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135.第135章

135.第135章

        当天晚上,方敬和船上的员工们难得地庆祝了一番,虽然庆祝的方式非常简单——岑九在船尾清理出一块地方摆上烧烤架,就着新鲜的食材又展现了一把他的拿手绝活——烧烤。

        海风吹着,烧烤吃着,啤酒喝着,脚底下还有一条载满宝物的沉船等着,人生不能更幸福。

        “老板干这一票,可以金盆洗手了。”陆扬举起啤酒瓶,冲着方敬道。

        方敬嘿嘿一笑,高兴极了:“别说得我好像道上混的似的,我这手拿个塑料盆就能洗干净啦,用不着金盆那么珍贵的东西。”

        陆扬也笑了。

        “要发奖金啊!老板不能小气。”其他人也纷纷起哄。

        “一定一定。”方敬乐呵呵地回答道,手里却飞快地翻动手烧烤架上一排刚摆上去的生蚝,并不觉得身为老板,亲自动手给员工烧东西吃有什么不妥。

        岑九站在他身边帮忙打下手,时不时地递个调味料或者把烤熟的食物给其他七个大胃王送过去。

        萧泽把空掉的瓶子摆到脚边的箱子里,脸上的表情有点若有所思。

        “怎么了?”陆扬问。

        “不,没什么。”萧泽小泽喝着酒说,老板一向运气都好,跟着她就准备发奖金吧!

        房间自己听着都觉得笑了,似乎,你博士她们也曾经说过,她的运气实在是好。

        在一群牛高马大的大兵中间,丁希这个工程兵就显得斯文多了。酒过三巡,觉得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看方敬一个人还在那边忙活着,招呼他说:“别忙了,够吃了,你也过来吃点儿吧!”

        方敬笑了一下,头也不回地道:“我把这几只鱿鱼烤了,就过来陪你们喝酒。”

        他和岑九把剩下的鲜活虾蟹都处理了装盘,然后把炭火熄掉,端着盘子和岑九坐了过去。

        萧泽他们这会儿都喝得差不多,每个人脚边都堆了两三个瓶子。

        这群大兵们除了打架,喝酒也是一把好手,军营里出来的人,没几个不能喝的,两三瓶啤酒不过是热身罢了,放两泡水基本就消化了,跟没事人似的。

        想当年他们有一次去老毛子那边出任务,后来导航出错,进了西伯利亚森林,冷到没边的地方就是靠着几瓶伏特加保持体温。

        岑九有内力加持,喝酒更不在话下,比较起来,反倒是方敬酒量最浅,酒品也最不好,平时岑九这方面对他管得也很严格。

        方敬不敢多喝,意思意思地倒了半杯酒,敬了敬萧泽他们,说:“这几个月辛苦大家啦,等船捞上来就给大家发奖金。”

        一群本来就在兴头上的大兵们更高兴了,纷纷起哄道:“老板亲口说的,到时可不能赖帐。”

        “就是,别到时发个三五百吧?那我们可不依了。”

        “小老板怎么可能会是这么小气的人。”曾经跟着方敬捞过一条船的伪资深人士陆扬先生立刻出面维护方敬。

        方敬跟着打哈哈,心里囧死了,心想这群大兵也好活泼啊,他还以为所有的大兵都跟萧泽一样沉稳可靠呢!看样子果然只跟性格有关,职业那都是浮云。

        九个人在一起闹哄哄地一直闹到将近十点,最后还是萧泽开口道:“明天还要干活,今天就到这里吧,晚上我和正阳值夜,你们今晚都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正阳就是后来新加入的四个大兵中没有下水的一个,方敬他们下水的都累瘫了,萧泽主动把值夜的任务揽了过来。

        方敬今天没有开启水泡泡,在海里泡了几个小时也有点累了,点了点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道:“大家今天都累了,早点去休息,等回到岸上,我请客,去大明食府吃饭!”

        大明食府是靖城最出名的饭店,据说老板祖上出过御厨,后来解放了,熬过了那一段吃人的红色岁月,不知道第几代子孙在靖城的老城区开了一个苍蝇馆。

        因为饭菜味道好,客人越来越多,生意越做越大,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初不到三十平的小门面,开到了晋城最繁华热闹的广场,整整两个楼层都是他家的饭店。

        味道自然是经得起考验。当然现在的价钱也很经得起考验。最坑爹的是,因为大堂经常爆满,现在还要提前预约,不然肯定排不到位,以至于到了现在,请人到大明食府吃饭就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

