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第87章 澄清

第87章 澄清

        "你们这群泼妇想干嘛?!离我妈妈远点!"慕闻朝一直看着聂曼卿,看到几个女人面色不善的过来还有一人伸手要打聂曼卿,无奈人小力薄,根本没起作用,只挡在聂曼卿身前用自己最凶的表情看着几人气愤的说着,却也是半点作用没起,被完全无视了。

        "教训?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家的孩子!"徐母愤怒的说道,沈家两个嫂子也是同样的神情。经过这么一闹,她们不得不相信了张丽青的话,沈修然在她们眼里还是孩子,当初识人不明看上张丽青这个平时乖巧讨喜的女孩,就是他眼光的证明,而张丽青在沈家风波前后的态度也是人性多变的证明,让她们对聂曼卿的人品也产生了怀疑,刚才的那番对话,聂曼卿看上去对慕云昌很是维护,在她们看来就是余情未了,又指责沈修然,更让她们生气,感觉聂曼卿比张丽青更可恶了,起码张丽青当初还很坦白,是明着来的啊!

        徐母本就是嫉恶如仇的泼辣性子,她和沈修然的母亲是好姐妹,沈母在去世前专门写了封信给她,拜托她在以后力所能及的照顾下沈修然,沈修然是徐母看着长大的,徐母对他和自己亲儿子差不多,在打聂曼卿时完全是一个做母亲的心情,这么好的儿子,竟然被这样的女人迷惑蒙蔽,让她怎么能不怒?!

        "徐姨!"沈修然正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听到声音一转头发现徐母面带愤怒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聂曼卿惊愕的捂着自己的脸,眼中泪光闪烁,沈修然不满的叫了声徐母将聂曼卿拉到自己另一边。

        "对不起"沈修然拨开聂曼卿的手看到她脸上起来的手印,心疼的不得了,只恨自己刚才太情绪化没注意到徐母几人的变化,却不知道这其中张丽青的"推波助澜"。

        "这一巴掌,是我替小五的母亲打的!你配不上他!满口谎言,真面目都露出来,还一副委屈样,摆给谁看呢!立刻从这里消失,真是..."徐母看到聂曼卿可怜兮兮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徐姨!我刚才说的话难道您忘了吗?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都是我喜欢的人,这是不会改变的!"沈修然不得不打断徐母的话。

        "五子,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被一个女人迷惑成这样,像什么话?!你给我过来!人家都有相好的,还有儿子,人家一家三口好好的,你还凑什么热闹!"沈家大嫂子说道。她想起了老四沈修诚几年前说的,沈修然在插队时看上一个有夫之妇的事儿...

        聂曼卿刚被打时觉得胸口像是鲠住了一团东西闷的她呼吸不了,从小到大,父母未曾加一指在她身上,哥哥对她呵护备至,在外面玩儿也没人敢动她,骤然被人打,还被说那么多没道理的污蔑之话,心里的委屈无以复加,如果是小时候的话,她恐怕会先哭个天昏地暗让所有人都投降不可。

        此时沈大嫂的话,让她愣住了,原来他们都以为小孩是她亲生的!还以为慕云昌和她有什么不正当关系!

        "你们误会了,我和慕大哥没什么关系的,孩子不是我的.."聂曼卿吸了吸鼻子想要为自己辩白,说出的话声音有些小也有些颤抖,让几个女人更加的厌恶了,有了聂曼卿在骗人会演戏的前提后她们已经不相信聂曼卿了,怎么看都觉得聂曼卿是心虚,是在死撑着不承认。

        "你就别糊弄我们这些老太婆了!五子,我们不接受她!你看着办吧?要我们还是要她?!"徐母没好气的说道。

        沈修然感觉到聂曼卿的颤抖将她的头按到了自己的怀里不让她再看这几人。

        "徐姨,大嫂,三嫂,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你们是我最亲的人,她也是我这辈子最亲的人,这是不可能改变的。她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喜欢她不会因为她多出一个孩子就改变的!今天你们也累了,回去吧,我先送她回去,回来我们再说,现在别逼我做出这种选择"现在这些事情都成了摆在眼前的现实,沈修然自己也认为聂曼卿有了慕云昌的孩子,不知道拿什么再说服几人了,只能看着三个愤怒激动的女人说道,聂曼卿被徐母打了一下又被她们这样说肯定受到了伤害,他不能让她再继续待在这里了,沈修然说完便将胳膊揽在抓着他胸前衣服有些颤抖的聂曼卿腰上将她抱起,顺手夹起护在聂曼卿身前一脸愤怒的小孩转身就走。

        后面张丽青听着沈修然的话,咬紧了牙关,看着他转身大步而走,默默的离开了,她心里很难受,这样的男人,本来是自己的啊,可是,从此,她彻底的失去了他,连那点朋友的情谊估计也没有了...

