼啊,就算是仙女,相信妖界也没有哪个不要命的敢肖想她,更别说为她沉迷了,但巴赫梅莲就是这样的人,如果别人多看她一眼,她就认为别人是亵渎了她,杀之;如果别人不看她,她又认为别人是轻视她,更杀之,所以只要是人见她就躲。

        “小容,你怎么同意让她上来了?”罗兰越秀听到花想容的话,眼中闪过一道锐光,人却笑如春风。

        “不让她上来,她要闹起来,今天的交易就算完了,不如趁了她的意,呵呵。”花想容淡淡地笑了笑,心想,你不就是希望巴赫梅莲和我一屋么,到时蚌鹤相争,渔翁得利,你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不过,来了很好,正好能顺了自己的意,因为…。

        “你真是一个善良的人。”罗兰越秀感慨地叹了声,眼中深情似海似乎要溢出来般,让花想容一阵恶寒,没想到三大家族的人会因为善良而感动,真是做戏做太假了,没有水准,要是在现代估计连群众演员都当不上。

        “是哪个不长眼的敢骂本小姐?”门被呯地踢开了,巴赫梅莲气冲冲地冲了进来,看到罗兰越秀时,先是一愣,脸上微微一红,但见到花想容神情慵懒地半倚在软榻上时,登时火冒三丈,这次不光是有怒火还有妒火了,她没有想到花想容竟然这么美,美得让她都自叹不如。

        原来这个胡作非为的巴赫梅莲看上了罗兰越秀,看罗兰越秀与花想容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一下急红了眼。

        “你这个狐狸精居然敢勾引罗兰公子。”她想也不想地破口大骂。

        花想容看也不看她,越过她,直接看向了巴赫大少爷,眼若星晨,唇间抿着淡笑道:“这位公子是……”

        这是赤果果的蔑视,士可忍敦不可忍,巴赫梅莲跨上一步,便欲教训花想容,刚一抬手,手却被巴赫大少爷抓住了。

        “大哥,你为什么要制止我教训这个贱人?”巴赫梅莲挣了挣 ,没有挣脱,回头对着巴赫大少爷怒吼道。

        “在下巴赫健,对不起,花小姐,舍妹不懂事,还请不要见怪。”巴赫健敛住了怒气,笑意诚诚的对着花想容替巴赫梅莲道歉。

        “原来是巴赫家最有前途的大少爷,失礼了。”花想容点了点头,脸上绽开了笑容,那笑如莲般高洁,让巴赫健看得心跳漏了一拍,而罗兰越秀虽然笑而不语,但眼中闪过阴鸷。

        两个男人的神情没有逃过巴赫梅莲的眼睛,她更是生气了,一个花想容这么笑了笑就勾去了两个男人的魂,难道她巴赫梅莲号称妖界三花之一会不如一个花想容么?

        “狐狸精,你竟然敢勾引罗兰公子。”她越想越气,冲口而出。

        “你这个花痴,你哪个眼睛看到我姐姐勾引罗兰公子了?”小彩彩一听不干了,大吼起来。

        “死丫头,原来是你!”听到小彩彩的声音,巴赫梅莲大怒,刚才就是这个声音骂她是狗的,她正想找这人的晦气呢,没想到竟然送上门来了。

        “死花痴,是你家爷怎么了?”小彩彩不甘示弱的回骂。

        “我宰了你”巴赫梅莲咬牙切齿的欲挣脱了巴赫健冲上去教训小彩彩。

        “哎哟哟,我好怕啊,哈哈哈。”小彩彩见她光说不练,根本挣不脱巴赫健的手,站在她对面又蹦又跳,嘲笑着巴赫梅莲,当然就算是巴赫梅莲敢动手,她也不怕,她可是魔界的彩凤,能怕一个妖界的妖物么?

