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51章 怆天地

第51章 怆天地

        刚入夜暑气未散,温度更高了,热气从柏油路蒸腾起,从温度适宜的空调车里踏出来时陶悠悠一阵晕眩,手机铃声将她近乎崩溃的神智拉了回来。

        齐中天打来的电话。

        “手术做完了,孙标已经醒了过来,没有生命危险,伤势鉴定同时做出来了,中度受伤,那边情况怎么样?”

        “马上解决了,齐总,你守着孙标,不要给他接触到任何人。”

        “我明白的。”齐中天道,又压低了嗓门,轻声说:“悠悠,照顾好自己。”

        “中度受伤量刑是三年以下。”律师听了介绍后说。

        哪怕只有一天刑罚陶悠悠也不想让董家声背,他那么年轻,风华正荗,带着案底以后在社会上寸步难行。

        陶悠悠再次进去见董家声。

        “董家声,孙标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中度受伤。”她紧盯着董家声:“孙标没死,真相你不说孙标那脏嘴也会到处说。”

        董家声捧住头,死命抓攥自己的头发。

        如果不是桌子太远够不着,陶悠悠想对他拳打脚踢一番。

        虚无的面子和牢狱之灾,他怎么能分不清轻重?

        可是别说暴揍他,连骂一声她都舍不得。

        他当然分得清轻重,只不过他的重和她的重不一样,他心中,她的一切是最重要的。

        胸腔里愤怒和哀伤几欲喷礴而出,开口说出的话却是平静的。

        “你如果不想给孙标到处张扬,就赶紧狠狠地咬他一口,让他不敢乱说。”

        “老师。”董家声抬头,眸底黑压压的焦躁和痛苦悔恨。

        “说吧,你手机里是我什么样的照片?你如果不说,为了救你,老师只能拍自己果照让人发布网上嫁祸给孙标了。”

        “老师,你……”董家声遽然变色。

        “董家声,我说到做到。”陶悠悠涩涩地笑,隔着长长的桌子拉起董家声的手,“董家声,不想老师丢尽了脸你就说出来。”

        董家声说了。

        照片并没有多不雅,不过是陶悠悠在青阳时喝醉酒后和董家声视频时董家声截图下来的照片。

        透明轻软的玉色丝绸睡裙轻罩着纤丽婀娜的身体,雾气氤氲的半启半闭的眼眸,绯红的双颊鲜艳靡丽,有些情-色,可任谁都看出,那是醉酒后的风情而不是欢场女子的淫-秽肮脏。

        董家声的电脑里还保存着。

        陶悠悠带了郭涛赶到董家声住处,此时是夜里九点,十分钟后,计算机高手将这张相片时间提前到董家声和孙标打架争执那瞬间发布到网上。

        侵犯他人*权肖像权足以追究刑事责任了。

        看到网上的照片后,孙标原本因受伤显得苍白的脸色变成死灰。

        “不是我,我当时根本来不及发。”

        “这话你留待法庭上说。”齐中天冷冷道:“陶悠悠遭此巨大打击割脉自杀,目前正在急救中,如果她不幸死了,你等着偿命吧。”

        陶悠悠即使不死,为了逼他就范也会一直“昏迷”住院,孙标并不傻。

        孙标死撑了没多久便说:“我撤诉。”

        “撤诉可以,不过,你得给指使你那人打电话,让她跟有关人员打个招呼,这事以自诉案件处理,不追究董家声的刑事责任。”齐中天淡淡说。

        “没人指使我。”孙标挣扎。

        “蠢材。”齐中天冷笑,俯身欺近孙标,高大的身躯如大山压迫着孙标,“应总、郭总、高崇实,我,我们都在为董家声的事操心,七个小时案子就翻转过来,你认为,你背后那位与正泰里面的青阳派较劲能赢吗?”

        孙标额头汗水淋漓。

        齐中天直起身笑了笑,接着又说:“你昏迷后我一步没离开你,你进手术室我也坚持违反医院规定跟进手术室,你知道为什么吗?”

