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54章 城市魅影(四)

第54章 城市魅影(四)

        走进阴气森森的殡仪馆,陆微微打了个寒战,外面艳阳高照,这里却永远是阴森冰冷,不仅是因为空调的作用,更是因为打从心底弥漫上来的寒意。

        宋原将尸体固定好各个角度全方位地拍了照片以后,开始冲洗血迹。死者背部的伤口清晰地呈现出来,一、二、三、四、五、六……总共有十八刀,创口很小,也不深,密密麻麻一片,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之后会更加受不了。

        陆微微简直不忍心看。

        宋原仔细观察了下伤口形态,边量边说:“创角一角钝一角锐,是单刃利器,创口小,创腔也不深,证明凶器很小,很轻便,像是水果刀。”他目光落在周杨的腰部,“周杨,你对这个应该很熟悉。”

        周杨取下自己的钥匙,他的钥匙上挂着一个可折叠的水果刀,“你是说这个?”

        宋原看了一眼:“没错就是这个。”

        周杨整个人都不好了:“我这个是用来切西瓜的,凶手是用来捅人的。”天热,正是吃西瓜的季节,离省厅不远处就有一个摆摊卖西瓜的,周杨每次从那里过,都要买上一两个瓜,然后拿到单位大伙分着吃。久而久之他就养成了带水果刀的习惯。

        陆微微说:“这个应该是凶手自己随身携带的,因为我检查了现场,死者家的抽屉里有一把水果刀。”她还有两点疑惑,“什么样的情况下,死者会把背部暴露在凶手眼前?还有一点,伤口扎得这么密集,证明死者是在固定体位下被凶手连捅十几刀的,她都不挣扎吗,我看她身上除了背部没有明显的损伤。”

        宋原分析说:“刚才在现场也看了,死者的衣服没有破损,证明是死者自己主动脱下来的,要么是被凶手胁迫,要么是自愿。”

        “怎么判断死者是自愿还是被胁迫呢?”

        宋原说:“现场勘验表明,凶手是敲门入室的,袁晓棠如果和凶手不认识的话,不太可能穿着睡裙去给他开门吧,所以他们是认识的。

        再看死者的鞋,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床边,如果她是被迫脱掉衣服,她的神色和步伐应该是慌乱的,鞋子没道理摆放得这么整齐。所以,我推断她应该是自愿的。”

        “所以就真的是熟人作案了?”

        “这个不好说。”宋原语带保留,看完背部的伤口后,又把尸体翻转过来。相比较背后的千疮百孔,死者的身体正面几乎看不到伤痕,又因为失血过多,尸斑浅淡,她静静地躺在解剖台上,身体白皙干净,身材姣好,看起来漂亮而美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陆微微盯着死者的膝盖,突然道:“她膝盖的印记是什么东西?”

        “你是说死者膝盖上一道道呈长方形条状的印痕?”宋原用镊子指了指,“你再回想一下案发现场,死者的床上铺着凉席,她膝盖上的印痕是长时间跪趴在凉席上形成的。”他又抬起死者的手看了看,“手上也有。”

        陆微微想到孟行行的膝盖和双手也有损伤,只不过那是和地面摩擦形成的擦伤,她感到一股寒意自脚底漫上,“莫非周杨刚才蒙对了?”

        宋原没答,又道:“死者阴~道有撕裂,证明她死前确实和凶手发生了性~关系,而且凶手采用的是后~入式,他和死者做完爱后,趁死者不备从背后捅死了她。至于你说得几乎不见抵抗伤,这也很好解释,男女在力气上悬殊很大,他完全可以从背后死死压制住死者,让她完全动弹不得,然后连续地捅人。”

        陆微微听着宋原对现场的重建和分析,不自觉环住了双臂。一瞬间的死亡并不可怕,有的人或许连意识都没有就已经死亡了。真正可怕的是面临死亡的威胁和恐惧,还有极其漫长的死亡过程。

        宋原抬眸:“害怕了?”

        陆微微嘴硬:“没有。”

        宋原继续解剖:“死者的胃内容物已移至十二指肠,是末次进餐2~3小时后死亡的,跟尸僵程度判断的死亡时间相吻合,死者死于下午3:00~4:00,这个可以确定没有问题。死因是失血过多引起的失血性休克。”

        陆微微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也就是说死者死得很痛苦了?”