        “大哥,你就任咱们巴赫家被人这么欺侮么?”挣不脱巴赫健的手,巴赫梅莲脸胀得通红回头怒骂道。

        “死花痴,你大哥是为了巴赫家的名誉不受损才拉住你的,不然,你要是三下两下被我打趴了,岂不是丢了你巴赫家的脸?”小彩彩得理不饶人,还顺带火上浇点油。

        这下捅了马蜂窝了,巴赫健本来只是不欲与花想容现在为敌,但不至于对小彩彩有什么顾忌 ,心下也恨小彩彩年幻虽小却牙尖嘴利,这么损巴赫家,于是趁机一松手,巴赫梅莲立刻如脱出闸的猛兽,火红着眼就冲上了小彩彩。

        花想容眼底深邃,脸现不愉,似乎欲有所作为,巴赫健却笑如春风道:“花小姐,放心吧,舍妹有数的,两个小孩玩玩,不必当真。”

        “我家妹妹确是小孩,你家妹妹却不是孩子。”花想容冷冷一笑,不客气的讥嘲了句。

        “呃…”巴赫健张口结舌了一番,不再出声,待看向两人争斗之时,眉却皱了起来。

        没想到那个女孩才十一二岁,居然这么利害,有防有攻,有守有进,竟然十分的厉害,一个这么小的人类如何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呢?难道是魔界来的?

        这种念头只是稍纵就逝,他随即笑了起来,魔界的人怎么可能为人类所驱使呢?这个小姑娘的额头根本没有契约痕迹啊!这个花想容看来藏着很多的秘密,一定要想办法尽快除去。

        罗兰越秀也是皱着眉看着小彩彩与巴赫梅莲争斗,原以为巴赫梅能很快将小彩彩制服, 要是杀了小彩彩就更好了,那么巴赫家族与花想容定是誓不两立了,没想到小彩彩与巴赫梅莲斗了一会根本不见败势,反而愈战愈勇,甚至可以看出小彩彩是有意戏耍,这可是对他并无好处…。

        他眼睛一转,手捏一诀,暗中欲将一道利气冲向巴赫梅莲,既然巴赫梅莲打不过小彩彩,那么就让巴赫梅莲死在小彩彩手下吧!这也是一样一样一样滴。

        嘿嘿,他奸笑着,暗中欲发出罗兰家族特有的不传之秘――――无痕无迹。

        所谓无痕无迹就是杀人于无形,而且死了的人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原因被杀的。

        所以他很放心,只要做出让巴赫梅莲不小心被小彩彩杀了之状,那么巴赫家族与花想容定是结仇结定了。

        就当他欲发出此力时,却发现那股力被牢牢的控制住,根本无法冲出去,惊恐地看向了巴赫健,却见他正全神贯注地观看两人争斗,看来不是他了,再说了,就算巴赫健有心他也不可能威压住他罗兰越秀的妖巫力,要知道他可也是圣者级别的妖巫力,两人差不多,所以决不可能是巴赫健,因为他清楚的感觉这种威压力比他高了不止多少呢!

        难道是她?

        突然他一身冷汗,如果真是她的话,那么她岂不是完全知道了他的心思了?

        他狐疑地看向了花想容,却见花想容也一脸紧张地看着小彩彩与巴赫梅莲,好象并没有察觉到他的意图,而且虽然花想容灭了赫本家族,那是因为她用的是人类的灵力,拥有了召唤能力,决不是有妖巫力的,所以他还是不相信花想容能压制住他。而且人总是有逃避心理,总是会不由自主的逃避对他不利的想法

        罗兰越秀百转千回,实在想不出到底是谁,而这时小彩彩一声娇笑,如银铃般的笑声响彻了整间屋子,:“巴赫不要脸,你输了。”

        说完制住了巴赫梅莲,将她扔向了巴赫健。

        机会已然错过了!罗兰越秀懊恼的收回了手,这时发现刚才的威压力已然荡然无存,真是见鬼了!

        就在这时,楼下交易厅的钟声敲起了,表示刚才花想容竞价七十万金币的肉骨丹归花想容所有了。

        “你耍奸!”巴赫梅莲这时如梦初醒,她上当了,她居然被小彩彩引得火气上升斗了起来,就这争斗的功夫,这肉骨丹已然被花想容竞到了。

        “呸,你这个不要脸的,胡说八道!”小彩彩与她对骂起来。

        “放屁,分明是你们耍阴谋,却说我不要脸!”巴赫梅莲越想越气,真是八十岁的老娘倒绑孩子,她居然被人阴了。

        巴赫健也铁青着脸,神色不明地看着花想容,这个女人真是阴险,一开始就算计好了,知道巴赫梅莲受不起激,有意一下报价提高了十万金币,果然巴赫梅莲上当了,与她欲斗起来,要是在交易厅斗,这个交易必然停止了,可是她却答应了让他们上她的贵宾室来,又逗得巴赫梅莲火起,再让小彩彩与她打斗,吸引了巴赫健的注意力,直到竞价成功了,才结束的打斗。

