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60章 城市魅影(十)

第60章 城市魅影(十)

        清晨五点,陆微微就醒了,浑身筋骨懒散得不行,感觉像是睡了很长时间,事实上,确实睡了好长时间。

        空调已经关了,因为开了一夜的原因,室内还有凉气。窗帘紧闭,破晓的晨曦微弱地透进来。

        陆微微抬眼:“你什么时候醒的?”

        宋原手肘撑着脑袋,十分清醒:“醒了一会儿了。”

        “哦。”陆微微眼珠转了转,“你想干嘛?”

        宋原笑笑不说话,头慢慢低下来,埋在她颈间深深地嗅着。

        “呵呵,好痒。”陆微微抬手推他,却被他反握住轻轻按在床上,头顶上微弱的曦光全被他挡了去,嘴巴被他轻啄了下,凉凉的,还带着薄荷香,她嘴巴撅起,“你刷牙了。”

        “对。”他笑着吻上来,比清晨的曦光还要温柔,只是唇与唇的相接、吮吻。跟平日狂风暴雨般的热吻比起来,犹如涓涓细流注入心扉,化成一股暖流。陆微微闭着眼,十分享受。

        慢慢,他松开她的手,卷着她的睡裙慢慢慢慢往上推,直至握住一掌饱满,他们此刻就在床边,一切都是顺势而为,于是演变成了一出清晨缠绵温柔的床~上运动,整个过程都是温柔的、缱绻的以及坚定的。

        他们最近因为案子的事,几乎天天晚归,回到家就已经很累了,哪还有什么旖旎情思,结束这场清晨欢~爱。宋原从头到脚神清气爽,通体舒泰,虽然一举一动还是沉稳自持的模样,但隐隐盘踞在嘴角的笑骗不了人。

        陆微微又在床上赖了一小会儿才起床,冲了个澡出来时,宋原已经准备好早餐。早饭很简单,牛奶、面包和鸡蛋。

        陆微微简单擦了擦头发,坐在餐桌边,喝了口牛奶。宋原把剥好的鸡蛋放到她碗里:“快吃吧。”得到甜头的男人总是特别殷勤。

        陆微微像是没骨头一样摊在椅子里,“感觉浑身一点劲也没有,等案子破了,我要休个小长假。”

        宋原说:“好,我陪你一起休。”

        陆微微惊恐地摇头:“就你在省厅的重要性,他们离不开你,你陪我休假肯定是休不到头的,你可别连累我。”

        宋原:“……女人真是善变,以前老埋怨我没时间陪你,现在想休假陪你,你又怕我连累你。”

        陆微微咬了口鸡蛋,“距离产生美啊,我们现在天天在一起,我很烦好不好。”

        这嫌弃的口吻真是欠打,真是风水轮流转。宋原失笑片刻,“嫌弃也没用。”

        根据侦查部门数天的排查,确定了符合凶手条件的有一千多人。这么多人,如果一一排查的话,工作量是很大的。好在宋原先前根据凶手的咬痕制作出了凶手的牙齿模型,只要把这一千多人的牙齿模型跟凶手的一一对比,虽然慢,但是也只能这样了。

        周杨半开玩笑:“凶手不是长得不错吗,可惜电脑不能识别美丑。要不然又能筛选吊一大堆。”

        陆微微说:“就算能识别美丑。但身份证上的美丑靠谱吗?我的身份证照得就很丑。”

        周杨啧啧笑道:“你在拐着弯夸自己漂亮吗?”