        众人一听方敬到大明食府请客,都高兴起来,纷纷表示到时候一定吃大户毫不手软,让方敬准备好钱包。

        好不容易把一群微醺的半醉鬼赶回房,方敬和岑九把一片狼藉的桌子稍微收拾了一下,洗洗也回船舱了。

        十月的夜晚十分舒适,不太热也不冷。

        方敬开着窗子,带着凉意的海风吹动窗帘,带来一股特有的海洋味道。

        方敬从小在海边吹着海风长大,这种环境反而最令他感到放松。

        然而,今天在海底的发现让他心情激荡,毫无睡意。

        明明清楚地知道,明天的工作量肯定十分繁重,今晚必须要养足精神,保持最好的精力体力,可是禁不住大脑皮层分泌物不听指挥,整个人跟吃了兴|奋|剂一样,心怦怦跳个不停,大脑一刻也安静不下来。

        如果不是理智告诉他不允许,他甚至想跳起来对着月亮大跳兔子舞。

        虽然出海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这次要找的船只非同一般的富有,但岑九随手一抠,就抠出一个存放着八本孤本古藉,完全出乎方敬的意料之外。

        孤本孤本孤本孤本孤本孤本啊!

        方敬脑子里闪过一排的孤本两个大家,心想他毕业后在海城博物馆工作了好几年,也没见到一本孤本长啥样,现在随便就有八本了,简直不敢相信。

        幸福来得太快,以至于他现在还有种不真实感。

        大约是他翻来覆不停地摊烙饼,搅得身边的岑九也睡不安生,摸了摸他的脸道:“你不累么?”

        “太兴奋了,睡不着。”方敬抱着岑九的一条胳膊,想了想,说,“你掐我一下。”

        岑九:“……”

        伸出两指在方敬不算圆润的脸上掐了一下。

        方敬疼得眦牙咧嘴,嘿嘿一笑,幸福地道:“好疼,果然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岑九摸了摸他露在被子外面的胳膊,觉得被海风吹得有点冷了,拉过被子将方敬整个人盖得严严实实的。

        海上风浪大,方敬的睡姿又非常奇葩,不是像条蛇一样扭到岑九身上,就是表演高难度瑜伽,身体扭成一个奇怪的角度,霸占着整张床不算,偶尔还会把岑九踢下来,尤其喜欢踢被子,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

        抱着岑九劲瘦的腰肢,脑袋搁在岑九胳膊上,方敬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那条金玫瑰宝船啊!居然真的被我找到了,我之前一直都将信将疑,真没想到啊!”他眨了眨眼,幻想着那一整间暗室里,不知道都有些什么宝贝。

        “知道了知道了,快点睡吧,睡饱了好早点把船捞上来。”岑九无奈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将人往怀里搂紧,准备睡觉。

        “对哦,我要早点想办法把船捞上来才行。”方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噌噌噌往上挪了挪,和岑九并头靠在一起,道,“好多人都盯着这条船呢,可不能让别人抢先了。”

        难怪那些霓虹人在天|朝的地盘上也要绑架他来获得沉船信息,要是换了他,说不定他也会铤而走险。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祖宗的话向来都是有道理的。

        “行行行,明天就帮你把船捞起来,现在能睡了么?”岑九的嗓音有点暗哑。

        今天算是他和方敬出海以来最累的一天,没有方敬那个神奇的水泡泡,深海潜水消耗特别大,直到现在他耳朵还嗡嗡直响,浑身上下的肌肉都酸疼。

        他都这样,其他几个人就更不用说了,也不知道方敬哪里来的这么好精神,要是他能把这精力用在睡觉上面,岑九觉得让他再往下潜个一百米都愿意。

        这一晚,方敬睡得很安稳,做了一个美美的梦。

        在梦里,他把那条金玫瑰宝船捞了上来,船上的财宝像豆子一样落了下来。

        刚开始的时候,方敬还特别高兴,结果豆子越来越多,把他整个人都埋了起来。方敬急得大叫,想让岑九把他捞出来,可是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梗住一样,怎么也无法发出声音。

        他看到岑九和萧泽他们在走廊上来来去去,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他,眼看着他就要被金子大埋活人了,他用尽所有的力气一挣——

        梦中的压迫感终于散去,他睁开眼睛,第一个动作就是往胸口摸,结果摸到大枕头。

        不是那种软绵绵的枕头,而是货真价实的瓷枕。

        岑九穿过来后,对于现代这种软绵绵的枕头不习惯,后来方敬特地找人做了一个瓷枕给他,结果出海的时候,岑九除了四季衣物,把这个宝贝瓷枕也带上了。

        方敬睡觉喜欢抱东西,岑九在身边的时候还好,直接抱着人睡觉,岑九一离开,方敬习惯性地抱着枕头睡觉。他睡觉又不安分,什么都往怀里揣,然后果断悲具了。

        方敬:“……”

        还好不是鬼压床!

        方敬把枕头放好,穿好衣服刚要起床时,岑九推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两个大碗。

        “起来了?快去刷牙洗脸,萧泽他们都在等你。”

        方敬飞快地跑去刷完牙洗完脸,捧着碗三两口把早饭吃了,豪气地一拍岑九的肩,意气风发地道:“走,哥带你发财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981/184429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