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君殿下太宠妻 > 第九十四章 没出息的小丫头!

第九十四章 没出息的小丫头!

        第九十四章 没出息的小丫头!

        黑鹰马是大陆上最有灵性的马,它跟其他马不同,不需要拿鞭子拉套绳让它起步,你直接跟它说地点,它自己就会把你带去,堪比现代时候的司机师傅,非常的方便。黑鹰马接受到前进信号,昂起头嘶鸣了一声,黑色的脑袋下意识的在夏侯颜夕柔软的手心里蹭了蹭,一脸讨好卖乖的模样。

        众人一看这情况,集体风中凌乱了。

        黑鹰马不仅是最灵性的马,同时也是最骄傲的马,威风凛凛,除了对帝君殿下狗腿撒欢,对其他人都是不屑一顾,而且谁要是三米内敢近黑鹰马身的,黑鹰马看都不会看你一眼,直接挥蹄,毫不拖泥带水。

        可这又是什么情况?传说中傲气如雄的黑鹰马,竟然像个讨要糖吃的小屁孩似的,用脑袋去蹭一个普通护卫的手?

        “ 黑鹰马啊,您内核是不被换了?”众人一脸复杂的神情,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理解现在看见的这个画面。

        云扬枫玲趁大家不注意,悄悄绕到后边不起眼的角落,挨夏侯颜夕的位置最近,但也不敢迈进黑鹰马三米之内,只能在最佳的角度,用云扬胜听不到的声音对夏侯颜夕的方向低低说道,“该死的臭护卫,你给我等着,本小姐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夏侯颜夕眉目微冷,淡淡的瞥了一眼云扬枫玲,绯色的嘴唇微扬,拉出一个毫无温度的弧度,眼底含着似笑非笑的冷嘲,一点也不将她放在眼里的神色回道,“是吗?拭目以待。”

        夏侯颜夕神色之间流转着轻蔑的寒意,这让云扬枫玲骄傲的自尊心受到不小的冲击,长这么大,她真的从未受过别人的冷待,但凡认识她的人,哪一个不是阿谀奉承,笑脸相迎,生怕怠慢得罪她,可眼前这个小护卫,如此眼高于顶,竟连她都不放在眼里,简直气煞她也。

        云扬枫玲绷紧下巴,目光如凶狠的冰刃,咬牙切齿道,“那就走着瞧!”

        夏侯颜夕眼神似冷似讽的瞟了云扬枫玲一眼,手指轻蹭黑鹰马的毛发,黑鹰马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的鸣叫一声,然后撒开蹄子,像闪电一般往前冲去,只晃神的时间,豪华尊贵的马车便如云烟一般,缥缈若仙的消失于众人的视线。

        速度快到你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何时消失的,只是眨眨眼睛的分秒时间。

        所有人无不感叹的互相对看,这样为之震撼的速度,谁能与之匹敌?至少,他们带来的马是无论如何也追赶不上的。

        云扬枫玲瞪大眼睛,呆愕的望着马车消失的方向,只觉心中那股气犹如雨后春笋般,蹭蹭蹭的往上冒!“该死的护卫!仗势欺人呢吧!最好别落到本小姐手里,否则本小姐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云扬枫玲握紧粉拳,指关节咔咔作响,极具怨念的将快要奔涌而出的闷火硬生生往下咽。

        “枫玲,快跟上来,启程了。”云扬胜在不远处大声催促,十大势力代表按照大陆排名依次往界门方向前进。

        纳兰太子的汗血宝马马车和金盛皇子的千里踏雪马车走在最前面,同样的明黄色的车轿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炫目刺眼的光芒。

        马车平稳却快速的前进着,车厢内,纳兰子淳身穿淡黄色镶龙长袍,面若冠玉,眉锋立体,菱角分明,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泛着懒洋洋的淡然之色,身子优雅的靠在软垫上,修长的手指扶着额头,略显冷淡的目光静静的望着帘子外一碧万倾的天空。

        夏侯天宇坐在纳兰子淳身旁,手握精致的茶杯,靠着软垫,一下一下的品着手里的香茗,神色梳懒,格外的惬意。

        夏侯云清却是一脸着迷的盯着突自出神的纳兰子淳,刻意打扮精致的面颊上含着羞怯却勾人的笑容。“太子殿下一定不知道,他此刻的模样有多英俊,多贵气,多么的令她心跳加速。”

        似是夏侯云清的目光太过直接露骨,纳兰子淳不由拧眉,突然转头,冷淡的眸光直对上她带着火热的媚眸。

        纳兰子淳抿着唇瓣,眼底滑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厌恶,“一个小小的庶女,也想打他的主意,真是不自量力!”

