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散仙 > 第三一五章 神魔不可测,天地不可知

第三一五章 神魔不可测,天地不可知

        发丝舞,衣袂动,神情伤,眼眸泪。

        古苒琰站在礁石上,如雕像,望的是苍茫大地,望的是汹涌大海,望的是无尽的回忆,望的是复杂的爱恨,手中握着一枚黑玉,黑玉雕刻着一个唐字。

        一梦三年。

        梦境中很快很快,快的让古苒琰来不及看唐无上第二眼,来不及唤他第二次,这个梦醒来,却是三年之后。

        梦醒时,情殇至。

        此间的古苒琰尽是清冷,发丝依旧血,眼眸依旧赤,容颜依旧冰,但是,气息之中少了一份血腥,却多了一份如意。

        变得有些复杂,乍一看,如腥风血雨中的女魔,仔细品味,却是如意菩萨。

        微微抬起手臂,望着手中那枚黑玉,古苒琰轻声道,“一个忘却,一个如意,真的如意吗?你希望我如意吗?”

        许久,古苒琰又呢喃道,“无上,我会带你一起去九天看万丈星河,一定会……”

        ……如若无法给她一个完美的结局,那么就不要让这一切开始……自从重新踏入上清宗后,唐擎一直在默默关注着古苒琰,她说的每一个字,她的每一个神情,她的每一个眼神,都让唐擎的内心如针扎般难受,他不是没有想过承认自己是唐无上,可是,然后呢?

        不知道。

        以后的路是怎样,就连唐擎自己都不清楚,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以后的路,定然少不了血流成河的杀戮,他散仙的身份是一种罪,天地不容,以后面对九天,面对九幽,根本无法避免杀戮,除此之外,还有识海中那些神秘的存在,如阴阳诅咒,如大地至尊,如九座墓碑,这些是什么,唐擎亦不知,但是,仅仅一个大地至尊,便引来天罚,那么可以想象,以后的路,也将伴随着天罚的笼罩。

        如若但凡有一丝把握,一丝希望,唐擎都会去努力争取,可是,有么?唐擎真的不知,他不想连累任何人,更不想连累一个为自己坠入邪道的女人。

        没有结局,就不要开始,不要给任何人希望,因为失望是天下最大的痛苦。

        所以,他动用已然封印的神魂,侵入古苒琰的梦境,以地藏之佛音压制古苒琰心神中的邪姓,他留下一枚黑玉,希望小师妹带着这枚黑玉静静修炼,问鼎仙途,前往九天看万丈星河。

        他这次入世,是为还债,欠下,都要还。

        古苒琰的债,他现在还不起,也没有资格去还,所以,只能这样。

        踏上散仙这条路,他注定要与情爱无缘。

        这条路不是唐擎自己选的,他也没有其他选择。

        这就是所谓的造化吗?

        或许吧。

        上清宗,后山陵园。

        唐擎跪在地上,低着头,眼角一抹泪水划过脸庞,滴落下来,渗入泥土中,印在大地。

        这是一滴愧疚之泪,蕴含着唐擎对小师妹的一切愧疚。

        擦干眼角,唐擎却是摇头笑了笑,他终于抬起头,仰望苍穹,似若质问苍天。

        而后闭上眼,像似一种决然。

        这是一个三年。

        一个对圣域来说比较安静的三年,或许是由于摩诃圣武即将开启,这三年来几乎各个大宗各个联盟的弟子都开始闭关修炼,着手为摩诃圣武准备着。

        这个三年,有点安静。

        上清宗也不例外,所有弟子皆以闭关,诸位长老与主事有些也已闭关,而有些还在处理着宗内事物,毕东远就是其中之一,三年来,他仍然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后山看看,结果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唐擎依旧跪着,鹿天涯依旧沉默。

        面对如此,他已经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或许也只能如老宗主所的那样,一切随缘。

        不然还能怎么办?整个上清宗也只有鹿天涯有资格教导唐擎,但他就是不同意。

        唐擎能不能拜师成功,是他的造化,也是上清宗的造化。

        “三年了啊,三年就这样过去了……”毕东远现在感到很庆幸,庆幸摩诃圣武即将开启,庆幸所有大宗都开始闭关,如若不然,若是被外界知道唐擎这等奇才为了拜师在上清宗足足跪了三年,天呐!毕东远实在无法想象天下众人会如何看上清宗?本就不怎么样的上清宗,若是再披上傲慢二字,那这名声以后可就彻底完蛋了。

        “唉!”

        毕东远哀叹一声,就在这时,他忽然察觉不对劲儿,感觉后山出现一股异样的气息,这气息亦属大自然,有风,有雷,有电,有火,应有尽有,这是大圆满大自然的气息。

        这是大圆满法相。

        唐擎?