        而徐母看沈修然如此坚持自己的想法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了,一时气的直拍胸脯。

        "徐姨,您消消气,我看,那孩子,应该不是那种人吧,不会有什么误会吧"沈三嫂说道,之前沈父都说要沈修然和聂曼卿一起回家看看了,沈父对聂曼卿还是满意的。

        "误会?孩子都有了,我们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徐母生气的说。

        "徐姨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站在这里多难看,小五他从小就一根筋,你越逼他,他越犟,我看先缓缓,我们好好给他讲道理,让他看清楚了"沈大嫂扶着徐母的胳膊三人往回走了。

        ***

        "坐好,别乱动"沈修然把被他夹起后手脚乱踢的慕闻朝放到了后座命令道,然后关上车门儿抱着聂曼卿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准备把她放到座位上,却是发现,聂曼卿像是黏在了他的身上一样,拨不下来了。

        沈修然便抱着聂曼卿坐在了位置上关上了门,将她放在腿上紧紧的抱着,手轻拍着她的背,头低下来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卿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当初不该就那么走了的,不该就那么把你让给别人的,要知道是这样,就算你恨我,我也要把你抢到身边,不会让你和他结婚的!我知道你难受,别怕,有我在,我不会再让人伤害到你了!孩子是你的,就也是我的!别怪徐姨和嫂子她们,要怪就怪我吧,我会说服她们的,你别担心"

        经历了这么多事儿,沈修然对聂曼卿的感情已经越来越深厚,在边境明白聂曼卿是那么喜欢他后,他心里只有欢喜和感恩,刚才的一系列事情,关于名额,他这个当事人明明知道聂曼卿的话绝对有问题,可是他还是相信聂曼卿,这其中肯定有他不知道的原因,他不想在那里多说什么就主动承认了,慕云昌和小孩的事儿却是"证据确凿"的,他刚看到两人最大的情绪就是愤怒,随后便是深深的自责了。

        他和慕云昌小时候因为家里人的工作关系住的近,所以从小就认识,慕云昌小时候很讲义气,他们两个组合打架,从来是不离不弃的,后来因为慕云昌的父亲被调走他们分开过一段时间,再次遇到就已经都是被批斗需要教育的对象了,慕云昌的情况比他好点,经常偷偷照顾他,所以他没有怀疑过他的人品,现在的状况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

        当聂曼卿听到沈修然说自己是他这辈子最亲的人时,心里的委屈已经被冲淡了好多,再听到他说孩子的事情时,一方面震惊他竟然也以为小孩是她生的,另一方面却是被沈修然的态度感动了,他竟然不在乎自己真的有个孩子!她抱着沈修然不撒手是因为她不想撒手,她就想抱着他,窝在他的怀里,却没想到又听到沈修然这么一番告白,才算明白,都是小孩叫慕云昌那句爸爸惹得祸,让他以为小孩是她和慕云昌的!这怎么可能啊,沈修然离开自己的时候都四月了,九月她就上学去了,不到五个月生哪门子孩子啊!!

        其实慕闻朝的样子单看不做联想的话,是不会想到慕云昌的,所以聂曼卿根本没想过这两人长的像,而沈修然听到小孩对爸爸妈妈的称呼有了潜意识的猜测再看两人相似样子才会有这样的联想。

        聂曼卿听完沈修然的"告白"抬头瘪着嘴巴有些委屈的看着沈修然皱眉认真的样子,想开口问沈修然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呢,刚张开嘴便被沈修然吻住了,将她要说的话尽数吞了下去。

        沈修然看着聂曼卿白皙的脸上触目惊心的痕迹,再看着她委屈的表情,心疼不已,一手覆上她被打的脸,捧起,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细细的扫过她的唇齿,试图安抚她,也试图传达自己的爱意,却不知道两人的思路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聂曼卿被吻到,丝毫没有感觉到沈修然要传达的意思,她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了,还气他那些奇怪的想法,便拍打推拒着他,却是让沈修然的这个吻越发的深入。