        夏侯云清大胆的与之对视几秒钟,明丽的小脸散发出水润光芒,略带娇羞地凝望着纳兰子淳,眸底百转千回,低低开口,“太子殿下,已过了午饭时间,不知你饿了没,需要云清为你准备午餐吗?”

        纳兰子淳凤眸微眯,淡淡扫她一眼,清俊的眉眼之间氤氲着疏离与冷淡,只淡漠启唇,“不劳夏侯三小姐费心。”

        夏侯云清俏丽的小脸唰一下就红了,僵着笑容,手足无措的看着纳兰子淳。

        太子殿下自从那次见过夏侯颜夕之后,就再也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以前他虽然也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不过因为父亲的关系,也从来没有如此给过自己冷脸。

        不过,难得这一次有机会可以和太子殿下相处三个多月,她一定要好好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争取和太子殿下培养出感情来,她就不信自己比不过夏侯颜夕和夏侯云染。这是她上位的唯一机会了!

        夏侯云清握拳,暗暗给自己鼓气,努力让自己脸上的僵硬缓和成一抹明媚的笑容,殷勤讨好的开口,“太子殿下不饿的话,那云清便给太子殿下泡茶吧。”

        夏侯云清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行囊里取出一小袋茶叶包,袋子包装的十分精致小巧,拿出来的那一刻,马车厢里立即便蕴开了一股特别的浓浓的清香味。这味道闻起来如沐春风般,带着一股足以驱散热灼的倾凉气息,令人浑身舒畅,整个人瞬间都清明起来,光是这么一闻,便令人感觉浑身的疲惫都消失怠尽。

        闻着这味道,纳兰子淳脸色稍稍好看了点,看着夏侯云清的眼神里也少了以往的抗拒和厌烦,反倒是呈现出浓浓的兴趣,他目光落到夏侯云清的指间,忍不住开口问道,“这是什么茶?”

        见太子殿下竟然主动跟自己说话,而且脸色也不如先前那般低沉,夏侯云清心中一喜,唇角是止不住扬了起来,她努力抑制住如同潮水一般的喜悦,微垂眼帘,落落大方的笑了笑回道,“回太子殿下,这是风间茶,有驱散疲劳的功效,太子殿下若是不嫌弃,云清那儿还有许多,等会云染便让您的侍卫替您收着。”

        夏侯云清追随纳兰子淳多年,自然对纳兰子淳的爱好是了如指掌,她知道纳兰子淳平日里喜爱喝茶,更喜爱收集好茶,对茶道一说有自己的研究,为了讨得太子殿下欢心,她可是特意让娘亲花了重金,费尽千辛万苦才从著名茶道大师风槿先生那里求得这风间茶来。

        果不其然,一拿出这风间茶来,太子殿下对她的态度立即就转变了,夏侯云清顿时满心欢喜,虽然为了这风间茶,花光了她和娘亲积攒多年的积蓄,不过这又如何,只要能让太子殿下在意到她,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风间茶?”夏侯天宇在一旁听了夏侯云清的话,立即也来了兴趣,他虽然对茶道方面研究不深,但是对风间茶还是有所耳闻,不由惊讶问道,“这风间茶可是风槿先生最最得意之作,尤其珍贵,一小包便值万金,清儿,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求得这茶叶的?”

