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武侠]萌主培养指南 > 第二十九章 二叽是欢乐叽

第二十九章 二叽是欢乐叽

        在田元的印象中,李慕嵊一直都是疏冷的模样,即便在军中,都鲜少会训斥人。

        他肃然却不偏颇,较之那曹炎烈曹将军竟是更有威严一些。

        然而眼下田元方才发觉,这个男人实在是非常可怖。

        大多数时候,他会收敛全数的棱角,然而一旦触碰到他的逆鳞,基本就等同于将自己摆在了李慕嵊敌人的位置上。

        至少眼下,田元还是受不起。

        他径自站直,目光老实而憨厚地行了个礼:“将军,这只是个误会。”

        李慕嵊微凉的目光从田元身上扫过去,又最终落定在叶予白手上,声音已是温和良多:“没事吧?”

        叶予白看了一眼自己刚刚碰触到的手,想了想便道:“我去吹雪那里看看。”

        “也好。”李慕嵊说着,目送他走离。

        田元就静静站在这位少年将军身旁,连口大气都不敢喘。

        这人……在对待家人和旁人时几乎就是两个态度,何况是对待一个可能有嫌疑的自己。田元心知肚明,李慕嵊是在提防他了。

        “李……将军?”田元小声道。

        李慕嵊这才回过头来,像是要杀人一样的目光敛去少许锋芒,看了田元良久便微微笑了:“听说你是曹将军捡来的。”

        田元没明白这是从哪里开了个头,只好顺着应道:“是。”

        “很好,”李慕嵊颔首道,他将手中的地图拿起来给田元看了一眼:“这是你上次画给我的布防图。”

        田元依旧没有想清这人是要做什么,只好摸了摸脑袋硬着头皮点头:“没错。”

        “暗卫呢?”李慕嵊道。

        田元道:“因为将军没有嘱咐过要画暗卫的地点,所以我就给省去了。”

        “哦,”李慕嵊漫不经心地将地图递了过去,想了想又挥手示意道:“你跟我进来。”

        田元跟着李慕嵊往帐篷里头走,刚一走进去就发觉一只小白鸽倏地起飞,跌跌撞撞地趴到了自己肩膀上,还用小脑袋蹭了蹭,以示亲昵。

        这下田元是当真慌了,他看了李慕嵊一会,就见李慕嵊淡淡道:“这是你的?正好,省了我一桩麻烦。”

        田元被吓得差点掉了一身冷汗,此时也只能继续点头:“是是是,多谢将军。”

        李慕嵊好笑:“听曹将军说,你不是什么唯唯诺诺的人,”他伸出手在桌子上倒了一碗水递过去:“别紧张。”

        田元苦着一张脸,却也只好将碗端过来一饮而尽。

        “这信鸽就算物归原主,之前看被人打了下来,也不知是谁的。”李慕嵊意有所指地看着信鸽腿部的伤。

        然而田元却是愈发地不好了,他能感觉到自己昏昏欲睡起来,还有一点控制力的时候,他只想尽快离开。

        “将军,”田元抬起头来:“您给我下药?”

        李慕嵊微微挑起眉梢,似乎是有些不解。

        田元咬牙切齿:“您……居然怀疑我……”

        咣当一声,田元被放倒了。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一掀帘子走进来:“师父,这一天他都是问无不答的。”

        李慕嵊颔首:“很好,”他抬头看了一眼两个小的,似乎是有些疑惑:“叶予白呢?”

        “二师父说要去陆大侠那边看看。”叶孤城说着。

        李慕嵊想了想便道:“既是如此,你们去外面习剑罢,别走得太远。”

        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对视一眼,径自出了门去。

        李慕嵊则是回转过头来,看向昏睡不醒的田元。

        老实说,他还是个孩子,带着一点点稚气未退,只是不知为何竟是成了现下这样的角色。

        “田元……”李慕嵊刚想问点什么,眉心微微一蹙,视线却是在田元的脖颈下方缓缓停住了。

        那地方平时被厚实的衣襟包着,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然而此时上头的东西就是愈发鲜明起来——

        一朵花,似乎是用烫热的铁烙印上去的,看印迹时间已经是挺长了,可惜却是从未褪去过。

        李慕嵊定睛看了一会,便拿出一张纸临摹下来,将它带给了那个异花教的护法。

        此时他正被严加看管在里层,根本没有作乱的可能。

        他看了那张纸良久,然后眉心微微一挑:“这是西羌族王族的象征,已经很少能看到了,真是怀念。”

        “怎么回事?”李慕嵊问道。

        “哦,西羌王族曾经进行过一次大清洗,不少王族遭受新皇迫害,那时候有不少王族就流落街头了,”折生的神情有些恍然,他微微笑道:“若是一定要说起来,那次大清洗还是要拜朱翊钧的福。”

        饶是在外头,骤然听到人家直呼皇上的名姓,李慕嵊还是有一点不适,他锁眉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遣特使来到了西域,在西羌族王宫住了一阵子,再以后,西羌王族就有了那次大清洗。”折生的笑容有些奇异:“所以说大家都相信是中原的力量。”

        李慕嵊将那张纸一把收起,有太多的事情在这一瞬分明了然。

        田元为什么会流落到凌阳城,为何会成为曹炎烈的左膀右臂……

        那时候或许皇上的的确确派人来到了越发强盛的西羌,然而掀起大清洗运动的却决计不会是朱翊钧,皇上纵使谈不上宅心仁厚,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却也绝对不会由他来主使。

        李慕嵊没有再解释下去,他只是默然点了点头,淡淡道:“很好,你去休息。”

        折生忽然抬起眉眼,眼底有些淡淡笑意:“你可知道,西羌王族现下在做什么?”

        李慕嵊步子微微一停。

        就听折生含笑道:“他们正与西域邪教势力一起,期冀着彻底一统中原,”折生的眉眼掠过一丝细碎的光芒:“灾难终将重新覆灭中原。”

        “听他胡扯,”不知何时走过来听着的叶予白不屑一顾,伸手将李慕嵊一把拉过来,另一只手还拿着一张啃了一半的饼,他笑眯眯道:“喏跟我来,我在图上发现了点东西,可能是西羌族的去向。”

        李慕嵊微微笑了。

        的的确确,和叶予白在一起,永远都没什么糟心事。

        他能够将一切不悦化为乌有,从此无所畏惧地向前走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989/184652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