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你死定了 > 第五十八章 及竿礼成,两心近兮?

第五十八章 及竿礼成,两心近兮?

        陛下你死定了,第五十八章  及竿礼成,两心近兮?

        将轩辕景飞送走是最让洛嫣然放松的了,今天晚上终于可以不被轩辕景飞打扰了,趁着这个好时机,洛嫣然吹了笛子将楠瑾叫了来,这种笛音是两个人之间的信号,由于这些天轩辕景飞总是趁着黑夜来,洛嫣然担心以轩辕景飞高深的武功会察觉到楠瑾的存在,遂让楠瑾暂时离开了,楠瑾听到笛音之后连忙就出现在了听雨轩,看到楠瑾后最高兴的便是君悦了,一直跟在楠瑾的身边嚷嚷着:“楠瑾,你这些天干什么呀,害得我好多天都没有见到你。舒悫鹉琻”君越的脸上总有一种天真,楠瑾难得的对着君悦微微一笑,君悦快晕了,“楠瑾,你就应该多笑笑,你看你一天都摆着副臭脸,谁愿意理你呀。”

        楠瑾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小丫头带着一些调笑的口吻对君悦说道:“你不是一直都找着机会理我吗?”

        好吧,君悦被堵住了,她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关心楠瑾,想要接近楠瑾,楠瑾自认识君悦之后也不再你那样冷冰冰的,起码对君悦总会漏几个笑脸,洛嫣然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对人,也许他们彼此心中已经有了彼此,只是各自还知道罢了,不过没关系,自己会顺时机点一点他们的,洛嫣然止住了在那儿打闹的两个人说道:“好了,君悦,你先下去吧,我有些事要问楠瑾,等问完了我再让楠瑾来找你。”

        君悦只得不情不愿的离开了,楠瑾的脸上还有些微红,洛嫣然很随和的问道:“楠瑾,你喜欢喝君悦在一起吗?”

        楠瑾的脸当时变得更红了,似乎有些被戳颇心事的尴尬,洛嫣然微微笑了笑,“你要是真心的话就好好待她,君悦是一个挺单纯的人,你又是我身边的人,你们在一起我也会放心很多。”

        楠瑾随即沉声说道:“我会的,主子,即使你不说,我也会的。”

        “那就好,对了,这些天有什么收获?”

        “夜帝似乎要打算回国了,两国也顺利达成了永久友好的协议,不过,洛弑天最近似乎都在查林若素。”

        他去查林若素,看来是对婗紫曦那时所说的话产生了怀疑,联想到两张相似的脸,突然想起了艺汐娘亲死之前的欲言又止,看来艺汐娘亲应该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洛嫣然想或许可以去登州查一查了。“三夫人那里有什么动作?”

        “三夫人开始让洛夜辰掌管家业,但洛夜辰似乎对这些感兴趣,詹楚楚那里又逼的有些紧,阻力挺大的,所以她这一段时间倒是经常去找洛弑天。”

        洛嫣然叹息了一声,“唉,这刘翠枝的忍耐心真够有限,都忍了那么多年了,现在突然就忍不住了,洛弑天也真可怜,娶了那么多的女人,没有一个人真心对他,算了,懒得管这些,你准备一下,我们过几天去一趟登州,我想,可能有一个惊天秘密等着我们去发现。”

        洛嫣然并没有按安排去登州城,因为在这之后洛嫣然迎来了自己的及竿礼,其实洛嫣然早就忘了这件事,洛嫣然及竿的这天很热闹,洛弑天贵为丞相,他的女儿的及竿礼自然有很多人来,再加上皇帝已经将洛嫣然赐婚给太子,这也就意味着洛嫣然是准太子妃,也有可能是今后的皇后,一些大臣都是些趋炎附势的人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轩辕景飞不用说自然送了很多礼,楚南昭也送了很多绫罗绸缎,春风楼是自己的,不存在送不送的问题,所以洛嫣然嘱咐风白晔不要送东西来,这样也不会显得与春风楼过度亲密引人怀疑。

        当然,洛嫣然最震惊的还是皇后慕容婉心竟然也来了,慕容婉心的态度很热络,完全没有一个皇后的架子,由于皇后亲临,所以皇后要求愿意为洛嫣然结及竿发,洛嫣然自然不能拒绝微笑的接受了,慕容婉心为洛嫣然梳着头,心中对洛嫣然越发喜欢,这个女子的眼神明澈,皇儿果然没有看错人。

        皇后亲自梳发,这是从未有过的尊荣,洛羽飞默默地站在身后,双眼中泛着恶毒的光,洛嫣然凭什么可以获得这样的荣誉,真想对着洛嫣然破口大骂,但是洛嫣然竟然派人将自己毒哑了,洛羽飞不会忘记这个仇。

        当洛嫣然梳好发被皇后带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发出惊叹声,真美呀,楚南昭痴迷的看着自己的表妹,所有人的眼光都直直的盯着洛嫣然,洛嫣然是那样出色的人儿呀,全身都散发着吸引人的光,轩辕景飞坐不住了,在他的私心里,他希望洛嫣然的美只展现在自己一个人眼里,这些直直盯着洛嫣然的眼神让他很是不满,好吧,轩辕景飞承认他的确是嫉妒了,算了,今天是然然的及竿礼,为了让然然,自己就暂且忍下吧。

        婗紫曦也微笑的走到洛嫣然的面前来说道:“嫣然,你真美。”婗紫曦没有嫉妒,有的只是为洛嫣然高兴,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虽然觉得洛嫣然就是林若素,可是年龄总是个差距呀,素素比洛嫣然那大两岁吧。

        洛弑天满含微笑的接待着客人,这一天,好不热闹,与前世的自己不同,这一世的自己拥有色彩斑斓的天,一切都有着希望,洛嫣然的眉宇间也闪现出了一丝愉悦,这一世,终究是不同的。

        等所有的宾客都走光之后,轩辕景飞也迫不及待的送走了慕容婉心,只盼着可以多一些时间与洛嫣然相处,轩辕景飞的心思慕容婉心又何尝不懂,于是慕容婉心颇有深意的看了洛嫣然一眼之后才离开。

        轩辕景飞将洛嫣然送回到了听雨轩,君悦陪着楠瑾闹腾去了,听雨轩就还留着小翠,小翠很殷勤的给轩辕景飞泡了茶水,轩辕景飞则一颗心都扑在洛嫣然的身上,看到洛嫣然眼底的倦意,轩辕景飞关心的问道:“然然,是不是累了?”