        没想到这次他巴赫健也失算了,族长交待一定要竞回去的两样东西,竟然一样被花想容得了,如此这事就棘手了。

        正当巴赫健阴晴不定时,小彩彩却又与巴赫梅莲对骂起来了:“你怎么不要脸了?你还有脸问,你连名字都叫没脸,还不是不要脸么?哈哈哈。”

        “什么名字叫没脸?”巴赫梅莲勃然大怒,吼叫道,等叫出来后嘎然而止,忽然想到“梅莲”可不是与“没脸”差不多音么?

        她叫了二十多年的名字居然能发出这个音,让她简直气得快疯了,要知道妖界谁敢这么调侃她啊,都是这个花想容,自从她来了,把妖界弄的乌烟瘴气,先是灭了赫本家族,后是骗了巴赫家族的袖里宝和十万金币,这下又将巴赫家族欲得到了肉骨丹给夺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天生来克妖界的!

        “别闹了。”巴赫健阴恻恻地笑了笑,拉住了巴赫梅莲,制止住了这场闹剧。

        “呵呵,小孩子闹闹还是满好玩的。”花想容懒懒地说了句,斜眼看了看三个脸色不一的人,笑了笑道:“马上最后一件拍卖品要出来了,不知道巴赫公子与巴赫小姐是在这里拍呢,还是去别的贵宾室拍?”

        “嘿嘿,哪里都一样,就在这里吧。”巴赫健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拉着巴赫梅莲在一边坐了下来。

        花想容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他,点了点头, 不再理他,看向了台下交易厅。

        “下面一件拍品,可以说是妖界这百年来最珍贵的拍品了,谁都知道妖丹好,谁都知道妖丹能增加妖巫力,谁都想一下跃为圣者级别吧,可是谁都在为停滞不前的妖巫力在愁容满面,怎么办?怎么办?怎么才能一夜成名呢?”胖掌柜煞有其事的急切表情让人真是深感苦恼。

        这时…。

        “呵呵呵,不用着急,现在我来为大家解决这个难题,请大家顺着我的手来看……。”如福音般的声音中一个漂亮地女人一身华美的衣服,款款生姿捧着一个镶金环玉的贵重托盘走了上来。

        众人齐刷刷地满眼期待地看向了托盘。

        胖掌柜不当传销真是可惜鸟,一番表演吊得大家胃口全起来了,这个妖界也是论实力说话的,谁都是做梦都想提高妖巫力,都想一步登天,这真是抓住了众人的心理。

        “这是尊者级别的妖丹,天啊,真是尊者级别的妖丹!”

        “我没听错,没看错吧?简直是奇迹,果然是尊者级别的妖丹,这真是太神奇了,别说买了,看一眼都是奢侈啊,谁这么大手笔啊,把这个尊者级别的妖丹居然卖了?”

        “你不知道么?这个妖丹可是赫本族长的。”人群中有知道的人立刻得意宣传起来了。

        “什么?赫本族长的?开玩笑吧!”

        “切,你这个人真是消息不灵通,今天早上赫本族长被飞虎队的花小姐给灭了。”那人说完作出了一个杀人的动作!

        “真的?这么牛?怎么可能,一个人类杀了一个妖界的族长?”

        “切,这有什么稀奇的,连赫本整个族都被花小姐灭了。”另一人一脸看不起他的样子补充道。

        “啊!天啊,真是太疯狂了,我要去加入飞虎队!”

        “切,就你这样的还想加入飞虎队?现在的飞虎队可是今非昔比了,估计将进军五星级了,你这样的人家才不要呢?”旁边一人沷着冷水,一脸看不起的样子。

        “啊呸,就你这样的难道飞虎队会要?”被讽的人不甘的回骂。

        “我好歹也是五级灵力的,比你总强吧…。”

        于是吵架的吵架,骂人的骂人,一度兴奋的场面竟然变得喧哗。

        ……。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胖掌柜本来还踌躇满志地笑脸被一群人声鼎沸的怒骂声所淹没,他没想到怎么一下子人妖丹跳跃到了飞虎队,搞得场上秩序极为混乱。