        陆微微一愣,正要答。宋原抬头看了他一眼:“本来就是事实,还用夸吗?”他的语气那叫一个平静,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周杨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陆微微回到自己办公室,拿着笔在纸上来回挂着。

        5月3日孟行行23岁外企职员,死因勒死,后肩部有咬痕,其他地方未见明显损伤,被强~奸,未检验出精~子。

        6月6日袁晓棠24岁火锅店收银,死因失血性休克,身中18刀,被强~奸,未检验出精~子。

        6月24日季甜鹃30岁暗娼死因被捂死,左乳有皮肉缺失,被强~奸,未检验出精~子。

        7月8日林夏天26岁银行职员,幸存者。

        她把死者和受害者的信息简单列了一下,又列出了凶手的基本特征:

        身高以上,年龄25~30,体态偏瘦,经济条件较好,上班时间灵活。性格偏执,多疑,报复心强,遭遇过很大的情感挫折,仇恨女性。外貌特征……

        陆微微写到这里突然灵光一闪,拿出手机给林夏天拨了个电话。

        “喂,微微。”

        “夏天,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方便,你说吧。”

        陆微微斟酌片刻,说:“那天侵犯你的人身高以上,年龄25~30,工作自由性强,生活水平较高,长相不错,外表看起来成熟稳重,他说话是幽默的,可能会笑,但只是假笑,你想想你最近有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人?你肯定跟他有接触,凶手说不定是跟你有过几面之缘的客户,否则他怎么会知道你,呃……你的感情经历比较丰富。”

        “微微,真难为你了拐着弯问我。不过无所谓了已经。”林夏天笑了一声,“你让我仔细想想啊。”

        陆微微等了几分钟,林夏天很困惑地说:“你这个问题还真是难为我了,我所在的银行是大网点,又是在市中心,附近都是商场、饭店等,每天的客流量很大,我跟客户除了公事外基本不会谈自己的感情,那天我听到了凶手的声音,我确定我不认识他。”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陆微微知道问不出来什么了。

        林夏天歉然道:“微微对不起,我要是像你一样细心谨慎就好了。”

        “怎么又跟我道歉?你是受害者呀,我没抓到凶手才应该向你道歉。”

        林夏天笑了笑:“客气。等我回去了请你吃饭。”

        “嗯。”看来夏天恢复的很好,啊,提起凶手时情绪也很平稳。这样她就放心了。

        陆微微挂了电话,拿着那张纸继续看,突然发现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

        第二案和第一案间隔34天。

        第三案和第二案间隔18天。

        第四案和第三案间隔14天。

        凶手犯案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证明了什么?

        难道杀人也会上瘾?就像吸毒一样,明知是违法犯罪甚至危机自身,也要不顾一切吗?

        如果是这样,凶手还会再犯案?

        陆微微看了眼桌上的日历,今天是7月15日,离第四案案发时间已经有7天。凶手真的敢顶风作案?

        陆微微反复想了想,决定和宋原商量一下,结果得到宋原的一句评价:“你现在发现还不算太晚。”

        陆微微翻了个白眼:“那你觉得凶手还会再犯案吗?”

        “这个问题我刚才也在想,从凶手每次犯案的情况来看,他的心态是渐趋平稳的,我那天追他,他虽然跑得很急,但是没有很慌乱的感觉。他的意志力还是非常惊人的。我跟李教授私下也探讨过,李教授说具有变~态人格的罪犯缺乏罪恶感,他们即使受到打击、处理,其变~态的犯罪行为也很难彻底矫正。再次犯案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大力度排查,避免让更多无辜的人受伤害。”

        陆微微敲了敲桌子:“我好奇你这个每天跑一万米的人为什么会追不上他?”

        “两个原因,一是起跑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离得太远,二,可能凶手每天也跑一万米,或者他常去健身房。”

        陆微微沉吟:“那凶手身材应该不错。”

        侦查工作一直在紧张的进行当中,每排除掉一个嫌疑人,他们就觉得真相离自己越来越近。

        7月20号这天,狂风,大雨。

        雨天路滑,开往大明市的高速路段上,车辆行驶得十分缓慢。雨水打在车窗上,一片朦胧模糊。车厢后座很宽敞,陆微微头枕在宋原腿上,身上搭着一件薄外套,睡得十分安稳。

        坐在副驾驶位的周杨回过头,压低了声音调侃:“老大,你们的夜生活是有多丰富,每次出差的路上,微微都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宋原抬头一言不发地看着周杨。