        "沈修然!你太过分了,放开我妈妈!"慕闻朝以为沈修然要开车走人了,谁知道两人竟然一起坐在了前面的副驾驶位上,他等了一会儿还没看到车开,便探头看去,正好看到两人相吻的一幕。

        刚才慕闻朝对这些人的纠葛并不十分了解,他只知道聂曼卿受人欺负了,此后沈修然把聂曼卿护住和那几人说了几句话就带两人走了,他还以为他是个忠的,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吻聂曼卿,把他当空气了...

        沈修然开始是为了安慰聂曼卿吻她的,触到她柔软的唇后渐渐的就忘记了初衷,很投入的吻着,没想到才一小会儿就被人揪住耳朵打扰了,他离开聂曼卿的唇一抬头看到了横在两座位之间的慕闻朝,正用要杀人的目光看着他。

        "让你坐好别动的!"沈修然对这个打扰到他的"坏人"很不满,竟然不听他的话还直呼他的名字!

        "啊...呜,沈修然!都是你,孩子还在这里!"聂曼卿推开了沈修然应手摸了下慕闻朝的脸慢慢说道"不是坏人,放手,乖"

        "你放开我,开车了"聂曼卿看到慕闻朝松开手对沈修然说道。

        "你让他叫我爸爸我就松手!"沈修然抱着聂曼卿的腰和慕闻朝互瞪眼。

        "乖,以后别乱认爸爸了,刚才那个人可不是你爸爸,这个人才是,叫爸爸"聂曼卿听到沈修然带着赌气的话看着他和慕闻朝相似的表情好气又好笑,还是纠正慕闻朝道,沈修然愿意认慕闻朝这个孩子,那她就不用说服他领养这么一个小孩了。她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喜欢沈修然,那么以后就是要和沈修然在一起的,这个孩子她既然认了,当然也希望沈修然也认了。

        慕闻朝被聂曼卿的话说的一愣,聂曼卿说沈修然是好的,说明她没有因为被吻而生气,现在又让他叫沈修然爸爸,看来自己母亲的人生轨迹也发生了他始料未及的变化。

        "他不是我爸爸!"慕闻朝叫慕云昌爸顺溜,那是因为他认为慕云昌的确是自己的父亲,又有前世积累,对着沈修然可叫不出。

        "你认我是妈妈的话,他就是你爸爸,你不叫他爸爸,也就不要叫我妈妈了!"聂曼卿严肃的说道。她可不想以后小孩总是随便叫别人爸爸,给自己惹麻烦啊...

        "粑粑"慕闻朝在聂曼卿的压力下硬着头皮叫了声。

        "现在可以松手了吧?"聂曼卿看沈修然还是一副幽怨表情戳了戳他道。

        沈修然放开了聂曼卿回到了驾驶位,聂曼卿将小孩从位置中间抱到自己怀里坐着,偷看沈修然的脸色,发现他的脸还是很臭。

        "沈修然,你白捡了个儿子还不高兴?"聂曼卿问道。

        "高兴!"沈修然语气无波的说了句就发动了车子。

        "不回医院了,哥哥看见了要问的,直接回报社我住的地方吧"聂曼卿抱着有些别扭的慕闻朝说道。

        聂曼卿早在拿几个女人盘问她的时候就累了,到了车上很快就睡着了,慕闻朝虽然强撑着不睡觉,还是没撑得过身体的力量在半路也睡着了,沈修然将自己的外衣给两人披上,没叫醒他们,去李老爷子的住处拿了点化淤的药先摸了点在聂曼卿的脸上送两人回到了聂曼卿的宿舍。

        沈修然停下车问了人知道了聂曼卿的住处,找到了聂曼卿包里的钥匙,开了宿舍的门,抱着两人一起到了宿舍。宿舍里,一张床是聂曼卿的,一张一看就是小孩的,上面放着小孩的衣服,沈修然先将小孩,放到了他的床上,然后给聂曼卿脱了外套,在给她脱鞋子的时候,她醒了。

        "沈修然,你怎么不叫醒我啊"聂曼卿心里有事儿睡的也不沉,折腾了一会儿,将醒不醒,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沈修然蹲在自己床边低头给自己解鞋带揉了揉眼睛起身说道。