        “呵呵,想不到小容的飞虎队现在这么有号召力啊,居然连尊者级别的妖丹都不能吸引到他们。”罗兰越秀看了下面的情况,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皮笑肉不笑的状似赞美地看着花想容。

        他没想到花想容的三星级飞虎队竟然一下成名,变得如此炙手可及,如果不及时制止的话,也许会超越罗兰家族也未可知,看来一定要想一个周全的办法,如果不能收编花想容,就一定要做好万全之准备打压她,甚至于……

        “都是一些苦出身的汉子,不值一提,倒让越秀公子见笑了,呵呵。”花想容淡淡地笑了笑,她前世就是大家族的人,当然明白一个家族成员心里想的事,何况阴阳师天生敏感,对于罗兰越秀这点小心思她能不知道?不过现在都是权宜之计,她要想对抗巴赫家族,必须要联合罗兰家族,所以她是绝对不会在现在得罪罗兰家族的,甚至还要表现地更加友好。

        “呵呵,小容谦虚了,就你现在的气度,能力与现在的二大家族并驾齐驱都是绰绰有余的,他日定会后来者居上的。”罗兰越秀一副赞赏的语气,暗中却藏着机锋,分明是在告诉巴赫健,花想容将是两大家族的强大对手,这个罗兰越秀果然是个阴险的人,步步为营,字字含珠。

        “越秀公子真是说笑了,这可是妖界,我一个人类怎么可能越俎代疱呢?这种笑话可不能开,到时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花想容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巴赫健,笑得真诚。

        巴赫健先是听了罗兰越秀的话,脸上有些深思,但见花想容清澈的眼神后,忽然觉得她说的的确是有道理的,没有道理妖界的权力让一个人类去瓜分了。

        这时底下已然又回复到了正常地拍卖顺序,胖掌柜开始报价了。

        “这枚尊者级别的妖丹,相信大家都知道是谁的了吧?对,你们说的没错,这是赫本族长的妖丹,朋友们,这可是千载难遇啊,这不是普通的妖丹,是象征着曾经的权力,曾经的辉煌的妖丹,也许你服用了,以后就是妖界新贵,不要犹豫了,不要再考虑了,下手吧,这枚妖丹对你们这些贵人来说十分的便宜,十分的实惠,十分的实用,它起拍价为三十万金币,听好了,只要三十万金币你们就可能拥有了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

        “四十万”一个人急不可待的叫了起来,花想容看了看,发现是一个北区的新贵,看来这年头二愣子不少。

        “四十五万”又一人不甘示落的叫了起来。

        “四十六万”

        “四十七万”

        ……。

        人们都似疯了般一万一万的加,花想容想怎么有钱人都跟雨后春笋般的一下冒出来了呢?其实这妖丹根本值不了这么多的钱,只是因为赫本族长赋于了它不同的意义,就变得抢手了。

        “九十万!”这时贵宾厅里有一人直接加了二十万。

        “看来这有钱人不少啊。”花想容听了眉满意地轻挑,窝在软榻里就如一只可爱的小猫,让两个男人小腹一紧。

        “小彩彩,叫价一百万。”花想容忽然邪恶地笑了笑,唇角扬着恶质的弧度。

        “花想容,你什么意思?”巴赫梅莲本来欲开口加价,加个五万了,没想到花想容却提早叫了出来,而且够狠一加就加了十万金币,这不是明显着欲坐地起价么?

        “呵呵,没什么意思,无聊而已。”花想容妖娆一笑,漫不经心的瞥了眼巴赫梅莲。

        “你耍我?”巴赫梅莲脸一黑,这次她可不敢再与花想容打了,万一再错过了赫本族长的内丹,回去就没有办法交代了。

        “呵呵,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花想容很无赖的耸了耸肩,看向了交易厅。

        在她喊价过后,别人已经不再喊了,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贵宾厅里的女人是刚才与巴赫梅莲对着干的女人,巴赫梅莲进去后就没有再出来,搞得大家都不知道什么状况,再说了,巴赫梅莲也不是好惹的,谁会为了一个内丹与巴赫家族干上呢,别到时花了钱也没命享用。