        宋原顿了下,还是点了点头:“凶器很小,很轻便,很难致人于死地的,如果发现及时,极有可能救回来的。”

        陆微微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的专案组会议上,气氛十分紧张凝重。

        负责调查袁晓棠社会关系的侦查一组汇报道:“死者袁晓棠是单亲家庭,父亲早亡,母亲两年前因病去世,她自己一直独自生活,据她的同事反应,她私生活不太检点,虽然没有固定的男友,但同时和好几个男性关系暧昧,平常也爱去酒吧这些地方,有时候彻夜不归。袁晓棠的邻居也反应,曾好几次见死者带不同的男人进入自己家中。案发当天,死者并没有异常行为。暂时就这些。”

        傅支队脸色沉重地点点头,示意下一组继续。

        负责现场走访调查的侦查二组接着道:“案发当天是工作日,大家都在上班,几乎没有目击证人。而且袁晓棠所在的小区是老小区,设备落后,监控倒是有,可拍出来的画面模糊不清,哦,能分得清男女就不错了。”

        侦查员讲了一个冷笑话,可大家都笑不出来。

        接下来是痕迹检验组汇报:“现场的门窗完好,没有撬动的痕迹,凶手有清扫过现场,并没有留下指纹、足迹等相关物证。”

        然后是法医组,周杨汇报道:“死者被捅了18刀,死因是失血性休克,凶器是市面上很常见的可折叠的水果刀,并没有什么特殊性,不足以作为排查条件。阴~部有撕裂,并未检出精~子,不过倒是检查出了避~孕~套的成分,凶手有带避~孕~套作案。”

        周杨的报告太过机械化,只有结论,没有过程。宋原补充说:“结合现场情况看,袁晓棠中午下班回家换了睡衣拖鞋,可能是在午休,一个单身女子不可能不锁门吧,而门窗都没有撬过的痕迹,因此,凶手是敲门入室,平和地进入现场。凶手在死者的自愿下采用后~入式和死者发生了性~关系,然后杀人,清理现场,离开。”

        傅支队沉吟说:“宋处长是说熟人作案?”

        “熟不熟我不知道,但应该是认识的,否则就敲不开死者的门了。袁晓棠单身,衣柜里有很多性感睡衣,床头柜里有情~趣用品、避~孕~套,穿着性感睡衣给客人开门,混酒吧、彻夜不归。从这几点来看,她是一个作风大胆的女性。我觉得她和不太熟,甚至是仅有一面之缘的男性发生一夜~情的概率也挺大的。”

        一位侦查员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好排查了。你们不知道袁晓棠所在的火锅店有多火爆,客流量非常大,袁晓棠性格泼辣,作风大胆,和客人调笑也是常有的事,和她有一面之缘的人简直太多了。”

        宋原想了想说:“如果把此案和孟行行案并案呢?”

        众人心头都是一震。傅支队激动地问:“有什么依据吗?”

        这个问题在开专案组会议前宋原就已经想了很久,他侃侃而谈:“第一,两案的凶手侵害目标相同,袁晓棠和孟行行都是年轻漂亮的女性,而且私生活不太检点。

        第二,两案的凶手都仇恨女性,凶手杀死孟行行后,在她肩上狠狠咬了一口,连肉都快咬下来了。而袁晓棠就更惨,凶手捅了她18刀都没捅到要害,是巧合吗?我觉得凶手是故意的,他不想让死者死得太痛快。

        第三,两案的凶手都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两案的现场都被清理打扫过,很小心谨慎地不留下痕迹。不同的是,孟行行案有翻动、侵财迹象,袁晓棠案则显得平静许多。我觉得这恰恰是凶手在伪装,想扰乱警方视线,其实不过是欲盖弥彰。

        第四,两案凶手采用的性~交方式相同,都是后~入式。该性~交姿势是被插~入者跪下,膝盖碰地,两~腿分开,很显然,这个姿势对女性来说是一种很屈辱的姿势,男性则更喜欢这个姿势,不仅有征服欲,而且更容易获得快~感。这反映凶手的心理应该是轻视、排斥甚至渴望践踏女性的。”

        周杨摸了摸起的一身鸡皮疙瘩:“那平常夫妻生活中也会用到这个姿势吧,我觉得这跟个人喜好有关系吧,能上升到凶手的心理吗?”

