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98章 chapter98

第98章 chapter98

        幸一原本在那人出现后变得混沌的眼睛,在那股黑红色的雾气骤然冲向本丸这个方向时,变得清明起来。

        他脸上不带一丝笑意,原本凌乱翻飞的长发在他抬手间,尽数往后,像是有一股力量在他的周身骤然炸裂开来,又顺着他的心意一股脑的朝着上当那个黑糊糊的人影冲去。

        他如此娴熟的使用力量,不再有一丝乱来时的那样掌控不住,迷尼吃惊的回头望着他,却看到了幸一冷凝的眉眼,纵然不太熟悉这样一面的幸一,可是它心头一跳,闪过的念头几乎要忍不住跳过去向幸一确认。但它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只是一阵喜悦漫上心头。

        而幸一来不来去关注周围人的情绪,只因为这人的出现就好像一道信号,或者说枷锁的那把锁,让他冲破了记忆里薄雾,将之前那些记忆尽数想起。

        他想起那时枫泽自爆时的疯狂,想起这个黑影在一旁拿着琉璃球朝自己微笑,然后本该能够用屏罩自保的自己,除了枫泽的力量,同时还受到了某种更加强大的力量,让他因此遭受了接下来一连串的失忆之旅。

        他始终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心里的感觉,枫泽会发狂到那种地步,和这个会引发人心里面最黑暗情绪并让它壮大的黑影也许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这样强大而且可怕的存在,只是一个非法穿越者而已吗?

        幸一无法再温柔,只因为他实在想要弄清楚,这一切是不是都是在这个黑影的引导下,发展成这样。

        他没有想过让枫叶死,也不会让枫叶杀死他,然而结局却变成了这样。

        越想,幸一就越想要把这个黑影狠狠揪住。而对方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又露出了那种冰冷的,明明没有带一丝笑意的笑容。

        其他的刀剑在初时的震惊过后,就马上反应过来在幸一身边,想要帮他,却又因为那两股相互抗衡的力量而无法近身,那是他们无法插足的领悟。

        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却隐隐猜测到了什么,所以相较于其他刀剑的急切,还算是淡定,可是即使比较淡定,也不代表他们不担心主君的安危。

        就算再强大的主君,他们也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他。

        这是一场混乱又突然的战斗。

        开始的突然,结束的也分外突然。

        幸一虽然恢复了记忆,但他本就还没有恢复好力量的全盛时期,所以虽然很想要把那个黑影打下来,却因为自身的不给力而不能做到,他在力量的僵持中渐渐感到力不从心,而这个时候,他看到三日月等刀剑动了,他们的出手虽然无法完全抵抗那个黑影的力量,却也在这个时候为他争取了喘息的时间。

        幸一注意到了,原本冷凝的眼里漫出一股浅浅温温的笑意,看来他们是在告诉自己这个主君,不能一味忽略他们的逞强啊。

        这个时候迷尼已经走到他的身边,示意他上来,幸一低头对上他的眼睛,白色的光点从迷尼身上泛起,幸一轻轻勾起嘴角,垂下的银发在眉眼处轻轻飘动,让他眼眸显得越发的温柔缱绻,好像不论什么都无法撼动的强大与镇定。

        因为他在意的人,都在他的身边啊。

        停住喘息的幸一对着迷尼道:“那么,开始吧。”

        迷尼高昂着头长吼一声,带着喜悦还有不容忽视的力量波动,那声音就好像要震动这个土地甚至是这个空间,而在他的吼声响起同时,幸一的身影也在原地忽而消失。

        黑影本只是应付着刀剑的攻击,注意到这一现象,虽然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眼神却不一样了起来。

        可是没等他去寻找幸一的气息,就被忽然出现在身后的气息弄的全身微震。

        那种说不清是害怕还是兴奋的感觉让黑影整个人微微颤抖了起来,他知道,这个人总是能带给自己惊喜,从上次和枫泽的战斗,还有即使最后自己给予脱力的他一击,封印他的记忆把他扔进时空的夹缝中,对方也依旧能够好好的像现在这样面对自己,而且,似乎更加的强大了。

        光是那种耀眼的银色力量,就让他感觉既厌恶又喜欢。

        他并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只知道他一直在逃,逃的就是像幸一这样的时空秩序员,他一直逃,为了逃不知道做了多少壮大自己力量的事情,可是他也渐渐的发现自己发生了变化,他开始想不起曾经的事情,自己是谁,来自哪里,发生过什么全然不清楚,他变得阴沉,心里面只充斥着对这个世界的负面情绪,到了最后,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当初是什么样子了。

        可是他碰见了要把他送回去的枫泽,他自然不会愿意,所以就像以往那样,诱发了他心里的黑暗,也了解到了幸一的事情,而这一举动,却让他发现了一个和自己截然相反的存在。

        明明遭受了那样的事情,为什么可以和自己完全不同?