        “是呀,早知道及竿礼这样繁杂,还不如不办了,反正都是一样的过。”

        “这不一样,热闹些总是好的,然然,现在你终于到了可以婚嫁的年龄了。”

        怎么突然提到这个,难道轩辕景飞真的就那样想娶自己,这可不行,洛嫣然转了话题说道:“嗯,所以我想出去玩玩,玩好之后在收心。”

        “你想去哪里玩?”

        “登州。”

        轩辕景飞神色一变,“为什么突然想去登州?”

        “嗯,听说登州的山水是宛国最美的,所以想去看看。”

        “那好吧,我陪你去,就你这样的弱女子去,我还真担心你被人家给骗了。”

        既然轩辕景飞要去洛嫣然那自然求之不得,京城中守卫多,洛嫣然想要刺杀轩辕景飞总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洛嫣然可不想让自己手下的兄弟白白送命,既然轩辕景飞愿走出京城,那一切都好布置了。于是洛嫣然欣喜的说道:“那好呀,你找一个借口告诉我爹爹吧,你说你想带我出去玩玩,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我爹爹不答应了,由你说他肯定会同意的。”

        “那好吧,你想什么时候走,我也好准备准备。”

        “后天吧,越快越好。”

        “那好,那我明天可就来不成了,后天再直接来找你。”

        “嗯,好。”

        做好打算去登州之后,洛嫣然决定给风白晔打声招呼,来到春风楼之后洛嫣然吩咐了霍元几件事之后便去找风白晔,在后院中洛嫣然找到了正在练剑的风白晔,白衣飘飘,洛嫣然微微一笑风白晔就注意到了洛嫣然,停下来手中的剑,风白晔将手中的剑递给了洛嫣然,“这是送给你的剑,我试了一下,还不错。”

        洛嫣然从风白晔手中接过仔细一看,的确很轻巧,很适合女子使用,洛嫣然微笑着看着风白晔,“白晔,谢谢啦。哦,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打算去一次登州,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这里了。”

        “你要去登州?那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轩辕景飞也要去,若是你也去反而让他怀疑到我们之间的关系。”

        “那好吧,你小心些。”

        “嗯这我知道,我会让楠瑾随后赶来的。”

        给风白晔打了招呼后,洛嫣然叫来了楠瑾,“楠瑾,吩咐一下,在京城外十里的侨峰崖设好障碍,我要刺杀轩辕景飞。”

        “是,属下这就去部署。”

        “嗯,记住轩辕景飞这人心思细致,你们的布置一定要完善。”

        “属下知道。”

        第三天,洛嫣然和轩辕景飞出发去登州,洛嫣然并没有带君悦和小翠,君悦可能还要掌管春风楼,霍元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至于小翠,这一次前去登州所查的事与自己的前世有关,洛嫣然还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只要自己一人心中清楚就可以了,小翠倒是千方百计的想要跟随洛嫣然一起,洛嫣然一直都没有同意。

        京城外倚峰崖,轩辕景飞等人刚走到此处就遇到了一伙黑衣人,由于不想人太多了引人注意所以轩辕景飞带出来的人并不多,看到黑衣人来势汹汹的样子,轩辕景飞怕这些人杀伤害到洛嫣然旋即吩咐道:“保护好洛小姐。”混战越来越严重,洛嫣然当然不会愿意在轩辕景飞眼底暴漏出自己有武功的样子,于是一直表演着躲躲藏藏的行动,不知怎地黑衣人的数量越来越多,甚至很有些人想要对自己痛下杀手,洛嫣然很快就察觉出了不对劲,今天的事实自己安排的,自己的人是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那么,就有一个可能,有一批不是自己的人混进来想要取掉自己的性命,知道自己出来的人并不多,看来找来这些黑衣人的是丞相府的人,眼看着一个黑衣人就要砍伤洛嫣然,千钧一发之际,轩辕景飞大喝一声“小心”随即一跃到洛嫣然身前,于是那一件深深的刺入了轩辕景飞的胸口,洛嫣然惊诧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轩辕景飞竟然会为自己挡上一剑,看着轩辕景飞在自己眼前倒下,洛嫣然连忙将轩辕景飞扶住,眼角一扫洛嫣然看到了楠瑾,向楠瑾使了一个眼色,楠瑾当即明白了洛嫣然的意思与后来的那批黑衣人打了起来。接着扫下一枚烟雾弹消失不见了,轩辕景飞的属下见轩辕景飞受伤了都急得不行,洛嫣然镇定下来说道:“南峰,你不要着急,赶快找一出可以休息的地方为太子治伤。”

        莫南峰急了,“可是这里人烟荒芜,哪里可以找到大夫呀。”

        “唉,算了,我先给他止血,他的身体不易挪动,你赶快骑马去近处买些上好的金疮药。”

        “可以吗?”

        “你放心吧,我也算是半个大夫,我会给他及时止血的。”

        “那好,属下马上就去找药。”莫南峰说完赶快骑马走开了。

        洛嫣然命轩辕景飞的另一个侍卫去找了些水这才打开轩辕景飞的衣襟替轩辕景飞暂时做一些清理,洛嫣然想到既然轩辕景飞救了自己一命,自己可不想欠轩辕景飞的,于是洛嫣然打算医治轩辕景飞,算轩辕景飞这次好运,将血差不多清洗干净后,洛嫣然赶紧到附近去寻找草药去了,幸亏平时看了不少医书,多少认识些疗伤的好药。将草药找全后,洛嫣然连忙为轩辕景飞敷上,敷好之后洛嫣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轩辕景飞的命总算是暂时保下来了,还好这一件刺的不是很深,轩辕景飞昏睡了一夜都没有醒来,洛嫣然等人也只得留在原地,第二天天一亮,莫南峰总算是赶回来了,洛嫣然将草药褪掉,为轩辕景飞上好金疮药之后对着莫南峰说道;“南峰,这里离京城还算近,你们还是护送太子回京城吧,这样,太子的伤也会有更好地药来医治,这样伤才会好的快些。”

        莫南峰有些犹豫,“那你呢?”

