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41章

第41章

        回家的时候爷爷已经在下饺子了,家里的人都在客厅里聊着天儿,胡颖和方辉在院子里吵架。

        具体内容方驰没认真听,反正方辉就这样,觉得自己挺有水平的,逮着谁跟他有不同意见都要理论一番,要不显不出他水平高来,胡颖一般不跟他正面对战,你说一我说二,你说东我说西,你说国家大事我说明儿买条什么裤子。

        两人各说各的还挺激昂,不过方驰一进院子胡颖就不出声了,叫了一声小驰哥哥就往他身后瞅。

        “孙大哥,”她笑着蹦到孙问渠身边,“正好,吃饺子啦。”

        “嗯,我饿了。”孙问渠笑笑。

        “我们还没说完呢,”方辉在一边说,“女的就能不讲理?女性解放也不是……”

        “不想跟你说了。”胡颖转开头。

        “女性解放也不能一刀切,你说……”方辉不依不饶地说。

        “你俩都讨论到这么高的层次了?”方驰一听就乐了。

        “哎呀烦死了,”胡颖皱着眉小声说,“我都不知道怎么的就扯到这上来了,太能装逼了真是的。”

        “你说……”方辉还想说话,被孙问渠打断了。

        “大过年的讲什么理累不累咬着人不放是不是特显你有思想特博学啊少年ithyou不过以你目前的境界估计没戏哎哟今天饺子这么大个儿呢。”孙问渠语速飞快地说完就跟着方驰进了厨房。

        方辉张着嘴没了声音,估计是没听明白,孙问渠这一段话说得太快,中英切换字正腔圆无缝连接。

        方驰在厨房里笑了半天:“你说什么呢。”

        “念经呢。”孙问渠笑笑。

        “你前面那段儿说的是普通话么。”方驰感觉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天爷,得亏高考语文不考听力,”孙问渠啧了一声,拿起一盘饺子,“这个是要拿屋里去的吗?”

        “是。”方驰点点头。

        中午吃饭方辉没太说话,一脸为眼前这些无药可救的人感到疼痛的深沉,方驰觉得非常愉快,饺子都多吃了十来个。

        今天的馅儿是奶奶剁的,基本全肉,是他最喜欢的。

        “姥姥你偏心啊,”方芸边吃边笑着说,“咱家就小驰爱吃这种大肉丸子似的饺子吧。”

        “谁说的,我也爱吃,”奶奶吃了一个饺子,“晚上给你单包一斤素的,你不是成天喊着要减肥吗。”

        “讨厌,”方芸往她身上靠了靠,“你看我是不是瘦了?”

        “瘦了,所以得补补肉,”奶奶夹了个饺子塞到她嘴里,“快吃。”

        吃完饭闹哄哄地收拾完,到晚上弄晚饭之前就没什么事儿了,二婶开始张罗着开两桌打麻将,方驰正想问问孙问渠要不要打,四周看了看没看到他人。

        “小驰上桌吗?”二叔问。

        “我……今天就不送钱了。”方驰笑着说。

        孙问渠估计是上楼了,他也转身上了楼。

        孙问渠的房间开着门,他正犹豫着要不要聊两句还是直接回自己屋但又觉得被方辉弄得乱七八糟的屋子待着遭心的时候,看到孙问渠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那还是回自己屋吧。

        刚想走开,孙问渠在屋里冲他招了招手:“进来。”

        “你打电话呢。”方驰抓抓头进了屋。

        “亮子,”孙问渠说,“没事儿。”

        “哦。”方驰应了一声,坐到了桌子前,顺手拿了张高三数学寒假钻石卷打算见缝插针自我安慰地写一写,看能不能写出一颗钻石来。

        孙问渠靠在窗边,听说话内容是在跟亮子说那套壶的事儿。

        方驰没好意思仔细听,戴上了耳机,已经“偷看”了孙问渠做陶了,他跟马亮说正事儿就不要再偷听了。

        不过孙问渠脸上不带着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说着正经内容时,还挺让人有压迫感的,就是会让人直接感觉到差距的那那种压迫感。

        “没地儿待了吧?”孙问渠挂了电话之后扯开他耳机问了一句。

        “嗯,”方驰低头看着书,“他们初三走了就有地儿待了。”

        “那这两天晚上你上哪儿睡?”孙问渠又问了一句。

        “我……”方驰脑袋又往下栽了栽,“跟我爷挤挤呗。”

        “哦,”孙问渠的手伸到了他眼前,食指顶着他脑袋往上一抬,“真不怕近视啊,舔得这么卖力。”

        “舔舔更健康。”方驰坐直了。

        “你写吧。”孙问渠转身直接一扬手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

        方驰愣了愣呛一下,没等他回过神,孙问渠已经把裤子也给蹬掉了,往床上一扑,方驰对着钻石卷子一通咳。

        “怎么了?”孙问渠钻进被子里看着他。

        “没,”方驰扫了他一眼,“你……脱衣服睡觉啊?”

