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七十六章:莫名的不安

第七十六章:莫名的不安

        愣愣地呆坐在床上,妖雪冶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画面,先前的心悸还未随着她的惊醒而消失,反而越演越烈,一股寒意毫无预兆的袭上后背,好似有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正在…离她而去…

        “主、主人?”见她一直保持着那个动作愣愣发傻,小白担忧的唤道,跳上她的怀里,直直盯着她微微泛红的碧绿眼眸,再次愣怔了一下。

        她…

        听到他的声音,妖雪冶低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神色已然尽数收敛干净,摒除心中那股莫名的不安,摇了摇头。

        这股不安…到底怎么回事?

        -----------

        休息了一夜,木卿翼身上的伤在九花玉露的强烈药效下,已无大碍,伤口正慢慢结痂,长出新肉。

        九花玉露与之前妖雪冶给施然吃的血愈丹同属师级灵药,而且唯一的一张单方还被高贤那个惯犯偷走,接着转送与她,也就是说如今的大陆会制作这两样丹药的也就只有她和这张单方的原主人,在大陆上几乎是没有见到的机会。

        不只如此,还有一些珍贵单方也经由高贤之手到了妖雪冶的手里,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属于传说级的神级灵药的单方,真不知道高贤是怎么把那些神秘无比的东西挖出来的。

        也许是前世的她也曾是一名药剂师,妖雪冶在炼药方面无师自通,每个动作都早已熟敛在心。但即使如此,妖雪冶如今依然无法制作得出神级灵药,就连宗级灵药都无法做到,无论试了多少次,都以失败告终。

        但,她如此变态的天赋还是把高贤吓了一大跳,本来他还想叫火炫耀的师傅去指导指导妖雪冶,却没料到这小子那么变态已经俨然是一名药剂大师,这样的实力不用别人教,去教别人都绰绰有余!

        回去的路上依旧不怎么平静,不仅有不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她,就连队伍都不让她平静。

        “雪!”

        身边,土卿昶清泉般的声音响起,妖雪冶回过头去,正见他不知在怀里掏着什么东西。

        过了好一会,才见他把一块金丝手帕拿出,一边打开,一边说道:“这是我今早自己亲手做的栗粉糕,你…”

        声音戛然而止,下一秒响起的却是他咬牙切齿的一声怒吼:“该死的柏桦,你找死是吗?”

        原来,还未等妖雪冶接过他递来的糕点,柏桦早已先一步抢了过去。

        “快来,快来!”一点也没理会土卿昶的咆哮,柏桦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捧着糕点大大咧咧的驱马跑向水氮然等人那里,一人一块,分给众人。自己也拿起一块栗粉糕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见他吃得津津有味,辛语蓉等人咽了咽口水,纷纷拿起糕点准备尝尝。

        就在这时,水氮然却见火炫耀闻了闻糕点,竟又转瞬放下,而洛鑫合在拿到糕点那一刻,眉头就皱了起来,放下了糕点。见此,水氮然心中立刻警铃大响。

        辛语蓉、木心儿与木卿翼三人可没有水氮然那么机警,见糕点做工精致,便想也没想的塞到嘴里,吃了起来。

        然,才吃了一口,三人就相继吐了出来,脸色像吃了一只苍蝇般难看。

        “好、好难吃!!”憋了好久,辛语蓉还是很诚实的说了出来,哭丧着一张脸,还未来得及多说什么,头上却多了一双温热的大掌,不由得抬起头去,当坠入那双温润的眼眸,两人登时一呆。

        木卿翼尴尬的笑了笑,背在身后的手掌竟有些颤抖,掌心还残留着之前的细软触感。

        没注意他们之间的微妙变化,被拆穿事实的柏桦再也忍不住把嘴里难以下咽的糕点吐了出来,无比认真的看着气急败坏的土卿昶,开口道:“虽然不想打击你,可是,你做的糕点实在是…唉~”

        他一副无力的表情逗乐了众人,纷纷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就连妖雪冶的眼中也有了些许的笑意。

        “哼!”被他们这般嘲笑,土卿昶恨恨的瞪了眼柏桦,嘴里嘀咕道:“又没人叫你吃!”