        “我继续一个人去登州,这里离登州实在是有些远,太子的身体绝对不适合长途奔波。”

        “可是,殿下不会同意让你一个人走的。”

        “那你就留一个人保护我就可以了,人多了,目标还大些,从今天的事你也不难看出这些人都是冲着太子来的,我平时也不外出,这些人也不认识我,就我去还安全很多。”

        莫南峰觉得洛嫣然说的有道理于是同意了,“那好吧,李斌,你留下来保护洛小姐,记住,什么时候都已洛小姐的安危为重,知道吗?”

        李斌当即答道:“属下知道,保证完成任务。”

        莫南峰这才稍微放心向洛嫣然告辞之后带着轩辕景飞回京城去了。

        虽然这次没有杀掉轩辕景飞,但轩辕景飞也算是受了重伤,而且,现在轩辕景飞不再跟在自己身边,自己查事就方便多了,那么,现在需要做的只是解决掉李斌就可以了,毕竟李斌是轩辕景飞的人,楠瑾就在附近,洛嫣然吹了声口哨,楠瑾当即出现并将李斌解决掉了。洛嫣然冷声对楠瑾吩咐道:“我们现在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登州,不然,轩辕景飞伤好了就会赶上来,到时候查事就不方便了。”

        为了方便行事,洛嫣然也换成了男装,一行人紧赶慢赶的终于在花了三天时间之后赶到了登州,凭着脑海中的记忆,洛嫣然很快就找到了以前自己和艺汐住的那间宅子,走进宅子之后发现宅子已经被废置了很久了,到处都布满了蜘蛛网,空气中净是一股浓烈的灰尘气息,洛嫣然随即来到了以前艺汐住的那间屋,摸索了半天,终于在床榻下方摸到了一个暗格。轻轻一按,暗格便开了,里面躺着一封完完整整的信,这便是那封艺汐娘亲写给自己的信,洛嫣然小心翼翼的将信打开,里面熟悉的字马上跃然纸上。

        “忧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就是你应该知道真相的时候了,曾今的我总在想我应不应该将这件事告诉你,后来我觉得我不应该将这件事瞒着你,你有权利知道这些事,所以我决定将这件事写在了这封信上。

        忧儿,其实你是夜国的公主,你的娘亲是你父皇的妃子懿妃,你的娘亲真的是一个很伟大的人,她善良、待人坦诚,你不要怪她将你送出了皇宫,其实,她亦舍不得你,她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你,皇宫那个地方,若是有人知道你存在着,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杀死你,你的娘亲曾是你的父皇最爱的人,可是你的父皇最终听信了别人的传言不再相信你的娘亲,你的娘亲心灰意冷的被关在关雎宫,还好那个时候有了你,因为有了你,你娘亲天天想办法让自己开心的活着,为了不让任何的危险靠近你,她没有将怀了你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父皇,那个时候,你的娘亲已经对你的父皇心寒了,生下你之后,为了以防万一,她便让我将你带出了皇宫,你知道你为什么要叫无忧吗?那是她为你起的名字,无忧,多好的名字,她希望你能够一世无忧,而不是呆在皇宫中学着各种心计保护自己,她只希望你可以简简单单的幸福的过一生。

        忧儿,我也有好多年都不曾见过你的娘亲了,真想知道你的娘亲现在过得好不好,你会去找她吗?她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忧儿,其实你不知道,你越长大越来越像你娘亲,有时候我都会常常看着你发呆,我本是一直照顾你娘亲的丫鬟,但你娘亲待人和善,她总是将我看做好姐妹,这一点,你和她真像呀,都是那样善良,看到这样的你,我真的很欣慰,忧儿,去找你的娘亲吧,忘了告诉你,你娘亲也有一个很美的名字,许清璇,清若佳人,璇璇玉立,我想她肯定也在到处寻你。”——艺汐

        看完这封信洛嫣然不自觉的流出了眼泪,同时也有些震惊,原来许清璇竟是自己的娘亲,原来许无忧和洛嫣然是有着同样一个人的血脉的关系的亲姐妹,怪不得会长的那样像,娘亲,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艺汐,你也是我永远的娘亲。

        擦干眼泪,洛嫣然将信紧紧地攥在手心中这才转身向外走去,外面,楠瑾他们正等着自己。

        走到门外洛嫣然真的感觉有些累了,遂轻声的吩咐道:“楠瑾,找间客栈住下吧,我想知道的事已经知道了,你们暂时就不要跟着我了,我估计轩辕景飞快要来了,你去替我查一个人吧,一个长得和我有些相像但是年纪大一些的妇人,她叫许清璇,记住找到她后好好安置,不得无礼。”

        “是,属下知道,那主子你早些休息吧。”

        京城雅园,轩辕景飞是在疼痛中醒过来的,醒过来才知道自己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在看自己呆的地方明显是自己的雅园,倩素看到轩辕景飞醒了连忙惊喜的说道:“殿下,你醒了。”谁知轩辕景飞并不愿意搭理倩素只是看着同样守在自己身边的莫南峰问道,“嫣然呢?”

        莫南峰小心斟酌了一下才说道:“洛小姐在李斌的保护下去登州了。”

        轩辕景飞怒了,“你就让李斌一个人跟着她,遇到危险怎么办?”

        “殿下,这是洛小姐自己的决定,她说您的身体不适宜长途奔波劳累所以让我们将你送了回来,而且那群人是冲着您来的,没有你在身边,她还安全一些。”

        “查出是什么人干的没有?”