        孙标惨白着脸看齐中天,眼里满是惊惧。

        “我们走了。”齐中天偏不说,微笑着朝郭涛点头示意,大踏步朝病房外走去。

        “他会打电话吗?”出了病房,郭涛低声问。

        齐中天轻点头又摇头,低声道:“他会打,但是仅仅他打电话还不够。”

        “那怎么办?董家声绝不能留下案底,而且发布到网上的陶悠悠那些照片,也必须尽快删掉,不然,会影响她以后的日常生活。”郭涛眉头紧皱。

        怎么办?他们已经尽力拆了乔太的台,接下来就看乔斯亮的手段和选择了。

        齐中天在心中冷笑。

        董家声出这么大的事,乔斯亮一直没露面,他也许可以解释为怕乔太知道董家声身份后死揪着董家声不放,可他如果能与乔太撕掳破脸,乔太也翻不起浪来。

        正泰是他和乔太婚前就创下的产业,他有绝对的控制权,说到底,还是对乔太情深心软不肯撕破脸伤害乔太,不然,一纸离婚诉讼再更改遗嘱,乔太一无所有,财务部的那些人包括孙标谁不是趋炎附势之辈,董家声的危机也便解了。

        郭涛还不肯跟他明白说董家声的身世,齐中天就装着糊涂,当这事是青阳派和乔太之间的斗争,但是,斗争已半公开,他得逼着乔斯亮给乔太施压。

        只有乔太明显落在劣势,他们一大帮人才能在正泰安然无恙。

        刚才他有的是手段让孙标马上给乔太打电话,并且马上反供将责任都揽到头上去,可他故意没做。

        外部压力再大也不如由乔斯亮动手给乔太带来的震慑大。

        虽然没在病房中守着,齐中天也没离开,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郭涛迟疑了一下,走到拐角给乔斯亮打电话请示。

        “为一个女人什么理智都没有,真让人失望。”乔斯亮恼怒地说,原来对陶悠悠的好印象全盘推翻了。

        郭涛不语,心中不以为然,先前帮董家声是因为他是乔斯亮的儿子,现在,则是对董家声的由衷的敬佩。

        重情重义生死置之度外,这样的未来主人才值得他追随。

        陶悠悠今晚镇定机智,短短时间里就想出发布自己的不雅照片到网上逼孙标就范的对策,更是令他无比心折赞叹。

        “孙标只是答应撤诉,可是如果没有以自诉案件处理,家声还是逃不过刑事责任。”郭涛小声说。

        儿子是要继承正泰的,当然不能留下案底,乔斯亮沉吟了片刻说:“让孙标撤诉,其他的我来办。”

        乔斯亮从乔安琪处下手了。

        能让郭涛拼命护着,正泰里面的青阳高层全部出动,董家声的身份很可疑,各种迹象很明显,可谭梅还是没猜到董家声是乔斯亮的儿子,只以为这是青阳派在和她较劲,低估了董家声背后的力量,没有事先嘱咐儿子女儿别惹事。

        乔斯亮先于谭梅半年结婚,当年谭梅在得知董晓已怀了乔斯亮的孩子后绝望中才嫁人的,后来,因为怨恨她从没打听过乔斯亮的家庭情况,嫁给乔斯亮后,她施展百般柔情万种风情,在两人新婚情热时哄得乔斯亮立了遗嘱,给予她的儿女同等的继承权。

        得到保障又听说乔斯亮的亲生儿子不愿跟他相认并改姓了,她放心了,没再去刻意打听乔斯亮亲生儿子的情况。

        董家声是乔斯亮唯一的儿子,却不是他和董晓仅有的孩子,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还没出生就夭折了。

        谭梅结婚那晚,乔斯亮喝醉了酒,回家后折腾董晓,把孩子弄没了。

        因自己醉后发狂使得未出生的孩子意外夭亡,乔斯亮对此很是自责,于是从不提起那个死在娘胎的孩子。

        董晓怀董家声时,怕他发酒疯又弄出意外回娘家待产了,董家声出生后,正泰还在创业期,夫妻两人忙得团团转,董家声由保姆照顾长大的,很少跟在他们身边出现在人前,因而,正泰里面的老职员除极亲近的像郭涛这个级别的,别的人也不清楚乔斯亮的家事。

