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曾想风光嫁给你 > 第一百零八章 忽然想起你14(7000)

第一百零八章 忽然想起你14(7000)

        “跑什么?”跑了一段路后,陌尘拉着她停了下来。

        章陌把手机紧拽着的东西悄无声息的放进包里,“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跑一下。”

        但她其实是不好意思的。

        领奖品的时候,那人把一个精美的小盒子给她,并让她拆开看看。

        她当时没想那么多,跟着拆开。

        然后她看到一盒避孕套乖乖的躺在里面,脸立马就红了,那个发奖品的人还说,“小姐,恭喜你和你男朋友取得冠军,这是我们的终极奖品,你们可以去那边的酒店试试。好用的话就和我说,我会给你介绍的。钤”

        敢情游戏是一个噱头,推销产品才是本意。

        陌尘看到她藏了东西,没揭穿,“还想去哪里?”

        “不知道。”突然吹起了一阵风,章陌的围巾被吹来,耷拉在肩上,迎风飞扬。

        陌尘又被她美到,若不是她手忙脚乱的拉围巾遮住脸,他想他肯定会亲一下她的脸。

        “要去吃东西吗?”

        章陌摇头,“不去。”

        “很久没有和邢大哥他们聚聚了,我们去找他们吧。”

        陌尘心里其实是很想拒绝的,好不容易一个假期,还要和邢烈他们分享,他不愿意,但是拒绝不了章陌要求。

        “好。”

        给风驰打电话时,风驰正在霍思晶住的地方赖着不走。

        “你电话响了。”霍思晶提醒他。

        这个衰神,硬闯进她家里,非得要她做饭给他吃。

        她又不是疯了,怎么可能!

        “不接,我要吃饭。”风驰很高冷的坐在沙发上,就是不动。

        两人眼神交战,互不相让,空气中火花四溅,战争一触即发,感觉随时会扑上去手撕了对方。

        “怎么啦?”

        “没接电话。”陌尘继续打。

        风驰和霍思晶还僵持着,“你电话响了。”

        “不接。”回答依旧。

        霍思晶随便瞄了一眼,笑了,“你的**oss。”

        “不可能!”他现在应该是章陌腻在一起你侬我侬,怎么可能给他打电话,这女人想引开他的注意力,哪有那么简单。

        “真的是你的**oss。”霍思晶发誓,她真的只是笑一下而已,不是逗他,可是他为什么不相信。

        “别费力气了,我是不会走的。”

        霍思晶白了他一眼,“随便你。”

        难道真的是陌尘给他打电话?

        随意看了一眼,立马收起二郎腿,双手捧起电话,放到耳边,“喂,先生……”

        眼神死瞪了一眼霍思晶,你怎么不早说。

        霍思晶耸耸肩,是你自己不相信。

        然后起身走了。

        “出什么事了?”陌尘问他。

        “没什么事。”就是和一个女人杠上了。

        没事就好,陌尘拉着章陌的手往回走,“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啊。”霍思晶的家里。

        “一会儿我们来找你们,她再过几天忙了,几个人一起聚聚。”

        “好,没问题。”今天没时间和霍思晶耗了,但是他回去肯定又会被他们的恩爱给虐到,所以他得想个办法把她也弄去。

        让他们知道知道,他不是孤家寡人一个!

        “挂电话比我还快?”陌尘不可置信的看着手机,风驰挂他电话?

        风驰冤枉啊,他手机突然没电了。

        “霍思晶,开门。”砰砰砰的敲霍思晶的房门。

        “赶紧走。”霍思晶不耐烦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

        “给我用一下充电器,我手机打电话打到一半没电了!”

        霍思晶烦躁的从床上起来,拿上充电器,打开门摔到风驰身上,“你个大男人麻不麻烦……喂,你干嘛,给我出来!”

        风驰躺在她床上,就用她床头的插座充电,“一会儿去我家。”

        “不去!”想也没想的拒绝,那就是一个狼窝。

        风驰脱了鞋子,整个人躺了上去,“也行,那我就睡在这里,不走了。”

        “无赖!”她怎么就遇到一个无赖了!

        最后,霍思晶妥协了。

        “早这样乖乖的听话不就好了。”摸小狗一样摸摸了霍思晶的脑袋,“走吧。”

        章陌坐进车里,把围巾取了,“风驰怎么了?”