        “还没有,属下正在抓紧查。”

        “嗯,那就快点,你现在就去准备马车,本殿要快马加鞭的赶去登州。”轩辕景飞始终不放心洛嫣然一个人,虽然有李斌在身边,轩辕景飞也不能安心,

        “殿下,这怕还不行,太医嘱咐了您的伤不能多动,应该静养,”

        “本殿的命令你敢不听,本殿的身体本殿自己清楚,你马上就去准备马车。”知道莫南峰也是关心自己,于是轩辕景飞又说道:“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就将太医一起带上吧,不过,这一次的行踪谁都不能透漏。”

        轩辕景飞只要下定决心就不会轻易更改,莫南峰无奈只得按轩辕景飞的命令去准备了。动情?

        洛嫣然在客栈中呆了两天等来了轩辕景飞,彼时轩辕景飞的伤一点稍好的迹象也没有,脸色还很苍白,令洛嫣然不可否认的是在真的看到轩辕景飞的那一刻她真的有些感动。

        洛嫣然有些嗔怪的看着这样虚弱的轩辕景飞说道:“你怎么来了?”轩辕景飞哪曾这样狼狈过?

        轩辕景飞在看到洛嫣然安好之后压在心中的弦总算是松下来了,轩辕景飞看着这张再也熟悉不过的脸微笑着说道:“我放心不下你。”刚说完人就要倒了,洛嫣然那=连忙扶住快要倒下的轩辕景飞,轩辕景飞的体重一下子压在了洛嫣然的身上,洛嫣然还有些承受不住,扬声叫来了莫南峰洛嫣然这才将轩辕景飞扶到了榻上,轩辕景飞的额上早已布满了汗珠,洛嫣然连忙吩咐店小二端了盆水来替轩辕景飞擦了擦。

        洛嫣然搭上了轩辕景飞的脉搏,眉头不由的一蹙,轩辕景飞的伤不但没好反而恶化了,看来这些天真是没命的往登州赶,这人也真是的,自己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催着加速,这样想着,洛嫣然的心微微有一丝暖,看在轩辕景飞这一剑是为自己受的,还这样关心自己,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洛嫣然此刻不想多想,想了想,洛嫣然出去找了一家药铺抓药去了。

        抓好药后洛嫣然去了客栈的厨房替轩辕景飞熬药,熬药的时候洛嫣然一直在心中提醒自己只是不想欠别人人情罢了,所以才替轩辕景飞治病,药终于熬好了,洛嫣然将药端到房间时轩辕景飞也正好醒过来,洛嫣然看着苏醒过来的轩辕景飞说道:“景飞,你醒啦,这是我刚刚熬的药,你赶快趁热喝了吧。”

        轩辕景飞有些受宠若惊,“这药是你熬的?”

        洛嫣然倒是没察觉到什么只是很自然的说道:“是呀,这是我熬的呀,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什么问题。”轩辕景飞说完就接过洛嫣然手中的药也不怕烫的一口气喝了下去,

        “唉,你都不怕烫呀?”

        轩辕景飞默默然说道:“我没觉得很烫呀。”

        “唉,懒的说了,不过我可我要批评一下跟着你的那位御医了,简直是庸医,连剑伤都看不好,还好我会看些。”

        “你会医术?”

        “也不算很精,不过比你带的那位庸医可是好多了。”

        “啊,这样也不错,看来我以后受伤都可以找你了,这样我还放心些。”

        “尽会贫嘴,好了,药你也喝了,还是早早休息吧,你的伤需要静养,我先出去了。”

        “你要去哪里?”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研究你的药方呀。”

        轩辕景飞扬唇笑了笑,“那好,你先出去吧。”

        由于轩辕景飞的伤有些严重,洛嫣然只得一直陪着轩辕景飞在客栈里养伤,有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这个登州曾今的自己是那样熟悉,现在看得多了只怕会触景伤情,所以洛嫣然倒情愿哪都不去,实在是无聊的很,洛嫣然便让莫南峰新找了几本医书研究。

        轩辕景飞的伤在洛嫣然的照顾下很快就好些了,脸色也看起来不再那样苍白了,洛嫣然虽然很少替别人看病,但研究的书多了,医术真的还算不错,而轩辕景飞来时所带的太医早就已经被轩辕景飞撵回京城了。

        洛嫣然看书的时候很安静,轩辕景飞常常会看着洛嫣然那张安静的侧脸发呆,轩辕景飞的眼神灼热而炽烈,洛嫣然有些承受不了,她十分不习惯和轩辕景飞走的太近了,没办法,洛嫣然总会找些借口离开轩辕景飞的视线。

        在轩辕景飞的伤好的差不多之后,轩辕景飞与洛嫣然在登州滞留的时间也够长的,于是两人决定早些回京城,轩辕景飞倒是很享受这些与洛嫣然相处在一起的日子。

        回到京城后,轩辕景飞被召进了皇宫,而洛嫣然则是直接回到了丞相府。

        皇宫内,慕容婉心很担心轩辕景飞的伤,本来是准备将轩辕景飞接近宫里来的,宫里的药材多,可谁知轩辕景飞一醒就急着去找洛嫣然,于是,慕容婉心见不到自己的儿子了,现在一听说轩辕景飞回来了立即就将轩辕景飞召入宫中,轩辕朗只大概问了问就让轩辕景飞去翊坤宫了,这位帝王还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自己对儿子的关心,翊坤宫内,慕容婉心看到轩辕景飞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眼前心方放宽些,“皇儿,你可算是回来了。”

        轩辕景飞微微笑了笑,“母后,你看我这还不时是好好的回来了。”

        “好,回来就好,不然本宫还要责怪洛丫头,平时看着挺懂事的,怎么关键时候就这样不知道轻重呢?”

        “母后,你不要怪嫣然,我的伤还是她治好的。”

        慕容婉心疑问道:“她治好的?”