        像似意识到什么,毕东远以极快的速度赶到后山,赫然发现后山陵园,木屋周边已然被大圆满自然笼罩起来,自然之中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宛如一个小天地,唐擎跪在此间,毅然不动。

        “唐擎!你做什么!”

        毕东远惊骇询问,因为他从大圆满自然中察觉到一丝危险,而且这自然极其混乱,就在他惊异之时,两道怒吼双双响起。

        嗷呜——苍龙吟,猛虎啸。

        至刚至阳的龙虎天罡凭空出现,苍龙怒吼,猛虎撕叫。

        嗖嗖嗖嗖嗖——数道人影疾驰而来,皆是上清宗的长老主事们,他们也是一脸的茫然,询问之下,毕东远也摇头示意自己不知。

        哗!

        大地宝景出世,大圆满自然之中,小天地之内,大地巨人双手遮天,脚踩大地,发出阵阵惊天动地的怒吼,开天大威势,破天之怒。

        嗡!

        金黄色气息蔓延,九米佛陀出现,三眼睁圆,左手斩灭剑,右手屠灭索,不动明王不动尊,大曰如来忿怒身。

        场内众人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唐擎的四大恐怖成就,但还是被眼前的一幕震惊的心神颤动,彼此对视,茫然不解。

        “他把自己的成就全部祭出做什么?”

        “难道他拜师不成?想要杀了鹿长老?”

        越想越有这个可能,毕东远又唤了两声唐擎,无人回应,当务之急,立刻冲过去,只是刚触及,砰的一声,就被一股磅礴的波动给弹了回来。

        “大圆满自然!”

        毕东远这才意识到唐擎的大圆满自然已经自成一体,真的宛如小天地,与外隔绝。

        “众位师兄弟,一起动手,破他的圆满!”

        圆满亦是完美,当自然达到完美,就如一个圆一样,没有一丝漏洞,任何功法,任何威能,只可触及,却无法对其渗透,对其造成伤害。

        就在毕东远等人欲要一起动手的时候,场内再次发生异变,大圆满自然中的雷电竟然劈向大地宝景,劈向龙虎天罡,劈向不动明王不动尊,万般自然,万般诸元,万般一切铺天盖地的袭去。

        嗷——大地之怒,龙虎之怒,大曰如来之怒,三怒冲自然。

        随之,大地震龙虎,龙虎吞大佛,大佛破自然,自然灭三怒,龙虎又吞大地。

        乱了!

        彻底混乱了!

        毕东远等人看的瞠目结舌,他们看到唐擎的四大成就竟然在互相残杀?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他到底在做什么?

        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样下去,受到伤害的只有唐擎本人。

        噗!

        果然,跪在地上的唐擎口吐一口鲜血。

        “他……他在自杀!”

        毕东远意识到结果,他不知道为何会这样,难道说拜师不成?唐擎欲自杀?一个人怎么会这样?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天地罕见的奇才,他缺一个师尊吗?值得吗?

        不知道,想不通,也没有时间去想。

        阻止!

        必须阻止!

        毕东远等人纷纷施展威能欲破除大圆满自然,但是,都没有用,大圆满自然不是固若金汤,他们的攻击之强大,立刻就打开一道缺口,只是这道缺口旋即就又衍生出新的自然。

        大圆满,大自然,自然衍生,衍生自然,道法皆自然。

        你如何破?

        破也破不了!

        什么是圆满,这就是圆满!

        随着四大成就互相争斗,唐擎吐血不止,七窍皆是。

        久攻不下,毕东远气急败坏,仿若失去理智,咆哮道,“鹿天涯,你还要沉默到什么时候!!!!”

        上清宗,一处安静的庄园。

        老宗主端坐在石凳上,坐的笔直,望着棋盘上的残局,手臂落在空,捏着黑子,久久无法落下,摇摇头,自语道,“痴儿痴儿……千万路,你为何唯独选择这一道,你这是在赌啊!拿自己的生命赌鹿天涯的铁石心肠啊,你这般造化之外的人,为何偏偏衍生这样一个万难的心结呢。”

        心结,看似简单普通,但是修为越高,见识越广,越是知道这玩意儿的恐怖,心结易结不易解,心结一旦衍生,将会遭受万难苦难折磨,众观古今,不知多少天地奇才毁于心结。

        “造化之外……造化之外啊,神魔不可测,天地不可知啊!”

        老宗主一颗不知多少年不曾波动的内心这一刻竟有些慌乱,就连手臂都有些颤抖,神色之中亦有些担忧,哀叹一声,“我这把老骨头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师弟啊,你到底还要沉默到什么时候?”

        老宗主之所以慌乱,是因为他也无法预料这件事的结果。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7581/5183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