        而此时,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水氮然看了眼柏桦手里捧着的剩余糕点,又看了眼身边笑得不怀好意的火炫耀和幸灾乐祸的洛鑫合,意味深长的看向柏桦。估计这糕点的不对劲之处并不止此…

        “告诉你,我愿意吃是你的福气,就你这样难吃的糕点还真没人愿意吃呢!”听到他的嘀咕,柏桦很不满的说道,一点也没有做错事的反省。

        “噗~”

        话音才落,突然,一道怪异的声音响起,随即一股臭味自某人向四周散开,弥漫在空气中,妖雪冶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很难看,危险的目光看向柏桦。

        “咳、我也觉得你该注意点场合!”木心儿尴尬的驱马离开柏桦的身边,朝妖雪冶那边靠去,很认真的说道。

        柏桦脸色更加尴尬几分,没来得及说话,众人便闻又一道怪异的声音响起,随即又是数道如它伴奏一般的声音响起,空气中的怪味由于这几声接连响起的怪音上了一个层次。

        “昶…”尾音拉长,妖雪冶看着土卿昶的绿眸不觉眯了起来。

        “咳、那个…我不是看他最近没怎么消化好嘛!”土卿昶尴尬的咧咧嘴,捂着鼻子,无辜的说道。

        “土卿昶!!!”听到这里,柏桦总算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下把糕点摔到地上,就要冲上前去找他拼命。

        见此,众人飞快远离土卿昶,躲得远远的。

        而土卿昶立马快马加鞭朝前跑去,一边跑一边很无良的笑开了。

        “我要杀了你!!”他的笑顿时激怒了柏桦,仰天怒吼,俨然是上下漏气的代表。

        打打闹闹了一天,在天黑之际,众人没有找到可以留宿的地方,只能找了块空地,露宿野外。

        夜寂静无声,然,这一切的安静却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几十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慢慢趁着夜色展开行动。

        躲在树林后,看着不远处分散各处正闭眼休息的水氮然等八人,老者眉头皱了起来,算来算去,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你是在找本王吗?”阴森森的冰冷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一惊之下,老者迅速回头,入眼是一张冷漠无情的雪颜。

        那张雪颜如盛开在雪山之巅的雪莲花,圣洁高贵,典雅无尘染。然而,此时老者却从中察觉到了嗜血的气息,在这一霎那就像是一朵染上了鲜血的血莲。

        “你、你是谁?”既然她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来到他的身后,那么眼前这人肯定不简单!一时间,老者心中升起了一丝警惕。

        “哦?你不是来找本王的吗?”

        本王?

        “你是…逍遥王?”老者立即反应过来,看向妖雪冶的目光变得不同。面对危险临危不惧,全身气质出尘不染无人能比,这逍遥王果然如传说中的那般不凡,也难怪皇上会对她如此关注!如此之人若是不除,将来必是大患!

        “正是本王!你是何人?”妖雪冶也不隐瞒,直接承认。

        “我?哼!一个死人根本不配知道本长老的名字!逍遥王,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是吗?本王可不认为你能有那能耐!”闻言,妖雪冶也不恼,似笑非笑的看着老者,不屑的勾起了薄唇。区区一个七星魔法圣也想杀她?真是天大的笑话!

        “哼!杀你又何必本长老亲自动手?来人,给本长老上!”说着,老者袖子一挥,几十道黑色的身影接收到老者的吩咐,立马自四周一涌而上,将妖雪冶牢牢包围起来。

        “哈哈…”轻蔑的看了眼围在身边的几十名黑衣人,妖雪冶冷冷的笑了笑,嗜血之色在眸底涌动,手一扬,一道艳红色的火光瞬间出现在指尖。

        看着那葱白指尖上跳跃着的火苗,老者眉微微蹙起,那火苗与一般的火焰不同,周边包裹着一层耀眼的银色,感受到火苗中透出的可怕能量,心下大惊,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失声惊呼:“是你!”

        闻言,妖雪冶动作顿了顿,火苗随着妖雪冶的停顿而停止了跳跃:“你说什么?”

        难道他见过她吗?为什么她没有印象?