        “废话呢么,”孙问渠说,“昨儿晚上裹一身衣服睡一夜今天还穿继续啊?”

        “……哦,”方驰迅速趴回卷子上,“你睡吧。”

        昨晚。

        昨晚。

        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儿说实话方驰真记得不是太清楚。

        或者说,他记得清楚,但是回忆里全程都跟看着摇晃的镜头似的,让他有些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不。

        也许是他知道那是现实但不敢相信。

        方驰盯着卷子,笔在草稿纸上唰唰算着。

        孙问渠什么也没说,一个字儿也没提,说到昨晚的时候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方驰悄悄用余光瞅了瞅孙问渠,孙问渠正侧身脸冲墙地逗着黄总,进行睡前安抚,这种状态下的孙问渠总会让方驰觉得这是个小孩儿。

        以前很多时候他都会觉得孙问渠很幼稚,不成熟,有时候跟个神经病似的。

        慢慢接触深了才一点点发现,孙问渠的另一面有些深不可测。

        偶尔感觉到的时候,那种跟孙问渠是同龄人的错觉才会消失,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大了他十岁的,有才华,有性格,还说不定挺有故事的男人。

        “你要做卷子呢,就认真做,不想做呢,就别浪费时间傻坐着,不如休息一会儿或者去打两圈麻将。”孙问渠突然对着墙说了一句。

        “哎?”方驰吓了一跳,转头看着他,“我……写着呢。”

        “你写着一个屁呢,”孙问渠翻了个身脸冲着他,“你写数学卷子呢,笔都没动静,你神童啊都心算?”

        “啊啊啊啊,”方驰抓了抓头,“我写写写了开始写了。”

        “认真点儿,我看你家没谁对你高考有期待的,你就自己扛着自己了,”孙问渠说,“你自己不着急也不会有人帮你急,大不了去店里帮忙呗,你想考好了就下点儿狠心,不想考你就别折腾自己了。”

        方驰看着他没说话。

        “听懂了没,听懂了嗯,没听懂过来让我抽一下。”孙问渠看着他。

        “……听懂了。”方驰说。

        “有的没的不用瞎想,考完了有的是时间琢磨。”孙问渠说完又翻身对着墙了。

        方驰沉默了好半天,戴上了耳机,开始埋头写卷子。

        题一直做到晚饭前,三个小时方驰都没停过,写完了两份卷子,当然,还是有不会的,都空着。

        孙问渠和黄总一直在睡,睡了三个小时连动都没动过,就跟不存在似的。

        方驰拿下耳机的时候才听到了孙问渠很轻很缓的呼吸,倒是黄总一直在打着小呼噜,听着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了鼻子。

        方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全身都有些酸胀了,听听黄总的小呼噜又不太放心,平时黄总睡觉不打呼噜……

        他走到床边想看看到底是为什么就打上呼噜了,但是黄总团在孙问渠脸旁边,也看不清是个什么姿势。

        “黄总,”方驰小声叫了它一声,“黄总总?”

        黄总没有反应,继续小呼噜着,他弯了弯腰,往床里边凑过去:“小娘炮?你是不是要憋死了啊?”

        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黄总的一只耳朵和一个尾巴尖以及孙问渠的三分之一个侧脸,他只得一条腿跪到床上,胳膊撑着床往里探到了孙问渠的上方。

        这下终于看清了,黄总的鼻尖顶在了孙问渠的胳膊上。

        “憋不死你。”方驰小声说了一句,伸手过去,很小心地把黄总往旁边挪了挪。

        黄总有些不情愿地勾了勾尾巴。

        尾巴尖在孙问渠下巴上扫过的时候方驰就感觉大事不妙。

        在他扔下黄总想赶紧跳下床去的时候,孙问渠皱着眉睁开了眼睛。

        方驰只得继续保持这个姿势,这会儿再跳开显得太心虚了。

        孙问渠估计睡得挺沉的,睁开眼睛迷迷瞪瞪地看了他能有十秒才出了声:“嗯?”