        “一百万。”巴赫梅莲怒气冲冲地瞪了眼花想容后大吼一声,把下面的人吓了一跳,敢情两个姑奶奶还在斗着呢

        这下所有的人都好奇了,刚才还是分别在两个贵宾厅里斗,这下好了,凑一起了,这比往常的交易更让人瞩目了。

        “哈哈,太好玩了,不如咱们下注看谁能拍到这内丹吧!”人群中一人突然提议道。

        这一下仿佛给人打了强心针,一呼百应起来,并迅速漫延到了整个拍卖厅。

        所谓盛况空前也不为过,胖掌柜立刻眼珠一转让下人准备开注票,到一边搭起了注台,反正谁赢谁输都无所谓,他是庄家是稳赚不赔的,这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个收入一定不会低的,喜得胖掌柜连身上的肉都要抖三抖了。

        于是下面开始下起注来,下注谁能最终获得这个内丹。

        所有的人都下注花想容能拿到这个内丹,因为她刚才成功地拍到了巴赫家族想要的肉骨丹,毕竟巴赫梅莲进入后就没有再出声。

        下花想容能得到内丹的人是一比十的注,下巴赫梅莲赢的则是一比二十的注,虽然下花想容的注赢率小,但是人们却是一窝蜂的往下注花想容赢的那条队伍排去,只有很少部分排到了巴赫梅莲一边。这一下气歪了巴赫梅莲,这不是分明认为巴赫梅莲赢不了么?

        “小彩彩,去下注十万金币,赌你姐姐赢。”花想容看着下方人头攒动已然不似交易厅,快成赌场的大厅,突然笑着吩咐道。

        “是,姐姐。”小彩彩立刻冲了出去,对着巴赫梅莲示威的笑了笑。

        “大哥,给我二十万赌我赢。”巴赫梅莲一听气红的眼睛,哪还有理智,伸出手问巴赫健要钱。

        “呵呵,巴赫小姐,你确定么,我可是已经叫了一百万金币了,你现在不忙着竞价,还关心着赌钱,难道这个内丹又要归我自己所有了么?”花想容敛了敛眼,忽然笑道。

        “小妹,不要胡闹,别忘了正事。”巴赫健听了一凛,心想差点又被花想容阴了,本想不理花想容,阴她这一回,让她把内丹收回去,还得付交易所佣金,但想到族长要求一定要拿到赫本族长的内丹,所以明知道花想容趁机抬价亦无法不跟了。

        “一百一十万!”巴赫梅莲虽然傲气冲天,但也不是没有头脑的人,想到族长的交待,咬了咬牙又加了十万。

        “一百二十万。”花想容轻轻一笑,又神情淡然地拍出了新高。

        “一百二十万了,天啊,听到没有,一百二十万,那个神密女人拍出了一百二十万的高价,快去下注,下那个女人赢。”人群中又有一个人大叫起来,所有犹豫的人都扑向了那条排队的长龙,生怕晚了就买不上。

        小彩彩走到胖掌柜身边,对着胖掌柜耳语了几句,胖掌柜愣了愣,随后世故地笑了起来,点头哈腰的让小彩彩放心。

        “一百二十万!花想容,你疯了么?一个尊者级别的内丹你居然卖一百二十万?你抢钱啊?”巴赫梅莲恶狠狠地瞪着花想容,恨不得吃了她的肉,他们只带了一百七十万金币,那可是买肉骨丹与赫本族长内丹两样东西的钱,而且他们还是多带了,本来想用个一百万是足够了,剩下的钱只是有备无患看看有什么好东西的,没想到现在到了一百二十万了,连内丹是不是能买到都不能保证,让她如何不急红了眼。

        “你可以不买,我没有逼着巴赫小姐买啊?”花想容很厚颜无耻地倚在软榻里,眼中戏谑之色溢于言表,是的,我就是坑你了,你怎么着吧。

        “哥!”巴赫梅莲咬了咬唇回头看向巴赫健,狠戾之色闪过。

        巴赫健摇了摇头,走到花想容的面前,道:“花小姐,不如你开个价,我们不用再争了。”

        “呵呵,既然巴赫大公子开口了,我定然是要卖这个人情的,一百七十万金币,你多给我,我也不要,少我一分那也不行。”

        “疯女人!”巴赫梅莲惊叫起来,脸涨得通红:“你真是疯了,想钱想疯了!”

        花想容笑而不语,只是把眼看着巴赫健,等待着……

        良久,巴赫健妥协道:“好吧,希望花小姐守信。”

        “哈哈,那是自然,花家信誉,举世无双。”花想容大笑,“请巴赫小姐竞价吧,恭喜巴赫小姐,赫本族长的内丹归你了。”

        “哼。”巴赫梅莲怒哼了声,大吼道:“一百七十万。”

        顿时场下鸦雀无声,都呆滞了。

        “一百七十万,一次!”