        “不知道。”刚才不接他电话就很奇怪了,现在居然还挂他的电话。

        “那赶紧走吧,看看去。”系上安全带。

        她给寒宇发了一条微信,对方回了一张图片,逗笑了章陌。

        “笑什么?”

        章陌把手机递给他看,想到他在开车,又缩回来,“寒宇和费琳两个人的合照。”

        “这小子是把人搞定了,开始嘚瑟了。”不用看,都知道寒宇的发的是什么。

        很快就到了他们住的地方,“他们三个住在这里呢?”

        “嗯。”

        开门的是邢烈,看样子是才睡醒,迷迷糊糊的。

        打开门愣了两三秒才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请进。”

        火速进屋换衣梳洗。

        这不怪他,昨晚工作到大半夜,才睡下没多久就被他们敲门闹醒了。

        三个男人住的地方,乱的一团糟,章陌倒还好,没什么不适应,只是陌尘有些嫌弃,不,是很嫌弃。

        “邢烈,你们这是在家里打仗呢?”客厅里到处都是衣服,有穿过的,也有吊牌都没剪下来的。

        “呃……”邢烈洗好了出来,把衣服捡起来,抱成一团,随便推开一间卧室门扔进去。

        章陌看的目瞪口呆,邢烈还有这样一面呢?

        “邢大哥,曼姐知道吗?”

        “什么?”

        章陌指了指衣服,意思是,你的生活一团糟。

        “不知道。”他在她面前都是比较讲究的。

        “我刚来的路上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她也要来。”

        “是吗?”邢烈立即将刚才那扇门推开看了一眼,没事儿,这是寒宇的房间,“没关系。”

        她能来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喝水。”陌尘倒了一杯热水给章陌,“暖暖胃。”

        风驰看门进来刚好听到了这句话,“我这心都暖到了!”

        还好有先见之明,把霍思晶给弄来了,不然非得被他们虐死。

        别看现在只有章陌一个人在,他相信过不了多久,那两个女人都会来齐的。

        章陌第二次见霍思晶,“坐着里吧。”

        霍思晶的野蛮不客气好像都只是针对风驰,“好的,谢谢。”

        “喝水。”章陌手上的水还没有喝,就顺便拿给霍思晶喝了。

        霍思晶刚准备去接,就看到邢烈的眼色,立马懂了。

        摆了摆手,“谢谢,我不渴,你喝吧。”

        她的水极有可能是她身边的男人倒的,第一次见面后,她了解一下他们的资料,才发现来头那么大。

        躲避风驰,也有这些原因存在。

        世界不一样的两个人,强行牵扯在一起,除了受伤就只会受伤。

        最晚到的是寒宇和费琳。

        “都来啦!”这屋子就从来没有热闹过,今天好了,大家齐聚一堂。

        “你动作也太慢了吧。”风驰乐呵呵的,可他的腿有多痛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个女人真小气,不就是摸了一下她的手,他大腿上的肉都快被她拧掉了。

        还好都盘着腿在打牌,有一张桌子挡着,不然他情何以堪?

        邢烈现在就是一个三好爸爸,陪着曾皓然玩一些没智商的游戏。

        说没智商吧,风驰寒宇两个人还玩儿不过一个小孩子,这个又怎么解释?

        “你们还玩上牌了?”屋里好像收拾了一下,他出门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整洁的。

        “你不是头晕吗?去我房间休息一下吧。”寒宇指了一间房门。

        可能有点感冒,费琳坐了车以后头晕的厉害,“好,你们慢慢玩儿。”

        听到关门声,章陌抬头看了一眼,费琳已经进去了,刚想开口,陌尘就捏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管。

        赫曼每次和他们在一起好像都是做饭,“饿了吗?可以吃饭了。”

        曾皓然蹦蹦跳跳的跑去洗手,“我早就饿了。”

        费琳从房间里出来满头大汗,寒宇还以为她发烧了,“怎么流汗了?很不舒服?”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拖着不好。

        费琳看了他一眼,“没事。”

        大家嘻嘻哈哈的吃了一顿饭,又聚在一起说了会儿话。

        “阿陌,以后要见你一面恐怕难如登天了。”章陌听出来了,风驰这是在说她忙得忽略了他们几个朋友。

        “怎么会?给我打个电话,我一定马不停蹄的跑过来。”一脸真诚。

        “我们找你除了吃喝玩乐还是吃喝玩乐,先生找你不一样啊。”寒宇揶揄。

        你只需要安抚好陌尘,他们就谢天谢地了。

        上一次那样的低气压,他们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

        不仅工作强度大,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他是要他们和他一样,只能想不能看。

        这对谈恋爱的人来说,是多大的折磨啊!