        宋原:“可是我觉得凶手对这个姿势有特殊的偏好。”

        傅支队和宋原共事好几年,对宋原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他不仅经验多,法医学知识丰富,连对犯罪形象的侧写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他点点头:“我也觉得应该并案处理。凶手犯的案子越多,留下的线索也就越多。一般这种水果刀没有人会随身配带,凶手随身携带多半是有预谋的。孟行行案却完全是临时起意。也就是说犯罪在升级。而且凶手很有可能会继续犯案。”

        宋原接口:“所以一定要尽快抓住他。”

        陆微微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听了半天,记下很多要点。

        散会后。陆微微跟宋原特地跑到袁晓棠工作的火锅店,死了一个袁晓棠,对生意没什么影响,火锅店生意依旧火爆,一位难求。

        陆微微出示了证件,火锅店经理有些不情愿,搓着手道:“警察同志呀,昨天不是已经都问过了吗?你们怎么这个点来啊?我们正忙着呢。都抽不开人手。”

        陆微微收回证件,讶然:“你说什么?”

        宋原四下环顾了一眼,说:“也许我们该请记者过来?”

        “可别,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们要见谁,我这就把她找来。”

        陆微微:“一个一个来,先把跟袁晓棠最要好的叫过来吧。”

        ——“晓棠长得很漂亮,又爱打扮,有时候男顾客来结账,总要跟她搭讪调戏几句。至于怎么回应,她会反调戏回去,她说的话有时令男人都脸红。”

        ——“晓棠喜欢英俊多金,幽默风趣的男人。”

        ——“我说句不好听的,袁晓棠就是个攀高枝的女人,见到青年才俊就恨不得扑上去。当然,她眼光很高,就算有钱,长得磕碜她也瞧不上。”

        ——“晓棠的眼光看似高,可环绕在她身边的大都是花花公子型的,和她也就是玩玩而已。”

        女同事对袁晓棠的评价有褒有贬。唯一一致的是袁晓棠是瞧不上丑男人的。

        市局又一一提审了和袁晓棠有暧昧关系的男性,这些男性长得各有各的特色,陆微微坐在监控室里,仔细地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心里大概有了谱。

        在临时召开的会议上,陆微微对凶手做了简单的刻画和分析。

        陆微说:“第一点,袁晓棠的同事普遍反应她喜欢英俊多金的男人,一个人的审美不会轻易改变的,凶手能敲开死者家的门,并且死者自愿和他发生性~关系,凶手的相貌应肯定不错,也善于与人交谈,因为木讷的人是不会讨女孩子开心的。这是第一。

        第二点,昨天是工作日,大家都在上班,凶手却有时间作案,他上班时间应该很灵活,上班时间灵活又善于言谈的,我觉得凶手应该有个很体面的工作。这也是他能吸引到袁晓棠的原因之一。

        第三点,袁晓棠幼年丧父,她对父爱的渴望肯定比一般人来得猛烈,她们长大以后潜意识里也会找比自己大很多或者成熟稳重的男人,我觉得凶手的年龄应该在27岁~35岁。刚才我也观察了,和死者关系暧昧的男性都符合这两点。

        第四点,凶手仇恨私生活不检点的女性,他可能幼年时候被这类女性影响的很深或者成年后感情不顺。

        第五点,凶手的作案地点都是没有监控或者监控设备落后,居住人口复杂的小区,证明凶手对容城很熟悉,可能是本地人或者长期生活在本市的外来人口。暂时就想到这么多。”

        傅支队点了点头,先是赞许了几句,而后叹息:“你能想到这些就不错了,可是你说得这些首先得圈定一定范围才好排查,容城市700多万的常住人口和将近100万的外来人口,我们没有掌握重要的指纹和dna,如何排查困难重重。”

        陆微微哦了一声,心情有些低落。

        下班回家的路上,陆微微嘴唇微抿,问宋原:“我刚才分析得不对吗?”

        宋原说:“很有道理。可是像这种凶手跟受害者没有太大的关系,甚至可以说没有关系,凶手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而仇视特定的人群而杀人的案子,最难破了,等同于大海捞针。微微,破案有时候也需要机缘。你不用太难受。”

        陆微微敲了敲脑袋,叹息:“我入职才没多久,就碰上这么棘手的案子,我的脑细胞真的不够用啊。”

        相比较微微的愤懑,宋原就显得平静许多,不是无动于衷,而是愤怒无济于事,只有冷静下来才能好好地分析案情。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6922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