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嘿嘿,看来魔王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原本他还想利用爹爹来对付我,没想到却机关算尽却不料咱们是父女。”花想容亦冷冷地笑着,看着那豁然开朗间,一半的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而火却越烧越旺瞬间红了半边天,景观煞是壮丽,远处夕阳如血,近处惊涛骇浪,却是美不胜收。

        “好了,不要再看了,再看下去,我们就来不及出去了。”离非夙回头再次望了望他呆了十几年的所在,轻叹了口气,拉着花想容往魔界外而去。

        余下众人都齐齐的跟上。

        “离非夙,让你看着护珠山,你居然让人把避火珠给人拿了,难道你不想进血族了么?”才到魔宫不远处就听到了魔王又是狼狈又是恶狠狠的斥骂声。

        “赫奢,我不找你麻烦你就该烧高香了,现在你居然还敢这么对我说话,你以为我离非夙就是吃素的么?”离非夙本来父女相聚满心欢喜,加上魔界已毁,这比杀了魔王赫奢都难受,而他亦归心似箭,就想进入血族去救心上人,所以也不再追究赫奢欺骗他之事了,没想到这个不开眼的却偏要往枪口上撞,这下新仇旧恨一起袭来,让离非夙浑身戾气顿现。

        “离非夙你是什么意思?想你当年落魄之极,是本王收留了你,给你一个安生立命之处,没想到你不思回报竟然用这种仇恨的眼光对着本王,看来人类真是太卑鄙了,竟然翻脸无情!”赫奢见花想容一行人完好无损很是气愤,现在连离非夙也居然敢背叛于他,这更让他恨之入骨了。

        “收留?赫奢你是不是作久了魔王昏了头,我离非夙是要人收留的人么?要不是你当初骗我能帮我入血族,你就是把魔王的位置给我我都不屑一顾,居然你还敢大言不惭的胡言乱语。”

        “胡说,本王乃魔界之王,一言九鼎,怎么会欺骗于你?本王已然找到了进入血族的办法,现在你只要杀了这帮你,将避火珠夺回来,本王立刻带你去血族。”赫奢听了眼珠一转,对着离非夙许诺,现在只有抢回避火珠才能救魔界于水火了。

        “呸”离非夙狠狠的剐了他一声,怒斥道:“到现在你还想骗我为你卖命,真是无耻之极。”

        “呵呵,魔王,这样吧,既然你说找到办法进血族了,这血族就离这不远,看这火一时半会的也不会把这冰全化了,不如你跟着我们一起去血族,只要你踏入血族十步,我就把避火珠还你如何?”花想容听了轻蔑的一笑,拿出了避火珠在手中把玩着,那珠子离了火焰已然变成了一颗白色透明如水晶一样的宝珠,晶莹剔透,就算不是避火珠,亦是一颗极其漂亮的装饰物。

        “妖女,快把避火珠还来!”赫奢哪敢去血族啊,莫说他连血族在哪里都不知道,就算他知道,也不敢踏进去,他又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那血族只要踏入一步,立刻将人化为灰烬,瞬间消失,十步,他疯了才会去。

        “怎么?心虚了?”花想容讥嘲的看了眼赫奢,手中的珠子上上下下的跳动着,把赫奢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陡然间他变得巨大起来,似乎一眨眼间就长了数米之高

        “嘿嘿,变身了,变身有用么?”花想容冷冷一笑,喝道:“火之箭”随着她的暴喝声,一道火光窜向了赫奢的脚底,把他烫得跳了起来。

        皮肉烧焦的声音难闻之极,泛了开来。

        “乖女儿,你居然是双系召唤师?”离非夙本来还担心花想容打不过赫奢,这个女儿可是他的心肝宝贝,他是绝对舍不得让她受一点伤害的,正准备上前帮忙,没想到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伤人,还给他带来惊喜连连。

        “嘻嘻,岳丈,容容可是多系召唤师”月华听了就象自己被夸似的,立刻屁颠颠地跑到离非夙身边开始的显摆。

        “多系!?”离非夙狂喜中带着淡淡的怀疑,眼看向了月华。

        “那是,小婿怎么会骗你”月华得意的夸耀着,连称呼也自以为是地变成了小婿了,惹得无忧一个白眼,没想到月华这人平时冷得厉害,这会恋上爱了就这么骚包。

        “小容容,让你爹爹看看,也让赫奢各种滋味都尝个遍。”月华扭头对着花想容高声叫到。

        唇间一阵抽搐,这个月华真是让人很无语,不过这个赫奢敢欺骗她爹爹,她也正有此意,让他尝尝冰火两重天,雷电雨淋的滋味。

        “好,爹爹,您看好了,让女儿给您即兴表演一般,就当给爹爹的礼物。哈哈哈”花想容狂妄的大笑后,厉声道:“冰之封。”

        此时花想容的能力已达到了天人之境,召唤出来的力量非比寻常,加上这里冰源充足,她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卷起了蓝色的冰水,如练般飞腾而来,那魔王身形也随之爆长,可是他长得再快也来不及扑天盖地的冰水,只一下就冻住了他的脚,彻骨的冷意从他的脚底泛到心里,这魔界的冰水可不是普通的冰水,而是源自九天之外的冰,比正常的冰更刺骨,更冷寒,而且能消抵魔兽的魔功,这让赫奢大惊失色,他连忙用力想拔出脚,可是冰的力量早就把他封住了。

        一股股的冷意顺着血液钻入他的五脏六腑,他冷得全身发抖,唇都变得铁青,头发瞬间结成了冰棱,一根根的竖在了那里。

        “是不是很冷?”花想容轻笑一声,眨了眨眼道:“看你年老体迈,本小姐本着尊老的优良传统,给你取取暖吧。”