        "累了就好好睡觉吧"沈修然继续给聂曼卿脱鞋子。

        "先别脱,我给你拿件东西,你坐下等等"聂曼卿抽回了自己的脚下床到了桌子边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用透明塑料纸抱起来的牛皮信封。

        "沈修然,你把这个让阿姨和两个嫂子看,这是你当初给我的信,你还可以叫你那个给你名额的长辈来作证啊,我不想被她们误会了"聂曼卿把牛皮信封给了沈修然。

        沈修然没想到聂曼卿还有证据,有些惊讶,接过来揭开塑料纸,看到了里面的信封,被保护的很好,整齐的没有一丝褶皱,不过看上面钢笔字迹的颜色就知道有些年月了,上面只有收件人的姓名,没有其他信心,信封里面有张红格子的信纸,上面写着几行字,大意是受一个长辈的馈赠,他要去参军而转赠给聂曼卿和夏雪玲,让她们保密勿声张,最后留的是沈修然的名字!可这有些瘦金体风格的字迹绝对不是他的,却看上去很熟悉,看到稿纸上面标注的"梅林县医院稿纸",沈修然突然想到一个人,那份画着边境高地作战图的纸就是应这样的稿纸写的,上面的字体也是这样的,是那个人神秘的人,那个时候,他的身份倒是可以办得了这样的事儿...

        沈修然真不知道该感谢这个寄信人还是杀了这个寄信人了,竟然做好事还要匿别人的名,有没有搞错啊,难怪聂曼卿以前说他明明知道她在西大却不去找她,问题出在这儿啊,他可真够冤枉的啊!!

        "沈修然,这个钱和粮票你拿着吧,以前不知道你在哪里,后来见到你也没钱,现在有了就还给你吧"沈修然正想着怎么圆回来的突然听聂曼卿说话抬头看见她手里拿着一叠钱和粮票。

        "我不用,你拿着用吧"沈修然怎么可能接这个钱啊。他现在想想,那人不但提醒他聂曼卿父亲的事儿,还对那场战斗那么熟悉,又把那么重要的名额给了聂曼卿和夏雪玲,这个从未来来的人,肯定和聂家有关系,八成是聂卫国这个大猩猩变鬼回来了,这个太灵异了..

        "给!我不想欠别人钱!"聂曼卿坚持道。

        "我又不是别人!"沈修然坚持不要。

        "你以后怎么样都可以,这是以前的债!"聂曼卿说道。

        "好吧.."沈修然只好接受了,反正这些钱以后也是要花在聂曼卿身上的...

        "天也黑了,你休息吧,我先走了,别担心,一切有我"沈修然将东西收好把聂曼卿按着坐下来说道。

        "沈修然"聂曼卿在沈修然俯身对她说话时抱住了他的脖子叫了声他的名字"你没有对不起我,那时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和别人无关,你真的不用自责。我以前以为你明知道我在西大还不来找我是不喜欢我了,现在我才明白,你以为我结婚了是吧?我和慕大哥那时根本没结婚,你走后不久,赵慧来闹了..."

        聂曼卿不会让沈修然背着这个大包袱回家的,她要把事情对他讲清楚了,省得他在家里人和自己之间作难。

        "那时候,我想的太简单了,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慕大哥开始时给我的感觉像是家人一样,让我觉得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是可以接受的,就答应了他的求婚...知道他和赵慧的事儿后,我们就不可能在一起了"

        "至于那个孩子,当然也不会是我和慕大哥的了,那是爸爸在街上捡的小孩,没找到他的家人,我们就先养着了,不知道他为什么叫我妈妈...他很乖的,也很懂事儿,你接触的时间长了,肯定会喜欢他的,我想养大他,就这样做他的妈妈,你能接受他吗?"聂曼卿提到了小孩的事情。

        "只要你喜欢我就喜欢"沈修然抱住了聂曼卿,他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小孩和慕云昌长的象是个巧合?!聂曼卿还给他找了一个没去西大找她的原因...