        “我……黄总打呼噜来着。”方驰指了指黄总。

        “嗯?”孙问渠还是这个反应。

        “它平时不呼噜,我就怕它憋着了,你知道吧,睡眠呼噜暂停什么的……”方驰解释着。

        “……是睡眠呼吸暂停。”孙问渠说。

        “哦。”方驰点点头。

        “它也没暂停啊。”孙问渠看了看黄总。

        “哎,”方驰跳下了床,“就它打呼噜我有点儿担心去看一下,结果看它鼻子顶着你胳膊呢,就给拿开了。”

        “你这语言能力真是交给大自然了,”孙问渠打了个呵欠,一边伸懒腰一边说,“就这么一句话说半天才说明白,几点了?”

        “五点过了,”方驰看了看手机,“该准备吃饭了。”

        “睡了这么久啊,”孙问渠裹着被子趴到枕头上又闭上了眼睛,“你写完卷子了?”

        “写完两份了都,”方驰觉得今天自己效率前所未有的高,“你晚上帮我看看?”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你去吃饭吧。”

        方驰站起来又停下了:“你呢?”

        “我在屋里吃,”孙问渠说,“你一会儿帮我拿几个饺子上来吧。”

        “不下去一块儿吃啊?”方驰愣了。

        “不下去了,”孙问渠闭着眼笑笑,“我也不是你们家什么人,大过年的老跟着一块儿吃不合适,三十儿一块儿闹了就差不多了,还能顿顿都下去啊。”

        “那有什么啊。”方驰皱皱眉。

        “15个吧,”孙问渠说,“今儿那个饺子大,估计15个能撑着了。”

        方驰估计他是不会下去了,叹了口气:“好吧,我再给你拿点儿菜上来。”

        “有菜的话10个饺子就够了。”孙问渠笑笑。

        奶奶对于孙问渠不下楼一块儿吃饭并不意外,很麻利地煮好饺子,用小碟装了几个菜:“水渠那孩子就这性格我感觉。”

        “嗯。”方驰点点头。

        “不光是性格,”爷爷在一边说,“人家那也是怕影响我们一家子,有外人在怕我们不自在。”

        “懂事,”奶奶说,拍拍方驰的胳膊,“小王八蛋学着点儿。”

        “他挺懂事的了。”爷爷笑着说。

        “哎呦还说我惯着,你这才叫惯着吧!”奶奶说。

        方驰把吃的拿到了孙问渠屋里,孙问渠又在接电话,应该是马亮的,这号码好像也就马亮打了。

        孙问渠正扒在床上打电话:“他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有创意啊……那什么屁的颜色,烧出来根本没法看……嗯你就说是那个色就行,他三天说了八个颜色我估计到时他也记不清自己要什么颜色,行了不跟你说了我儿子给我拿吃的来了。”

        马亮在那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孙问渠笑着把电话挂了。

        “刚煮出来的,我给你拿了点儿醋。”方驰说。

        “香,”孙问渠一掀被子下了床,就穿个内裤凑到桌子边闻了闻,“说真的,你爷爷这手艺,开个农家乐一点儿问题没有。”

        “穿上点儿。”方驰说。

        孙问渠个儿挺高的,总体来说稍微有点儿瘦,不过身材很匀称……方驰第一次把他看得这么清楚,感觉自己视线不知道该问哪儿落了。

        不过……

        “你大腿根儿也没有文身啊。”他脱口而出一句。

        “嗯?”孙问渠拿着裤子正穿了一半,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腿,没绷住乐了,一边提裤子一边笑着说,“你说你一个人过了也挺多年的了,按说应该挺那什么的,怎么我说什么你都信呢?”

        “因为我第一次碰上你这么没谱的人。”方驰说。

        “我一共就仨文身。”孙问渠拉过椅子坐下开始吃。

        “你脚上那个文的是什么?”方驰问。

        “y。”孙问渠边吃边说。

        “什么?”方驰愣了愣。

        “哈漏尅体。”孙问渠换了个腔调又重复了一遍。

        “不是,我不是听不懂……”方驰有点儿哭笑不得,“你脚脖子上文个kitty猫啊?”

        “是啊,不过是黑的,没用粉色,”孙问渠捏了个饺子递到他嘴边,“吃吗?”