        轩辕景飞沉声答道:“她会医术。”

        “想不到洛家倒是卧虎藏龙呀,一个女子竟然精通一手好医书,这样看来,本宫也是没有必要再责怪她了,不过皇儿你也是,以后千万不能这样莽撞了,你以前遇到什么事都那样冷静,哪有像现在这样冲动。”

        “母后,孩儿知道了,孩儿有些累了,这就回去了。”

        慕容婉心噗的一笑,“你既然不想呆在这宫里,母后也不好留你,那你就早些回去好好休养。”

        轩辕景飞一回到雅园倩素就赶了出来,“殿下,你回来啦。”

        轩辕景飞冷淡的嗯了一声,没有多看倩素一眼,轩辕景飞也有些累了就躺在了榻上休息,睡着了之后的轩辕景飞第一次做梦梦到了林若素,轩辕景飞温柔的一遍又一遍的唤着‘素素’,倩素在一旁照顾轩辕景飞时听的一清二楚,倩素一惊端在手中的水盆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倩素惊慌的看了榻上的轩辕景飞一眼,还好轩辕景飞睡得太沉并没有醒过来。也就是这一刻,倩素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轩辕景飞总是叫自己素素,原来印在轩辕景飞心底的那个人就叫素素,轩辕景飞也只是在通过叫自己来叫那个他心底的人。

        听雨轩内,风白晔听说洛嫣然要回来了所以早早的就等在了听雨轩,君悦与小翠也在等着洛嫣然的归来,于是,洛嫣然一进自己的院子就看到了这三个人。

        风白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冷淡的说道:“你回来啦。”

        洛嫣然点了点头:“嗯,回来啦,这些天真想你们呀。”

        君悦当即也欢笑的跳了跳:“小姐,我也好想你呀,你走了,楠瑾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真是的,害的我到处找。”洛嫣然释然一笑,原来这丫头真正想的是楠瑾呀,不过,楠瑾不是已经回来了吗?看来回来之后没有来找君悦,洛嫣然笑了笑也没有多说,“好了,赶了这么久的路,我也已经渴了,你们谁去帮我泡一杯茶来。”

        小翠欢呼着想要为洛嫣然服务,“我去,小姐,我去。”

        “那好吧,你快些去。”洛嫣然说着又对君悦笑着说道:“君悦,你现在去司月轩找楠瑾吧,他肯定在。”

        君悦有些不相信的问道:“真的,小姐?”

        洛嫣然有些哭笑不得,“当然是真的,不过也是我猜的,你还是快些去看看到底真不真吧。”

        君悦听洛嫣然这样说忙兴冲冲的向外跑:“小姐,那我去找楠瑾了。”洛嫣然微笑的看着君悦远去的背影,真像个小孩子呀。

        君悦离开后,院子里暂时就只剩下风白晔和洛嫣然两个人,风白晔缓了缓神色问道:“怎么样?事情办得还算顺利吧?”洛嫣然点了点头,风白晔也没有向洛嫣然打听具体到底是什么事,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探穿别人秘密的人。

        “白晔,这些日子春风楼的情况都还好吧?轩辕朗有没有找过我?”

        “嗯,找过一次,我说你去外地考察去了,可能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洛嫣然很客气的说道:“白晔,谢谢你。”

        风白晔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嫣然,你知道我要的并不是这些,腻味什么总是那样客气,总是那样想要推开我。”

        洛嫣然感觉有种无力感,为什么要说出来了,本来不说破两个人做朋友该有多好,为什么就一定要说破了,洛嫣然其实一直都害怕听到风白晔说出那句话,“白晔,不要说了,好吗?我并不是什么好人,我不值得你这样付出。”

        “你怎么就知道不值得呢?”

        “对不起,白晔,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谈感情这件事,我只是将你当做我的好朋友、好大哥。”

        风白晔有些失落,“嫣然,你为什么就这样倔呢?你为什么要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扛着呢?你不累吗?”

        “白晔,真的对不起,我曾今经历过的事你是不懂的,有些事我必须要自己一个人完成,白晔,我们继续做朋友不好吗?”

        风白晔有些无奈,“那好吧,我永远支持你所做的事,我也愿意在你遇到任何困难得时候帮你,但你一定要记得我始终站在你的身后。”

        风白晔的真情洛嫣然真的很感动,“白晔,谢谢你,真的,我也会永远记得我的身后站着一个永远支持我的你。”

        洛嫣然没有多留风白晔,有些话说开了,洛嫣然暂时还不知道要怎样面对风白晔,洛嫣然是真的不想伤害风白晔的,风白晔也是真心对自己好的,只是自己心中真的没有风白晔,而且在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前,洛嫣然不允许自己多想,朋友是一辈子的,洛嫣然更希望能和风白晔做一辈子的朋友,这次说开了让风白晔独自想明白也好。风白晔是在心不在焉的情况下回到春风楼的,风白晔是与容洛走的近的人,为了怕引人怀疑,所以风白晔来找洛嫣然那的时候多事通过轻功越到后院的听雨轩的,也只有两个丫头认识风白晔。风白晔虽然有些失落。但他想他不会放弃,洛嫣然总会有一天就会注意到身后的他的,他哪里知道爱情向来身不由己,正如他也是在不经意之间爱上的洛嫣然然后再也无法忘怀一样。

        风白晔离开后,洛嫣然让小翠准备了一些水,赶了这么多天的路,洛嫣然总觉得身上布满了风尘气息,所以想好好洗一洗,进入浴桶的那一刻,洛嫣然感觉全身都放松了下来,真是舒服呀。

        这一天,轩辕景飞好眠,洛嫣然心中总是想着风白晔,只希望风白晔可以放开些,而风白晔自然也有些睡不着,脑海中想着念着的就只有洛嫣然的身影,怪不得人常说情字伤人亦伤己。

        亲近

        轩辕景飞的伤还没有好彻底,但轩辕景飞还是会每天抽时间来听雨轩看看洛嫣然,君悦呢?天天都要缠着楠瑾,小翠总是会在轩辕景飞来的时候表现的特别殷勤,洛嫣然也只以为小翠是在招待客人,也没有多想。