        明明对方也要应该和他一样,对这一切感到恶心和厌恶,可是相反,那人却活成了那样光鲜亮丽的存在。

        他越是不解,就越是想要见到那人,于是他就这样一步步的计划着,并将那人成功的引了过来。

        他想毁了他,可是到了最后他又忍住了那股yu望,仅仅只是把人给丢进了时空夹缝中,他想,再次失去记忆像他一样挣扎在时空夹缝中的人,会不会还会和之前一样。

        可是事实证明,这个人,还是只会是这个人。

        这个人,不会成为和自己一样的人,他不会成为自己的同类。

        黑影看着冷着脸站在自己面前的幸一,忽然有一点想笑,然而他实在太久没有笑了,所以纵然见到幸一后破天荒的笑了好几次,可是每一次都仿佛冷笑一样,不含一丝感情。

        可是见到这个人的最后一次,他试着勾起嘴角,想要像对方对着其他人那样笑一下,然而他在被幸一用光牢锁住送回时空站的时候,却始终没能笑出那个样子。

        他只是在一片黑暗袭来之前,记起好像在最开始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要留下。可是为了什么,却记不起来。

        幸一皱着眉,总觉得最后这个黑影的样子有着古怪,可是对方虽然做出那些事,自己却不能够贸然的让对方消失,因为这在他职业范围之外,不过做出了这些事,黑影显然不会被当做普通的非法穿越者安全送回去了,

        本来的愤怒在黑影被扔回时空站后像是被戳破的气球,只剩下无力。

        因为事实无法改变,枫泽死了,不管是不是受到引诱,他想要杀了他,让自己差点失去迷尼,也让自己差点消失。

        幸一下来后被刀剑们围着七嘴八舌的问,神色却有些疲惫,情绪如同纠缠的丝线,让他感觉乱糟糟的没有一点头绪。

        不过,他还是摸了摸短刀们的头,让他们放心的道:“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是的,已经没事了,不管前因后果,他能做的事情,也已经做完了。其余的,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迷尼在刀剑的外围看着这样的幸一,知晓他现在刚记起事情,只怕整个人是一片混乱。

        它正想着要不要回时空站一趟,却听到短刀们的惊呼,而其他刀剑们的脸色也不对了,它还没来得及冲过去,就看到小狐丸抱着幸一向着房间冲去,其他的刀剑男们纷纷跟在后面,担忧的情绪溢于言表。

        迷尼没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样,就知道幸一并没有出什么大事,可能只是突然这样大动作的使用力量后,身体的自我修复而已。

        所以看着刀剑们闹哄哄的着急样子,它一改刚刚的忧心忡忡,慢悠悠的迈着猫步走在付丧神门后面。

        有这些家伙这样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幸一,幸一肯定不会钻牛角尖了,他那么聪明的人,自然不会一直沉溺在负面情绪里。就算他想,迷尼也不会让他沉溺的。

        枫泽并不无辜,就算他被人引诱,可是他如果那种心思,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幸一已经让了他太多,他没有犯错,却一直忍受着枫泽的攻击,一直以来早就仁至义尽。

        迷尼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更不会因为雨就对枫泽宽容,在它看来,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比的上幸一重要就对了。

        所以虽然枫泽死了,但对于它来说并没有什么感觉,在他看来枫泽纯粹是自己把自己作死了。唯一担心的只是幸一会有什么不好。

        哎。

        迷尼看着那群为了谁照顾幸一而剑拔弩张的刀剑们,明明一个个长的挺好看的,现在这样争宠的样子真是让人不忍直视。

        不过,也说明了,在乎嘛,这些都是无关痛痒的。

        他想,等幸一醒来,就告诉他,如果想要整理心情的话不想马上开始工作的话,不如先在这里再呆些时间好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20195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