        方驰还沉浸在一个老爷们儿在脚脖子上文个y还似乎挺遗憾没给文成粉色这种神奇的事里不能自拔,看到大肉饺子想都没想就一口叼到了嘴里。

        “乖,下去吃饭吧。”孙问渠说。

        “哦。”方驰咽下饺子转身撞了一下门框出去了。

        今天的饭菜依旧丰富,不过方驰吃得不算多,感觉胃口不是特别好,不知道是不是一下午写卷子太投入了,总有种还没回过神来的状态。

        这顿饭还是跟所有过年期间的饭一样,吃得很久,方驰吃完了也没下桌,跟爷爷聊着天儿。

        回来这几天忙忙乱乱的一直也没跟爷爷好好聊过。

        爷爷跟他聊天不像老爸老妈那样一般就问问过得好不好之类的,一问一答就完事儿了,爷爷爱听他说平时碰上的好玩的事。

        “你上回说的那个一上墙就哭的小孩儿,还去训练吗?”爷爷问。

        “去呢,现在不哭了,”方驰笑着说,“还练得挺不错的呢。”

        “你小时候爬山,挂石头上下不来了也哭来着,”爷爷抿了一小口酒,“哎呦哭得可伤心了。”

        方驰乐了:“你也不把我弄下来。”

        “明明下来得,弄你下来,你不知道怎么下的,下回还得挂着,”爷爷很舒服地闭了闭眼,“你现在长大了,也不哭了。”

        “我小时候也没多爱哭。”方驰给爷爷夹了点儿菜。

        “嗯,方辉爱哭,你还记得吧,”爷爷小声说,“他那一哭就停不下来,哦哟烦得我都想给他扔出去。”

        方驰往椅子上一靠,笑得差点儿呛着。

        一晚上跟爷爷聊天很开心,无论是有压力,还是累了,或者是心里有事儿的时候,只要跟爷爷聊上一会儿,方驰就会变得很轻松。

        爷爷也没什么大道理,就是平常地聊天儿,但会让他想起小时候趴在爷爷背上,微微地一下下颠着,听着他给自己讲故事的那些日子。

        这就是乡愁吧,孙问渠说的那种。

        记忆深处的记忆。

        “那小驰睡哪儿啊?要不我跟小颖挤挤得了。”姑姑在旁边说了一句。

        方驰的注意回到了其他人身上,昨天今天都在欢聚,一家人都累了,今天晚上没有人准备通宵,正在商量怎么睡。

        “小颖大姑娘了,人她自己睡一个屋吧,小驰跟他爷爷一块儿就行,”老妈说,“这样就安排下了。”

        “你跟我挤挤?”爷爷问方驰。

        “嗯。”方驰点点头。

        明天要去走亲戚,虽然就在本村,但还是要早起,大家聊得差不多就都散了去睡了。

        爷爷先进了屋,方驰洗脸刷牙一趟回来,爷爷已经睡着了,打着呼噜。

        爷爷一直都这样,喝了点儿酒就爱打呼噜。

        “您这呼噜是越来越雄壮了啊。”方驰过去轻轻拍了拍爷爷的脸,给他推成了侧躺。

        方驰在床上躺下了,挺困的,但是却睡不着。

        爷爷的呼噜很有节奏感,忽而高忽而低,忽而有忽而无,越听越睡不着。

        半小时之后方驰下了床,轻手轻脚地走出了爷爷的房间。

        小子睡在爷爷房间门口的“床”上,爷爷用几个旧麻袋给它垫的,看到方驰出来,它站起来摇了摇尾巴。

        “睡你的。”方驰摸摸它的脑袋。

        家里人都睡了,方驰在客厅转了两圈不知道该干点儿什么。

        不如看看书?

        没书,书什么的全在孙问渠屋子里。

        方驰很轻地上了楼,看到孙问渠房间门下泻出来的灯光时愣了愣,还没睡?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12点了,这是睡了一下午晚上睡不着了?

        方驰走到门外,听了听,里面没什么动静,想敲的时候又停了,犹豫了一他把眼睛凑到门上,从裂开的缝隙往里瞅了瞅。

        孙问渠穿着条运动裤,光着膀子站在做陶的那个转台前,耳朵里塞着耳机,嘴里咬着根细长的不知道是干嘛用的估计是工具的竹条,正出神地看着转台上的那个壶。

        方驰抬起的手放下了。

        孙问渠这种状态每次都会让他感觉不能打扰,或者说,这种状态下的孙问渠像被什么东西跟四周隔绝了,让人找不到可以打扰的时机。

        啧。还说拉二胡呢。

        他转身下了楼,在客厅的桌子上摸了包烟,去院子里抽了。

        回到客厅躺到了沙发上,扯过奶奶平时看电视盖的被子盖上了。

        漫漫长夜啊。

        他枕着胳膊看着窗外黑沉沉的天空。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