        "沈修然,我不想你因为我不高兴,也不想你和家里人为难,你回去给她们好好说,刚才她们都不相信我,你拿着这个信让她们看,再让你那个长辈给她们解释。爸爸和妈妈都没打过呢,我以后不想见你那个徐姨了...刚才你都不信我,我本来也不想理你的..."聂曼卿说着嘟着嘴不满的说道。

        "卿卿,你真好,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信"沈修然听着聂曼卿温柔的话语只觉得心都跟着化了,猛的将她抱起沿着她的脸颊亲吻着。刚才聂曼卿说孩子不是她的,他竟然也觉得这句话像是苍白的辩解,感觉聂曼卿的颤抖,还以为她是在害怕,实在是该打..

        "沈修然!你,别,别弄了,痒!天都快黑了,你该回去了"聂曼卿被沈修然的胡茬刺到躲避着。

        "卿卿,我想和你多呆会儿"沈修然抱着聂曼卿埋头在她颈窝闷声说道。

        "沈修然!你,你就把小孩扔到床上,都快掉下来了!"聂曼卿听着沈修然的话便默许了他的要求,抬眼却看到慕闻朝盖着沈修然的外套斜躺在床上,腿耷拉在床外面,眼看着要失去平衡了。

        "呃,他自己滚的"沈修然看着这个今天的罪魁祸首瞪了眼,要不是他跟来瞎叫爸爸妈妈,今儿的事儿哪里有这么复杂啊...

        ***

        聂卫国病房内,一个小时前。

        "沈修然这个混蛋!"聂卫国听到一个在外面散步回来的战友对他说沈修然把聂曼卿带走了气不打一处来,这一会儿不知道骂了沈修然几道了。沈修然竟然如此无视他的警告,他都说不同意他和聂曼卿交往了,这人竟然一回来就一声不吭的把聂曼卿给拐走了!如果不是对沈修然个人人品还有那么一点信任,他就要冲出去找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觉得沈修然挺好的,对曼曼也好,你对人家有偏见"夏雪玲拍了下梗着脖子一脸怒气的聂卫国说道,她看聂卫国完全是"吃醋","嫉妒"人家沈修然。

        "你们认识的他只是一面,你要是见过他杀人就知道了"聂卫国还是无法接受沈修然。

        "难道你没杀过?这样说我也要考虑考虑是不是要把你给休了?"夏雪玲揶揄道。

        "呃,这不一样。你不能乱来的,我的结婚报告都批了,家里都在准备了"聂卫国一下子急了。

        "那你试着把他当普通人吧,在战场上不冷血一点,死的就是他了,这个你难道都不清楚?不同环境表现出不一样的一面,人都是这样的,这样才能把事情做好,嗯?傻大个儿,你说曼曼知道她一走你就这么讨厌,像个臭流氓一样,会不会不认你这个哥哥啊"夏雪玲捏了捏聂卫国的鼻子说道。

        聂卫国被夏雪玲说的脸上又泛起可疑的颜色,在夏雪玲的宠溺下,某人的初吻迅速牺牲,然后食髓知味,见缝插针,老是想亲亲,抱抱,甚至不惜装疼骗取同情获得一些福利...

        夏雪玲看聂卫国闭嘴不说话了嘴角翘起在他脸上印下一吻,聂卫国正想追上去,传来了敲门声,夏雪玲忙从聂卫国的怀里脱出整理了下走过去开门。

        "请问,您找谁?"夏雪玲有些疑惑的问道,门口站着一位满头白发神色威严腰背挺直的老人,身后还跟着好几个穿着军装的军人,最低级别也是麦穗一星的。

        "我找聂卫国,他是在这里吧"老人开口问道。如果聂曼卿在,一定可以认出这就是那个"要沈修然去相亲"的老人,也就是沈父。

        夏雪玲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是聂卫国来了,啪的一声,聂卫国立正要给老人行军礼,被老人挡住了,聂卫国的胳膊还吊着呢。

        "首长好!"聂卫国怎么也不会想到会见到他最崇拜的开国将军。

        "不用太拘禁,我不是以军职的身份来看你的,小伙子挺精神的嘛"老人说话摆了摆手说道,他此时穿的也是便服,神情虽然喝之前见聂曼卿时没什么区别,语气却随和了很多。

        "老人家,您请进来说话"夏雪玲看聂卫国僵在那里穿着病号服维持立正状态拉了下他对老人说道。

        "好了,小聂,放松点,我今天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谢谢你的,谢谢你救了我那不肖子沈修然!"老人没让身后的人跟上来,一个人走进了房间里说道,说着还向聂卫国鞠了一躬,吓的聂卫国忙去挡。

        "战友就是可以为对方挡子弹的兄弟,换了是我身处危险,他也会挺身而出的"聂卫国说道。老人一说以父亲的身份,他才想起来,沈修然不就是这个老人的么子吗?