        回来后,洛嫣然特意换上男装去了一次皇宫见轩辕朗,有了皇帝御赐的令牌,洛嫣然畅通无阻的进入了皇宫,洛嫣然并不参加任何意义上的早朝,但明显这一次她来皇宫来的很不是时候,轩辕景飞、洛弑天、尚书等几个朝廷重臣都在,洛嫣然告诉了御书房外的太监说容洛求见皇上,那太监连忙进去禀告,得到允许之后的洛嫣然刚走进御书房就听到轩辕朗大声说道:“容爱卿,你来的可正是时候。”轩辕朗的的神情有些严肃,想来是朝廷遇到了什么难事。

        洛嫣然怡怡然上前行礼道:“臣参见皇上。”

        轩辕朗道:“爱卿快快平身,朕正在与各位大臣商讨利州发生灾荒,百姓暴乱之事的解决办法,你说说你有何高见,丞相说应该派兵前去镇压暴民的叛乱,李尚书说应该不管这些暴民,觉得他们应该闹一闹就不会有太大的动作了,毕竟他们知道朝廷的势力不可轻视,所以他们应该不会以卵击石的,容爱卿,你赞同他们的看法吗?”

        洛嫣然并没有回到轩辕朗的问题只是问道:“太子殿下有何高见吗?”

        轩辕景飞听到询问他的意见只笑笑不语,倒是轩辕朗笑笑说道:“唉,朕可是在问你,你怎么就问到太子了,你先说说你的看法,说不定你的想法也正和太子的想法。”

        洛嫣然只得说道:“回皇上,臣认为丞相和尚书大人的建议都不妥当,首先,若是贸然发兵去镇压暴民只会让百姓越来越愤恨,他们暴动的心也将更强烈,其次,灾荒一事的确应该快些解决,只是若是对暴民放置不管只怕会让他们的心越发傲娇,到时甚至不会讲朝廷放在眼里。”

        “容爱卿说的的确很有理,你认为怎样做才好呢?”

        “臣认为应该让太子天下前去处理,一来可以让百姓知道朝廷对他们的重视,二来可以让太子殿下增加名声,至于灾荒一事,自古以来,民以食为天,臣认为朝廷应该为灾民迅速发放赈灾粮食,百姓得到重视吃好穿好自然不会再想发动暴乱,当然太子殿下也应该惩治各个发动暴乱的首领,然后在给他们相应的待遇,不可过度惩罚,也要发放一些粮食,这便是恩威并施,”

        轩辕朗点了点头:“嗯,的确如朕心中所想,皇儿,你怎么看?”

        轩辕景飞答道:“儿臣心中的想法与容卿一致。”

        轩辕朗当即宣布到:“那好,此时朕就交予你全权处理。”

        “儿臣保证完成任务。”

        其实洛嫣然进宫来也只是为了见轩辕朗一面,让轩辕朗安心自己还算是隶属于他手下的人,总是让风白晔代替自己去见轩辕朗,只怕日子久了轩辕朗也会生气认为自己不尊重他,这样对自己的人生安全可不是很好。

        轩辕朗又道:“你办事朕自然放心,只是这粮食,国库最近有些紧张呀。”

        轩辕朗的话显然是对洛嫣然说的,洛嫣然不禁想笑,这皇帝可是一有机会就想在自己这剥削一点,洛嫣然也没办法,毕竟轩辕朗已经说到嘴边了,于是洛嫣然当即说道:“皇上,臣愿意负责所有粮食及相关费用。”

        轩辕朗想要听到的就是洛嫣然这一句话,当即微微然的说道:“爱卿有心了,朕有爱卿真是江山之幸,百姓有爱卿真是百姓之福,哈哈。”

        洛嫣然肃然说道:“皇上多夸了,作为大宛子民,这是微臣应该做的。”

        这一件事的解决办法想好后轩辕朗便吩咐无事各位官员可各回各家,洛嫣然也转身出宫准备回家,刚走至宫门口就听到轩辕景飞唤道:“容兄请留步。”

        洛嫣然只得停下来,微暖的阳光照在了洛嫣然的脸上,洛嫣然那一双眼睛仍旧清澈无波,明明是一张蜡黄的脸,没有什么突出之处,轩辕景飞却好像从那双眼睛之中看出一丝熟悉,但轩辕景飞并没有多想只是走进洛嫣然之后然后说道:“好久都没有见到容兄了,容兄可愿意与在下共饮一杯。”

        洛嫣然微笑着说道:“轩辕兄邀请,容某自然是却是不恭,容某前几日听说轩辕兄受伤了只是因为太忙了所以并没有前来探望还望轩辕兄不要见怪。”

        轩辕朗正了正神色,“唉,都是些小伤,现在也已经好多了。”

        “殿下想去哪里喝一杯呢?”

        “春风楼吧,那里的酒可是全京城最醇香的了,刚好又是你的地盘,在下可是想检些小便宜呀。”

        “轩辕兄能常来光顾小店倒真是小店的荣幸,那咱们这就走吧。”

        两个人这才一起来到了春风楼,洛嫣然直接将轩辕景飞带上了二楼的雅间,洛嫣然刚一出现风白晔也出来了,轩辕景飞看到风白晔倒是一喜,“风兄,我倒也是很久没见到你了,怎么样,一起来喝一杯吧,人多好热闹。”

        风白晔起先并没有答话只是瞅了洛嫣然一眼发现洛嫣然眼神淡淡仿佛早已忘了昨天的事,洛嫣然还微微点了点头与风白晔打了声招呼“风大哥”,在轩辕景飞的面前风白晔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也对轩辕景飞点了点头说道:“好呀。”

        洛嫣然叫霍元送来了珍藏了二十年的女儿红,几个人喝了起来,但其实洛嫣然喝的并不多,多数是被风白晔挡掉了,风白晔是知道洛嫣然的身份的所以觉得女孩子没有必要喝那么多的酒,风白晔真的很体贴,洛嫣然用充满感激的目光看着风白晔,风白晔却有种借酒消愁的意味,一喝就停不下来了,硬是拉着轩辕景飞喝了好几坛,最终两个人都喝醉了,还好莫南峰随时都跟着轩辕景飞,洛嫣然便让站在门外守着的莫南峰将酒醉的轩辕景飞送回去了,洛嫣然这才叫来霍元将风白晔送到了风白晔的房间,替风白晔熬了些醒酒汤喂风白晔喝了之后,替风白晔盖好被子洛嫣然这才离去。