        安抚了他,他们的好日子才会继续,生活才会充满阳光。

        章陌看了一眼陌尘,“有什么不一样的?”

        陌尘笑了笑,“你不知道啊?”

        从眼睛深处传递的信息章陌知道了,“……”

        冬季白天时间段,很快就天黑了。

        寒宇问,“今天圣诞节啊,你们有什么安排没有?”

        章陌和陌尘的圣诞节已经过了,风驰是没机会和霍思晶一起过的,寒宇问的话,他应该已经有安排了。

        邢烈一会儿估计得带曾皓然母女俩出去。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回去了。”陌尘和章陌一走,大家也都跟着散了。

        剩下的几天章陌都住在海边公寓里,收拾收拾心情,准备准备就要迎接拍电影的生活了。

        “元旦你可能要自己过了。”这几天他和陌尘就跟连体婴似的,寸步不离的在一起。

        “嗯。”陌尘枕在她的腿上小憩。

        章陌摸了摸他的头,“我也想和你一起,但是那天开机,我没办法。”

        “我知道,现在你的事业比较重要。”

        “谢谢你的理解。”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

        元旦那天,章陌第一次面对面见到乘风,知道他长得好看,近了看才发现他的皮肤比女人的还好。

        按理说他们在开机之前就应该见面的,了解一下彼此的习惯,这样开拍的时候才不会稀里糊涂,但是这个乘风平时根本就不露面,打电话助理也不接。

        “你好,我是陌陌。”乘风打量她的时候,章陌同样也在打量他。

        只不过乘风想到的是,这个自称自己是陌陌的人,为什么让牧天放那么忌惮?

        儿章陌想的却是,他和牧天放两个谁是攻,谁是受?

        看乘风太入迷,还得赫曼在一边提醒她,都怪她多嘴和她说了关于牧天放和乘风的事情,她刚才死盯着人家不放,肯定是想人家两个人的事情去了。

        “不好意思。”章陌歉意的笑了笑,只是对方并没有在意。

        “陌陌,我拜托你注意一点好不好?”她刚才那个眼神,感觉就像是看上了人家。

        这儿这么人,看到这一幕的不少,好好的,别整出一些幺蛾子出来。

        “我下次会注意的。”前提是她能控制住自己脑子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查理斯姗姗来迟,只说了几句话,“前一个星期的时间足够大家整理好心情,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当中来,我不希望中途出现一些不必要的意外。”

        看了一眼,大家都到齐了,“现在我们去第一个地方取景,地点是城南的海边。”

        章陌一怔,海边……

        目光看查理斯的时候,他也正在看她,只是一秒便移开了目光。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海边去,海边早已经被清了场,连那个守着玻璃房的大爷都不见了,这是章陌庆幸的。

        那位大爷见过她,要是在这儿碰上就是跳进海里都说不清。

        在努力没有得到回报之前她绝对不能让人以为她是依靠陌尘的关系才有这样那个机会。

        可是,一切都是那么巧合,真的和他没有关系吗?

        第一个场景,礁石边,喝醉酒的女孩,章陌站在镜头前,好像回到了七年前,那时候他们第一次见面,她穿着衬衣,她醉意渐浓,“你的眼睛真亮,是天上的星星做的吗?”

        就连对话的台词都一样,“说话呀!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酒疯子,不愿意和我说话?”

        这样的对白怎么能不叫她动容,时隔七年,同样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味道已经变了,以前是醉话,现在是清醒的。

        只是,听的人不是他了,“我没有。”

        乘风说完就转身,章陌还在原地,“原来他不讨厌我……喂,你去哪儿?”

        “松开。”

        章陌跌在地上,“好痛。”

        乘风没按剧本来,伸手拉她,导演喊了卡。

        乘风皱了皱眉,刚才那个动作似乎就是出于本能,他忘了他在拍戏,忘了他的专业素养。

        看了一眼章陌,是她演得太好,太逼真?