        "说的好!所以我才是以父亲的名义来的,你做了你该做的,对我们却是重于泰山的恩情,我老沈家欠你一条命!伤好的怎么样了?"老人看着聂卫国说道。如果不是他本人很忙,他绝对会在聂卫国回来第一时间来看他的,自从他把沈修然推上了战场,自己也是昼夜难安,得知沈修然平安归来,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他,才有了之前跟在他后面恰巧又看见聂曼卿的情形。

        "聂卫国,醒醒了,人都走了"老人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又勉励一番聂卫国没有停留多久就走了,聂卫国还一副送首长走的军姿。

        "我不是做梦吧?"聂卫国还是有点不相信。

        "你觉得呢?我说,你对沈修然不是挺横的吗,怎么碰见人父亲就这个德行啊"夏雪玲也没想到沈修然的父亲竟然如此厉害,那老人说是以个人身份来看聂卫国的,可身后带的几人却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光看军衔就知道了,老人这是在还人情吧,单独来许了这份人情,就不是沈修然和聂卫国个人的事情了,夏雪玲明白了点,聂卫国可没往那里想还在因为见到了"偶像"激动着。

        "沈修然是沈修然,他老子是他老子"聂卫国坚决的说道"刚才沈将军你也看见了,那样的人,曼曼见了还敢说话吗?曼曼跟了沈修然,怎么都没有找个平常人家舒服"

        "聂卫国,你也想太多了吧,曼曼是和沈修然过日子又不是和他的父亲,他的背景过日子"夏雪玲没想到聂卫国还有这个层面的考虑,虽然觉得有些道理却还是不以为然。

        "反正我是不同意,爸妈肯定也不会同意的"聂卫国很肯定的说道。

        "你啊,一点也不顾及曼曼的感受,我看她很喜欢沈修然的,你别胡乱棒打鸳鸯,在聂伯伯蒋阿姨面前说沈修然的坏话"夏雪玲道。

        "我又不会歪曲事实,实话实说,爸妈为了曼曼好也会站在我的立场的"聂卫国说道。

        夏雪玲不再劝说了,摇头笑了笑,这就是她认识的那个傻大个儿,别人巴结还来不及的人,他倒是巴不得推掉,为了聂曼卿不会带丝毫功利心的。

        "雪雪,不行,我得出去看看,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点消息,不会出事儿了吧"一个小时后聂卫国坐不住了。

        "天刚黑,你急什么啊,沈修然不会让曼曼出事儿的,再说你去哪儿找啊,曼曼那里又没有电话,你知道沈修然去哪儿了吗?"夏雪玲说道。

        聂卫国语塞,对沈修然更加不满,将聂曼卿带走那么久了,只是让人捎个信儿,天都黑了也不通知声。聂卫国正在不满着,敲门声又响起,夏雪玲开门后,发现是沈修然。

        "大哥,曼曼和孩子我都送回宿舍了"沈修然看聂卫国面色难看先说道。

        "沈修然,我对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们两个不合适!你再不打消你的念头,别怪我不客气"聂卫国语气严肃的说道。

        "大哥,不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打消念头的,我来是请罪的,今天曼曼被人打的,都是我不好"沈修然说道。

        聂卫国听到聂曼卿被打就站起来向沈修然走去,被夏雪玲硬是拉住了。

        "沈修然,话别说半截,到底怎么回事儿,曼曼跟着你怎么能被人打?伤的怎么样"夏雪玲问道。

        "是我的家里人对曼曼有点误会,曼曼的脸上有些淤青,已经抹了药"沈修然说道。聂曼卿虽然没有为难他,可是他自己无法原谅自己,徐母几人的行为对聂曼卿造成的伤害,也就是他造成的。