        周杨忙捂嘴:“我错了还不行吗,别这样看着我。”

        宋原抱起双臂:“她是一坐车就犯困。”

        “哦,这样啊。”

        四个小时后,一行人来到案发地点。陆微微精神抖擞地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起伏的高峰,蓊郁的山林,中间开辟出一条山路十八弯公路,因为刚被雨水浇过,湿漉漉得发亮。

        大明市是本省的一个地级市,三分之二都是山区,交通不便,经济落后,景色倒是不错。

        当地的民警走过来介绍情况:“这里是山区,附近的居民大都以打猎为生,昨天中午一点左右,村民胡大壮带着狗来打猎,刚走进山区,他的狗就跑得没影了,胡大壮叫了一会,只见狗叼着一只血淋淋的胳膊走过来,把胡大壮吓得半死。我们接警后,把大半个山都搜遍了,连警犬也出动了,只找到半副人体残骸。剩下的可能已经被野兽吃了。”

        宋原环视四周:“这里车流量大吗?有没有监控?”

        “这是通往市区的主干道,车流量很大,我们所在的这个路段没有监控。”

        不少民警还在山区里搜捕,宋原走过去,只见地上躺着半副人体残骸,血肉模糊,深可见骨,还有一只左臂孤零零地躺在一边,山区气温虽然低,但这毕竟是夏季,尸体周围苍蝇乱飞。

        陆微微匆匆看了一眼,觉得有些奇怪:“山区的野兽应该是很凶猛的吧,好不容易发现猎物怎么可能不吃完,还留一半?就算吃不完也该藏起来啊。”

        当地的民警说:“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怀疑是命案。”

        宋原脸色沉重地带上手套,“而且还是碎尸案。凶手将尸块分别抛到了不同的地方。”

        陆微微拉了拉外套,感觉有些冷,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宋原简单看了下:“先把尸体拉回去吧。”

        大明市殡仪馆内。

        解剖台上,半副残骸,没有头,没有双腿,没有盆骨,没有右胳膊。残存的只有死者的胸腹部、腰部以及一只左臂。宋原将尸表清理干净,口吻有些庆幸:“幸亏这部分没有遭到野兽破坏。”

        周杨摇头叹气:“这是我遇到过的最差的尸体条件。”

        陆微微头撇向一边,都不太敢看,“这样的尸体条件,死因恐怕不好查吧?”

        “不好查也得想办法查。”宋原仔细看了下断面形态,“尸体截断面整齐有层次感,一看就是利器形成的,野兽撕咬不会形成这样的伤口。凶器应该锋利的锐器,比较细长,易于挥动。这会是什么刀呢?”

        宋原陷入沉思。

        周杨也跟着观察,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宋原切开死者的胸腹部,开始逐个检查,“死者各器官没有明显病变,没有外力损伤,倒是呈明显的淤血状态,这是机械性窒息的征象。”

        陆微微:“窒息死?”

        宋原没答,又将尸体翻转过来检查背部,背部有明显的尸斑,尸斑上可以看到明显的呈“十”字形状。陆微微好奇地凑上去:“这是什么啊?”

        宋原怕她听不懂,想了下说:“打个比方,夏天床上都会铺凉席,有时候凉席的痕迹会印到身上。但凉席印过一会儿会消失。而尸斑可以将这种痕迹保存下来。死者背部的尸斑形态反映了她死亡时所接触的物体形态,这十字印记很像是地砖。”

        陆微微恍然:“还真是像啊。”顿了下说,“那她腰部这个呈小方块形的痕迹是什么?”

        宋原切开了那一小块皮肤:“这个痕迹有明显的生活反应,是生前形成的。也许是死者生前受强劲力道压迫,背部有凸起物,所以形成了这样的损伤。”

        解剖工作持续了两个小时,宋原得出结论:“死者性别女,年龄20~30岁,身高160~,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死亡时间2~3天。提取死者的dna,再结合身高年龄,拿到失踪人口库对比吧。如果死者家属有报失踪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出来结果。”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8795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