        “乘风,休息一下。”他的助理最先跳出来,拿了一杯热饮给他。

        耍大牌又怎么样?人家有那个本事。

        章陌好像还没回神,望着苍茫的海面,这只是巧合。

        大家都休息了一下,查理斯说,“下一个镜头,女主角徘徊在玻璃房……”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章陌倏地看向他,什么意思?

        剧本没开机之前都是保密的,这需要演员过人的演技,临场研究,临场开演。

        章陌没办法,只能按着剧本上的情节来。

        徘徊在玻璃房外,她双眼释放出来的是对这座玻璃房的喜爱,只可惜没办法进入,只能看看。

        就连冬风吹起她的发丝的那个动作都是那么的优美,从镜头里看,真的美极了。

        “姑娘,你今天一个人?”那位消失了的老大爷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身体裹在松大的军大衣里。

        章陌吓得浑身都绷紧了,“大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赶紧走吧。”

        “你不认识我了?”大爷还以为是他穿的太邋遢了,章陌没有认出来,“是我呀!哪儿守着玻璃房的那位。”还不忘给章陌指指他住的地方。

        章陌想暴走了,“大爷,你先走。”

        不仅是查理斯在镜头里看到了,其他人同样看到了,“怎么回事!”

        查理斯的声音很大,大爷回头,才发现周围有那么摄影设备,“姑娘,你是明星啊?我怎么从来不认识你。”

        是明星被人知道,但是人家却不认识你,这些现在章陌都不在意,只想尽快打发走这个大爷。

        可是这个大爷真的太不上道了,非要问个清楚,章陌只能凑到他耳边,“你再不走,我一会儿就开了你。”

        一秒见效,大爷立马就跑了。

        中场休息的空隙,赫曼问她,“那大爷谁呀?你认识?”

        “……算吧。”回答的不清不楚。

        还有一个场景是章陌坐在礁石上,乘风站在礁石下面。

        正要拍的时候,突然有人惊呼出声,“陌总?”

        似乎还有点不可置信,陌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身边依然跟着邢烈他们三个。

        查理斯迎上去,“陌总,你好。”

        握手的时候,查理斯刚使劲握了他一下,就被他不动声色的捏得手骨发痛。

        假正经,还在外面跟他装不认识,那好,这口气他就在章陌身上出了。

        “男女主角就位,乘风,酝酿一下,一会儿你要吻陌陌的。”

        章陌看到陌尘了,他来做什么?

        乘风不愿意,“导演,剧本上没有这一段。”

        “我临时加的,拿出你们的专业素质来!”查理斯坐在椅子上,看着屏幕,其实是在看陌尘的反应。

        “导演,没电了。”副导演匆匆跑过来汇报。

        没电了?怎么可能!二话不说的看向陌尘,结果看到风驰手上的电线,恨得牙痒痒,那几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赶紧把电接通,速度!”拍不拍得成一个画面不要紧,重要的是他要看到陌尘着急。

        自己的女人被别的要人吻了,就不信他还能做到无动于衷。

        这时候,一批饭店的工作人员推着餐桌过来,“各位,这是陌总特意为你们叫的餐。”

        “哇!”工作人员受宠若惊。

        “大家不介意就请用吧。”更没想到的是,陌尘一开口竟然全是谦逊,还那么热情的邀请他们吃东西。

        无视查理斯的眼神,一个个围在了餐桌旁。

        章陌和乘风走在最后,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寒宇嘴欠的毛病又犯了,“导演,这两位是?”

        赫曼差点笑出来,不过还好憋了回去了,查理斯随便介绍了两句,“乘风,陌陌。”

        众目睽睽之下,陌尘主动像章陌伸出手。“你好。”

        有的人手中的筷子都被下掉了,陌总什么时候需要主动像一个小明星问好了?

        只要他允许,数不清的国际大咖们等着和他握手,不会像章陌一样不知好歹。

        “陌总,你好。”别的女人见到他的这般主动,估计早就扑过去了。

        知道内情的几个人强忍住爆笑的冲动,其实心里已经笑翻天了,看他们能装到什么时候?

        “过去吃点东西吧。”顺便招呼了一下乘风。

        查理斯问吃东西的时候,突然出声,“陌总,不知你突然来到这儿,有何贵干?”

        是啊,大家都看着他,这种人不是日理万机的么?怎么有空到他们这里来?难道是想投资?