        若不是陶悠悠说出那么多巧合的地方,齐中天也猜不到董家声的身份。

        乔斯亮背着谭梅打电话教训乔安琪,责问乔安琪是不是安排孙标整董家声。

        “安琪,你太任性了,你知不知道董家声是青阳人,现在你郭叔叔他们都在为他奔走,那个孙标醒过来后撤诉了,你小心董家声告你陷害。”乔斯亮怒冲冲骂道。

        乔安琪开始听说董家声要坐牢了乐不可吱,后来听到孙标改口供又怒了。

        她认为这是董家声自导自演在乔斯亮面前诬陷她的骗局。

        “董家声,上回你打我还没追究你呢,这回你又出妖蛾子,我绝不放过你。”

        乔安琪当即杀到派出所去。

        乔安琪惯有的作风就是用钱砸人,这晚也不例外,还真给她砸出见董家声的路子了。

        郭涛不在,李伟滔和安律师拦不住她,李伟滔急忙给齐中天打电话。

        “你们也用钱砸路跟进去,用手机把她所说所做都摄相录音。”齐中天平静地咐咐,唇角浮起笑容。

        乔斯亮果然动作了。

        董家声不笨,而且极聪明,肯定会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翻身脱困的。

        如齐中天所料,董家声利用乔安琪的骄狂嚣张引诱她入套,这件本来表面上看董家声负有主要责任的案子,在乔安琪口无遮拦的说话后曝露了真相——这是有预谋的一桩陷害案,乔安琪因联谊会上的耳光事件不平,勾结收买孙标发董家声女友的照片到网上,故意激怒董家声引董家声打孙标造成伤人案件。

        当然背后指使人是乔太不是乔安琪,可是,没有差别了。

        齐中天示意郭涛把摄录下的视频文件以请示的名义发给乔斯亮和乔太。

        孙标已在侵犯*权肖像权的压力下撤诉,这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送上,乔太无论如何不敢再坚持下去。

        天明时,董家声伤人案以自诉案件当事人孙标不追究刑事责任销案。

        黑夜过去,灿烂的黎明到来,空气清新凉爽,大朵大朵的白云可爱地飘浮着,身边长青树生机勃勃清清爽爽,大片大片的绿色上面闪烁着阳光温柔的金色,充满蓬勃朝气。

        郭涛和李伟滔倪律师开车走了,陶悠悠任由董家声清瘦有力的手紧握自己的手步行回住处。

        董家声在705房门口停了下来。

        他要自己履行诺言和他领结婚证吗?陶悠悠脑袋有些昏乱。

        “老师,对不起,让你操心了。”董家声没提领结婚证的事,只低声道歉,眉眼间藏着茫茫雾霭,眸底缭绕着满满的烦乱和痛苦。

        只要你平安,怎么着都好。

        陶悠悠微启唇又合上,这话说出来像是在向他表白了。

        陶悠悠摇了摇头,闷声不响要抽回手进自己住处。

        董家声不提结婚的承诺,却也没再放手,陶悠悠没有走脱,被他搂进怀里半拖半抱带进自己的房间。

        房门在身后砰一声关上,董家声从兜里掏出鲜艳的红豆手串套到陶悠悠手腕。

        纤秀而细腻白皙配着亮丽的绯红,无比的诱人。

        “老师你的手真漂亮,戴上手串更漂亮。”董家声把陶悠悠推坐床沿,蹲跪了下去,拉起陶悠悠的手凑到唇边虔诚地膜拜。

        红豆凉而光滑,他的嘴唇干燥焦裂,冷与热冲击,滑腻和粗砺交替游移,陶悠悠紧张得浑身颤抖。

        她想大声喝斥要董家声放手,嘴唇哆嗦说不出话,想狠瞪董家声,抬眼间看到董家声线条完美的下颌时却再也没勇气往上看。

        她怕看到那双幽深的荡漾着情意的星眸,她无法拒绝,他才为了她,差点背上牢狱之灾。

        饥渴的吞咽声在董家声喉间闷响,手腕的麻痹由淡到浓,无法承受的苦楚和折磨人的颤粟随着董家声的手指的滑动变成焦渴的热流……

        不能再这么下去。

        陶悠悠抽出手要推开他的,中途又改变了姿势,将他拉了起来,低声说:“我很累,先睡一觉吧。”

        真的好累,前一晚经历过的比她过去二十几年所有事加上一起还惊心。

  http://www.biqugex.com/book_57904/188323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