        洛嫣然喝了一些酒,虽然不是很多,但还是有些晕呼呼的,而且还觉得身上一身酒味,洛嫣然简单的清洗了一番漱了漱口之后也躺下睡着了,君悦走进洛嫣然的房间只是就发现洛嫣然满脸绯红的躺在那里睡着了,君悦吓了一跳还以为洛嫣然生病了,赶紧走上前一看,摸了摸洛嫣然的脸,只是脸颊有些发烧罢了,君悦看到了洛嫣然扔在一边的衣服拿起来嗅了嗅却闻到了一股酒味这才知道原来洛嫣然是喝酒了,替洛嫣然用冷水敷了一会儿脸,君悦这才将洛嫣然脱下的衣服拿出去清洗去了。

        小翠正在厨房里欢喜的研究各种糕点,小翠觉得君悦做的糕点很好吃便一再的央着君悦教她,君悦也当小翠是好朋友自然就答应了,君悦来到厨房后对小翠说道:“小翠姐姐,你等会熬一点醒酒汤等小姐醒来了之后给小姐送去。”

        小翠脆生应道:“嗯,我知道啦。”

        洛嫣然醒来的时候还觉得脑海里不够清醒便想出去吹吹冷风,小翠见洛嫣然醒来了便将醒酒汤端了来,洛嫣然喝了一点之后就喝不下了让小翠拿走,楠瑾来时洛嫣然的大恼已经完全清醒了,洛嫣然问道:“怎么样?查出混在我们的人一起的那一批人是府里谁派来的没?”

        “查出来了,是洛羽飞。”

        “看来这洛羽飞还真是不安定呀,这才被放出来就忘了教训,看来是真的不想活了,既然她想让我死,那我就让她活着,屈服的活着,去将拂软丹给她吃了,我让她听得到去永远都动不了,我倒想看看什么都干不了的人还能再怎样筹谋。”

        “属下知道了,轩辕靖要像我们买一条人命。”辕靖是轩辕朗的五弟,在轩辕朗登基后就游浪江湖去了。

        “谁的?”

        “太子轩辕景飞。”

        “轩辕靖不是自称逍遥王吗?从不参与宫中的生活,连宫中的所有大小事务都不参加,整日都游浪在外竟然也想要轩辕景飞的命,看来他的野心也不小呀,想必他这么多年的伪装已经收了很多江湖人士为他卖命吧,他是想假借逍遥之名让所有人都对他毫无戒心,只怕朝中的官很多都是被他掌握的吧。他怎么想突然动手呢?”

        “他收到消息说轩辕景飞要去利州所以认为这是个好时机,那我们接不接这笔生意呢?”

        “他愿付多少银两?”

        “一千万两。”

        “一千万两,真舍得发钱,一千万两买一条人命,不接干嘛,接,我们可是要大赚一笔,何乐而不为呢?”

        “那咱们有必要将轩辕景飞杀了吗?”

        “不用,给给轩辕靖演场戏将银两拿到就好了,轩辕景飞的命还是由我自己来取,你去告诉他们,成功与否无法肯定,他们要是愿意付钱我们就会一试,但若是失败了拒不会将银两退换给他们,让他们想好之后再做决定,我们做事也是讲究原则的。”

        “是,属下这便去亲述我们的立场。”

        弑情盟闻名宛国上下,但楠瑾每次办事都戴的有面具,所以外面都传弑情盟的主子是一个杀人不眨眼冷血无情之人。

        楠瑾离开之后的第一天就听到丞相府传出丞相府大小姐是个废人的消息,洛弑天不想洛羽飞的存在使得丞相府的名声越来越差便将洛羽飞赶出了丞相府,詹楚楚几番请求洛弑天都没有搭理,这才真的是冷血无情之人,虎毒尚不食子,洛羽飞不能动弹,洛弑天却命人将洛羽飞硬是抬着扔了出去,还是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父女,真可笑,到最后倒还不如是陌生人,洛羽飞可真的算是最惨的了。

        洛羽飞瘫了之后又被洛弑天赶出丞相府,詹楚楚一急之下竟然疯了,这个可怜的女人,算计来算计去结果却还是输得那样惨,以至于自己的女儿和自己都不得善终,终究是自作自受呀,那么,想在丞相府可真就属于刘翠枝了,洛嫣然觉得也是时候让刘翠枝为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了,伤害过娘亲的人,洛嫣然一个都不会放过,包括洛弑天,那个不将自己当女儿的人,也不值得自己去尊重。

        轩辕景飞要去利州了,走之前轩辕景飞来到了听雨轩向洛嫣然辞别,“然然,我就要去利州办一些事,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来找你了。”

        洛嫣然对轩辕景飞的的离开自然是求之不得的,而且让轩辕景飞去利州还是自己建议的,当然这些轩辕景飞是不知道的,洛嫣然可不想让轩辕景飞整天都来找自己害的自己有时候想干些事都不方便,不过洛嫣然可不会将自己高兴的情绪表现在脸上。洛嫣然假装有些不舍的说道:“那你去办你的事吧,记得小心些,早些办好早些回来。

        ”我会的。“于是轩辕景飞在洛嫣然假装的微笑与关心下离开了京城。

        肃南书临近京城的一个小镇,洛弑天在那个小镇上开了一家盐店,最近盐店出事了,当然这和洛嫣然私底下的行动有关,洛弑天被抓住了贩卖私盐的证据,为了不让这个证据被轩辕朗知道,洛弑天带着洛夜辰来到了肃南,洛弑天和洛夜辰离开丞相府之后,偌大的丞相府就归刘翠枝管理了,洛弑天的几位夫人也只剩下刘翠枝了,所以洛弑天每晚都在刘翠枝的房间中就寝,因此,洛嫣然想要吓唬刘翠枝审审刘翠枝的计划一直都没有施行,现在洛弑天离开,刘翠枝一个人洛嫣然总算是可以行动了。