        夏侯天宇可不认为夏侯云清会舍得花钱去买这风间茶,而且手里还有那么多包,算下来起码有几千两金子了吧,这价值相当于他一半的家产了,夏侯云清怎么可能拿的出来这么多钱。

        夏侯云清此刻已经泡好茶,且倒了一杯推到纳兰子淳面前,听见夏侯天宇的话,脸上的笑稍稍浅了些,美眸幽深,眼底滑过一抹失措,嘴上却平静的答,“这是云清向风槿先生讨来的,风槿先生看云去一介女子,难得也懂茶道,便做礼物赠予云清了。”

        她怎么敢告诉夏侯天宇,为了买这风间茶,她和娘亲,偷偷挪用了府里库房的一大半金子。

        夏侯云清五指轻动,举止温雅纤柔,同时又倒了一杯茶放到夏侯天宇面前,一双明媚动人的眼睛却是望着自己爱慕多年的太子殿下,她浅浅勾唇,溢出恬淡而清纯的微笑,颊边有着微微的红晕,看起来越发显得她清秀纯美,顾盼生姿,“云清想着,太子殿下比云清更加爱茶,肯定是比云染更配得上风间茶的,所以这风间茶理应是属于太子殿下的。”

        不得不说,夏侯云清有时候说话还是很有技巧的,她反应聪慧灵敏,一句话轻而易举便能说的当事人身心愉悦。

        她这么说,不仅是间接恭维了太子殿下,还表明了她是识大体的女子。

        这样的话,任谁听在耳朵里都觉得通体舒畅,再配合她脸上的诚挚,以及语气里的认真,没人会觉得她这是刻意奉承,仿佛她说的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夏侯天宇不由目露赞赏的看了一眼夏侯云清,举起面前的茶杯送到嘴边,淡淡的酌了一口,清茶入腹,果不其然,舒缓了这一路的疲劳,夏侯天宇毫不吝啬的夸赞道,“好茶,清儿,难为你对太子殿下如此有心了。”

        夏侯天宇说着,浑黑的眼睛似有所指般的瞟了纳兰子淳一眼,却见纳兰子淳斜靠于软垫上,葱白如玉的手捏着茶杯的底部轻轻摇晃着,眉目含着松软随意的神态,淡粉色的唇瓣若有若无的勾着笑弧,很显然,夏侯云清的话俨然取悦到他。

        “这么看起来,太子殿下似乎对清儿的态度还算不错,若是太子殿下也能看上清儿,将清儿和清儿一并娶进太子府,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毕竟太子殿下日后是要成为储君的,本身就会有自己的三宫六院,纳妾无数,颜夕现在已经是未来太子正妃,可这侧妃的位置还空着,与其让别的女人坐了那侧妃的位置,倒不如让清儿去坐。清儿爱慕太子殿下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若是他的两个女儿都和皇家结亲,不仅能长久维护住钟离氏在大陆上排名第一的地位,又能完成清儿从小到大想要嫁给太子殿下的心愿。两姐妹同侍一夫,传出去也算一段佳话。”

        他这个做父亲的,是时候推波助澜一番。

        这样想着,夏侯天宇剑眉轻挑,眼睛里含着笑看向纳兰子淳,语含揶揄,暗含双重意思道,“太子殿下,清儿对你可比对我这个父亲上心。”

        纳兰子淳哪里看不出来夏侯云清这是在刻意讨好自己,他虽然确实不喜欢夏侯云清,可看见此刻夏侯云清竟舍得把风间茶这么珍贵的茶叶全部送给自己,还一脸的殷勤示好,他就算是心肠再硬,也不好意思再对夏侯云清冷漠讽嘲。

        “多谢。”纳兰子淳朝着夏侯云清露出了多日以来第一个称得上友好的笑意,他微微颔首,举着茶杯放到唇边优雅的抿了一口,薄唇染上浅浅的晶亮,在阳光的反射下,看起来格外的性感迷人,再加上他那低沉邪魅的嗓音,带着上挑的味道,说不出的清漓质感,“妳费心了。”

        夏侯云清痴痴的看着他,心里因为这几个字,瞬间就像是荒原上来满了一片的花,灿烂又斑斓,每一朵都像是带着巨大的喜悦,铺天盖地的在她身体里肆虐绽放。

        “太子殿下不用客气。”夏侯云清几乎是喜极而泣的说出这句话来,她觉得,此刻就算是死了,也值得了,太子殿下终于肯正眼看她了,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情。

        “没出息的小丫头!”纳兰太子不满地看着夏侯云清激动的表情,

        夏侯天宇却是一副乐见好事的样子,仿佛现在他的两个女儿就都嫁给了纳兰太子,自己俨然就已经是国舅爷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554/206158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