        “别装傻了!两年前是你出手救了邀帝,是吗?”对那一次老者可谓是记忆犹新,因为她使用出的魔幻力是那么的精纯,内里包含的能量更是一般人无法比拟的,还有那层覆在火苗上的银色光辉,即使当年附在水龙上的银色光泽比如今浅淡很多,没有注意看根本发现不了,但他依旧能清晰的记得当时水龙这一独特的特征。这一切叫他如何能忘?

        “原来是你!”听到这,妖雪冶瞬间记起了他那对阴毒的三角眼,恍然大悟。

        听到她承认,老者猛然一惊,若说之前只是担忧她会成为绊脚石,那么如今的老者心中的所有情绪已经只能用惊恐来表达。

        两年前的实力便如此的惊人,如今的她又到达了什么样的高度?

        没给老者太多惊骇的时间,妖雪冶的眼眸暗沉下来,手一抬,调动浑身的魔幻力,冷声大喝:“炽炎波!”

        霎时,火光闪现,银红的火焰如炮弹一般,飞射而出,直奔老者营地。

        老者飞快扬起手在一众黑衣人面前竖立起一道结实的火之盾,挡住妖雪冶发出的炽炎波。

        两者相撞,炽炎波和火之盾顿时消散无踪,只剩淡淡余波在空气中回荡,老者与妖雪冶的实力毕竟相差很多,受到余波的影响,倒退了好几步才稳身子。

        “喝!”

        一声大喝在耳边响起,妖雪冶回身就见一柄泛着橙色光芒的利剑迎面袭来,低头朝他脚底看去,橙色的星纹阵顿入眼底,星纹阵中闪烁着四把橙色的小剑显示着他四星斗魂的事实。

        不屑的勾起了嘴角,妖雪冶手一动,在身前扬起一道火之盾,随后,宗级技能--炽炎波紧接而出。

        迎面逼来的热浪似要将黑衣男子燃尽,慌忙身形一转,避过要害,手臂不可避免的被炽炎波烧出了个大洞,大剑砰的一声掉落地面,紧接着,又一道炽炎波随之而来,避无可避的男子直接被击飞好几米远,腾地一声,倒地身亡。

        而妖雪冶这边战斗才刚刚开始,数十个战士齐齐扬起剑,朝妖雪冶这边攻来,一点喘息的机会也不给她。

        撑起一道结实的火之盾,妖雪冶魔法像不要钱一样,飞快对着众黑衣人丢去,一边躲闪着战士们的攻击,一面应对剩下的魔法师不时的偷袭。

        场面根本没有因为他们人多的优势而呈一面倒的局面,妖雪冶的不留情对他们有着致命的伤害,即使一直使出的都是宗级技能---炽炎波,但也不是他们这些魂级能应对的,不消片刻,几十名黑衣人就死了半数。

        而老者似乎一点也不心疼那些黑衣人的死亡,一直躲在一边,嘴巴蠕动,在吟唱着更加厉害的魔法。

        越厉害的魔法技能所需吟唱的时间也越久,所以当妖雪冶解决完那些黑衣人时,老者的吟唱才刚刚完结,扫了眼地面躺着的死尸,老者阴毒的三角眼越加的狠毒,看向妖雪冶的目光好似要将她撕碎了不可。

        “逍遥王,你去死吧!火羽箭!!”

        霎时,火光大放,数十道火红的羽箭自天空落下,以各种刁钻的角度,目标一致对着妖雪冶的各大死穴。

        见此,妖雪冶不慌不忙的站在原地,身前竖立着一道银红结实的火之盾。

        “你打算用你的火之盾来挡住本长老的火羽箭吗?愚蠢!”看出妖雪冶的用意,老者看着妖雪冶的眼神多了几丝轻蔑。

        妖雪冶没有理会老者的嘲讽,薄唇微勾,一丝讥笑在嘴边浮现:“长老可真有自信啊!”

        老者心莫名一跳,察觉出了不对劲,没等他多想,火羽箭已然急速射向妖雪冶,意外的是,这些羽箭还未靠近妖雪冶,就被她身前的火之盾牢牢挡住,在两者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2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