        “是这样的,我们路过刚好,就过来看看。”邢烈镇定自若的替陌尘回答。

        “你们路过这儿?”副导演明显很震惊。

        “我们先生住在这里。”寒宇回答,这些人话怎么这么多,好好吃东西不好吗?

        章陌低着头,自顾自的吃自己的,碟子里突然多了一片水果,不只是她,不少的人被惊悚得吓得筷子都掉了。

        陌尘说,“你们这么辛苦,补充点维生素。”

        章陌心脏砰砰砰的狂跳,这人是要害死她么?

        立马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点头哈腰又鞠躬的,“谢谢……谢谢,谢谢陌总。”

        风驰真的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

        声音戛然而止,邢烈瞪他,眼神传递出的信息是,适可而止,别露馅儿了。

        你看他多镇定啊,赫曼就站在他对面,他都没有多看一眼。

        陌尘能表现出对章陌的特别,但是他不可以对赫曼表现出来,那样都能看出猫腻来。

        有人壮着胆子问,“陌总,你对我们陌陌这么特别,不怕你女朋友生气吗?”

        先是说自己有爱人,再来是圣诞节举着人家摘星星,这恩爱秀的啊。

        “不怕,她喜欢看她演的戏。”章陌抬眸,看他一眼,眼里的深意只有他们两个人能懂。

        赶紧走。

        一会儿再走。

        快点。

        这就相当于一起过了元旦了,不感到遗憾了吧。

        电光火石之间,章陌再次鞠躬,“谢谢陌总。”

        “不用客气。”

        没过多久陌尘他们就走了,往公寓走去,大家点点头,“哦……原来陌总真的住在这里啊。”

        “你们说,他女朋友是不是也住在这里?”

        大家八卦起来,真不是一般的八卦,“应该是吧。”

        章陌咳了两声,赫曼替她顺了顺背,小声说,“这么激动做什么?”

        “我哪有!”章陌否认。

        然后,工作人员围上来,纷纷询问她被陌尘关心的感觉怎么样?

        她能怎么说?

        不怎么样?不知好歹,会被围殴的。

        很好?会被嫉妒孤立的,从此被贴上什么婊的标签的。

        “我说不出来,就是感觉怪怪的。”

        果然,大家没了继续追问的兴致,“偷着乐吧!多少人这辈子都没办法和人家陌总说上一句话。”

        乘风若有所思,他绝对不会相信高高在上的陌总会这么关心一个小演员。

        到角落里偷偷的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很快就被接通了,“怎么了?”

        牧天放对人说话从来没有这样温声细语,关怀备至过,“拍戏累了?”

        乘风笑了一下,“没有,我是有事要问你。”

        “你问。”牧天放嘴角的笑意放大,“什么事?”

        “那个陌陌和陌尘是什么关系?”

        牧天放收起笑容,“情人。”

        他说的是情侣这种情人关系,而乘风理解的是章陌做了陌尘的情人关系。

        “那我挂了?”

        “什么时候回来?”牧天放笑了一下,他怎么会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只是习惯性的问一下。

        “想我了?过几天吧。”乘风说,“挂了,这样讲电话讲久了不好。”

        “你又偷偷的?”牧天放皱眉,他不想每次他给他打个电话都得这样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

        乘风笑了笑,说,“这不是怕影响你么?没关系。”

        挂了电话,牧天放烦躁的揉了揉脑袋。

        这时候新来的秘书给他端咖啡来了,但是并没有着急出去,看牧天放闭着眼睛,大胆的给他揉太阳穴。

        身体有意无意的勾引着他。

        牧天放一把拽住她的手,一个用力就把秘书甩了出去,怒吼,“凯瑟琳,进来!”

        凯瑟琳看到新秘书倒在地上,心中已经有了谱,“总裁……”

        “立马让她收拾东西走人!”拿起椅子上的衣服,“把办公室收拾了。”

        他走后,凯瑟琳把秘书扶起来,这是她堂妹,走了她的关系才进来的,“你说你想那些歪门邪道做什么?总裁不近女色的。”

        要是牧天放近女色,哪还有她的机会?

        这里大把大把的美女,随便一个都有机会,更何况,近水楼台先得月。---题外话---

        断更那天的我会慢慢补上,今天补了1000字哦,大家看文愉快。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8269/17640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