        就在赫奢惊恐莫名时,就听到花想容大喝一声,“火之箭。”

        立刻火焰宛若游龙呼啸而来,带着狂肆的热力冲向了赫奢的上半身,瞬间将他围在中央。

        “啊……。”凄厉的痛叫从火焰中传来,声音如鬼嚎般的凄惨。

        “什么人敢如此对待我魔界之王?”这时从远处奔来五条黑色的影子,瞬间就到了他们周围。

        “化”其中一人举起手指对着赫奢大叫一声,见他手指中间冒出一团团的冷气,一道道水珠冲向了赫奢着火的地方。

        而另一人则托起一团火焰烧烤着赫奢的下半身。

        其余三人将花想容团团围住,防止她再次伤人。

        “好狠的女人,竟然下此狠手。”只见一个满脸橘皮,须发皆白,连皮肤都白的老者对着花想容怒目而视,一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的样子。

        “你们是谁,敢坏本小姐的好事?”花想容见了皱紧了眉,她虽然已然天人之境,但这五个人竟然个个都是与她不差分毫的,让她一时间无法再次下手。

        “怎么五行者是想以五人之力欺负一个弱小女子么?”月华轻笑一声,慢慢地走到了花想容的身边,将她的细腰揽住道:“娘子,这五个老不死的是魔界的金木水火土五行者,他们是五胞胎长得一模一样,不过可以从肌肤上分辨出他们,老大一脸金色,被他点到任何东西都顷刻变为金子,这可是一个点石成金的宝贝,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捉到人间去,也可以算是生财有道,哈哈哈。”

        “没兴趣,长得太丑影响我的食欲,要是得了厌食症的话再多的钱也用不上,得不偿失,不要!”花想容十分配合的摇了摇头,一脸鄙夷。

        把那金脸老者气得全身发抖,但却又无法发作,刚才急于救人,未曾发现这里竟然高手济济,凭着他们的感觉,这六人中至少五个人与他们是不相伯仲的,而另外一个虽然弱小,但如果斗到生死关头时,也很难界定他的作用,偏偏可惜了赫奢被伤了元气,此时已然如废人一般,所以他们轻易并不出手。

        “阁下是谁,竟然识得我们五兄弟?”另一个脸色暗转为之老者表情淡然,对着月华微一拱手。

        “木长老,他是妖界的月华”这时被救下的赫奢已然气息奄奄,但怕五长老吃亏,立刻打起精神将月华的身份叫了出来。

        “妖界?月华宫主?”脸色透明的是水长老,他微一诧异的看着月华道:“妖魔两界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何月华宫主来魔界?”

        “你当本宫想来么?要不是本宫亲亲娘子想到魔界一游,乃们这腌臜之地请本宫来本宫都不来。”月华不屑地从鼻间轻哼出一口气。

        那一脸火红的老者气得暴跳如雷就要与月华争斗。

        “四哥”这时脸色微带土色的土长老拉住火长老,转过头却对月华宫主道:“不知道宫主夫人来此所为何来?”

        “哼,你们魔界简直欺人太甚,居然敢逛骗我爹爹,利用我爹爹爱妻心切,竟然让他在这里为魔界守山,致始我父女分别十多年,真是其心可诛,不杀了赫奢难解我心头一恨!”花想容当然不会说她是为了避火珠而来,却打起了寻父的旗帜,这样魔界长老就是再野蛮也不能说出什么一二三来。

        “这也许是误会”金长老听了沉吟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答道。

        “误会?金长老,我问你,你敢进血族么?”花想容冷笑了声,斜着眼看着金长老。

        “这个自然不能!”金长老想也不想的回答,他要是进血族,连金水都化不成就成烟了。

        “可是你们魔王说能”

        “绝不可能”木长老立刻否认。

        “你也知道绝不可能,可是赫奢却对我爹爹说他能行,将我爹诳在这里十多年,让我从小孤苦伶仃,受尽人间苦楚,吃不饱穿不暖,一路乞讨才到了这里,你说我该不该报这个仇,这是不是误会?”

        花想容说得那是顺嘴,说得众人的嘴一抽一抽,就她一身华服,光鲜无比还是乞讨到这的?要是魔界这么容易靠乞讨进来,早就很多人来了,要知道魔界有一座吐金山,日夜吐金,早就被乞讨的人挖光了。

        不过虽然花想容夸大其词,却不能抹灭了赫奢骗人的事实。

        水长老涩了涩道:“你待怎么样?”

        “我要赫奢偿命”

        “不可能,今天只要我们五长老在,绝不能让你们杀了魔界的王。”五人立刻异口同声道。

        “嘿嘿,那好,就让实力来说话吧。”花想容说完,猛得射出一道天火冲向了金长老,所谓金怕火,我就不信不把你化了!

        ------题外话------

        《鬼医妈咪偸个娃》:她是A国警界大名鼎鼎的法医,也是无国界神秘组织“魅”里脾气古怪的鬼医。

        一次偶然的机会,救治某位据说大有来头的男人时,很“不小心”的偷了种,肚子里就有了某个萌物产生。

        不喜欢受约束,自己的人生自己掌控!有子万事足,婚姻?她从来都不渴望,即使是儿子的亲生父亲她也不给面子!

        【片段一】

        “南宫暮雪,你睡了我的人,偷了我的种子,生了我的儿子,你敢不对我负责?”

        “本小姐阅人无数,虽然你是长得人模人样,但是直觉告诉我,你靠不住!”

        “就凭你以往相亲的那些男人,也配和我相提并论?谁敢抢我儿子的妈咪?”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3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