        是夜,洛嫣然将一头青丝都披散下来,然后穿上一件布满鲜色血色的白衫利用轻功轻易地来到了刘翠枝的房间,洛嫣然特地将窗户打开,夜底的风很大,吹着窗户呼呼作响,刘翠枝也在一阵阵的响声中醒了过来,刘翠枝一醒过来就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女子在房中飘来飘去,刘翠枝还没细看,那身影就发出阴森的声音,”刘翠枝,还我名来,还我命来。“

        刘翠枝听到这一喊方猜到这人是谁当即吓了一跳,三魂都差点丢了六魄,不停地捂着耳朵喃喃的说道:”许清璇,求你不要来找我,你不是没有死吗?你怎么又死了,啊,不关我的事,我没有想要害了你的命,我只是给你服了一粒药丸,卖药的人只说那会让人变得痴傻而已,啊,我真的没有害死你,我求你不要来找我了……。“刘翠枝一直捂着耳朵口齿不清的说着,洛嫣然都有些不愿意听了,洛嫣然见达到吓了刘翠枝的目的后便施展轻功离开了,屋子里又恢复了安静,窗户被重新关上,外面的风声也渐渐小些了,刘翠枝许久才回过神来,这一夜,刘翠枝再也没有睡着。

        第二天,洛嫣然醒来时可谓是神清气爽,欢快的洗漱了一下就来到了厨房帮小翠和君悦一起做早膳,君悦看到出现在厨房门口的洛嫣然就感觉到了洛嫣然不同往前的欣喜心情,君悦笑了笑问道:”小姐,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

        洛嫣然捏了捏自己的脸颊问道:”有那么明显吗?“

        小翠也注意到了点了点头,”是呀,小姐,你今天的眉角都是上扬的,这还不能说明你很高兴吗?“

        洛嫣然也没有否认,”是呀,我是很开心,因为我昨天做了一件痛快人心的事。“

        =翠都很好奇的问道:”什么事呀?“

        谁知洛嫣然很调皮的说了句:”不告诉你们。“

        三个人正欢欢喜喜的说着听到了刘翠枝的声音,”嫣然,原来你在这儿呀,我找了你好久。“

        洛嫣然一看竟然是刘翠枝,昨天晚上才吓了吓,今天就迫不及待的来找自己,真是不一般呀,洛嫣然从厨房里走出来将刘翠枝引到了轩亭内,洛嫣然看了刘翠枝一眼发现刘翠枝不仅脸色有些苍白而且眼眶发黑,洛嫣然故做不知的问道:”呀,四姨娘,你的脸色怎么这样差,昨晚没睡好吗?“

        刘翠枝的眼神闪了闪,”没有,就是这些天老爷走了,突然忙了起来,我有些不习惯。“

        洛嫣然装作很关心的说道:”哦,四姨娘,那你可要多休息休息,可别等爹爹回来时却累坏了身子。“

        刘翠枝讪讪一笑,”也没多大碍,嫣然,你今天有时间吗?“

        ”有啊,咋呢?“

        ”有时间就好,你长这么大怕是还不曾祭拜过你的娘亲吧?我想今天带你去看看你娘亲。“

        原来是噩梦做过害怕了,想要补偿,想要让别人原谅,不过,洛嫣然还是很赞同的说道:”那好,我也很想去拜拜娘亲却一直不知道地方,四姨娘,现在有你带路就好了。“

        洛嫣然在刘翠枝的带领下来到了许清璇的墓前,那墓前早已长满了百草,显然没有什么人来过,从留下来的信息来看,许清璇的确没有死,只怕洛弑天是知道这件事的,之所以告诉府里所有人二夫人已经死了是不想丢了面子让别人知道许清璇不愿意呆在洛弑天的身边,洛嫣然猜想许清璇绝对是将计就计自己离开的。

        陪着刘翠枝做了一场戏之后两人这才回到了丞相府,回到听雨轩之后洛嫣然见到了风尘仆仆归来的楠瑾,洛嫣然不知道为什么楠瑾这么快就回来了于是便问道:”楠瑾,事情都办好了吗?怎么这么快?“

        楠瑾摇了摇头,”还没有,我将此事交给苏弥了,主子,有上官翊海的消息了。“

        洛嫣然很高兴,”真的。“

        ”嗯,我们的人在麦河附近看到了轩辕景飞的人,轩辕景飞在那里购置了一个小宅子,听说那间宅子的门经常关着,里面的人也很少出来,不过听说你们关着一个半瘫痪的人。“

        ”半瘫痪的人,难道说当年那场火把上官翊海也烧伤了,这么说来倒极有可能就是上官翊海,只是轩辕景飞那样重视上官翊海竟然不把他藏在身边倒藏在那么远的地方,那不是一年都见不到几次,怨不得我们就近找总找不到人,里面的情况清楚吗?“

        ”还不清楚,由于是这两天才发现的,所以这才开始分析里面的情况,似乎守护的人还是挺多的。“

        ”你有信心将他抓出来吗?“

        ”若是知道了轩辕景飞的具体人员安排,各个突破就可以将人抓到了。“

        ”嗯,那你吩咐他们小心些,没有十足的把握时不要轻易行动,一旦行动成功后就将人囚在弑情盟的地牢,我到时再来看。“

        ”属下知道了。“

        ”你去吧,记住一切以安全为重,我在弑情盟留的创伤药记得多带些以备不时之需。“

        洛嫣然受人敬重,不仅因为洛嫣然极强的领导能力,更重要的是洛嫣然关注每一个兄弟的生命,什么时候都已那些兄弟们的性命为重,她还总是会创作一些治伤的好药送到弑情盟,弑情盟内有的还没有见过洛嫣然的人都极其钦佩洛嫣然,只盼能有幸见洛嫣然一面。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298/181033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