        "沈修然,你就是这么对曼曼的!"聂卫国瞪着沈修然要杀人的语气,如果不是夏雪玲怕聂卫国动手把伤口裂开就已经松开手了。

        "聂卫国,你给我安静点儿"夏雪玲对聂卫国喝道,走过去打了沈修然一耳光。

        "沈修然,你太让我失望了!"夏雪玲说道。

        "大哥,雪玲姐,是我没保护好她,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了"沈修然沉声道。

        "没有以后了!你给我滚,现在就滚!"聂卫国吼道。

        "大哥,等你伤好了,随时都可以来找我,雪玲姐,大哥就拜托你了"沈修然说完也不打扰聂卫国了,看了眼夏雪玲说道。

        "聂卫国,你别冲动,曼曼应该没事儿,你要是想早点出院就好好呆着,明天数据还不正常,你就再住几天"夏雪玲按下聂卫国说道。

        "你去曼曼那里看一下,问问怎么回事儿,再给我打电话说说,今晚你就住曼曼那里吧"聂卫国按下怒气对夏雪玲说道。

        ***

        军区大院徐家。

        "我给你大哥打过电话了,他专门找梅林县委书记问过,你也别糊弄我们了,那名额是王建军一手包办给她的,王建军是谁?他的德行怎么样,你难道不清楚吗?听说在梅林县的时候糟蹋的女孩子一双手都数不过来,那个女孩子在得到名额后就立刻离开了梅林县,她不是有鬼还能是什么?你还想给那个女孩说什么话?!"沈修然一回来就面对了徐母的质问,让他倍感头痛,王建军这个人已经死了的事儿他早就知道了,现在他把实情说出来,她们更不会相信了。

        "徐姨,这只是事情的一部分真相,你们如果再查查,就应该知道更多的事实,白天我不好说,有些事,我现在必须给你们说了"沈修然看着三人认真的说道。

        "还有什么?你别想骗我们!"沈三嫂开始还是有些偏向聂曼卿的,从沈大哥那里知道了这些事情后也不在相信聂曼卿了。

        "王建军是因为我才盯上曼曼的,曼曼不受他的诱惑他就想硬来,都没成功,当时我被关在公社大队的土牢,王建军来威胁我要去伤害她,我连夜赶去了那里,抓到他打了一顿,他就已经没气了,我以为他已经死了,后来在县医院看到他还活着,那天,半夜我又去找了他,本来想结果了他的,他提出用大学名额换,我才放过他一马的,这件事那时在医院的人都可以证明,当时有两声枪声响起,王建军父亲当时放在王建军身边的一个警卫知道我来过,之后,王建军带伤办了那些手续...曼曼的各种关系在那时已经都转好了,她当时又刚做了阑尾切除手术,回家修养是很正常的,之后九月份她就来到西大上学,这期间所有的事情都有她的同学,老师作证"

        "至于那孩子,根本不是曼曼亲生的,是她收养的。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你们可以去查证,什么事情都需要证据才能定论的,大嫂你在公安机关应该最清楚吧,你们可以再打电话给各自相信的人去查证,很容易就能查到,今天晚上就会有结论,还有件事,在边境团部遇上敌特,是曼曼的哥哥替我挡了两颗子弹,现在在军区医院住院"沈修然一口气将话说完看着三人。他不可能去改变她们的想法,让她们这么短时间内像他一样相信聂曼卿,喜欢聂曼卿,只能用事实去告诉她们。

        听了沈修然的话三个女人面色各异,尤其是徐母,要是真误会了聂曼卿,这回她们的罪过就大了,单看沈修然不怎么好的脸色,几人就愁了。

        当下,几人就各自去打电话求证去了。

        不到两个小时,三人就各自收到了相关人员给的消息,顿时都面有悔色。

        "我这就去道歉!"徐母当年也是游击队出身,拿过枪杀过人的巾帼英雄,为人相对豪放,嫉恶如仇,只是脾气不怎么好,行事却有些鲁莽,但也有一个大优点,那就是舍得了面子,知错就能改。

        "五子,我们怎么知道这其中有这么多事情啊,是我们不多,我们承认错误"沈大嫂也说道。

        "徐姨,大嫂,三嫂,今天的事儿我不希望再有下次,就算曼曼过去真有什么问题,还有儿子,我对她都不会改变的!今天晚了,明天再去吧"沈修然说道。虽然他最多的是自责,没想将自家这几人怎么样,却不想让她们不尊重聂曼卿,觉得聂曼卿好欺负了。

        作者有话要说:木有,花花,打滚儿去=_=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