        “一百七十万,二次!”

        “一百七十万,三次!”

        “成交!这内丹归巴赫梅莲小姐所有了。”胖掌柜眼中划过了然的笑,一锺定音。

        顿时交易厅里跟瘫了似的,都目瞪口呆起来,唯有一小部分人却眉开眼笑,那是赌巴赫梅莲赢的人。

        “恭喜了,哈哈。”听到锺音,花想容暗中呼出了一口气,她也怕万一巴赫梅莲哪根筋搭错了,真把这内丹不要了,那她真是欲哭无泪了,因为她不仅要付出昂贵的佣金,还要……。

        “姐姐,你真是厉害啊,咱们投的二十万金币翻了二十倍,现在成了四百万金币了。”小彩彩兴高采烈的跑了进来,满脸通红。

        “你说什么?”巴赫梅莲如遭重击地往后退了一步,迷惑道 :“你不是赌自己会赢么?”

        “不要脸的,说你笨你还真是傻,我家姐姐自己的东西,自己拍回家作什么用?难道钱多烧的来付佣金么?当然是下注你赢了!真是个不要脸的,这回下注你赢是给你脸,你还嫌给脸给多了么?”小彩彩一脸不屑的横了眼巴赫梅莲,嘴里毫不留口德,心里还骂:真是美归美却是大草包一个。

        “好,你真好!有种你不要落到我手里。”巴赫梅莲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吃亏过,气得语无伦次,丢了句狠话,甩门而去。

        “花小姐,好计谋,嘿嘿。”巴赫健敛住了所有的情绪,向着花想容阴恻恻地笑了笑,才道:“告辞。”

        “巴赫大少爷走好不送。”花想容点了点头。

        待门关上后,罗兰越秀才收回深思的目光,今天的花想容给他完全不同的感觉,她狠起来就如一只发疯的老虎,可是算无遗漏时,却如一只狡猾的狐狸,她算人心,算事态,事事都算得精确到位,真是一个十分强劲的对手,这样的人到底是合作还是对立?

        “越秀公子,你不用多想,目前来说,你与我只能是合作,你也看到了,咱们联手,这一下让你交易增加了百倍的收入都不止,但如果对立的话,也许你今天除去了我,明天就是巴赫除去你们罗兰家族的时候,大家都是明白人,相信个中利弊不用我细说了吧?”花想容当然明白罗兰越秀的想法,遂也不再遮着藏着,直接挑明了。

        “小容这话说的好象我们罗兰离了你就不行似的?”罗兰越秀听了眉眼一挑,笑得有些奸滑。

        “呵呵,越秀公子你知道为什么我今天这么嚣张地加价,而能笃定巴赫梅莲就是吃哑巴亏也得买下这颗妖丹么?”花想容知道罗兰越秀心性多疑又好算计,遂也不再迂回了,直接冲击他的软肋。

        “为什么?”这其实也是他所好奇的,要知道象巴赫梅莲这么狂妄的人,决不会明知道被人阴了还打落门牙往里吞的。

        “因为巴赫家族收齐了赫本族长的三魂六魄。”花想容脸色一正,缓缓地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罗兰越秀失声叫了起来,再也没有往日云淡风清的样子,脸色霎时变得阴沉,人紧张地站了起来。

        ------题外话------

        感谢[2012—5—14]runyu01小美人投的票票,送的钻钻(3颗)花花(5朵)摁倒狂么。

        推荐友文《闲王的盲妃》:她本是来自现代社会的一个平凡医师,穿越到了古代。 可是,就是这片土地,她居然死而重生三次! 第一皇妃人选?但因命犯天煞,不能蒙圣宠。

        第一种子美女?但因天生瞎子,残疾人不给参选! 第一富商千金?钱抵不过皇权,被指婚给柳下惠王爷。 戳,当姐看不见,就好欺负?姐当初来这打天下的时候,乃们的爷爷都还在吃奶呢!那边那神马前夫统领?对,就你了,给姐站住,姐今天非要抗旨嫁给你了  看我翻墙攻略图:1,穿越 2,装瞎  3,下药  4,摸错床…后面少儿不宜,请自由幻想!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